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中国儿童文学 > 童话寓言

妖精的小孩/长青藤国际大奖小说书系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晨光
  • ISBN:9787541464911
  • 作者:(美)埃洛伊塞·麦格劳|译者:枣泥|绘画:帽炎
  • 页数:255
  • 出版日期:2014-07-01
  • 印刷日期:2014-07-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大奖纽伯瑞儿童文学银奖作品,文学性与故事性并重,属于****水准的儿童文学作品。
    ★本书是美国**儿童文学作家埃洛伊塞·麦格劳第三次获得纽伯瑞儿童文学奖的奇幻力作。
    ★这是一个题材新颖的奇幻冒险故事,*是一段自我发现的传奇。故事精彩流畅,同时又蕴含积极的成长主题,鼓励孩子寻找自我,认同自我,勇敢面对生活中的挫折与艰难。
    ★作者刻画了一个令人敬佩又令人心疼的小女孩,相信她的形象会在每个孩子人生中的艰难时刻浮现,提供无穷的安慰和动力。
    ★精美的装帧设计和插画,与精彩的故事**呼应。

  • 埃洛伊塞·麦格劳编写的《妖精的小孩》讲述了一个身份特别的小女孩如何寻找到自我的故事,献给所有曾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的孩子。 11岁的萨思琪跟村里的每个孩子都不一样。有时她就像个天才,从未见过风笛却抓起来就会吹;有时她让人不安,一双眼睛的颜色变幻不定,高兴的时候是烟灰色的,恶作剧时就变成了丁香紫。 她其实是个非常单纯的孩子,不知道怎么恨别人,即使全村的小孩都欺负她;她也不懂得怎样去爱别人,虽然她很想回报自己的爸爸妈妈。她出生后不久,外婆就一直担心她太特别,但她从来都以为那只是一点点的与众不同,直到有一天,她突然记起了一些久远的记忆,久远到要从她在人类世界出生之前说起。一些小矮人一样的精灵开始在她的周围出现,她还能看到一些别人都看不到的符文。记忆的阀门渐渐打开,对于一个11岁的小女孩来说,人生中最重要的考验提前开始了……
  • 埃洛伊塞·麦格劳(1915—2000),美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插画家。一次义务在中学教英文的经历,激发了她对文学创作的兴趣,也开启了她之后长达50年的辉煌的创作生涯。她一生共撰写了20余部著作,凭借洗练的文字与丰富的想象力,赢得了多个权威儿童文学奖项的肯定,包括爱伦·坡奖与三次纽伯瑞儿童文学奖。《妖精的小孩》是为她赢得第三次纽伯瑞儿童文学奖的晚年力作。
  • **部
    1、被掉包的孩子
    2、莫蔻和芒德
    3、*容易的办法
    4、怪小孩
    第二部
    1、荒原
    2、男孩塔姆
    3、古怪的标记
    4、风笛
    5、那不是你的孩子
    6、我可以读书吗
    第三部
    1、老渔夫的故事
    2、偷面包的小人
    3、荒原妖精
    4、吉卜赛人
    5、*后期限
    第四部
    1、仲夏节
    2、记忆中的一切
    3、看那怪物
    4、无声的告别
    5、待在你所属的地方
    第五部
    1、妈**孩子
    2、穿过那扇门
    3、遥远的南方
    4、谁没有忘记
  • 安瓦拉认为自己的小宝贝**无瑕。和雅诺结婚七年了,之前生的几个孩子都是还未落地便已夭折,现在终于有了一个活着并且十分健康的孩子,和村里的其他家庭主妇在一起时,她再也不会觉得自己像个外人,或是*糟糕的——被别人说成是像海尔莎一样不能生育的女人。海尔莎是阿伦的妻子,而阿伦是村里**拥有三头母牛的人。海尔莎没有孩子,并且早就过了生育年龄,村里人都很同情她,不过没人喜欢她。海尔莎的嘴皮子不太老实,总是拿左邻右舍的私事来搬弄是非。
