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科幻小说

清明上河图密码(隐藏在千古名画中的阴谋与杀局2)

作者:冶文彪 出版社:北京联合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ISBN:9787550258235
  • 作者:冶文彪
  • 页数:469
  • 出版日期:2015-09-01
  • 印刷日期:2015-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468千字
  • ◆影视版权遭哄抢!创天价记录。

    ◆引发读者大规模上瘾!数百万读者沉迷其中难以自拔!你务必翻开本书检验一下!

    ◆即使你没有读过《清明上河图密码1》,依然不影响你直接读《清明上河图密码2》!《清明上河图密码2》的故事相对独立又**震撼!

    ◆“梅船案”后,“飞钱案”再掀波澜!

    ◆一场席卷帝国的腥风血雨,已在全图正中的虹桥下荡起涟漪。
    ◆翻开本书,一幅旷世奇局徐徐展开,错综复杂,丝丝入扣,824个人物逐一复活,为你讲述《清明上河图》中埋藏的帝国秘密。

    ◆ 欲解中国千年局,先破清明上河案!

    ◆一部融历史与推理悬疑的奇书!


  • 《清明上河图》描绘人物824位,牲畜60多匹, 木船20多只……5米多长的画卷,画尽了汴河上下十 里繁华,乃至整个北宋近两百年的文明与富饶。 然而,这幅歌颂太平盛世的传世名画,画完不久 金兵就大举入侵,杀人焚城,汴京城内大火三日不熄 ,北宋繁华一夕扫尽。 这是北宋帝国的盛世绝影,在小贩的叫卖声中, 金、辽、西夏、高丽等国的间谍和刺客已经潜伏入画 ,死亡的气息弥漫在汴河的波光云影中: 画面正中央,舟楫相连的汴河上,一艘看似普通 的客船正要穿过虹桥,而由于来不及降下桅杆,船似 乎就要撞上虹桥,船上手忙脚乱,岸边大呼小叫,一 片混乱之中,贼影闪过,一阵烟雾袭来,待到烟雾散 去,客船上竟出现了二十四具尸体,所有人都目瞪口 呆…… 翻开冶文彪编著的《清明上河图密码(隐藏在千 古名画中的阴谋与杀局2)》,一幅旷世奇局徐徐展开 ,错综复杂,丝丝入扣,824个人物逐一复活,为你 讲述《清明上河图》中埋藏的帝国秘密。
  • 冶文彪,1970年代人。多年前偶游开封,自此沉迷《清明上河图》,立誓围绕此图创作小说史上*庞大的推理布局。他花费五年时间构思此书,创作历时三年。曾出版大历史推理小说《人皮论语》。
  • 引子 飞钱
    金篇 三商案
    **章 猪奔、鱼竭、炭危
    第二章 劫持、绑架
    第三章 杏花冈
    第四章 豪商、场院、破产
    第五章 刁难、告密、毒打
    第六章 一句话
    第七章 春茶、炭迹、别宅
    第八章 初见、空宅、炭院
    第九章 三千四百贯
    第十章 亵裤
    第十一章 鱼行、猪行、杂买务
    第十二章 开封府、暗室、瓦子
    第十三章 芳酩院、馒头店
    第十四章 银铺、解库
    第十五章 黄河鱼商
    第十六章 尸首、杀人
    第十七章 两千万
    第十八章 荔枝、飞鸟
    第十九章 夜路
    第二十章 劫杀、罪业
    第二十一章 税关、厢车、碎瓷片
    第二十二章 江西人
    银篇 百万案
    **章 飞钱、大理寺、芳酩院
    第二章 抄家
    第三章 寄居、羊角风
    第四章 儒商、御医
    第五章 汴京粮荒
    第六章 雪会、银作
    第七章 盐钞、茶引、外财
    第八章 “五弟”
    第九章 母钱
    第十章 赌
    第十一章 逐夫、合局、点茶
    第十二章 毒杀
    第十三章 乌夜啼
    第十四章 做戏、替身
    第十五章 路人
    第十六章 午夜、手指
    铜篇 飞钱案
    **章 便钱公据
    第二章 河中府、搅肠痧
    第三章 广宁监
    第四章 急信
    第五章 杏花、假钱
    第六章 银谷园、金明池
    第七章 江州、应天府
    第八章 矾、竹杖、丢钱
    第九章 义弟、南郊、推官府
    第十章 提辖、仆役、老铜工
    第十一章 都水丞、门吏、钱监
    第十二章 凿冰船、夜市、紫藤架
    第十三章 跛脚、穿耳、河豚毒
    第十四章 考城、麦稍巷
    第十五章 丢马、白襴杉
    第十六章 范楼、梅船
    第十七章 真钱、假钱
    第十八章 飞钱、书生
    尾声 真相
  • 三月十一,清明。
