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侦探/悬疑/推理

雪人

北欧悬疑小说天王尤·奈斯博的畅销代表作,入围都柏林文学奖,比《消失的爱人》更鬼斧神工的布局

定 价 39.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3362 件
数量
-
+
库存:71

收藏

服务
大家都在看
新品推荐
希望之线
¥47.20 | ¥59.00
折断的龙骨(上、下)
¥55.84 | ¥69.80
希望之线+网格笔记本
¥48.30 | ¥60.10
假面人
¥30.88 | ¥49.80
身边的陌生人
¥33.60 | ¥48.00
海葵
¥33.32 | ¥49.00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ISBN:9787540474836
  • 作者:(挪威)尤·奈斯博|译者:林立仁
  • 页数:426
  • 出版日期:2016-04-01
  • 印刷日期:2016-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00千字
  • 轮播图.jpg


    750xn产品特色.jpg


  •  1. 挪威*畅销作家、北欧悬疑小说**尤·奈斯博探究邪恶本质的登峰之作,蝉联挪威排行榜***长达50周,情节媲美《消失的爱人》,一再翻转的真相,鬼斧神工的布局,毛骨悚然的场景,欲罢不能的**阅读体验


    2. 是上乘悬疑小说,也是上佳文学小说,入围都柏林文学奖。《纽约时报》《出版人周刊》《洛杉矶时报》《科克斯评论》《泰晤士报》《卫报》《独立报》《镜报》等20多家重量级媒体一致好评!**推理大师迈克尔?康纳利、詹姆斯?艾洛伊*赞**!

  •    尤·奈斯博所著的《雪人》讲述,初雪的夜晚, 小男孩从噩梦中醒来,惊觉妈妈不见踪影,院子里凭 空出现一个不知是谁堆起的雪人。他当圣诞礼物送给 妈妈的粉色围巾,就围在雪人的脖子上,一排由黑色 卵石组成的眼睛和嘴巴在月光下闪烁,雪人凝视着屋 子,仿佛在微笑……   


    一封署名“雪人”的匿名信,开启了警探哈利· 霍勒对新近女性失踪案的调查,观察力敏锐、又略显 神秘的女警卡翠娜也加入了调查小组。接连失踪的那 些女人似乎有着奇怪的共同点。是什么隐秘的动机在 驱使罪犯连续作案?


    以“雪人”为杀人记号的冷血犯 人究竟是谁?总是徘徊在酒醉与清醒之间的哈利沉迷 于扑朔迷离的案情,越来越无法自拔,几欲疯狂。就 在他即将揭开“雪人”真面目的当口,前女友萝凯也 被卷入这场致命的追缉。哈利必须牺牲自己,才能救 回爱人……

