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影视小说

琅琊榜(上中下全新修订典藏版)

作者:海宴 出版社:四川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四川文艺
  • ISBN:9787541132506
  • 作者:海宴
  • 页数:860
  • 出版日期:2014-05-01
  • 印刷日期:2014-05-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2
  • 印次:1
  • 字数:921千字
  • 琅琊榜(上中下全新修订典藏版)
    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
    胡歌、刘涛主演电视剧《琅琊榜》原著小说!
    玉阶辞(上下)
    (与《琅琊榜》《鹤唳华亭》并称三大宫廷权谋经典,千万读者欲罢不能的惊艳之作,数度修订,震撼完结。)
    一段惊心动魄的夺嫡风云,一场波澜壮阔的爱情阴谋。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快活,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悲哀,这便是帝王家
    鹤唳华亭(全二册)
    千万读者期盼数年的古言经典,字字珠玑,句句锦绣,写一出波澜壮阔的阴谋与爱情。与《大漠谣》一样惊心动魄,与《花千骨》一样哀婉缠绵,比肩桐华、果果的古言名家雪满梁园首部力作!
  • 《琅琊榜(上中下全新修订典藏版)》是一本架空 历史小说。 海宴的《琅琊榜(上中下全新修订典藏版)》讲述 :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 他远在江湖,却能名动帝辇,只因神秘莫测而又 言出必准的琅琊阁,突然断言他是“麒麟之才,得之 可得天下”。 然而,身为太子与誉王竞相拉拢招揽的对象,他 竟然出人意料地舍弃了这两个皇位争夺的热门人选, 转而投向默默无闻、*不受皇帝宠爱的靖王。 这是想挑战自己的麒麟之才,还是其中内有隐情 ? 那雪夜薄甲、逐敌千里的少年将军,和病骨支离 、年寿难永的阴沉谋士,究竟哪一个是他*真实的一 面? 宫廷内外,无数的谜团交织在刀光血影中,尔谀 我诈中带出一段段离奇的故事。太子、誉王与靖王, 互相的势力此消彼长,精彩绝伦的权术争斗你来我往 。大江南北,各路精英纷纷登场,有背负双重身份的 贵公子,有统帅南境铁骑的美丽郡主,有手握禁军的 国中**高手,有身陷家仇国恨的烟花女子,有性格 乖戾的影子高手,有默默隐忍的朝中要臣…… 权谋、仇恨、感情……互相交织,层层发展,逐 渐撕开事实的真相,然而,一切真相大白后,故事却 又朝着不可思议的方向继续发展…… 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   他远在江湖,却能名动帝辇,只因神秘莫测而又言出必准的琅琊阁,突然断言他是“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   然而,身为太子与誉王竞相拉拢招揽的对象,他竟然出人意料地舍弃了这两个皇位争夺的热门人选,转而投向默默无闻、*不受皇帝宠爱的靖王。   这是想挑战自己的麒麟之才,还是其中内有隐情?   那雪夜薄甲、逐敌千里的少年将军,和病骨支离、年寿难永的阴沉谋士,究竟哪一个是他*真实的一面?   宫廷内外,无数的谜团交织在刀光血影中,尔谀我诈中带出一段段离奇的故事。太子、誉王与靖王,互相的势力此消彼长,精彩绝伦的权术争斗你来我往。大江南北,各路精英纷纷登场,有背负双重身份的贵公子,有统帅南境铁骑的美丽郡主,有手握禁军的国中**高手,有身陷家仇国恨的烟花女子,有性格乖戾的影子高手,有默默隐忍的朝中要臣……   权谋、仇恨、感情……互相交织,层层发展,逐渐撕开事实的真相,然而,一切真相大白后,故事却又朝着不可思议的方向继续发展……
  • 海宴,普通女子,胸无大志,只愿昨日可忆,未来可期,有山水可游,有奇事可闻,有朋友可交,有家人可依,文字之乐不改,童稚之心不灭,已是完满一生。
  • **册:
    **章初临帝京
    第二章小显峥嵘
    第三章好逑之争
    第四章麒麟之才
    第五章迷离往事
    第六章御殿觐君
    第七章稚子之约
    第八章百密一疏
    第九章一发千钧
    第十章皎皎我心
