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社会小说

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67670
  • 作者:(日)村上龙|译者:张唯诚
  • 页数:145
  • 出版日期:2015-01-01
  • 印刷日期:2015-01-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63千字
  • 村上龙所著的《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描写上世纪七十年代,一群东京年轻男女,*初沉溺于放浪生活,但处处碰壁,自己也感到这种生活无意义,却找不到理想的人生道路,*终无奈分手,各奔前程,有人回归传统,有人出国,有人迷茫如故。小说把战后日本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的资本主义体制比作一只压抑一切的巨大黑鸟,期盼有“温暖的阳光”帮助青年的“身影”覆盖住这只黑鸟。
  • 《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描写一群沉溺于吸毒、 滥交、飙车和烈酒的青年人的堕落生活,由此开创了 日本文坛的“透明族”流派。通过村上龙的作品,读 者在理解、透视、预测当代都市生活变化和所滋生的 各种社会问题的过程中,将获得深刻的启发。
  • 正文
  • 不是飞机的声音。是飞在耳后侧的虫子的翅膀声 音。比苍蝇还小的虫子在我眼前盘旋了一阵子,飞到 黑暗的屋角里不见了。
    在反射着天花板的电灯光的白色圆桌上摆着玻璃 烟灰缸,一支过滤嘴上沾着口红的细长香烟在缸里燃 着。桌子边缘有个洋梨形状的葡萄酒瓶,商标上画着 个金发女郎,腮帮子给葡萄塞得鼓鼓的,手拿葡萄串 。在倒进玻璃杯的葡萄酒表面,也摇摇荡荡地映出了 天花板上的红色灯光。地毯的绒毛很长,桌腿尖儿埋 进绒毛里看不见了。房间的正面有一个很大的梳妆台 ,坐在镜子前的女人脊背汗淋淋的。女人伸腿卷起黑 色长统袜,从脚上拔了下来。
    “劳驾,把那里的毛巾拿来,粉红色的,有吗? ” 丽丽这样说着,把卷成一团的长统袜朝我扔来。
    她说“刚下班回来”,把沾在手上的化妆水轻轻地拍 在油光闪闪的额头上。
    “那,后来怎样了?”她接过毛巾擦背,看着我 问。
    “啊,喝了酒,好像消了些气。那家伙还有两个 同伴,呆在外面的塞德里克车里,都吸了胶水,晕晕 乎乎的,又喝了酒。听说他进过少年监狱,真的?” “是朝鲜人呀,那家伙。” 丽丽卸着妆,用扁平的小块脱脂棉擦脸,渗透在 脱脂棉中的液体散发出刺鼻的气味。她弓起背瞅着镜 子,取下热带鱼鳍似的假眼睫毛。扔掉的脱脂棉上沽 着红色和黑色的污迹。
    “阿健拿刀扎了他大哥——多半是他大哥吧—— 可没死,前不久还往店里来过。” 我透过葡萄酒杯看着电灯泡。
    光滑的玻璃球中有暗橙色的灯丝。
    “他说跟你打听过我,可不要乱讲。那种怪人别 跟他什么都讲。” 丽丽喝干和口红、发刷、各种各样的瓶子盒子一 起放在梳妆台上的葡萄酒,在我眼前脱去镶着金银丝 线的长裤,肚皮上有一道橡皮裤带印儿。听说丽丽从 前干过模特儿。
    墙上挂着镶进相框的照片,照片上的丽丽穿着毛 皮大衣,她告诉过我那是灰鼠皮的,值好几百万。一 个天冷的日子,她打了过量的非洛滂,一张苍白得像 死人一样的脸,跑到我房间里来了。她嘴上起.了一 圈肿疱,身子抖得厉害,门一开就倒了进来。
    记得我抱起她时,她叫我帮她洗掉指甲油,说黏 黏糊糊的不舒服。她穿着后背大开的连衣裙,浑身是 汗,连珍珠项链都被汗水浸湿了。由于没有除光液, 我用稀释剂为她擦去手指和足趾上的油脂。“对不起 ,店里有点烦心事。”她小声道。我握住她的脚腕, 为她擦拭趾甲,那时她在我肩头急急地喘息着,眼睛 愣愣地望着窗外的景色。我把手伸进她裙子的下面, 一面吻她,一面去脱她的紧身内裤,手碰到了她大腿 内侧的冷汗,内裤被我脱到脚尖,那时的丽丽在椅子 上大叉着腿,说想看电视。“应该有马龙·白兰度的 老片子吧,要不就是埃里亚·卡赞的片子。”沾在我 手掌上的带花香的汗水过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干。
    “龙,你在杰克逊家打了吗啡吧,前天?” 丽丽从冰箱里拿出一只桃,一面剥皮一面问我。
    她盘着腿把身子沉进沙发里。我没有接桃。
    “那时候,有个红头发穿短裙的女的,记得吗7 姿态优美,屁股也很漂亮。” “是吗?当时有三个日本女人呢,你是指那个打 扮成非洲人模样的?” 从我这里能看到厨房。洗物槽里积着污秽的碗碟 ,上面爬着一只黑色的虫子,看上去像是蟑螂。丽丽 光着大腿,一面拭去滴在腿上的桃汁一面说着话,趿 拉着拖鞋的脚上很清楚地看得见一条条红色和青色的 静脉,那皮肤上清晰可见的血管总让我觉得很美。
    “果然是撒谎,她没去店里,是旷工。大白天和 你这些人厮混,装病*省事。那孩子也打了吗啡吧? ” “杰克逊怎么会做那种事?他老说女孩子不应该 打吗啡,太可惜。那女孩是你店里的吗?挺爱笑,一 喝多了就笑。” “该不该辞了她呢?你怎么想?” “不过,那女孩挺逗人爱的,是吧?” “倒也是,屁股很迷人的。” 蟑螂把头扎进糊满番茄酱的盘子,它的背上满是 油垢。
    我知道蟑螂打烂后会冒出各种颜色的液体,但现 在这家伙的肚子里大概是红色的。
    以前我打死过一只爬在调色板上的家伙,它的体 液呈鲜艳的紫色,那时调色板上并没有紫色颜料,所 以我猜想,那颜色八成是红色和蓝色在蟑螂的小肚子 里混合而成的。
    P1-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