  • **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    这天,天空开始飘雪。早上十一点,大片雪花从 无色天际落下,入侵鲁默里克区的野地、庭院、花园 、草地,犹如来自外层空间的白色大军。下午两点, 利勒史托市出动扫雪机。下午两点半,莎拉?齐纳兰 小心翼翼地驾驶她那辆丰田卡罗拉SR5,缓缓行驶在 克罗路的独栋洋房之间。十一月的白雪铺在蜿蜒起伏 的乡间道路上,宛如替马路盖上一层羽绒被。
       莎拉觉得这些房子在白天看起来很不一样,以至 于她差点开过头,错过了他家的车道。她踩下刹车, 车子猛然刹住。她听见后座传来呻吟声,朝后视镜望 去,看见儿子摆出一张臭脸。
       “不会花太久时间的,宝贝。”莎拉说。
       她看见车库前方的积雪之间露出一大块黑色柏油 路面,心知那个位置停过一辆搬家卡车。她觉得喉头 紧缩,只希望自己并未来得太迟。
       “谁住在这里啊?”儿子的声音从后座传来。
       “妈妈认识的一个人。”莎拉说,下意识地在镜 子里查看自己的头发,“等我十分钟就好,宝贝。我 把钥匙留在车上,让你听收音机。”    她没等儿子回话就下了车,踩着滑溜的鞋底,连 走带跑来到门口。这里她来过无数次,但没有一次是 像这样在大白天前来,**暴露在邻居窥探的视线中 。倒不是说深夜来访就显得比较清白,不知道为什么 ,这种行为在夜幕降临后进行似乎比较恰当。
       她听见门铃声在门内响了起来,犹如受困于果酱 罐的大黄蜂发出嗡嗡声响。她感到急切之情在体内不 断升高,不由得朝邻居窗户瞥了一眼,却不见任何动 静,窗户上只映照着光秃秃的黑色苹果树、灰色天空 和乳白色地面。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听见门内传来脚 步声,这才松了口气。片刻之后,她已在屋内,投身 在他的怀抱中。
       “亲爱的,不要走。”她说,听见自己的声带不 由自主发出呜咽声。
       “我非走不可。”他语气平淡,显然这句话很久 以前就说得腻了,但他的双手依然熟悉地在她身上游 走,并不觉得厌腻。
       “不对,你不是非走不可,”她在他耳畔低声说 ,“你只是想离开,你不敢再继续下去。”    “我走不走跟我们的事没关系。”    她听见他的口气中透出些微怒意,同时感觉到他 强壮温柔的手滑下她的脊椎,伸进裙子腰带,来到大 腿上。他们就像一对配合娴熟的舞者,熟知对方的每 个动作、脚步、呼吸、节奏。首先他们会**;他们 的**是纯白色的,而这是美好的部分。做完爱之后 ,他们就得迎接黑暗的部分,也就是痛苦。
       他的手在她外套上抚摸,在厚厚的衣料下找寻她 的乳头。他时常为她的乳头神魂颠倒,无论如何总是 会回到她的乳头上,也许是因为他自己没有乳头的缘 故。
       “你是不是把车停在车库前面?”他问,声音显 然有点焦躁。
       她点点头,觉得欢愉如同飞镖射入她的脑际,带 来痛苦。她的性欲已为他张开双翅,准备迎接他的手 指:“我儿子在车上等。”    他的手陡然停住。
       “他什么都不知道。”她呻吟一声,感觉到他的 手开始撤退。
       “你丈夫呢?他在哪里?”    “你说呢?当然是在上班啊。”    这次换她语带恼怒。她之所以恼怒除了因为他提 到了她丈夫,也因为她只要一说到丈夫就无法不恼怒 。她的身体需要他,立刻就要。她拉下他的裤子拉链 。
       “不要……”他说,抓住她的腰际。她挥出另一 只手,掴了他一巴掌。他诧异地望着她,脸颊浮现红 色掌印。她微微一笑,抓住他的浓密黑发,将他的脸 拉到面前。
       “你要走就走,”她轻声说,“可是在你走之前 ,你得再干我一次,明白吗?”    她感觉他的气息喷上面颊,这时他的吐息已接近 喘息。她用空着的那只手又掴了他一巴掌,另一只手 则感觉他的欲望在她手中逐渐膨胀。
       他的撞击一次比一次强烈,但对她而言一切都已 结束。她觉得麻木。魔法消失了,张力消散了,留下 的只有*望。她就要失去他了。她躺在床上的这一刻 ,已然失去了他。这么多年来,她为他思念渴慕,为 他流过无数眼泪,为他涉险过无数次,而她却没有得 到任何回报,**得到的只有一样东西。
       他站在床尾,闭着双眼朝她冲刺。她看着他的胸 膛。他们刚开始交往时,她看见他的胸肌上只有一大 片白色肌肤,觉得颇为怪异,但是过了一阵子之后, 她开始喜欢上这片胸膛,这片胸膛让她想到许多老式 雕像为了不让社会大众有多余联想,刻意省去了乳头 。
       他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知道他很快就会发出狂 暴的吼声。她喜欢那狂暴的吼声,他的吼声总是充满 惊奇,狂喜连连,几乎是以痛苦的方式呈现,仿佛每 次高潮都远远超过他*狂野的想象。她等待着他发出 那*后的吼声,像是对这间少了照片、窗帘和地毯的 冰冷卧室发出道别的吼声。之后他会穿上衣服,前往 挪威另一个角落。他说那里有人提供给他一份令他难 以说不的工作,但他却可以对她说不,可以对她的求 欢说不,而且依然可以发出欢愉的吼声。
       P2-P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