    第十一章惊魂截杀
    第十二章侠骨柔肠
    第十三章荒园疑骸
    第十四章牵藤挂蔓
    第十五章智珠暗握
    第十六章杀机渐近
    第十七章翻手为云
    第十八章覆手为雨
    第十九章各显神通
    第二十章魔高道高
    第二十一章雪映忠魂
    第二册:
    第二十二章暗流突起
    第二十三章云收雾散
    第二十四章除夕血案
    第二十五章以静制动
    第二十六章朔风渐紧
    第二十七章歌舞升平
    第二十八章惊天一震
    第二十九章两败俱伤
    第三十章密室初启
    第三十一章大楚来客
    第三十二章嘉宾云集
    第三十三章天翻地覆
    第三十四章情*义断
    第三十五章覆巢之下
    第三十六章天牢末路
    第三十七章慈亲永*
    第三十八章此消彼长
    第三十九章旧日之痕
    第四十章此去经年
    第四十一章东宫惊变
    第四十二章已露锋芒
    第四十三章山雨欲来
    第四十四章城门劫囚
    第四十五章寒风满楼
    第四十六章一诺千金
    第三册:
    第四十七章行兵布阵
    第四十八章兵行险招
    第四十九章步步惊心
    第五十章唇*舌剑
    第五十一章一剑封喉
    第五十二章胜券在握
    第五十三章惨烈真相
    第五十四章故人重逢
    第五十五章困兽犹斗
    第五十六章劫后余生
    第五十七章情深难寿
    第五十八章再返京华
    第五十九章有朋远来
    第六十章火寒奇毒
    第六十一章莫逆相知
    第六十二章暗夜微漪
    第六十三章何忧何求
    第六十四章天若有情
    第六十五章尺素烈狱
    第六十六章推心置腹
    第六十七章金阶狂澜
    第六十八章血色清名
    *终章情义千秋
    尾声风起
    再版后记
    上册:
    **章 初临帝京
    第二章 小显峥嵘
    第三章 好逑之争
    第四章 麒麟之才
    第五章 迷离往事
    第六章 御殿觐君
    第七章 稚子之约
    第八章 百密一疏
    第九章 一发千钧
    第十章 皎皎我心
    第十一章 惊魂截杀
    第十二章 侠骨柔肠
    第十三章 荒园疑骸
    第十四章 牵藤挂蔓
    第十五章 智珠暗握
    第十六章 杀机渐近
    第十七章 翻手为云
    第十八章 覆手为雨
    第十九章 各显神通
    第二十章 魔高道高
    第二十一章 雪映忠魂

    中册:
    第二十二章 暗流突起
    第二十三章 云收雾散
    第二十四章 除夕血案
    第二十五章 以静制动
    第二十六章 朔风渐紧
    第二十七章 歌舞升平
    第二十八章 惊天一震
    第二十九章 两败俱伤
    第三十章 密室初启
    第三十一章 大楚来客
    第三十二章 嘉宾云集
    第三十三章 天翻地覆
    第三十四章 情*义断
    第三十五章 覆巢之下
    第三十六章 天牢末路
    第三十七章 慈亲永*
    第三十八章 此消彼长
    第三十九章 旧日之痕
    第四十章 此去经年
    第四十一章 东宫惊变
    第四十二章 已露锋芒
    第四十三章 山雨欲来
    第四十四章 城门劫囚
    第四十五章 寒风满楼
    第四十六章 一诺千金

    下册:
    第四十七章 行兵布阵
    第四十八章 兵行险招
    第四十九章 步步惊心
    第五十章 唇*舌剑
    第五十一章 一剑封喉
    第五十二章 胜券在握
    第五十三章 惨烈真相
    第五十四章 故人重逢
    第五十五章 困兽犹斗
    第五十六章 劫后余生
    第五十七章 情深难寿
    第五十八章 再返京华
    第五十九章 有朋远来
    第六十章 火寒奇毒
    第六十一章 莫逆相知
    第六十二章 暗夜微漪
    第六十三章 何忧何求
    第六十四章 天若有情
    第六十五章 尺素烈狱
    第六十六章 推心置腹
    第六十七章 金阶狂澜
    第六十八章 血色清名
    *终章 情义千秋
    尾声风起
    再版后记
