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作品集 > 外国

米格尔街(精)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61654
  • 作者:(英)V.S.奈保尔|译者:张琪
  • 页数:199
  • 出版日期:2013-07-01
  • 印刷日期:2013-07-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45千字
  • “米格尔街和米格尔街上人,都像盐一样平凡,又都像盐一样珍贵!”“生活在米格尔街上的每个人,都过得如此*望,但全都兴高采烈地活着。”
    《米格尔街(精)》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V.S.奈保尔的成名作,是奈保尔在中国读者中*有影响的作品,也是奈保尔在**文坛极富盛名的名篇。
  • 《米格尔街(精)》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V.S.奈保 尔的成名作,是奈保尔在中国读者中最有影响的作品 ,也是奈保尔在全球文坛极富盛名的名篇。因为作品 的深邃与影响,《米格尔街(精)》荣获1960年毛姆文 学奖!正如诺贝尔奖授奖辞所评:“《米格尔街》糅 合了契诃夫式的幽默和特立尼达岛居民即兴编唱的小 调,确立了奈保尔作为幽默家和街头生活作家的地位 。”
  • 鲍嘉/1
    没有名字的东西/9
    乔治和他的粉红房子/17
    职业选择/27
    曼曼/37
    B.华兹华斯/45
    懦夫/55
    花*师/67
    泰特斯·霍伊特,中级文学学士/79
    母性的本能/93
    蓝色马车/103
    只是为了,爱,爱,爱/115
    机械天才/131
    谨慎/147
    直到来了大兵/161
    哈特/179
    告别米格尔街/193
  • “伙计,有什么事吗?”若有人来,他总是这么 轻声招呼一句, 然后就不说话了,一沉默就是十或十五分钟。你会觉 得真要和鲍嘉 说点什么几乎不可能,他好像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而且傲气十足。
    他眼睛很小,总是睡意蒙咙,脸很胖,头发黝黑发亮 ,手臂圆润丰 满。可他并不滑稽。他做什么事都不慌不忙,即使洗 牌时舔一下大 拇指的动作也十分优雅。
    他是我见过的*百无聊赖的人。
    他假装要开缝纫店谋生,甚至还付钱让我为他写 个招牌: 本店专事裁缝 定做各种西服 价格低廉公道 他买了台缝纫机和一些蓝、白、棕色的粉笔。但 我怎么也想象 不出他能和什么人竞争;而且印象中,他连一件西服 也没做过。他 有点像隔壁的那个木匠波普,波普就从未做过一件像 样的家具,可 整天总是计划呀,刨呀凿呀,做着我想被他称作榫头 的东西。每次 我问他:“波普先生,你在做什么呀?”他总是回答 说:“哈,孩子! 这个问题提得好,我在做一样没有名字的东西。”鲍 嘉倒好,连这 点作为也没有。
    小时候,我从未想过鲍嘉是怎么挣钱的。那时, 我总以为人长 大了自然就会有钱。波普有个干各种活计的老婆,而 且她*终成了 许多男人的朋友。我简直想不出鲍嘉会有母亲或者父 亲,他也从不 往他的小屋带女人。他住的那问小屋叫仆人房,但里 面从没有什么 伺候那栋主屋住户的人住过。不过是建筑上的设计罢 了。
    像鲍嘉这样的人居然也会交朋友,在我看来可真 是奇迹。但他 确实有许多朋友;有一阵他还算得上是我们街*受欢 迎的人呢。过 去我常见他蹲在人行道上,身边围着的都是这条街上 的大人物。连 哈特、爱德华和埃多斯这样的人说话时,他也总是眼 皮朝下,手指 在地上画圈圈。他笑时从来不出声,也从不讲什么故 事,但每逢聚 会,大家总要说:“我们得请鲍嘉来。那家伙鬼着呢 。”我猜,鲍嘉 一定给了他们很多安慰和快乐。
    不然哈特怎么会像我刚才说的,每天早上都要扯 着嗓门喊:“有 什么事吗,鲍嘉?” 不然他怎么有耐心天天去等鲍嘉那句模糊不清的 回应:“有什么 事吗,哈特?” 但有天早上,哈特喊过之后,没人回应。过去那 种似乎不可改 变的东西消失了。
    鲍嘉不见了。他走了,一句话都没说就离开了我 们。
    整整两天,街上的伙计们都闷闷不乐的。大家聚 在鲍嘉的小屋 里。哈特拿起留在桌上的那副纸牌,又若有所思地将 它们两三张两 三张地抛落下来。
    哈特说:“你们觉得他会不会去了委内瑞拉?” 但没人知道。鲍嘉很少对他们吐露什么。
    第二天早上,哈特起床后,点了一支烟,走到屋 后的阳台上, 刚要张口喊,突然想起鲍嘉离开了。那天早晨他给牛 挤奶的时间比 平时要早,牛很不高兴。
    一个月过去了,又一个月过去了,鲍嘉还是没有 回来。
    哈特和朋友们索性将鲍嘉的房间当成了俱乐部。
    他们在那儿打 牌、喝朗姆酒、抽烟,有时还把偶遇的女人带过去。
    没过多久,哈 特就因聚众斗殴、赌博遭到警方的关顾,他得花一大 笔钱贿赂才能 把自己从麻烦中解救出来。
    就好像鲍嘉从没来过米格尔街一样。毕竟,他在 这条街上,只住 了四年左右。他刚来时只带了只手提箱,想找个住处 ,哈特正蹲在 家门口,一面抽烟,一面读着晚报上有关板球积分的 报道,鲍嘉就 问了问他。即使是那会儿他的话也不多。据哈特讲, 他当时只说了 一句:“你知道哪儿有房子?”哈特把他领到隔壁的 院子里,就是这 间带家具的仆人房间,每月租金八元。他立刻在那儿 安置下来,然 后取出一沓纸牌,独自玩起“佩兴斯”来。
    哈特对此印象很深。
    从那以后他一直神神秘秘的。他成了“佩兴斯” 。
    等到哈特和其他人已经或快要把鲍嘉忘了的时候 ,他却回来了。
    他是在某天早晨七点左右回到家的,进门后发现埃多 斯和一个女人 在他床上。那女人尖叫着跳了起来。埃多斯也跳起来 ,但并不害怕, 只是很尴尬。
    鲍嘉说:“走开!我累了,想睡觉。” 那天他一直睡到下午五点钟,醒来时发现屋里挤 满了老朋友。
    埃多斯的嗓门又大又聒噪,好掩盖他的难堪。哈特带 来了一瓶朗姆 酒。
    哈特说:“有什么事吗,鲍嘉?” “有什么事吗,哈特?”哈特见鲍嘉接过了话茬 ,好不高兴。
    哈特打开朗姆酒,又吆喝博伊去买瓶苏打水。
    P2-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