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云去云来(附光盘)

作者:林青霞 出版社:广西师大
定 价 79.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484793 件
数量
-
+
库存:172

收藏

服务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广西师大
  • ISBN:9787549559503
  • 作者:林青霞
  • 页数:226
  • 出版日期:2014-11-01
  • 印刷日期:2014-11-01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60千字
  • 1、林青霞笔下的朋友——谈邓丽君,“婚后不久,我和朋友在君悦酒店茶叙,接到她打来的电话,‘你在哪儿啊?我想把花球抛给你的……’我一连串说了一大堆,她只在电话那头轻轻地笑,‘我在清迈,我有一套红宝石的首饰送给你。’那是我和她*后的对话。”谈张国荣,“文华酒店二楼Clipper Lounge长廊边的位置,自从张国荣走后,为了避免伤感,我总是避开这条我跟他曾经坐下来谈心的长廊。” 2、朋友笔下的林青霞——白先勇说,“那时林青霞红遍了半边天,可能头一次见面,有几分矜持,坐在那里,不多言语,一股冷艳逼人。后来跟青霞熟了,才发觉原来她本人一点也不‘冷’,是个极温馨体贴的可人儿。”章诒和说,“林青霞对寂寞有着**的敏感和感受。我知道,**次见面,她就背着我偷偷对别人说:‘章诒和太寂寞了,她应该结婚。’后来,我们熟了。她就当着我的面说:‘愚姐,你要有男朋友啊!’”
  • 《云去云来(附光盘)》是林青霞的第二部散文 集,收入《印象邓丽君》、《忆》、《我也梦红楼》 、《当贾宝玉遇上贾宝玉》、《邂逅》、《醉舞狂歌 数十年》等文章。她亲自朗读其中的一些篇章,献给 自己即将到来的六十岁生日,“感谢大家对我的厚爱 ”。林青霞的感慨,写入本书的跋:“人生很难有两 个甲子,我唯一一个甲子的岁月出了第二本书,当是 给自己的一份礼物,也好跟大家分享我這一甲子的人 、事、情。”。 水深水浅,云去云来,听林青霞的第一本有声书。 林青霞说:宋代词人蒋捷的《听雨》,这何尝不是我内心的写照。“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那些年在台湾拍戏拍得火红火绿的。“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立之年,孤身在香港拍戏,一待就是十年,曾经试过,独自守着窗儿,对着美丽绚烂的夜景,寂寞得哭泣。“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而今真是鬓已星星也,到了耳顺之年,历尽人生的甜酸苦辣、生离死别,接受了这些人生必经的过程,心境渐能平和,如今能够看本好书,与朋友交换写作心得,已然满足。人生很难有两个甲子,我唯一一个甲子的岁月出了第二本书《云去云来》,当是给自己的一份礼物,也好跟大家分享我这一甲子的人、事、情。 本书附赠一张林青霞亲自朗读CD,包括书里的《窗外的风景》、《印象邓丽君》、《何先生再见》、《邂逅》、《不丹虎穴寺》五篇文章。此外,精选林青霞从六个月大走向六十的各时期影像。白先勇、章诒和友情作序。
  • 序——白先勇先生
    序——章诒和女士
    自序——林青霞
    这个小女孩
    印象邓丽君(PS:林青霞亲自朗读)

    我也梦红楼
    当贾宝玉遇上贾宝玉
    邂逅(PS:林青霞亲自朗读)
    醉舞狂歌数十年

    巴黎·卡地亚
    何先生再见(PS:林青霞亲自朗读)
    窗外的风景(PS:林青霞亲自朗读)
    一个好女人
    云想衣裳
    丫头与LADY

    梦醒也美好
    小秘书
    灵感空白
    不舍
    小林,加油!