  • 《琅琊榜》精彩段落节选   当苏哲*初在京城亮相时,许多人都曾经问过“这个人是谁”,问题的答案很快就被查了出来,原来苏哲就是天下**大帮江左盟的宗主梅长苏。这个答案令大家**满意,似乎可以解释很多东西,所以并没有一个人再继续追问:“那梅长苏……他又是谁呢?”   梅长苏没有想到**个这样问的人会是霓凰郡主。此时她的目光就像能扎透人体的剑一样,炯炯地定在他的脸上,不放过他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坚持要等待亲口的回答。
      是闭口不言,还是*深的欺骗,实在让人难以抉择。
      梅长苏的眉间有些疲惫,*有些沧桑。他缓缓地将头转向了一边,仿佛想要避开郡主的探究低声道:“旧人。和聂铎一样,都是劫后余生的旧人。”   霓凰晶眸如水,仍是牢牢盯住他毫不放松,“如果是赤焰旧部,为什么我不认得你?”   “赤焰军男儿无数,你又何尝全都记得?”   “可是现在你是宗主,连聂铎都甘心在你之下,听你号令。若说你当初是无名之辈,我却不信。”   “也许因为……我们现在所做的事与沙场无关吧……”梅长苏唇边浮起自嘲的笑,“聂铎不擅长做这些,何况认识他的人也多,不大方便。”   霓凰定定地看了他良久,突然问道:“你认识林殊吗?”   梅长苏垂下双眸。既是赤焰旧人,又怎会不认识林殊,所以回答只能是:“认得。”   “他是不是真的已经战死?”   “是。”   “他战死在哪里?”   “梅岭。”   “尸骨埋于何处?”   “七万男儿,天地为墓。”   “连他的尸骨都没有人收吗?”霓凰紧紧地闭了一下眼睛,手指用力抓住身前的衣襟,“连一块遗骸也找不到了吗?”   “战事惨烈,尸骨如山,谁又认得出哪一个是林殊?”   “是啊……”霓凰木然地点了点头,“我知道惨烈的战场是什么样子。古来沙场,又有几人可以裹尸而还……”   梅长苏的视线,柔和地落在她的身上,“郡主若要祭他,何处青山不是英魂?”   “你说得对,他不会在乎这个的。”霓凰喃喃自语了一句,突又抬起双眸,眼锋转瞬间厉烈如刀,“可你若是赤焰旧人,当以少帅称之,为何会直呼林殊之名?”   梅长苏神情微震,原本浅淡的嘴唇变得*加没有血色。不知是因为隐瞒不住,还是原本就不忍再继续隐瞒,他并没有回答这句问话,反而将脸转向了一边。
      “当聂铎讲到他的宗主时,敬爱之心昭昭可见,*不像你所说的大家只是分工不同。”霓凰执拗地又转到他的正面,坚持要盯着他的眼睛,“我一直不明 第十章 皎皎我一心 面对父皇凌厉的视线,靖王并无惧色,只是撩衣 出列,直直地跪了下去:“儿 臣知罪。” 梁帝冷冷地“哼”了一声,道:“朕问你,你怎 么知道郡主有难,恰好闯进去 救了她呢?” 其实靖王一直在考虑当梁帝问到这个时该怎么回 答,但真的问到了,他还是没 想到*佳答案,一时有些踌躇。来救郡主,是因为梅 长苏叫他来的,可梅长苏是怎么 发觉郡主有难的,他却一点也不知道,所以不敢贸然 地供出他来。
    “怎么?这个问题你答不出吗?”梁帝等了片刻, 语气略转严厉。
    “不……儿臣是……儿臣是因为……” “回禀父皇,”一个平稳的声音突然响起,“是 儿臣拜托靖王去的。” “你?”梁帝一皱眉,“你又怎么知道的?” “是这样,”誉王上前一步,恭声道,“儿臣入 宫给母后请安,自溥清门入, 经昭仁宫过,正撞见郡主的侍女慌张奔出求救,说里 面情况不对。儿臣知道这事情 非同小可,宁可弄错了自己领受冲撞母妃之罪,也不 能因为犹疑而有误郡主。可是儿 臣自知武功太差,怕闯不进内院就被拦住拖延了时间 ,恰好靖王这时路过,儿臣便求 他先行一步,稳住局势,自己去搬请皇后。靖王为人 豪烈,当即答应了儿臣,没想到 贵妃……’呃不……越嫔娘娘如此丧心病狂,竟下令 射杀皇子灭口,这才有了后面的 事。虽然不是儿臣授意靖王刀胁太子,但他毕竟是受 了儿臣之托。父皇如要降罪,儿 隆愿意同罪。” 他侃侃而谈,倒也没有不合情理之处。虽然越氏 母子很清楚侍女求救才搬来靖 王这种说法在时间上根本不可能,但此时已没有他们 开口质疑的资格,再说纠缠这 些细节也改变不了什么,故而都没有开口。梁帝尽管 明白誉王没他自己吹的那么高 尚,多半是一听到有太子的把柄可抓就十分欢喜,但 对事情的经过还是信了,点点头 道: “原来是这样。不过景琰以下犯上,胁太子为 质,依律应该严惩。” 霓凰郡主刚刚面目变色,梁帝又接着道:“可朕 转念一想,毕竟事出有因,誉 王又愿意为你分罪,况且你救了郡主也算有功,这功 过相抵,就不赏不罚吧。誉王能 够敏察异常,及时决断,朕心甚慰,特赏锦缎百匹、 黄金干两,加赐玉珠一颗,以资 白为什么聂铎的痛苦会那么深,就算我曾经是他战死同袍的未婚妻,他也没有必要像现在这样挣扎逃避,除非……除非他知道……”   “霓凰,”梅长苏淡淡地打断了她的话,“聂铎只是有一点钻牛角尖。他慢慢会好的,你不要多心。”   霓凰怔怔地看着他,面容甚是悲怆,寒风中呼出的白气,似乎一团团地模糊了她的视线。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她突然一把抓起梅长苏的右臂,用力扯开他腕间的束袖,将厚厚的裘皮衣袖向上猛推,一直推到了肘部。
