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青春文学 > 爱情/情感

别那么骄傲(共2册)

作者:随侯珠 出版社:花山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花山文艺
  • ISBN:9787551124690
  • 作者:随侯珠
  • 出版日期:2016-04-06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随侯珠编著的《别那么骄傲》是一部长篇小说。S大高材生何之洲刚交换回国,所在的921宿舍安排了青岛假日旅行,室友林煜堂带上了青梅竹马沈熹。沈熹是S大隔壁师范学院的舞蹈系学生,性格热情开朗,她和何之洲因为偏见彼此看不顺眼,因为游艇的一出意外,两个人的感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本书以爱情、友情为主线,抒写了一段有趣可爱、浪漫清新的爱情故事。

    随侯珠编写的长篇小说《别那么骄傲(2致灿烂的你)》是《别那么骄傲》的续篇,仍然以爱情为主线,表达了一个积极向上想要追求梦想的女孩在努力的道路上同时收获爱情的浪漫故事。何之洲是工院学霸,沈熹是临校舞蹈系可爱女生,两人在大学时期经过一番周折后相爱,沈熹毕业之后仍然热爱舞蹈,为了追求梦想,多方寻找机会,但是误打误撞接了剧组跑龙套的活儿,何之洲为了支持女朋友的事业选择放弃国外的科研项目回国,两人也自此过上了温馨而甜蜜的二人世界。本书网络剧正在筹拍,电影将于2016年开拍上映。

  • 随侯珠编著的《别那么骄傲》讲述了:何之洲:冷酷傲娇的工科学霸,帅得瞥到后脑勺的一处风景,都能让人怀……(哔~)。 沈熹:单纯范二的舞蹈系美眉,自带爆点,美人亭亭,无忧亦无惧也! 人生无常,哪有不跑偏的?一次游艇集体出游,何之洲与沈熹意外互换了身体,为掩人耳目找机会回归原位,两人决定假装交往。然而……当翻开沈熹抽屉里五颜六色的小内内,何神疯了!(可不可以不穿?!)原本高冷的老大突然萌得冒泡,猴子和壮汉疯了!(满满都是粉色少女情怀呢!)明明被挖了墙角,情敌还不断向自己传递暧昧信息,林煜堂也疯了! 而沈熹,正好披着何神的外衣体验一下传说中的……(哔哔~) 亲密交换的时间里,921寝室爆笑、暧昧而温暖,骄傲的何神也逐渐被呆萌的沈熹吸引…… 随侯珠编写的长篇小说《别那么骄傲(2致灿烂的你)》讲述了: 波士顿同事艾布特弄了个“女友劈腿概率测试”手机软件,何之洲帮忙测试,他输入女友沈熹的各种信息,测试结果沈熹的忠诚度只有2分,满分100分! 远在大洋彼岸的何神不能淡定,立马飞回了国内,却看到了在剧组跑龙套演小乞丐的沈熹,半年时间,何之洲是帅得让人认不出,沈熹是丑的让他不想认……回到住处,冷冷收起沈熹挂在露台上的六七条男士内裤(何神:有必要好好谈谈了),转念却有了复杂的内疚与心疼,计划回国。 为了支持沈熹的舞蹈梦想,何之洲暗自帮她报了比赛,遇到同样参赛的陈寒,险遭设计。沈熹一路披荆斩棘,在终极决赛的前夕,却迎来了何宝宝的意外到来……
  • 随侯珠,晋江原创网积分榜大神,擅长现代爱情故事,笔下人物生动清新,故事充满正能量,已出版《情生意动》《倾其所有去爱你》等,多部作品正被改编成影视。
  • Chapter 1 美人已亭亭,无忧亦无惧也
    Chapter 2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Chapter 3 梨花一枝春带雨
    Chapter 4 吻你在下一盏路灯
    Chapter 5 他和她的“怦然心动”
    Chapter 6 他喜欢的是我
    Chapter 7 老师,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Chapter 8 他和她真正的初吻
    Chapter 9 别用你的骄傲伤害她
    Chapter 10 喜欢两个人
    Chapter 11 甜蜜的负担
    Chapter 12 蜜桃成熟了
    Chapter 13 我一直都在
    番外 有**你会遇上一个彩虹般灿烂的人
    番外 Loving in Boston



    Chapter 1 **工科男神的危机意识
    Chapter 2 乱花渐欲迷人眼
    Chapter 3 能参与他人生的人
    Chapter 4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Chapter 5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Chapter 6 霸道总裁爱上我
    Chapter 7 他也曾深深地伤害过他的女孩
    Chapter 8 这样的时光真的好温柔
    Chapter 9 男朋友被惦记是一件微妙的事
    Chapter 10 梦寐以求的甲壳虫
    Chapter 11 两个家庭的碰撞
    Chapter 12 如樱花盛开到落下
    Chapter 13 年轻又骄傲的爱情
    Chapter 14 沈熹,你愿意嫁给我吗?
