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社会 > 社会学 > 社会科学总论

娱乐至死(精)

《娱乐至死》想告诉大家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预言,不是奥威尔的预言;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憎恨的东西,恰恰是我们热爱的东西!

定 价 38.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25912 件
数量
-
+
库存:318

收藏

服务
  • 出版社:中信
  • ISBN:9787508648286
  • 作者:(美)尼尔·波兹曼|译者:章艳
  • 页数:214
  • 出版日期:2015-05-01
  • 印刷日期:2015-05-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39千字

  • 媒介文化研究大师尼尔·波兹曼20年经典畅销作品  《娱乐至死》和《童年的消逝》是媒介文化研究大师尼尔?波兹曼20年经典畅销作品。   《娱乐至死》   通过电视和网络媒介   一切都以娱乐的方式呈现   人类心甘情愿成为娱乐的附庸   *终成为娱乐至死的物种   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尼尔?波兹曼   《童年的消逝》   通过电视和网络媒介   成人世界的战争、暴力、混乱   正源源不断地入侵到儿童世界   儿童被迫提早成年   童年正在消逝   不得不眼睁睁看着儿童的天真无邪、可塑性和好奇心逐渐退化,然后扭曲成为伪成人的劣等面目,这是令人痛心和尴尬的,而且尤其可悲。   ——尼尔?波兹曼

  •  《娱乐至死》初版于1985年,是尼尔?波兹曼的代表作之一。   电视时代蒸蒸日上,电视改变了公众话语的内容和意义,政治、宗教、教育、体育、商业和任何其他公共领域的内容,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而人类无声无息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心甘情愿,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乔治?奥威尔曾在《一九八四》中预言人类将会遭受外来压迫,失去自由;赫胥黎则在《美丽新世界》中表达了另一种忧虑:人们会渐渐爱上工业技术带来的娱乐和文化,不再思考。   《娱乐至死》想告大家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预言,不是奥威尔的预言;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憎恨的东西,恰恰是我们热爱的东西!   《童年的消逝》初版于1982年,是尼尔?波兹曼的代表作之一。   “童年”是一个被发明出来的概念,印刷术普及之前,儿童与成人之间靠口语传播,彼此分享基本相同的文化世界,所以人类并没有“童年”;印刷术普及之后,文字成为主导,成人掌握着文字和知识的世界,儿童与成人之间出现了一道文化鸿沟,“童年”诞生了。   电视时代,一切信息都能够在成人和儿童之间共享,成人和儿童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儿童几乎都被迫提早进入充满冲突、战争、性爱、暴力的成人世界,“童年”逐渐消逝。   波兹曼同时指出,在成人和儿童共同成为电视观众的文化里,政治、商业、教育等最终蜕变成幼稚和肤浅的弱智文化,人类的文化精神逐渐枯萎。

  •    尼尔·波兹曼,世界著名的媒介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是继麦克卢汉之后世界最重要的媒介文化研究学者之一,他在纽约大学首创了媒介生态学专业。    他认为强势媒介能够以一种隐蔽却强大的暗示力量重新定义现实世界,甚至塑造一个时代的文化精神,人们实际上是生存在媒介所制造的巨大隐喻世界中而不自知,因此发展出了“媒介即隐喻”的理论。    波兹曼出版过20余部著作,《娱乐至死》和《童年的消逝》是他的两部代表作,已被译成多种文字出版。

  • 《娱乐至死》
    前言
    **篇
    **章 媒介即隐喻
    第二章 媒介即认识论
    第三章 印刷机统治下的美国
    第四章 印刷机统治下的思想
    第五章 躲躲猫的世界
    第二篇
    第六章 娱乐业时代
    第七章 “好……现在”
    第八章 走向伯利恒
    第九章 伸出你的手投上一票
    第十章 教学是一种娱乐活动
    第十一章 赫胥黎的警告
    参考文献
    译名对照表

    《童年的消逝》
    序言
    引言
    **篇 童年的发明
    **章 一个没有儿童的时代
    第二章 印刷术和新成人
    第三章 童年的摇篮期
    第四章 童年的旅程
    第二篇 童年的消逝
    第五章 结束的开端
    第六章 一览无余的媒介
    第七章 成人化的儿童
    第八章 正在消失的儿童
    第九章 六个问题
    参考文献
    译名对照表

  •  《娱乐至死》   前言   人们一直密切关注着1984年。这一年如期而至,而乔治?奥威尔关于1984年【《一九八四》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Orwell,1903—1950),1949年所著的长篇小说,描绘了未来独裁统治下的恐怖情景。——译注】的预言没有成为现实,忧虑过后的美国人禁不住轻轻唱起了颂扬自己的赞歌。自由民主的根得以延续,不管奥威尔笔下的噩梦是否降临在别的地方,至少我们是幸免于难了。
      但是我们忘了,除了奥威尔可怕的预言外,还有另一个同样让人毛骨悚然的版本,虽然这个版本年代稍稍久远一点,而且也不那么广为人知。这就是奥尔德斯?赫胥黎【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LeonardHuxley,1894—1963),英国小说家、散文家、博物学家。1932年发表科幻小说《美丽新世界》,以讽刺笔法描写他心目中的未来世界。——译注】的《美丽新世界》。即使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们也不会料到,赫胥黎和奥威尔的预言截然不同。奥威尔警告人们将会受到外来压迫的奴役,而赫胥黎则认为,人们失去自由、成功和历史并不是“老大哥”之过。在他看来,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隐瞒,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正如赫胥黎在《重访美丽新世界》里提到的,那些随时准备反抗独裁的自由意志论者和唯理论者“**忽视了人们对于娱乐的无尽欲望”。在《一九八四》中,人们受制于痛苦,而在《美丽新世界》中,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这本书想告诉大家的是,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预言,而不是奥威尔的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