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都市情感

暮光之城(月食)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接力
  • ISBN:9787544805711
  • 作者:(美)斯蒂芬妮·梅尔|译者:龚萍
  • 页数:476
  • 出版日期:2008-12-01
  • 印刷日期:2009-06-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7
  • 字数:450千字
  • 有人说世界将毁于火,有人说世界将毁于冰……当你可以永生不死,你该为什么而活?
    本书由方文山、饶雪漫、安意如、田原倾情**。**销量已突破2500万册,荣膺美国***网站近十年来*佳好书、美国图书馆协会十大青少年票选*喜爱读物之首、《纽约时报》年度*佳小说、《出版商周刊》年度*佳好书。
    该书作者也入选《时代》周刊2008年**百名*具影响力人物。
  • 即将中学毕业的贝拉陷入两难的境地:她要在爱德华和雅各布中选择 一个恋人,而这个选择极有可能引发卡伦家族和狼人族群之间的一场血腥 战争……热血沸腾的贝拉宁愿选择死亡以便与爱德华长相厮守,但是在他 们结婚之前,爱德华不允许她这样做。另一方面,雅各布的介入让他们两 人的感情亮起红灯,贝拉在探望受伤的雅各布时,雅各布竞将她带到自己 家中,乘机向她表白爱意,并不顾她的意愿强吻了她。这被逼的一吻深印 在贝拉心中,对于雅各布的感情,贝拉已经理不清了。 当贝拉为选择恋人而备受痛苦煎熬的时候,她发现有人从她的房间偷 了东西,目的是要循着上面的气味嗅出她的所在之处。贝拉将过去种种意 外联系起来,终于明白来自传说中克兰家族的维多利亚正是操控一切的幕 后主脑。为了替死去的詹姆斯复仇,维多利亚正纠集一伙帮凶匆匆赶往福 克斯,对爱德华和贝拉的生命造成了莫大的威胁,卡伦家族决定联合狼人 族群去应对共同的敌人。冰与火的矛盾不可调和,在爱与牺牲的天平上, 贝拉发现她所要奉献的不只是灵魂…… 当你可以永生不死,你该为什么而活?《月食》撩开那漆黑的面纱, 展现出灵与肉的挣扎。势不两立的卡伦家族和狼人族群之问的矛盾该如何 解决?是天使般善良的爱德华与玻璃般易碎的贝拉步上了婚姻的神坛,携 手走进伊甸园,还是与贝拉青梅竹马的雅各布和她过上了平凡的人间生活 ?从日夜交替的《暮色》,经历过《新月》的心碎和《月食》的神伤之后 ,读者心中的疑团会在《破晓》时分逐一破解,而错综复杂的真相也终将 在《午夜阳光》中拨云见日。
  • 序幕
    *后通牒
    逃避
    动机
    本能
    烙印
    瑞士
    不幸的结局
    脾气
    目标
    气味
    传说
    时间
    新生儿
    宣言 
    打赌
    大日子
    结盟
    训练
    自私
    妥协
    踪迹
    火与冰
    魔鬼
    武断的决定
    镜子
    伦理
    需要
    尾声
    为享受梦境而写作
  • 我用手指一行一行地划过纸上的文字,碰到那些凹痕,他用笔写字时 用力过猛几乎把纸都戳破了。我能想象出他写这些话时的样子——他笔迹 潦草,横七竖八地画出这些字母,用以宣泄他心中的愤怒,然后一行又一 行地划掉那些措辞有误的话语,也许他甚至还会用那只过大的手生气地拧 断钢笔。我想象得出沮丧挫败的感觉使他漆黑的眉毛紧蹙在一起的样子。
    要是我在那里的话,我可能会大笑起来。别让你自己脑出血,雅各布。我 会这样告诉他,吐出来就可以了。
    当我再读这些我已经铭记于心的话语时,我现在*不想做的事情就是 大笑。他对我的请求信的答复——那封信通过查理带给比利,然后由比利 再给他,这样的送信方式在他看来只不过是像二年级学生一样,正如他所 指出的——一点儿也不奇怪,还没打开信笺我就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了。
    令我惊讶的倒是被他划掉的一行行文字竟会令我如此受伤——仿佛这 些字母上长了刀子似的。不仅如此,每一行以生气开头,但后面都隐藏着 汪洋般巨大的痛苦;和我自己的痛苦相比,雅各布的痛苦使我伤得*深。
    当我正在思考这些的时候,闻到了一阵浓浓的烟熏味儿正从厨房飘过 来。另一个房间里,除了在做饭之外,不会有什么事让我惊慌失措。