    Chapter 15 从此,你将永远爱着,她将永远美好
    Chapter 16 谢谢,他的女孩
    Chapter 17 并不是所有爱情都完满
    Chapter 18 她的夜礼服假面
    番外1 他和她的婚礼
    番外2 那双丢失的舞鞋
    番外3 比梦想*珍贵的人
  • 何之洲看着林煜堂的背影,只有无奈。他低头看着脚下粉色行李箱,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他住几号宿舍? 沈熹参观起了林煜堂的宿舍,以前她每次跟林煜堂提出要参观他的宿舍,他总说是男人的地方,不让她上去,结果他肯定没有想到,她现在光明正大地在他宿舍里晃来晃去。
      突然,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她拿出何之洲的手机看了看。在青岛,他和她就将手机换了过来。然后相互约定:不能乱接电话、不能乱打电话、不能乱看信息。
      沈熹看着屏幕里的未知号码,没有接听。
      过了会,电话又响起来了,依旧是那个电话,沈熹觉得号码有点熟悉。不过还是**有节操地没有接听。
      过了一会,一条短信进来:“接电话!”   哇!沈熹眨眨眼,这个号码不就是自己的么?反应过来后,她忙不迭接听了电话,里面传来了何之洲气急败坏的声音:“你的宿舍号是多少?”   沈熹走到卫生间,连忙将宿舍具体几楼,多少号报给了何之洲。何之洲也没有立马挂了电话,他在电话里又跟她说了一些注意事项,比如室友们的一些习惯问题。
      沈熹认真听着,何之洲说完了,也问了句:“你有什么要告诉我的?”   沈熹想了下:“我室友挺好相处的。”   何之洲:“……”   沈熹又想起一件事:“还有……夏维叶喜欢你……”   何之洲:“这点,你已经提醒我很多遍了。”      傍晚,沈熹拿着何之洲的饭卡跟猴子他们一块儿吃晚饭,结果刷卡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一千多块钱,她在心里觉得何之洲真傻,怎么会傻到在饭卡里冲那么多钱。
    傍晚,何之洲在师范学院食堂独自去吃饭,他随随便便点了几个菜,刷卡的时候发现饭卡里余额只剩下三毛钱…… 03 因为饭卡上只有三毛钱,何之洲肝火一下子就冒 上来,一动不动地立在打菜的窗口,食堂阿姨瞧着姑 娘长得好,好心建议说:“要不让同学给你刷下?” 何之洲说了一句不用了,转身要离开时,一只素 净的手已经将一张饭卡递上:“刷我的吧。”他转过 头,只见一个清秀女孩立在自己跟前。何之洲说了一 句多谢,端着餐盘找了一个位子坐下来。
    陈寒也在何之洲面前坐下来,随意问了一句:“ 阿熹,你在青岛玩得如何?” 何之洲抬了下眸,眼前女孩他是认识的,叫陈寒 。在夏维叶的生日会上见过面,所以她也是沈熹的室 友。当时他对那个生日会提不起劲儿,隐约也察觉到 陈寒和夏维叶跟沈熹有点问题。
    女人,就是屁事也能作大!何之洲缄默。
    陈寒扯了两下嘴巴,然后又说起了夏维叶,何之 洲听了几句,觉得耳边聒噪。不过这陈寒说话挺有水 平,每句话都能说得富有含义、煽风点火。
    何之洲胃口不好,随便吃了点就从食堂出来了。
    他不想回所谓的女宿舍,他现在大脑烦乱地快要** 。他找了一间计算机房,心情糟糕到**次想要报复 社会。
    他打开计算机房的一台电脑,十分钟之后,他走 了出来。
    五分钟之后,师范学院计算机电脑全部瘫痪了。
