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一一风荷举

作者:张晓风 出版社:作家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作家
  • ISBN:9787506349291
  • 作者:张晓风
  • 页数:366
  • 出版日期:2010-06-01
  • 印刷日期:2010-06-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00千字
  • 作者亲自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至今近半个世纪所出版的十四本散文集中,精选八十余篇集结而成。共计十八万余字,具有很高的阅读欣赏和收藏价值,既是张晓风的散文精粹本,又是一本读者期待已久的珍品。

  • 台湾著名女作家张晓风被誉为当代最好的散文家之一,她的作品广阔 如人生,淡有淡味,浓有浓情,怀旧的动人温情,探新的发人深思。本书 是她亲自从半个世纪以来所出版的十四本散文集中精选八十余篇集结而成 ,篇目按所选自散文集的出版顺序编排。这是一本全面了解张晓风散文的 精粹本,具有很高的阅读价值、收藏价值和研究价值。
  • 张晓风,原籍江苏铜山(徐州),笔名晓风、桑科、可叵,东吴大学中文系毕业,曾任教于东吴大学、香港浸会学院、阳明大学,自1962年执教至今。同时致力于写作,并从事公益活动,呼吁提高国民语文程度。 

  • 选自《地毯的那一端》1966年出版
    魔季
    秋天·秋天
    选自《愁乡石》1971年出版
    林木篇
    愁乡石
    初绽的诗篇
    雨之调
    劫后
    选自《晓风散文集》1976年出版
    替古人担忧
    选自《步下红毯之后》1979年出版
    许士林的独白
    饮啄篇
    念你们的名字
    春之怀古
    爱情篇
    地泉(一)
    地泉(二)
    编尔雅《有情天地》一书之序1980年出版
    万物伙伴
    选自《你还没有爱过》1981年出版
    半局
    选自《再生缘》1982年出版
    月,阙也
    问名
    地篇
    情冢
    江河
    交会
    选自《三弦》1983年出版
    高处何所有
    西湖十景
    遇见
    千手万指的母亲
    娇女篇
    青蚨
    一握头发
    想你的时候
    选自《我在》1984年出版
    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
    **个月盈之夜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山海经的悲愿
    丝绵之为物
    欲泪的时刻
    一个女人的爱情观
    选自《从你美丽的流域》1988年出版
    想要道谢的时刻
    只因为年轻啊
    星约
    人体中的繁星和穹苍
    你不能要求简单的答案
    林中杂想
    眼神四则
    动情二章
    选自《晓风吹起》1989年出版
    魂梦三则
    选自《玉想》1990年出版
    初心
    选自《我知道你是谁》1994年出版
    不知道他回去了没有?
    盒子