    我把皱皱巴巴的纸塞进裤子后袋,匆匆忙忙地朝楼下跑去。
    查理扔进微波炉的一罐意大利实心面沙司刚刚转动**圈,我猛地一 把拉开门,把它拖了出来。
    “我做错什么了?”查理问道。
    “您应该先把盖子揭开的,爸爸,金属不能放在微波炉里转。”我边 说边把盖子揭开,接着把半罐沙司倒进碗里,然后把碗放进微波炉,把罐 子放回冰箱,调整好时间,按下启动键。
    查理嘟着嘴巴看着我调整时间,问道:“我的面条做得对吗?” 我看了看炉子上的平底锅——令我警惕的烟熏味儿的源头就在这里。
    “翻一翻会*好。”我语气温和地说道。我找了一把调羹,用力把烤焦在 锅底的厚厚的糊状面条刮下来。
    查理叹了叹气。
    “那么,您为什么要做这些?”我问他。
    他双臂抱在胸口,愤怒地凝视着后窗外的雨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 么。”他咕哝道。
    我迷惑不解起来。查理会做饭?他为什么要板着脸孔?爱德华还没来 这里呢。通常我爸爸会因为我男朋友而摆出这样的架势,竭尽全力地表现 出一副“你不受欢迎”的模样,他所说的每个字、所摆出的每个姿势都表 达出这层含义。查理的努力毫无必要——爱德华不用看这些表演就对我爸 爸正在想什么了如指掌。
    我翻动锅里的面条时想到“男朋友”三个字,这个词儿使我感到一阵 熟悉的紧张感,我一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嘴巴。这个词语不合适,一点儿 都不合适。我需要某种*能表达永恒的承诺的词语……但是像“宿命”和 “命运”这样的词语用在平时的交谈中显得很做作。
    爱德华心中有另一个词语,那个词正是我感到紧张的来源,我只要想 一想都会让自己紧张得直咬牙。
    未婚夫——哟!一想到这一点我就浑身发抖。
    “我错过什么了吗?从何时起您开始做晚饭了?”我问查理,意大利 面团在开水里上下移动的时候,我戳了戳,“或者是您在试着做晚饭?” 查理耸了耸肩:“没有哪条法律规定我不能在自己家做饭。” “您知道得再清楚不过了。”我一边看着他别在皮夹克上的徽章,一 边说道。
    “哈!说得不错。”他摆动身体,把皮夹克脱了下来,仿佛我的眼神 是在提醒他衣服还穿在他身上一样,然后他把皮夹克挂在那个他专用的挂 衣钩上。他的*带已经挂在那里了——一连几个星期,他都觉得去警察局 没必要佩戴手*。华盛顿州福克斯的小镇不再笼罩在令人困扰的失踪事件 之中了,也不再有人在曾经阴雨绵绵的树林里看见神秘且体形庞大的狼了 。
    我静静地戳着面条,猜想着查理会讲出到底是什么事情令他心烦意乱 。我父亲不是个话很多的人,他努力让自己配合着我坐下来一起吃晚饭, 这表明他脑海里一定有**多的话要说。
    我习惯性地看了看钟——每天大约这个时候,每隔几分钟我就会这么 做——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下午对我而言是**中*难熬的时光。自从我以前*好的朋友(和狼 人)雅各布·布莱克告诉查理我偷偷摸摸骑过那辆摩托车以来——他事先 就计划好这么出卖我的,这样一来我就会被关禁闭,进而不能与我的男朋 友(和吸血鬼)爱德华·卡伦在一起了——爱德华只获许在晚上七点到九 点之问来看我,而且通常只能在我家里,还要在我爸爸从不困倦的怒目监 控下。
    这次是卜次不那么严格的禁闭令的升级。我无法自圆其说为什么会一 连失踪三天,而且还敢去悬崖跳水,这是我因此而得到的惩罚。
    当然啦,我在学校还是会见到爱德华,因为查理对此无能为力,此外 ,爱德华几乎每天晚上都在我的房间里,不过查理对此事并不是很清楚。
    爱德华轻而易举就能一声不响地从二楼的窗户爬进我的房间,这种本事几 乎和他能读懂查理的心思一样有用。
    尽管爱德华只有下午不在我身边,这却足以令我无精打采,其间的几 个小时如此漫长。尽管如此,我还是毫无怨言地忍受着这种惩罚:一来, 我知道这是我自找的;二来,我无法忍受现在就搬出去而伤害我父亲,特 别是当*加**的分别就摆在眼前,就近在咫尺的时候,查理看不到这一 点,对此也一无所知。
    我爸爸哼哼唧唧地坐在餐桌前,然后打开了潮湿的报纸;不一会儿, 他就开始清嗓子,发出不满的声音。