    何之洲是踩着点回到636宿舍,他在门外矜贵地 敲了两下门,敲完之后又骂自己简直有病。他直接推 门进去,里面三人都到齐了,不过都不在座位上,洗 衣服的洗衣服,劈叉的劈叉,还有一个坐在床上啃苹 果。
    他座位哪儿?何之洲扫了眼四副桌椅。
    1号脏乱,椅子挂了一袋零食,桌面还有饼干末 ,他看向坐在床边吃苹果的女孩,豆豆。
    2号桌椅,干净整洁,上面东西少,不过书架上 贴着好几张便利贴。这应该是正在洗衣服的陈寒座位 。
    3号桌椅,干净整齐,但是东西多,各种化妆品 罐子一排排整齐阵列着,而且牌子的logo全朝外面显 摆着……这应该是夏维叶的。
    何之洲*后看向4号桌椅,真是够乱!不过虽然 乱不至于脏,桌面东西乱七八糟地摆放成一堆,除此 之外,*上面还养着一条鱼。
    林煜堂的书桌上也养着一条鱼。所以毫无疑问。
    4号是沈熹的。何之洲走向4号书桌,坐下。她们毫不 在意,看起来是选择对了。
    他打开了沈熹的电脑,却发现她还有脑子设了个 密码。他百无聊赖地破解了密码,然后他对着破解出 来的密码一阵冷笑,密码是4个数字——1234。
    这是他破解密码*没有成就感的一次。
    林煜堂不知道去了哪儿,晚上9点多还没有回来 。沈熹呆在宿舍也有点无聊了,而猴子和壮汉一直在 玩游戏。
    沈熹打开电脑看流行的偶像剧,为了防止吵到猴 子他们,还特意戴了耳塞。她看得正起劲的时候,猴 子操作键盘朝她喊:“老大,你快进来救场啊,我跟 壮汉都要死了!!快!!!” 沈熹摘下耳塞,关掉了偶像剧的视频,貌似很十 万火急啊,但她能救个屁的场啊。她站起来对猴子和 壮汉说:“我去买两杯冰饮,给你们提提神,你们加 油哦!。”说完,拿着饭卡就溜出门了。
    猴子和壮汉对视一眼,双双愤怒地骂了一句“卧 槽”,何之洲你这个没有良心的混蛋!不仁不义!! !! 沈熹到男宿舍楼下面的小卖铺买来了四杯冰饮, 她提上楼时正巧遇上了回来了的林煜堂,她兴奋地跟 他打招呼,林煜堂只是不咸不淡地回应了她一声,自 顾走在前面。
    沈熹不开心地跟在林煜堂后面走着。
    林煜堂是从图书馆回来的,他心情不好,泡了一 个晚上的图书馆,回来又开始上网找起了资料。
    沈熹回到宿舍,像分糖果一样把冰饮分到每一位 男室友手中,猴子和壮汉跟她道谢,捧场地喝了起来 。只有林煜堂,虽然跟她说了谢谢,却不领情地将饮 料放在一边。
    哎,她的堂堂这是在耍脾气了吗? 沈熹开始打量起床铺,何之洲告诉她,他睡在林 煜堂的上铺。沈熹咕噜咕噜地爬了上去。很好,床铺 整齐又干净。她又凑上去嗅了嗅,被子味道清爽,凑 合着能睡。
    床头放着一本书,全英文版本的。她将它丢到了 一边。
    床铺检查完毕,沈熹坐在床边,晃荡着一双长腿 对还在下面的室友们说:“你们要睡了吗?” 猴子回她:“不会吧,老大,现在才10点呢。” 沈熹:“都10点你们还不睡吗?” 壮汉说:“老大,你忘了我们都是两点才睡的。
    ” 沈熹又对林煜堂说:“堂堂,你呢?” 林煜堂正对着电脑打字,听到“堂堂”两个字, 一口血快吐到了键盘上。他说:“我还要等会。” 猴子和壮汉纷纷笑起来,都认为老大学沈美人说 话。大概觉得“堂堂”这称呼太逗了。也开始叫林煜 堂“堂堂”了。
    沈熹坐在床上笑得欢乐 林煜堂受不了,起来到卫生间洗澡了。
    男生洗澡比女生就是快,沈熹靠在枕头上胡思乱 想一番,林煜堂已经出来了。
    沈熹趴在床上瞅着林煜堂,干净清俊的男人下身 是一条花短裤,上身白色背心。她看着亲切,观望了 一翻林煜堂削瘦的后背,又爬下了床,来到上林煜堂 的后面,笑眯眯地说:“老三,我给你捏捏后背吧。