    法王与你交心
    老师的声音
    我相信
  • 白先勇序言《谪仙记——写给林青霞》 林青霞的名字取得好,青霞两个字再恰当不过,不容*改。青色是春色,象征青春,而且是永远的。霞是天上的云彩,是天颜,不属人间。青霞其人其名,让我联想起李商隐的《霜月》诗——“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青女乃主霜雪之神,冰肌玉骨,风鬟雾鬓,是位孤高仙子。林青霞是**制造出来的一则神话,这则神话在华人世界里闪耀了数十年,从未褪色。
    我**次看到林青霞的电影是一九七七年李翰祥导的那部《金玉良缘红楼梦》,她的**部电影《窗外》,倒是后来在美国看到的。我自己是红迷,林青霞反串贾宝玉,令人好奇。说也奇怪,这些年来,前前后后,从电影、电视、各类戏剧中,真还看过不少男男女女的贾宝玉,怎么比来比去,还是林青霞的贾宝玉*接近《红楼梦》里的神瑛侍者怡红公子。林青霞在她一篇文章《我也梦红楼》中提到她与《红楼梦》的缘份,觉得自己前世就是青埂峰下那块大顽石。《红楼梦》写的是顽石历劫,神瑛侍者下凡投胎,是位谪仙,所以宝玉身上自有一股灵气,不同凡人。林青霞反串贾宝玉,也有一股谪仙的灵气,所以她不必演,本身就是个宝玉。这是别人拼命摹仿,而达不到的。
    一九八七年,隔了三十九年,我重回上海,上影厂的导演谢晋来找我商谈改编我的小说拍成电影的事,谢晋是当时大陆*具影响力的导演,他的《芙蓉镇》刚上演,震动全国。谢晋偏偏选中了《谪仙记》,这多少出我意料之外,这篇小说以美国及意大利为背景,外景不容易拍摄,谢晋不畏艰难,坚持要拍这个故事,因为他看中了故事中那位孤标傲世、倾倒众生的女主角李彤,他欣赏她那心比天高、不向世俗妥协的个性,也是一位在人间无处容身的谪仙,*后自沉于海,悲剧收场。这样一位头角峥嵘、光芒四射的角色,哪位女明星能演呢?谢晋跟我不约而同都想到:林青霞,就是她。我们认为林青霞可以把李彤那一身傲气、贵气演得淋漓尽致。林青霞有那个派头。谢晋去接触林青霞,据说她已有允意,而且还飞到上海去试过镜,但那时**对大陆刚开放,还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林青霞大概在诸多考虑之下,到底没接下这部片子。《谪仙记》后来改名为《*后的贵族》,李彤一角,落到潘虹身上,男主角是濮存昕。摄影组到纽约拍摄,拍到酒吧中李彤买醉那一场,林青霞突然出现,到现场探班。据武珍年的记载,林青霞“穿着黑色的上衣、裙子,黑色的大氅,飘逸地走到了我们大家面前”,她拥抱了潘虹,而且又“握住谢晋导演的手久久不放”,林青霞 印象邓丽君 一九九四年我结婚当天,多想把手上捧着的香槟 色花球抛给她,因为我认为她是*适当的人选,我想 把这份喜气交到她手上,可是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婚后不久,我和朋友在君悦酒店茶叙,接到她打 来的电话,“你在哪儿啊?我想把花球抛给你的…… ”我一连串说了一大堆,她只在电话那头轻轻地笑, “我在清迈,我有一套红宝石的首饰送给你。”那是 我和她*后的对话。
    一九八零年,她在洛杉矶,我在三藩市,她开车 来看我,我们到UnionSquare逛百货公司,其实两人 也并不真想买东西。临出店门,她要我等一下,原来 她跑去买一瓶香水送给我。我们喝了杯饮料,她晚饭 都不吃就赶着开车回去。那是我们**次相约见面, 大家都不太熟悉,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我却被 她交我这个朋友所付出的诚意深深地打动。
