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都市情感

等待

作者:哈金|译者:金亮 出版社:四川文艺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四川文艺
  • ISBN:9787541140365
  • 作者:哈金|译者:金亮
  • 页数:333
  • 出版日期:2015-06-01
  • 印刷日期:2015-06-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30千字
  • ★哈金代表作,**20多种文字出版,畅销十五年
    ★作者因本书成为**同时获得两项全美文学奖*高荣誉(“**图书奖”+“笔会/福克纳小说奖”)的华人作家,被评审团誉为“在疏离的后现代时期,仍然坚持写实派路线的伟大作家之一”
    ★余华作序力荐,同名电影已由芦苇编剧,让陈可辛“感动得一塌糊涂”,被“笔会/福克纳小说奖”评委盛赞:“《等待》是一本**无缺的小说。”

  • 哈金所著《等待》描写了一段长达18年的三角恋 情:文化大革命时期,军医孔林苦苦等待18年,终于 能与结发妻子淑玉离婚,和久久苦恋的情人吴曼娜结 合的时候,却又失去了爱的激情。 为那个女人,他离婚离了整整18年,漫长的煎熬 过后,等来的是身心的解脱,还是更牢固的枷锁? 长夜漫漫,青春易老,我们的爱情是否经得起18 年的等待与煎熬?
  • 本名金雪飞,1956年生于辽宁省,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服役五年。1982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英语系,在校主攻英美文学,1984年获山东大学英美文学硕士学位。1985年赴美留学,并于1992年获布兰迪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博士学位。现任教于美国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 作品获得全美文学奖*高荣誉:“国家图书奖”+“笔会/福克纳小说奖”,被誉为“中国的纳博科夫”。 1996年,获“弗兰纳里·奥康纳小说奖”(《小镇奇人异事》) 1997年,获“海明威基金会/笔会奖”(《好兵》) 1999年,获“美国国家图书奖”(《等待》) 2000年,获“笔会/福克纳奖”(《等待》) 2002年,获汤森德小说奖(《新郎》) 2004年,《纽约时报》十大好书(《战废品》) 2005年,获“笔会/福克纳奖”(《战废品》) 2006年,获“美国艺术与科学研究院会员”称号 2011年,《亚洲周刊》十大好书**名(《南京安魂曲》)
  • 一个作家的力量/余华
    序/1
    **部/17
    第二部/105
    第三部/209
    译后记/金亮
  • 每年夏天,孔林都回到鹅庄同妻子淑玉离婚。他 们一起跑了好多趟吴家镇的法院,但是当法官问淑玉 是否愿意离婚时,她总是在*后关头改了主意。年复 一年,他们到吴家镇去离婚,每次都拿着同一张结婚 证回来。那是二十年前县结婚登记处发给的结婚证。
    孔林在木基市的一所部队医院当医生。今年夏天 ,医院领导又给他新开了一封建议离婚的介绍信。孔 林拿着这封信回乡探亲,打算再一次领妻子到法院, 结束他们的婚姻。探亲前,孔林对在医院的女朋友吴 曼娜保证,这次他一定要让淑玉在同意离婚后不再反 悔。
    孔林是干部,每年有十二天的假期。回一趟乡下 要在两个镇上换火车、倒汽车,来回路上就要用去两 天,他在家里只能待十天。今年休假前,他曾盘算, 回了家会有足够的时间实行他的计划。现在,一个星 期过去了,他对妻子一个字也没提离婚的事。每次话 到嘴边,又想咽到第二天再说。
    他们家的土坯房二十年没变样,茅草屋顶,四间 正房,三扇朝南的方窗,窗框漆成天蓝色。孔林站在 院子里,面向南墙,翻弄着他晒在柴火垛上几本发霉 的书。他想:不用说,淑玉根本不知道怎么爱惜这些 书。我也用不着它们了,也许该送给侄子们。
    他身旁鸡鹅成群,鸡昂头阔步地走着,鹅却摇摇 摆摆。几只小鸡崽从围住小菜畦的篱笆缝里钻进钻出 。菜畦的木架上爬着豆角和黄瓜,茄子弯得像牛角, 壮硕的生菜盖住了垄沟。除了鸡鹅,他妻子还养了两 头猪和一只奶羊。菜畦的西头是猪圈,肥猪在里面哼 个不停。起出的圈肥堆在猪圈墙边,等着用车拉到自 家地里。地头有个化粪池,猪圈肥要在里面高温焐上 两个月,再撒到地里。空气中飘荡着猪饲料中酒糟冒 出的味道。孔林别的不讨厌,就是受不了这股酸味。
    淑玉在做饭,灶屋传来风箱的喘息。孔林家院子南头 ,榆树和桦树的伞盖遮住了隔壁人家的茅草泥瓦屋顶 ,从那边不时传来邻家的狗吠声。
    翻弄完书,孔林走出前面的院墙。院墙有一米高 ,墙头粘满酸枣刺的枝丫。他一只手拿着他在高中时 用过的卷了边的俄语字典。他无事可干,坐在自家的 磨盘上,翻着这本老旧的字典。他还记得几个俄语单 词,想用它们造一两个短句,却想不起准确变格的语 法规则。没办法,他只好任由字典待在腿上,纸页在 微风中抖动。他抬眼看着远处的田间,村民们在锄土 豆。地太广阔了,村民们把一杆红旗插在田地的中央 ,谁先到那里就可以喘口气。孔林被这景象迷住了, 但是他十六岁就离开村子到吴家镇上高中,不知道怎 么干农活。
    路上出现一辆牛车,上面高高垛着成捆的谷子秸 ,随着牛车左右摇晃。拉套的是头小母牛,后腿有点 瘸。孔林看见女儿孔华和另外一位姑娘坐在车顶上, 快被蓬松的谷秸埋起来了。两个女孩子又唱又笑。赶 车的把式是个老头,头戴蓝哔叽帽子,嘴里咬着烟袋 ,用短鞭轻戳驾辕小牛的屁股。牛车的两只包了铁皮 的轮子在坑坑洼洼的路上发出有节奏的吱吱声。
    牛车在孔林家的门口停住,孔华扔下一只粗大的 麻袋,自己也跳了下来。“杨大叔,谢谢啦。”她冲 车把式说了一声,又向车顶上的胖姑娘招招手说:“ 晚上见。”然后她开始掸掉粘在上衣和裤子上的草刺 儿。
    老头和胖姑娘都看见了孔林,冲他笑笑,但没说 话。孔林模糊地记得这位车把式是谁,但是不知道那 闺女是谁家的。他清楚,他们同他打招呼并没有乡间 的亲热劲儿。老头并没有喊:“伙计,咋样啊?”女 孩子也没有说声:“大叔,好吗?”孔林想这可能是 因为他穿了军装。
    P3-P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