    ” 林煜堂连忙套了一件衬衫:“不……不用了。” 猴子没脸没皮插—进话来:“老大,你给我揉揉 。”沈熹不理会猴子,她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来,认 真地想一个大问题——她要不要洗澡呢。
    她闻了闻身上的味道,感觉是不用洗。结果猴子 倒是催她了:“老大,你先洗吧,洗好了我跟壮汉再 洗。” 沈熹被迫地走进了卫生间,关掉门,深呼吸,整 个人比做贼还心虚。压力好大,要不要穿着衣服冲一 冲凉就算了?*后她还是没节操地脱掉了上衣。
    男生宿舍盥洗台跟浴室连在一起,盥洗台有一大 面镜子。沈熹脱掉上衣的某刻,心跳都漏了两拍,不 自觉地发出一声“哇哦——” 啧啧,原来何之洲身材那么有料!沈熹压抑着快 要跳出来的心脏,看着镜子里的上半身,视线从肩膀 到腰线*后来到小胯骨…… 真是……太让人喷血了!沈熹捂上了眼睛,*后 狠狠心关了上了卫生间的灯,只是那微耸的锁骨、细 而有力的腰、线条分明的腹肌……全部落进了她眼睛 里、大脑里。沈熹想:她一定不能让林煜堂知道的事 ,她看了别人男人的身体,而且不止看了,还摸了, 揉了,捏了…… 沈熹洗了澡出来,遗憾地在何之洲桌上找不到一 瓶护肤品,连个爽肤水都没有。凑巧壮汉在涂抹自己 的脸。沈熹对壮汉说:“来,给我也来点。” 壮汉在沈熹手里挤了些大宝,沈熹虽然嫌弃,也 在脸上抹了起来。对着镜子先抹匀,然后拍了拍使吸 收,*后习惯性按摩起来。
    壮汉看得那个目瞪口呆:“老大,看不出你挺讲 究啊。” 沈熹回答说:“既然擦了,就要让它们吸收进去 ,不然只停留在皮肤表面没效果,而且脸部多按摩, 可以促进血液循环,还可以瘦脸。” 壮汉:“……” 沈熹伸过手,指了指壮汉颊骨下方:“这里有淋 巴,你记得多按摩这里。” 壮汉呆愣了一会,也开始拍了起来…… 深夜,S大的男宿舍楼安静下来了,师范学院女 生宿舍里基本都进入睡眠,而何之洲依旧双手抱着后 脑闭不上眼睛。
    想了想,他还是给沈熹发了一条信息——“你那 边怎么样?” 信息没有回应,因为沈熹早抱着被子睡着了,中 间还踢了两次被子。
    猴子夜间起床上了一次厕所,中国好室友的他, 好心地给老大把踢掉的被子盖了回去——热死他! 第二天,沈熹本能地要早起练功,睁开眼思考了 一番,又放心地睡了一会。再次醒来,她往下看看睡 在下铺的林煜堂,堂堂还睡着呢。
    沈熹睡得早,起得也早。现在新室友们还在睡觉 ,她已经无聊地躺在床上伸伸腿了,她正要做一个高 难度的“空中劈叉”时,她猛地捂着嘴,天哪,她看 到了什么——她的睡裤被高高撑了起来,撑出了一个 “小帐篷”。
    怎么会这样子?沈熹都要哭了,她左手捂着嘴, 伸出右手往下按了按“小帐篷”,结果根本压不住刚 醒来的“小朋友”…… 呜呜……好不堪的自己!沈熹受不了,双脚胡乱 踢着床,释放着内心复杂的情绪…… 林煜堂就睡在下铺,上铺不停地踢着床,终于让 他沉着脸起床了。他站起来敲了敲上铺的床沿,克制 着脾气提醒道:“何之洲,我还在睡。” 沈熹泪眼朦胧地看了眼林煜堂,然后将被子一卷 ,背对着林煜堂安静了。
    她也不想以这样子面对堂堂…… 何之洲昨晚一宿未眠,早上就面无表情地靠着米 色蕾丝枕头,神色格外淡漠。七点一刻,他收到一条 信息。
    是沈熹给他发来了一张照片,角度看着是躺着拍 的,她拍了一张每天早上会出现的“小帐篷”照片发 给他,照片下面一行明显体现着崩溃情绪的字:“呜 呜呜呜呜呜呜……我按不下去……” 何之洲,疯了! P30-3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