    和她的交往不算深。她很神秘,如果她不想被打 扰,你是联络不到她的。我们互相欣赏。对她欣赏的 程度是—男朋友移情别恋如果对象是她,我决不介意 。跟她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一九九零年到巴黎旅游, 当时她住在巴黎,这段时间是我跟她相处*长的时段 。因为身在巴黎,没有名气的包袱,我们都很自在地 显出自己的真性情。我会约她到香榭丽舍大道喝路边 咖啡,看往来的路人,享受巴黎的浪漫情怀。她也请 我去法国餐厅LaTourd'Argent吃那里的招牌鸭子餐 。记得那晚我和她都精心地打扮,大家穿上白天 shopping回来的新衣裳,我穿的是一件闪着亮光的黑 色直身EmporioArmani吊带短裙,颈上戴着一串串 Chanel珠链。她穿的那件及膝小礼服,虽然是一身黑 ,但服装款式和布料层次分明。下摆是蕾丝打褶裙, 腰系黑缎带,特点是上身黑雪纺点缀着许多同色绣花 小圆点,若隐若现的。*让我惊讶的是,她信心十足 地里面竟然什么都不穿,我则整晚都没敢朝她胸前正 面直望。我们走进餐厅,还没坐定,就听到背后盘子 刀叉当啷当啷跌落一地的声音,我想,这侍应一定为 他的不小心而感到懊恼万分。她却忍不住窃笑,“你 看,那小男生看到我们惊艳得碗盘都拿不稳了。” 有几次在餐厅吃饭,听到钢琴师演奏美妙的音乐 ,她会亲自送上一杯香槟酒,然后对他赞美几句。她 对所有服务她的人都彬彬有礼,口袋里总是装满一两 百法郎纸钞,随时作小费用。我看她给的次数太多, 换一些五十的给她,她坚决不收。
    有次在车上她拿出一盒卡带(那时候还没有盘片 )放给我听,里面有她重新录唱的三首成名曲,原来 那段时间她在英国学声乐,她很认真地跟我解释如何 运用舌头、喉咙和丹田的唱法令歌声*圆润。对于没 有音乐细胞的我,虽然听不懂也分辨不出和之前的歌 有什么不同,但对她追求**和精益求精的精神深感 敬佩。有**到她家吃午饭,车子停在大厦的地下室 停车场,那里空无一人,经过几个回廊,也冷冷清清 是在祝福潘虹,向谢晋致歉。林青霞大气,有风度。
    潘虹是个好演员,*后李彤在威尼斯自沉的那场演得很深刻。但我常常在想,如果换成林青霞,踽踽独行在威尼斯的海边,夕阳影里,凉风习习,*代佳人,一步一步走向那无垠的大海——那将是一个多么凄美动人的镜头。
    其实我在八零年代初就跟林青霞会过面,八二年我的舞台剧《游园惊梦》在台北上演,轰动一时,制作单位新象的负责人许博允兴致勃勃,想接着把《永远的尹雪艳》也搬上舞台。他把林青霞约在一位朋友家里,大家相聚。尹雪艳是另一个遗世独立的冰雪美人,许博允大概认为林青霞就是永远的尹雪艳吧,那时林青霞红遍了半边天,可能头一次见面,有几分矜持,坐在那里,不多言语,一股冷艳逼人。后来跟青霞熟了,才发觉原来她本人一点也不“冷”,是个极温馨体贴的可人儿。二十多年后,一次在香港机场,等机时我买了一些日用品,正要到柜台付钱发觉已经有人替我付了,回头一看,青霞微笑着站在那里,很随便地穿了一件白衬衫,背了一个旅行袋,她跟施南生一伙正要到吴哥窟去。青霞已经退出影坛多年,看她一派轻松,好像人生重担已卸,开始归真返璞了。可是浓妆淡抹总相宜,风姿依旧。
    二零零七年十月北京**大剧院落成,开幕**出戏邀请的便是青春版《牡丹亭》三本大戏。青霞在好友金圣华的怂恿下,也一起到北京去观赏《牡丹亭》。她没看过昆曲,只想试一试看**本,那晓得一连却看了三天,完了兴犹未尽,还邀请《牡丹亭》的青年演员去吃宵夜,她一下便被昆曲的美迷住了,而且由衷地爱惜那群努力扮演《牡丹亭》的年轻伶人。十几个《牡丹亭》里的花神把青霞团团围住,女孩子们兴奋莫名,做梦也没想到居然能跟她们崇拜的偶像东方不败坐在一起,她们对青霞的电影如数家珍, 原来大陆的电视常年在播放她的戏。青霞取出了一叠签名照片, 给了那些女孩子一人一张。香港大学同时在北京举行了昆曲**研讨会, 在**大剧院七重天的花瓣厅开了一个盛大的晚会,那晚文化界冠盖云集, 青霞盛装出席, 我挽着她进场时, 全场的注意力,当然又集中在这颗熠熠发亮的星星身上了。
    这几年青霞生活的重心之一是写作,她很认真, 有几次跟我讨论,问我写作的诀窍,我说:写你的心里话。她的**本书《窗里窗外》果真写下了许多心里话, 可说是本“ 青霞心语”, 我写下这样的感想: 你这本书给我*深的感受是你对人的善良与温暖。
    “ 真” 与“ 善” 是你这本书*可贵的特质, 因此这本书也很“。走出电梯进入那坐落于巴黎高尚住宅区的公寓,一 进门,大厅中间一张圆木桌,地上彩色拼花大理石, 天花好像有盏水晶灯。那天吃的是清淡的白色炒米粉 ,照顾她的是一名中国女佣。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 在巴黎有个小公寓,她在巴黎这所公寓比我的梦想* 加**。可是我感受到的却是孤寂。
