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中国儿童文学 > 校园/成长小说

守墓人的女儿/黄春华炫动长篇系列/儿童文学金牌作家书系

作者:黄春华 出版社:中国少儿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国少儿
  • ISBN:9787514826357
  • 作者:黄春华
  • 页数:222
  • 出版日期:2015-11-01
  • 印刷日期:2015-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00千字
  • 由黄春华所著的《守墓人的女儿/黄春华炫动长篇系列/儿童文学**作家书系》看上去是一部略带魔幻色彩的少年小说,但其实,它是一次难得的归乡之旅,同时也是一次自我认知之旅。“寻根”在文学作品中并不是一个**罕见的主题,但是通常以一种**沉重的面貌出现,很难吸引少年读者的注意力,但是在小说《守墓人的女儿中》,作者黄春华巧妙地将这个主题隐藏在“探险”这一刺激的外衣下,吸引读者一步一步去探寻这个隐含的主题,让读者在这个探寻的过程中,同时也完成自我认知的过程。
  • 由黄春华所著的这本中国当代长篇儿童文学《守 墓人的女儿/黄春华炫动长篇系列/儿童文学金牌作 家书系》墨谷雨和妈妈相依为命,一直不知道自己的 身世。妈妈是个蜘蛛人,在一次清洁大楼外墙玻璃时 ,从高空摔下来,生命垂危。可是,妈妈坚决不让送 医院,而是回家用一床毯子盖上,任何时候都不要揭 开。 一只神秘的白狐,一张神秘的字条,指引着墨谷 雨踏上了神秘之旅,去寻找一个叫黄巴岗的地方。她 在买车票的时候不慎丢了钱包,碰巧,大学研究民俗 文化的刘教授也要去,于是,她假冒向导,坐上刘教 授的越野车同行。 黄巴岗是个很偏僻的地方,有一个很大的古育湖 ,湖边有一个神秘的墓,肉蛋带领着一伙人千方百计 想盗墓,可是,有个神秘的守墓人一直阻止着他们。 墨谷雨遇到了守墓人,并经历了一些奇特的事, 渐渐搞清了这里曾经生活着的两大族人:黄巴族和古 育族。最终搞清了自己的身世,古育族多年前被黄巴 族灭掉,妈妈是那次灭顶之灾中的幸存者,而她竟然 就是古育族的后人。 更让她意外的是,坟墓被肉蛋强行打开,里面没 有财宝,只有一箱手写书,字都不认识。刘教授如获 至宝,全部收下,并说这就是古育族的文字,记载的 是古育族的历史。 墨谷雨和教授一起带着受重伤的守墓人回城,这 时,妈妈已经醒来,她告诉女儿,守墓人就是她父亲 。
  • 黄春华 出生于三国古战场当阳,长坂坡、当阳桥,谁不知道就来问我。大学就读于北国冰城哈尔滨,松花江、冰灯,没见过的肯定后悔。学的是制冷专业,却迷恋文学写作——许多人都认为不靠谱。非也!我小时候放牛,就爱站在山上胡思乱想:鸟是不是鱼变的?树的心是不是埋在地下?我的牛是不是来自天庭,特意和我做伴……大学四年在《红楼梦》里漫游,滴下了不少眼泪。那都是种子,真正滋生了我的作家梦。写了这么些年,梦好像越来越长,我喜欢一直待在梦里不出来,这种感觉真好。
  • 前言
    自序
    一、白狐
    二、秘密
    三、路途
    四、调头
    五、妖风
    六、茅草屋
    七、野人
    八、少年
    九、坟墓
    十、测量
    十一、指南针
    十二、捆绑
    十三、小刀
    十四、弓箭
    十五、雪炭
    十六、血印
    十七、山洞
    十八、鬼打墙
    十九、玩*
    二十、段菜
    二十一、长老
    二十二、族长
    二十三、头巾
    二十四、抓捕
    二十五、石门
    二十六、失踪
    二十七、黑木箱
    二十八、开箱
    二十九、破书
    三十、男孩
    三十一、签字
    三十二、回家
    三十三、相聚
    三十四、身世
    三十五、助教
  • 一、白狐 墨谷雨感觉每一根头发尖都在滴汗珠子,可她妈 就是不肯开空调。不是骂人的话,就是墨谷雨的母亲 死活不开空调,就算墨谷雨开了,只等她一睡着,她 妈又关掉。
    不开空调,你挂个机器在房间干吗?呆头呆脑的 ,还不如摆个花瓶,至少好看吧。墨谷雨知道妈是舍 不得用电,每次电费单子下来,妈都要和收电费的吵 一架,好像是收费员偷了她的电。