    安瓦拉十分疼爱自己的孩子,在小家伙那旷日持久的怪脾气爆发前,她甚至都有些心花怒放。现在她虽然不像当初那么兴奋了,但要是有谁一脸不解地打量她的萨思琪,她**会以眼还眼。她摇着摇篮安抚孩子,时间**天过去,小萨思琪越长越壮,闹起来也*加没完没了,安瓦拉人都瘦了一圈,火气也越来越大,但面对孩子的尖叫她依然能耐心忍受。相比之下,雅诺的耐性可没那么好。
    “我说老婆,别让孩子哭了行不行?她为啥嚎得这么厉害,是不是惹上什么妖怪了?” “她只是肚子疼!坐下来吃你的晚饭,照顾孩子你是个外行。” “我看不像肚子疼,没见过疼这么长时间的。我兄弟得过这个病,来得快去得也快。可咱们的小家伙是来了又去,去了又来。” “小萨思琪会好的,对不对,小可爱?妈**宝贝,妈**心肝……嘘,嘘……”安瓦拉在摇篮床边弯下腰,轻轻避开一只正在挥舞的小拳头。孩子的吵闹声变得*大了一些。
    雅诺在一边看着,摇了摇头:“她很快就会离开那张脚轮床,长得和家里那头老山羊一样壮的。瞧瞧她踢腿的那股劲儿。我说得对不对,小家伙?” “别瞪眼,你的眼睛吓着她了。” “是我吓着她了。”雅诺咕哝道,依然眯着眼睛盯住正在发脾气的女儿,孩子也扭头看向他。铁匠慢慢移开目光时,孩子的啼哭声稍稍减弱了一些。“看到没?”他喊了起来,“她烦的人是我!我可是她亲爹!” “够了,孩子他爹,吃你的饭去!都跟你说过了,她那是肚子疼。” “那就给她喂点缬草之类的,只要能让她消停会儿就行!” 安瓦拉昨天就已经试过缬草了,她用金丝桃熬了一份药茶。但没想到小萨思琪的脾气比往常*大,又踢又叫,碰掉了喂药的勺子,弄得被药茶溅了一脸的安瓦拉差点儿哭出来。无计可施之下,安瓦拉给孩子喂了一勺蜂蜜,虽然很多人说蜂蜜对小孩不好,但这一招还真灵。屋子里立刻安静了下来,不大一会儿萨思琪就睡着了。
    安瓦拉松了口气,撑起发软的双腿,抓着披巾走出家门,在春日午后的阳光下顺着碧草丛生的街道奔跑着,去告诉母亲贝丝婆婆,自己已找到了治好女儿的办法。雅诺则坐下来喝粥,一边喝一边心烦意乱地看着正在睡觉的女儿。事情很明白,以后蜂蜜不能缺,*好能再找到一群野蜜蜂,然后编个稻草篮子把它们带回来。菜园外边的地方够大,摆三个蜂房是没问题的。
    贝丝婆婆听安瓦拉说着“灵丹妙药”的事,当得知小萨思琪讨厌金丝桃却喜欢甜食时,她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不过一开口却还是鼓励女儿的话:“不,不,亲爱的,一小勺蜂蜜对萨思琪没有坏处,反而能滋润她的喉咙。许多孩子都喜欢蜂蜜。”贝丝婆婆没有告诉女儿的是,很少有小孩会在父亲接近自己时惊恐不安。
    贝丝婆婆拐着弯问了几个问题,很快便从明显兴奋过头的女儿那里得到了答案,而这答案正是她所担心的。雅诺是不是站得离孩子很近?是的。他是不是束着一条带铁扣的腰带?是的。“和平常没啥两样。
    妈,你问这些干吗?”“是的,盐商刚到村子里来过,家里的盐罐已经满了,要不要给妈妈也抓一把?” 安瓦拉走了,往村里的水井那边,想找几位邻居分享自己的好消息。贝丝婆婆则呆坐着思考了很久,心情沉重。
    孩子出生时一切正常,她亲眼见证;孩子落地后也十分安静,没让人花过心思——直到洗礼日那天。
    贝丝婆婆**不安,因为洗礼日已经推迟了很久很久。博萨神父住在离村子几里远的小镇上,穿过荒原就到,可自从**批羊羔出生后他就再也没来过。确切地说,是小萨思琪**次闹“肚子疼”的那天。贝丝婆婆无法说出口。但无论是她,还是当时在场的其他人,都忘不了那个洗礼日。小小的婴儿在神父的怀中扭得像条鳗鱼,那凄厉的尖叫声差点震聋所有人的耳朵。圣水四处飞溅,天知道到底有没有一滴落在孩子的头上。
    贝丝婆婆可以确定,孩子就是在那天被掉了包,她在那个寒冷的冬夜所接生的那个人类孩子已经被拐到了某个不见天日的妖精世界,取而代之的是铁匠家那个害怕铁制品、盐和圣水的异界生物。
    晚饭是汤和粗面包,但贝丝婆婆一点儿胃口都没有,之后整夜都在噩梦中辗转反侧。天一亮她就围上披巾,沿着弯弯曲曲的街道走向那座紧挨着铁匠铺的小石头房子。雅诺正在吃饭,还没有开炉生火,他的早餐是啤酒和大块的面包。安瓦拉在炉子旁边弯着腰,将白天要用的面包一块块放在石头上,准备烘烤。
    “哦,妈妈!”安瓦拉惊讶地直起身,拍掉手上的面粉,搬来一张凳子让贝丝婆婆坐下。P4-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