    汴京南郊,离城十多里地,有三四个村落。天才 微亮,村人都还沉睡未醒,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闹哄哄 的声响。村人都被吵醒,纷纷披着衣服跑出去一看, 都惊得张大了嘴——田地里到处是猪,成千上万,全 都散乱在田里,埋头到处乱踩乱啃,才发新苗的麦地 全都被踏烂。
    农夫们又惊又怒,纷纷抄起棒子去驱打那些猪。
    但猪太多,一赶*加混乱,反倒踩踏得*厉害。瞧着 今年的麦子全都变成烂泥,不少农夫失声大哭。其中 几个脾性大的吼起来:“这田不能白糟蹋了!拿这些 猪抵麦子!” 众人一听,全都愤愤鼓舞起来,有的冲回家找绳 子,有的则直接把猪往自家赶,遍野的猪叫声、怒喝 声、哭嚷声……有猪圈的把猪赶进圈里,没有猪圈的 ,就驱在院子里,甚至挤在屋子里。一两个时辰后, 田里再不见人,也不见猪,只剩泥烂的田地。
    各家关起门,开始算账:一亩地*多收二百斤麦 子,交官府夏税,一斤*多只算一百二十文,剩下的 卖给粮商,*多也一百五十文,按*高算,一亩地三 万钱。
    一头猪,按三百斤算,卖给猪商,一斤四十文, 一头一万二千钱。算起来,三头猪比一亩地强。
    这一带几个村落总共有二百多户,多的得了七八 十头猪,少的也有二三十头。主户里,田多的上户捉 的猪若少了,要略亏一些,田少的下户则能赚一些。
    没田的客户则意外捞了一大笔。因而,有的人骂,有 的人笑,有的连声咂嘴。几个村的里正、耆长中午聚 到一起商议,这些猪的主人至今不见来寻猪,不知道 是什么缘故。猪踩坏了田地,依理也得赔,不过打起 官司来,不知道要拖延多久,而且未见得能赔多少。
    有了这些猪,赚的不说,就算损,也损得不多。如今 趁着没人来找,各家先把这些猪全都杀了,能卖的赶 紧卖掉,卖不及的也赶紧藏起来,实在不成用盐腌了 慢慢卖。至于田,各家赶紧补种,还来得及。
    于是,各家各户都开始杀猪,猪叫声险些把村里 的房子震塌。
    清明上午,汴京西郊车鱼坊。
    数百个鱼商聚在汴河上游岸边,看着太阳渐渐升 高,一片焦躁叫骂声。
    每天清早天不亮,鱼商们就在这里等候渔船。上 游的鱼贩把鱼运到这里,卖给鱼行,鱼行再分卖给各 个鱼商,鱼商趁早运进城去赶早市。然而**,天已 大亮,仍不见一只渔船来。
    鱼商们把一个人紧紧围住,不停地催问,那个人 不停地解释,但到处是叫嚷声,谁说了什么,谁都听 不清。
    这个人名叫蒋卫,是汴京鱼行主管,今年四十七 岁,长得小眼扁嘴,头小身长,人都叫他“蒋鱼头” 。他十来岁就在京城贩鱼,已经有三十来年,深得行 首倚重,渔行的大小事,大半都是由他出头料理。
    近一个月来,蒋鱼头已经被挫磨得肝肺都要燃着 ,但从没像**这么糟乱。他嗓子几乎喊哑,却没人 听。实在没法,只得用力扒开那群鱼商,骑上驴,逃 脱鱼商们的叫嚷拉扯,加紧催驴,进城去找那个惹祸 的事主——冯宝。
    清明正午,东水门外。
    梅船在虹桥下遇险时,祝德实刚走到香染街口。
    他是京城炭行的行首,年近六十,中等身材,原 先是瘦方脸,由于发福,早已变成了圆脸,颔下稀软 一些胡须,样貌亲切,满脸和气。加之极善保养,面 色丰润,看过去不到五十岁。
    **清明,几个商界老友约了个郊外酒会,要斗 各家厨艺。祝德实让家人精意备办了四样秘制菜肴, 排蒸荔枝腰子、莲花鸭、笋焙鹌子、糟脆筋,用一色 官窑冰裂纹粉青瓷碟盛放。又挑了几样咸酸劝酒的精 细果子,椒梅、香药藤花、砌香樱桃、姜丝梅,一起 用彭家温州漆盒装好,让人先送了过去。又带了一套 龙泉梅家茶具、几饼龙团胜雪御茶,及席间添换的衣 衫巾帕,让两个随从阿铜、阿锡分别提着。
    京城各行衣饰都有区别,**不做生意,祝德实 没有穿行服,只戴了顶东门汪家的黑宫纱襆头,穿了 件刘皇亲彩帛铺的青绸春衫,系了条钮家的犀角腰带 ,脚上是季家云梯丝鞋铺的青缎绣履。
    他看天气晴好,时候又尚早,想舒展筋骨,便不 骑马,信步慢慢向城外走去。才走到香染街口,便见 两个人急急走了过来,都穿着炭行的行服,黑绸襆头 、黑绸袍,腰系黑绸绦。
    一个瘦高,目光暗沉沉的,五十来岁,叫臧齐; 另一个粗壮,嘴边一圈硬黑胡茬,三十来岁,叫吴蒙 。两人都是大炭商,和祝德实一同主掌京城炭行。
    吴蒙还没走近就嚷道:“祝伯,炭仍没送来!” “哦?宫里的炭呢?没送去?” “我的存货昨天已经淘腾尽了。拿什么来送宫里 ?” “这可怎么好?我那里也没有剩的了,臧兄弟, 你那里如何?” 臧齐不爱说话,沉着脸,只摇了摇头。
    吴蒙气恨道:“我早说那姓谭的不能信!” 三人正在犯愁,忽听到有人唤道:“三位都在这 里?让我好找。” 抬头一看,是内柴炭库的主簿吴黎,四十来岁, 面色有些暗郁,穿着件青绸袍子,骑着匹青骢马,刚 从东水门外进来。
    三人忙一起叉手拜问:“吴主簿!” P2-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