    那些日子,我们说了些什么不太记得,只记得在 巴黎消磨的快乐时光。
    结束了愉快的巴黎之旅,我们一同回港,在机上 我问她自己孤身在外,不感到寂寞吗?她说算命的说 她命中注定要离乡别井,这样对她比较好。
    飞机缓缓地降落香港,我们的神经线也渐渐地开 始绷紧,她提议我们分开来下机,我让她先走。第二 天全香港都以大篇幅的头条,报道她回港的消息。
    二零一三年来临的前夕,我在南非度假,因为睡 不着,打开窗帘,窗外满天星斗,拱照着蒙上一层层 薄雾的橘色月亮,诗意盎然,我想起了她,嘴里轻哼 着“月亮代表我的心”。
    她突然的离去,我怅然若失,总觉得我们之间的 情谊不该就这样结束了。
    这些年她经常在我梦里出现,梦里的她和现实的 她一样——谜一样的女人。奇妙的是,在梦里,世人 都以为她去了天国,唯独我知道她还在人间。P56- 61 美”。
    这些话用在她第二本散文集《云去云来》上,也一样正确。第二本书还是以人物画像刻划得*好。《印象邓丽君》是一幅很动人的速写,邓丽君是另一则“**神话”,她的甜美歌声,响彻大地,曾经是多少人的心灵鸡汤,尤其是饱受“**”创伤的大陆同胞。林青霞、邓丽君在一起,一对丽人,倒还真像青女素娥,月中霜里斗婵娟。难为两位“神话人物”,竟能彼此惺惺相惜,青霞写这篇纪念文章,极有分寸,写到两人的友情交往,含蓄不露,写到邓丽君香消玉殒,则哀而不伤,这都出于她对邓丽君的敬重,不肯轻率下笔的缘故吧。其实邓丽君不好写,她是个神秘女郎,她的声音在你耳边,可是她的人却飘忽不定,难以捉摸。青霞几笔速写,却把这个甜姐儿抓住了,勾画得有棱有角。
    青霞跟张国荣的交情匪浅,两本书中都提到他,而且笔调都充满了怜惜与哀惋。二零零三年四月一日张国荣从文华酒店***,香港人为之心碎。此后青霞每上文华酒店,总要避开Clipper Lounge的长廊,因为生前,张国荣常常约她在那里聊天,青霞与张国荣之间似乎有一种相知相惜的心灵之交,张国荣事业鼎盛,满身荣耀,但无论在演唱会上或是电影中(《胭脂扣》、《春光乍泄》、《霸王别姬》),他的眼神里总有一痕抹不去的忧伤,青霞了解他,同情他为忧郁症缠身的痛苦。张国荣的孤独,她懂,因为她自己也有过同样的感受。同一篇文章中,她写到有一回拍完戏,深夜回返公寓,远眺窗外,一片灿烂,如此良夜,香港的美景当前,青霞突然感到孤单,不禁伤感哭泣起来。艺人爬到**,高处不胜寒的孤独与寂寞,往往也就随之而来。
    写到不同个性的人物,青霞的笔锋也随之一转。杨凡与张国荣两人南辕北辙,形容杨凡的调皮任性,潇洒豪放,青霞的笔调变得轻松活泼,《醉舞狂歌数十年》,她把杨凡写活了。甄珍与邓丽君又是一个强烈对比,她把甄珍写成《一个好女人》,她笔下的贤妻良母,变得有点诙谐,但看得出来,甄珍的贤惠,她是真心钦佩的。七零年代,甄珍刚冒红,我见过她,到过她家,甄珍少女时代就是一个乖乖女。
    书中有几篇是写她的心路历程,青霞皈依佛教,《法王与你交心》记载她二零零八年到印度新德里去参拜大宝法王的神秘经验。起源是青霞的母亲因忧郁症不幸往生,青霞经常梦里见到母亲愁容不展,因此忧心忡忡,希望参谒法王,指点迷津。十七世大宝法王的确气势非凡,青霞见到他似乎感到地在震动,耳为之鸣。她如此形容:“大伙儿蹲跪在法王跟前,这时飞来两只黑色的鸽子,站在窗外的栏杆上,望过去恍如停在法王的肩头,守护着法王。法王撑了撑眼睛,嘴里发出一个声音,感觉就像是龙在叹息,仿佛有万千的感伤和肩负着沉重的压力。”匍伏在菩萨面前,佛门弟子林青霞感动得泪如雨下。
    林青霞拍过上百部电影,扮演过人生百相,享尽影坛荣华,也历尽星海浮沉。演艺生涯,变幻无常,有时不免令人兴起镜花水月、红楼一梦之慨,一个演员要有多深的内功定力,才能修成正果,面对大千世界,能以不变而应万变。我不禁纳罕,青霞是凭着一股什么样的内在力量,支撑着她抵挡住时间的消磨,常常不期然在她身上,我又仿佛看到了《窗外》那个十七岁的清纯玉女。
    美人林青霞,是永远的。