    “爸爸,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读报纸,这只不过会让您*生气罢了。” 他对我的话充耳不闻,对着手中的报纸发牢骚:“这就是为什么每个 人都想要住在小镇上的原因!无稽之谈。” “我想凤凰城在杀人榜上的排名*靠前,爸爸,我曾经经历过这样的 事情。”我从未与谋杀案受害者的身份如此靠近,直到我搬到他居住的这 座安全的小镇。实际上,我仍然在几个热门的名单之上……我手中的调羹 颤抖了一下,里面的水也颤抖起来。
    “好吧,你就是对我说个没完。”查理说道。
    我放弃省掉晚餐的打算,准备上饭;我得用牛排刀割开一片意大利细 面,先给查理,然后给我自己,而他则用驯服的眼神注视着我。查理把沙 司倒在他的面条上,然后把它们搅拌在一起。我按照他的方式尽可能地装 饰着我自己的面条,打不起丝毫的精神,我们一言不发地吃了一会儿饭。
    查理仍然在浏览新闻,我一边等他开口说话,一边拿起已经被我翻烂了的 《呼啸山庄》,从我早上吃早餐时看到的地方读起,努力让自己沉浸在世 纪之交的英格兰。
    我刚刚看到希斯克里夫返回英格兰的那一段,这时查理清了清嗓子, 把报纸扔在了地上。
    “你说得对,”查理说,“我的确有理由那么做。”他朝着黏糊糊的 面团挥舞着叉子,说道,“我想和你谈一谈。” 我把书放到一边,书脊已经破败不堪,整本书都摊平在餐桌上:“您 只需要问我一下就可以啊。” 他点了点头,眉毛紧蹙在一起:“是的,我下次会记得的。我以为接 过你手中做饭的活儿会使你温顺一些。” 我大笑起来:“这很奏效——您的烹饪技艺使我温顺得像块果酱软糖 。您需要什么,爸爸?” “嗯,是关于雅各布的。” 我感到我的脸一下子僵在那里,“他怎么啦?”我嘴唇僵硬地问道。
    “放松,贝尔,我知道你还在因为他出卖了你而生气,但是他做得对 。他那样做是负责任的表现。” “负责任,”我挖苦地重复道,转了转眼睛,“对的,那么,雅各布 怎么啦?” 这个漫不经心的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回荡,除了烦琐的事情外,没别 的什么事情。雅各布怎么啦?我能拿他怎么样呢?我以前*好的朋友,现 在……是什么?我的敌人?我畏缩了。
    查理的脸突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别生我的气,好吗?” “生气?” “好吧,也和爱德华有关。” 我眯起眼睛看着他。
    查理的声音变得*生硬了:“我还是让他进了家门的,是不是?” “是的,”我承认道,“只不过是很短的一段时间罢了。当然啦,您 也可以时不时地让我出门一小会儿,”我继续说道——只不过是开开玩笑 的,我知道在余下的学年里我都要被关禁闭,“我*近表现还是很好的。
    ” “好吧,那有点儿接近我正准备讨论的话题了……”接着,查理的表 情放和缓了些,出乎意料地露齿一笑,眼角都是皱纹;有那么一会儿,他 看起来好像年轻了二十岁。
    我看出那个微笑中暗含着某种可能性,不过我慢条斯理地继续问道: “我给弄糊涂了,爸爸,您在说的是雅各布、爱德华,或者是我被禁闭吧 ?” 那个笑容又一闪而过:“和三者都有那么一点点关系。” “那么它们是怎么联系到一起的?”我谨慎地追问。
    “好吧,”他叹了叹气,抬起手臂好像投降一样,“我在考虑也许你 因为表现良好获得假释。对于一个青少年而言,你忍气吞声、不发牢骚的 程度真的令人惊讶。” 我的声音和眉毛一下子抬高了:“您是认真的?我自由了?” 这到底因何而起?我一直确信在我真正搬出去以前会一直关禁闭,而 爱德华也没有找到让查理动摇的念头…… 查理举起一根手指头,说道:“是有条件的。” 突如其来的热情消失殆尽了,“好极了。”我呻吟道。
    “贝拉,这与其说是命令还不如说是请求,好吗?你自由了,但是我 希望你能……理智地利用这种自由。” “这是什么意思?” 他又叹了叹气:“我知道你整天和爱德华待在一起**开心,也心满 意足……” “我也和爱丽丝一起玩的。”我插话道。爱德华的妹妹来我们家是没 有时间限制的,她高兴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查理在她能干的双手中 就像软面团似的。
    “那倒是,”他说,“但是除了卡伦家的人以外,贝拉,你还有其他 的朋友。或者说,你曾经有过。” 我们彼此凝视着,看了好久。
    “你上次和安吉拉·韦伯说话是什么时候?”他突然把这个问题抛给 我。
    “星期五吃午饭的时候。”我立即回答道。
    …… P2-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