    我说过要安的吗?是我要安的吗?妈真的没有, 那次是墨谷雨感冒发烧,体温四十度,室内温度也是 四十度,没法散热。墨谷雨烧得额头发亮,嘴唇发白 ,面颊发红,打针吃药无一见效,似乎已经练成百药 不侵之身。妈吓得哭哭啼啼的。
    也难怪,从记事起,墨谷雨就是跟着妈过日子, 她们相互是彼此世界里的**,就连姓也是随妈,妈 叫墨桑。她俩就像人的两条腿相互支撑,如果断掉一 条,天就垮掉了。墨谷雨无数次追问自己的家族,妈 总是闭口不谈。墨谷雨只好退一步问:我爹呢?我总 得有个爸吧? 每每这时,妈就直直地盯着女儿,涨红了脸,好 半天才吐出两个字:没有。
    从妈表情的变化可以推断,爹是个难以启齿的人 物,墨谷雨哪怕想从妈牙齿缝里听到—丁点爹的信息 都是痴心妄想。妈对这个男人似乎没有爱也没有恨, 就好像他从未在她的生活中出现过一样。
    怎么可能呢?我又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墨谷雨烧 得糊里糊涂的时候,心里却无比清醒,她拉着**手 ,说:“你别哭了,告诉我,我爹是谁,免得我死了 ,还找不到他。” 妈一愣,果然不哭了,但也没有说出爹到底是谁 ,而是格外坚定地说:“你不会死,不会,决不会! ” 墨谷雨真佩服**牙齿,能把话咬这么紧,钢钎 都撬不开。她失望地倒在床上,枕头汗湿了大半,于 是,只好退一步谈空调的事。她运用自己刚学到的物 理知识给妈讲热传导的问题,说温度是从高往低传, 就跟流水一样,现在身体的温度和室内温度一样,病 怎么好得了呀? 妈又咬了咬牙,说:“好,你等着。”然后,她 破天荒地买回一台空调,揪着售后服务人员当天就装 上了。
    奇迹。就在空调机吹出冷风的同时,墨谷雨居高 不下的体温竟然直线下降了。墨谷雨**庆幸自己大 病了一场,直接好处是争回了一台空调,从此夏季无 火炉了。
    可是,她高兴得太早了。妈在墨谷雨退烧的一瞬 间就表现出极其惋惜的神态,她说:“早知烧这么快 就退掉,真不该买空调。” 事实上,空调平时是禁用的,妈已经明文规定只 有病人有权使用。
    墨谷雨虽然每天都跟妈争吵不休,但她从来不真 正生气。因为她知道妈很辛苦,她心疼着呢。妈说她 没读什么书,在城里就谋不上什么好差事,为了养活 自己和女儿,就是到处打零工。可是,就算是再辛苦 的活,也有的是人争抢,有时好几天抢不到活,家里 就揭不开锅。后来,她发现高空擦玻璃这活抢的人少 ,就干上了这个行当,时髦的称呼是蜘蛛人。她似乎 天生就会爬高,而且吊在几十米的空中,一点也不害 怕。
    有些本事是天生的,比如爬树,墨谷雨无师自通 ,*灵活的男生也不是她的对手。她不仅爬得快,还 敢爬到树尖尖上,双腿夹住枝干,把自己倒挂起来, 吓得树下的人一阵阵尖叫。
    她曾经自豪地拍着**肩膀说,等妈老了,不能 当蜘蛛人了,她就顶上去。
    妈**生气,那一次是真的生气了,说:“我拼 死拼活挣钱,就是为了供你上学,让你以后有出息。
    我对你寄予了希望,你根本就不知道!” 墨谷雨没有详细计算过希望有多少,但她已经把 自己做得够好了,中考成绩下来,她在班上排第五。
    这可是重点初中的重点班级,以她的成绩,可以直通 全市任何一所重点高中。可是,妈还是抓住不放,不 停地问:“你是想报外语学校,还是实验学校?” 墨谷雨一点都不在乎,说:“你想让我报哪所就 报哪所吧。” 结果,妈让她报了外语学校,说那样可以走得* 远,将来到国外去。
    妈一直关注的是墨谷雨的将来,墨谷雨正好相反 ,始终寻思着自己的过去。她想找到自己的源头,这 种想法是伴随着长大渐渐加强的。小时候,她就经常 听同学们谈论自己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说起各 自的老家,什么河南驻马店、湖北当阳、云南丽江… …在她听来,每一个地名都是一个根,是生命的发源 地。那么,她的根在哪里呢?难道就在这乱哄哄的城 市里吗?不像,一点也不像。她其实一直有一种强烈 的感觉,她和妈不属于这座城市。
    昨夜太热,说好了不关空调,可妈还是趁她睡着 了,就摸黑关了机。早上起来,凉席湿透,印着一个 清清楚楚的人形。一夜过来,她记得*深的不是热, 而是那个奇怪的梦。
    梦境并不清晰,她总是看到一只白狐,浑身雪白 ,眼睛是蓝色的,那种蓝就像树荫下的湖水,一层一 层加深,一直到深不可测。眼眶是黑色肥肉,黑得像 用炭笔描过。(P001-00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