    林青霞《印象邓丽君》 一九九四年我结婚当天,多想把手上捧着的香槟色花球抛给她,因为我认为她是*适当的人选,我想把这份喜气交到她手上,可是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婚后不久,我和朋友在君悦酒店茶叙,接到她打来的电话,“你在哪儿啊?我想把花球抛给你的……”我一连串说了一大堆,她只在电话那头轻轻地笑,“我在清迈,我有一套红宝石的首饰送给你。”那是我和她*后的对话。
    一九八零年,她在洛杉矶,我在三藩市,她开车来看我,我们到Union Square逛百货公司,其实两人也并不真想买东西。临出店门,她要我等一下,原来她跑去买一瓶香水送给我。我们喝了杯饮料,她晚饭都不吃就赶着开车回去。那是我们**次相约见面,大家都不太熟悉,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我却被她交我这个朋友所付出的诚意深深地打动。
    和她的交往不算深。她很神秘,如果她不想被打扰,你是联络不到她的。我们互相欣赏。对她欣赏的程度是—男朋友移情别恋如果对象是她,我决不介意。跟她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一九九零年到巴黎旅游,当时她住在巴黎,这段时间是我跟她相处*长的时段。因为身在巴黎,没有名气的包袱,我们都很自在地显出自己的真性情。我会约她到香榭丽舍大道喝路边咖啡,看往来的路人,享受巴黎的浪漫情怀。她也请我去法国餐厅La Tour d'Argent吃那里的招牌鸭子餐。记得那晚我和她都精心地打扮,大家穿上白天shopping回来的新衣裳,我穿的是一件闪着亮光的黑色直身Emporio Armani吊带短裙,颈上戴着一串串Chanel珠链。她穿的那件及膝小礼服,虽然是一身黑,但服装款式和布料层次分明。下摆是蕾丝打褶裙,腰系黑缎带,特点是上身黑雪纺点缀着许多同色绣花小圆点,若隐若现的。*让我惊讶的是,她信心十足地里面竟然什么都不穿,我则整晚都没敢朝她胸前正面直望。我们走进餐厅,还没坐定,就听到背后盘子刀叉当啷当啷跌落一地的声音,我想,这侍应一定为他的不小心而感到懊恼万分。她却忍不住窃笑,“你看,那小男生看到我们惊艳得碗盘都拿不稳了。” 有几次在餐厅吃饭,听到钢琴师演奏美妙的音乐,她会亲自送上一杯香槟酒,然后对他赞美几句。她对所有服务她的人都彬彬有礼,口袋里总是装满一两百法郎纸钞,随时作小费用。我看她给的次数太多,换一些五十的给她,她坚决不收。
    有次在车上她拿出一盒卡带(那时候还没有盘片)放给我听,里面有她重新录唱的三首成名曲,原来那段时间她在英国学声乐,她很认真地跟我解释如何运用舌头、喉咙和丹田的唱法令歌声*圆润。对于没有音乐细胞的我,虽然听不懂也分辨不出和之前的歌有什么不同,但对她追求**和精益求精的精神深感敬佩。有**到她家吃午饭,车子停在大厦的地下室停车场,那里空无一人,经过几个回廊,也冷冷清清。走出电梯进入那坐落于巴黎高尚住宅区的公寓,一进门,大厅中间一张圆木桌,地上彩色拼花大理石,天花好像有盏水晶灯。那天吃的是清淡的白色炒米粉,照顾她的是一名中国女佣。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在巴黎有个小公寓,她在巴黎这所公寓比我的梦想*加**。可是我感受到的却是孤寂。
    那些日子,我们说了些什么不太记得,只记得在巴黎消磨的快乐时光。
    结束了愉快的巴黎之旅,我们一同回港,在机上我问她自己孤身在外,不感到寂寞吗?她说算命的说她命中注定要离乡别井,这样对她比较好。
    飞机缓缓地降落香港,我们的神经线也渐渐地开始绷紧,她提议我们分开来下机,我让她先走。第二天全香港都以大篇幅的头条,报道她回港的消息。
    二零一三年来临的前夕,我在南非度假,因为睡不着,打开窗帘,窗外满天星斗,拱照着蒙上一层层薄雾的橘色月亮,诗意盎然,我想起了她,嘴里轻哼着“月亮代表我的心”。
    她突然的离去,我怅然若失,总觉得我们之间的情谊不该就这样结束了。
    这些年她经常在我梦里出现,梦里的她和现实的她一样——谜一样的女人。奇妙的是,在梦里,世人都以为她去了天国,唯独我知道她还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