    花盆的身世
    一张纸上,如果写的是我的文章
    受苦者的肢体
    顾二娘和欧基芙
    一则关于朝颜的传说
    生命,以什么单位计量
    我知道你是谁
    我想走进那则笑话里去
    选自《这杯咖啡的温度刚好》1997年出版
    喂!外太空人,有闲再来坐
    肖狗与沙虱
    有谁死了吗?
    “浮生若梦啊!”他说
    女子层
    六桥
    东邻的竹和西邻的壁
    小鸟报恩记
    选自《你的侧影好美》1997年出版
    回头觉
    鸟巢蕨,什么时候该丢?
    我捡到了一个小孩!
    一只玉羊
    “你的侧影好美!”
    其实,你跟我都是借道前行的过路人
    炎凉
    圆桌上的亲情构图
    圈圈叉圈法
    选自《星星都已经到齐了》2003年出版
    “你欠我一个故事!”
    尘缘
    秋千上的女子
    请不要对我说欢迎
    开卷和掩卷
    春水初泮的身体
  • 魔季 蓝天打了蜡,在这样的春天。在这样的春天,小树叶儿也都上了釉彩 。世界,忽然显得明朗了。
    我沿着草坡往山上走,春草已经长得很浓了。唉,春天老是这样的, 一开头,总惯于把自己藏在峭寒和细雨的后面,等真正一揭了纱,却又谦 逊地为我们延来了长夏。
    山容已经不再是去秋的清瘦了,那白绒绒的芦花海也都退潮了。相思 树是墨绿的,荷叶桐是浅绿的,新生的竹子是翠绿的,刚冒尖儿的小草是 黄绿的。还是那些老树的苍绿以及藤萝植物的嫩绿,熙熙攘攘地挤满了一 山。我慢慢走着,我走在绿之上,我走在绿之间,我走在绿之下。绿在我 里,我在绿里。
    阳光的酒调得很淡,却很醇,浅浅地斟在每一个杯形的小野花里。到 底是一位怎样的君王要举行野宴?何必把每个角落都布置得这样豪华雅致 呢?让走过的人都不免自觉寒酸了。
    那片大树下的厚毡是我们坐过的,在那年春天。**我走过的时候, 它的柔软仍似当年,它的鲜绿仍似当年,甚至连织在上面的小野花也都娇 美如昔。啊,春天,那甜甜的记忆又回到我的心头来了——其实不是回来 ,它一直存在着的!我禁不住怯怯地坐下,喜悦的潮音低低地回响着。
    清风在细叶间穿梭,跟着他一起穿梭的还有蝴蝶。啊,不快乐真是不 合理的——在春风这样的旋律里。所有柔嫩的枝叶都被邀舞了,窸窣地响 起一片搭虎绸和细纱相擦的衣裙声。四月是音乐季呢!(我们有多久不闻丝 竹的声音了?)宽广的音乐台上,响着甜美渺远的木箫,古典的七弦琴以及 琮琮然的小银铃,合奏着繁富而又和谐的曲调。
    我们已把窗外的世界遗忘得太久了,我们总喜欢过着四面混凝土的生 活。我们久已不能像那些溪畔草地上执竿的牧羊人以及他们仅避风雨的帐 篷。我们同样也久已不能想像那些在垄亩间荷锄的庄稼人以及他们只足容 膝的茅屋。我们不知道脚心触到青草时的恬适,我们不晓得鼻腔遇到花香 时的兴奋。真的,我们是怎么会痴騃得那么厉害的! 那边,清澈的山涧流着,许多浅紫、嫩黄的花瓣上下飘浮,像什么呢 ?我似乎曾经想画过这样一张画——只是,我为什么如此想画呢?是不是 因为我的心底也正流着这样一带涧水呢?是不是由于那其中也正轻搅着一 些美丽虚幻的往事和梦境呢?啊,我是怎样珍惜着这些花瓣啊,我是多么 想掬起一把来作为今早的晨餐啊! 忽然,走来一个小女孩。如果不是我看过她,在这样薄雾未散尽、阳 光诡谲闪烁的时分,我真要把她当作一个小精灵呢!她慢慢地走着,好一 个小山居者,连步履也都出奇地舒缓了。她有一种天生的属于山野的纯朴 气质,使人不自已地想逗她说几句话。
    “你怎么不上学呢?凯凯。” “老师说,**不上学,”她慢条斯理地说,“老师说,**是春天 ,不用上学。” 啊,春天!噢!我想她说的该是春假,但这又是多么美的语误啊!春 天我们该到另一所学校去念书的。去念一册册的山,一行行的水。去速记 风的演讲,又计数骤云的变化。真的,我们的学校少开了许多的学分,少 聘了许多的教授。我们还有许多值得学习的,我们还有太多应该效法的。
    真的呢,春天*不该想鸡兔同笼,春天也不该背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土语, 春天*不该收集越南情势的资料卡。春天春天,春天来的时候我们真该学 一学鸟儿,站在*高的枝桠上,抖开翅膀来,晒晒我们潮湿已久的羽毛。
    那小小的红衣山居者很好奇地望着我,稍微带着一些打趣的神情。
    我想跟她说些话,却又不知道谈讲些什么。终于没有说——我想所有 我能教她的,大概春天都已经教过她了。
    慢慢地。她俯下身去,探手入溪。花瓣便从她的指间闲散地流开去。
    她的颊边忽然漾开一种奇异的微笑,简单的、欢欣的却又是不可捉摸的笑 。我又忍不住叫了她一声——我实在仍然怀疑她是笔记小说里的青衣小童 。(也许她穿旧了那袭青衣,偶然换上这件红的吧!)我轻轻地摸着她头上 的蝴蝶结。
    “凯凯。” “嗯?” “你在干什么?” “我,”她踌躇了一下,茫然地说,“我没干什么呀!” 多色的花瓣仍然在多声的涧水中淌过,在她肥肥白白的小手旁边乱旋 。忽然,她把手一握,小拳头里握着几片花瓣。她高兴地站起身来,将花 瓣小小红裙里一兜,便哼着不成腔的调儿走开了。
    我的心像是被什么击了一下,她是谁呢?是小凯凯吗?还是春花的精 灵呢?抑或,是多年前那个我自己的重现呢?在江南的那个环山的小城里 ,不也住过一个穿红衣服的小女孩吗?在春天的时候她不是也爱坐在矮矮 的断墙上,望着远远的蓝天而沉思吗?她不是也爱去采花吗?爬在树上, 弄得满头满脸的都是乱扑扑的桃花瓣儿。等回到家,又总被母亲从衣领里 抖出一大把柔柔嫩嫩的粉红。她不是也爱水吗? P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