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挪威的森林(精)

定 价 48.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19113 件
数量
-
+
库存:103

收藏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65546
  • 作者:(日)村上春树|译者:林少华
  • 页数:398
  • 出版日期:2014-05-01
  • 印刷日期:2014-05-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09千字
  • 《挪威的森林》的作者村上春树几乎囊括了日本所有的文学奖项,在日本销售了700多万册,现已被译成多种文字在世界流行。可以说,小说情节是平平的,笔调是缓缓的,语气是淡淡的,然而字里行间却鼓涌着一股无可抑制的冲击波,激起读者强烈的心灵震颤与共鸣。小说想向我们倾诉什么呢,生与死?死与性?性与爱?坦率与真诚?一时竟很难回答。读罢掩卷,只是觉得整个身心都浸泡在漫无边际的冰水里,奔波于风雪交加的旅途中,又好像感受着暴风雨过后的沉寂、大醉初醒生的虚脱……
  • 《挪威的森林(精)》系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的 重要作品之一。汉堡机场一曲忧郁的《挪威的森林》 ,复苏了主人公渡边感伤的二十岁记忆:娴静缅腆、 多愁善感的直子,是他动情倾心的女孩,那缠绵的病 况,如水的柔情,甚至在她花烛香销之后,仍令他无 时或忘;神采飞扬、野性未脱的绿子,是他邂逅相遇 的情人,那迷人的活力、大胆的表白,即使是他山盟 已订之时,也觉她难以抗拒。悲欢恋情,如激弦,如 幽曲,掩卷犹余音颤袅;奇句妙语,如泉涌,如露凝 ,读来真口角噙香。《挪威的森林(精)》是纯而又纯 的青春情感,百分之百的恋爱小说。
  •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后记
    村上春树年谱
  • 当然,只要有时间,我总会忆起她的面容。那冷 冰冰的小 手,那流线型泻下的手感爽适的秀发,那圆圆的软软 的耳垂以及 紧靠其底端的小小黑痣,那冬日常穿的格调高雅的驼 绒大衣,那 总是定定地注视对方眼睛发问的惯常动作,那不时奇 妙地发出的 微微颤抖的语声(就像在强风中的山冈上说话一样)— —随着这些 印象的叠涌,她的面庞突然而自然地浮现出来。*先 现出的是她 的侧脸。·大概因为我总是同她并肩走路的缘故,* 先想起来的每 每是她的侧影。随之,她朝我转过脸,甜甜地一笑, 微微地歪 头,轻轻地启齿,定定地看着我的双眼,仿佛在一泓 清澈的泉水 里寻觅稍纵即逝的小鱼的行踪。
    不过,让直子的面影在我脑海中如此浮现出来, 总是需要一 点时间的。而且,随着岁月的流逝,所需时间越来越 长。这固然 令人悲哀,但事实就是如此。起初五秒即可想起,渐 次变成十 秒、三十秒、一分钟。它延长得那样迅速,竟同夕阳 下的阴影一 般,并将很快消融在冥冥夜色之中。哦,原来我的记 忆的确正在 步步远离直子站立的位置,正如我逐渐远离自己一度 站过的位置 一样。而惟独那风景,惟独那片十月草地的风景,宛 如电影中的 象征性镜头,在我的脑际反复推出。并且那风景是那 样执拗地连 连踢着我的脑袋,仿佛在说:喂,起来,我可还在这 里哟!起 来,起来想想,想一下我为什么还在这里!不过不痛 ,一点也不 痛。一脚踢来,只是发出空洞的声响。甚至这声响或 迟或早也将 杳然远逝,就像其他一切归终尽皆消失一样。但奇怪 的是,在这 汉堡机场的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客机上,它们比往常 *持久地、 *有力地往我头部猛踢不已:起来,理解我!惟其如 此,我才动 笔写这些文字。我这人,无论对什么,都必须诉诸文 字,否则就 无法弄得水落石出。她那时究竟说什么来着? 对了,她说的是荒郊野外的一口水井。至于是否 实有其井, 我不得而知。或是只对她才存在的一个印象或一种符 号也未可 知——如同在那悒郁的日子里她头脑中编织的其他无 数事物一 样。可是自从直子跟我讲过那口井以后,只要看不到 那口井,我 就想不起那片草地的景致。虽然未曾实际目睹,但井 的样子已作 为无法从脑海中分离的一部分同那风景浑融一体了。
    我甚至可以 详尽地描述那口井——它正好位于草地与杂木林的交 界处,地面 豁然闪出的直径约一米的黑洞洞的井穴,给青草不动 声色地遮掩 住了。四周既无栅栏,又不见略微高出的石沿,只有 那井张着 嘴。石砌的井口,经过多年风吹雨淋,呈现出难以形 容的浑浊的 白色,而且裂缝纵横,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绿色的 小蜥蜴“吱 溜溜”钻进那石缝里。弯腰朝井内望去,却是一无所 见。我** 知道的就是井**之深,深得不知有多深;里面充塞 着浓密的 黑,黑得如同把世间所有种类的黑一古脑儿煮在了里 边。
    “那可确实——确确实实很深哟!”直子字斟句 酌地说。她 说话往往这样,慢条斯理地物色恰当的字眼。“确确 实实很深, 可就是没一个人晓得它的位置,虽说肯定在这一带无 疑。”说 着,她双手插进粗花呢大衣口袋,觑了我一眼,妩媚 地一笑,仿 佛在说自己并非撒谎。
    “那很容易出危险吧,”我说,“某处有一口深 井,却又无 人知道它的具体位置,是吧?一旦有人掉入,岂不没 救了?” “恐怕是没救了。嗖——砰!一切都完了!” “这种事实际上不会有吧?” “还不止一次呢,三年两载就有一次。人突然失 踪,怎么也 找不见。于是这一带的人说:准保掉进野外的井里了 。” “死法怕有点不大好。”我说。
    “当然算不得好死。”她用手拂去外套上沾的草 穗, “要是 直接摔折颈骨,当即死了倒也罢。可要是不巧只摔断 腿脚没死成 可怎么办呢?再大声呼喊也没人听见,*没人发现, 周围到处都 是爬来爬去的蜈蚣蜘蛛什么的。这么着,那里一堆一 块全是死人 的白骨,阴惨惨湿漉漉的,上面还晃动着一个个小小 的光环,好 像冬天里的月亮。就在那样的地方,一个人孤零零一 分一秒地挣 扎着死去。” “想想都让人汗毛倒立,”我说,“总该找到围 起来呀!” “问题是谁也找不到井在哪里。所以,你可千万 别偏离 正道!” “不偏离的。” 直子从衣袋里抽出左手握住我的手。“不要紧的 ,你。对你 我什么都不担心。即使深*半夜你在这一带兜圈子转 不出来,也 *不可能掉到井里。而且只要紧贴着你,我也不会掉 进去。”p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