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青春文学 > 爱情/情感

教父三部曲(全译本共3册)

《教父》是男人的圣经,是智慧的总和,是一切问题的答案。同名电影《教父》三部曲被誉为伟大的电影,获得九项奥斯卡大奖。读客出品

作者:马里奥·普佐 出版社:江苏文艺
定 价 141.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免邮费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8441 件
数量
-
+
库存:70

收藏

服务
大家都在看
新品推荐
隔壁财神来我班.2
¥23.88 | ¥39.80
空空如也(精)
¥35.36 | ¥52.00
深情可抵岁月长
¥31.80 | ¥45.00
熔城 飞机盒
¥32.37 | ¥49.80
某某+全球高考共4册
¥163.21 | ¥253.64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SBN:9787539967448
  • 作者:马里奥·普佐
  • 页数:1450
  • 出版日期:2014-04-01
  • 印刷日期:2014-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轰动整个美国出版界的头号畅销书。《教父》是男人的**,是智慧的总和,是一切问题的答案。读客2014《教父》(作者:马里奥·普佐)全新译本,一字未删,完整典藏。为您完整还原教父每句话的智慧、每个动作的深意。 


    读完无删节版《教父》,你才会发现,作者不仅是充满智慧的黑帮小说鼻祖,*是炽热温柔的**大师。 同名电影《教父》三部曲被誉为***伟大的电影,获得九项奥斯卡大奖。“教父”被评为“影***伟大的角色”。

  • 《教父三部曲》是男人的圣经, 是智慧的总和,是一切问题的答案。 本套书包括《教父》《教父II:西西里人》《教 父III:最后的教父》: 《教父》 教父的世界里,友谊,是通行的货币;忠诚,是 最好的礼物;缄默,是唯一的规则。 他藐视一切价值,不给警告,不虚张声势,不留 余地。 教父,就是自己的上帝。 《教父Ⅱ:西西里人》 黑手党的故土,教父的阴谋还在继续,你死我亡 的较量正在上演。 


    他们是最有权势的男人、势均力敌的统治者。他 们是最浪漫的情人、最勇猛的战士、最忠诚的朋友。 他们,是西西里人。 《教父Ⅲ:最后的教父》 他是最后的教父,是地下世界的统治者。 谁也无法揣测教父最后的阴谋,谁都无法阻挡家 族终极的野心。 没有正义,只有胜利。

  • 马里奥·普佐(Mario Puzo,1920-1999),美国最成功的畅销小说作家之一。他的代表作《教父》开启了黑帮小说的全新时代,一经问世便占领《纽约时报》畅销小说榜67周,在短短两年内创下2000万册销量奇迹,至今仍是美国出版史上头号畅销小说。
    出版两年后,《教父》改编的电影延续着小说的辉煌,《教父》三部曲是史上最伟大的电影。而担任三部《教父》电影剧本创作的普佐两次获得奥斯卡最佳编剧奖。

  • 教父
    教父(Ⅱ西西里人)
    教父(Ⅲ*后的教父)

  • **章 亚美利哥·邦纳塞拉坐在纽约第三刑事法庭里, 等待正义得到伸张,等待报应落在那两个家伙头上, 他们企图玷污他的女儿,残忍地伤害了她。
    法官身材魁梧,他卷起黑袍的袖子,像是要动手 惩罚站在法官席前的两个年轻人。他脸色冰冷,神情 鄙夷。可是,眼前这一切却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亚美 利哥·邦纳塞拉感觉到了,此刻却还不理解。
    “你们就像*堕落的变态。”


    法官厉声说。对, 就是,亚美利哥·邦纳塞拉心想。畜生,畜生。两个 年轻男人留着油亮的平头,脸蛋刮得干干净净,装出 虔诚悔悟的神情,顺从地垂着脑袋。
    法官继续道:“你们的表现活像丛林野兽,好在 没有侵犯那可怜的姑娘,否则我一定关你们二十年大 牢。”法官略一犹豫,一见难忘的粗眉底下,眼神朝 脸色灰黄的亚美利哥·邦纳塞拉悄悄一闪,旋即望向 面前的一叠鉴定报告。他皱起眉头,耸起肩膀,仿佛 要压服油然而生的渴望。他重新开口。 


    “不过,考虑到你们年纪尚小,没有犯罪记录, 家庭体面,而法律的出发点不是报复,因此我判处你 们入感化院改造三年,缓期执行。” 要不是从事了四十年的殡葬行当,排山倒海而来 的打击和仇恨肯定会爬上亚美利哥·邦纳塞拉的脸庞 。漂亮的小女儿还在医院里,靠钢丝箍住断裂的下颌 ,两个小畜生居然要逍遥法外了?审判从头到尾就是 一场闹剧。他望着快乐的父母围住爱子。天哪,他们 现在多么快乐,居然满脸微笑。 


    酸涩的黑色胆汁涌上喉咙,穿过紧咬的牙关满溢 而出。邦纳塞拉取出胸袋里的白色亚麻手帕,按在嘴 唇上。他站在那里,两个年轻人大踏步走下过道,狂 妄而无所顾虑,笑嘻嘻的,甚至都没怎么看他。他望 着他们走过,一言不发,用崭新的手帕压着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