      梅长苏顺从着她的摆布,没有抗拒,也没有遮掩,只是那双深邃如潭的眼眸,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凄凉。
      霓凰握紧他的手臂反反复复地仔细看了好几遍,可裸露在外的整个部分都是光洁一片,没发现任何可以称之为标记的痕迹。
      呆呆地松开手,愣了好一阵儿,霓凰还是不甘心地又伸手扯开了梅长苏的领口,认真察看他肩胛骨的部位。
      ……仍是肌肤光洁,无痕无印。
      年轻姑娘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顺着脸颊,不停地向下滴落,给人的错觉,就好像这泪滴立即会在凛冽的寒风中,被冻结成皎人的珍珠。
      梅长苏温柔地注视着她,不能上前,不能安慰。隆冬的凛凛冰寒顺着被拉开的袖口和扯松的衣领刺入皮肤深处,阴冷入骨,仿佛随时准备直袭心脏,逼它骤停。
      “你很怕冷吗?”霓凰看着他收紧披风的动作,轻声问道。
      “是……我很怕冷……”   “他以前从来不怕冷的,大家都说他是小火人。”霓凰面色苍白,眼眸中水气盈盈,“到底是怎样残忍的事,才能抹掉一个人身上的所有痕迹,才能让一个火人那么怕冷……”   “霓凰……”梅长苏的神情仍然是静静的,音调仍然是低低的,“看到的就已经足够了,你不要再多加想象。有很多痛苦,都是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想象而产生的,你没有必要面对它,*没有必要承受它。林殊已经死了,你只要相信这个就行了……”   “可是女人的感觉总是不讲道理的。”霓凰凝望着他的脸,泪水落得又快又急,“就算什么痕迹都没有,我们也能知道……也许越是什么都没有,我才越是知道……林殊哥哥,对不起,我不再离开你了,我永远都不再离开你了……”   “霓凰,你听我说,”梅长苏静静地拥着她,轻柔地抚摸她的长发,“你先不要问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我会让聂铎原原本本告诉你的,可是现在……你能不能听我的话,乖乖回穆王府去。我们**会面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说,即使是夏冬和靖王也不可以。以后如果再相见,我还是苏哲,你还是郡主,不要让其他人看出奖励。” “儿臣谢父皇隆恩。” “朕累了,都退下吧。” 梁帝疲倦地闭上了眼睛,身体无力地后靠在仰枕 上。殿上诸人都不敢再多言, 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言皇后自然是处罚越嫔的执行者,太子也无可奈 何,眼看着母亲被带回后宫, 自己却只能恨恨地向誉王投掷几个愤懑的眼神而已。
    至此,一直没怎么出面的誉王摇身变成了*大的 赢家,既露了脸博得皇帝的夸 赏,又因出面力保靖王得了一个大大的人情,还由于 奔走相救郡主成了云南穆府的恩 人,**的坏处就是把太子的怨恨大部分揽到他身上 去了,让两家的仇结得*深。不 过他与太子早就势不两立,互相掐得你死我活,再加 上这一笔也毫无差别,所以这唯 一的坏处好像也算不上坏处,简直就是笔只盈不亏的 买卖,由不得他不在心里乐开 了花,暗暗佩服那位麒麟才子苏哲真是有见识。幸好 自己在接到皇后通知赶往宫廷 的路上碰巧遇到了他,也幸好自己礼贤下士将这件事 透露给他请教对策,否则单凭 自己,还真没想到竟然可以趁着保护靖王的机会,把 所有功劳全部抢进自己手中来 呢。不过说起来,靖王还真是胆大如斗,可惜太鲁莽 了,顾前不顾后,不是个值得 对付的人。这次自己在父皇面前如此袒护他,想必他 一定心中感激。至于霓凰郡主 嘛,那当然就*…… 刚想到这里,霓凰郡主已走了过来,敛衽为礼, 笑道:“**多亏誉王殿下仗 义相救,霓凰难以言谢,日后若有机会,自当报答。
    ” 誉王急忙回礼,满面是笑地道:“郡主客气了。
    郡主与本王是何关系,本王自…… P119-120 异样来,你做得到吗?”   霓凰用衣袖拭去脸上的水迹,振作了一下精神,点点头,“我知道,你现在要做的事很难,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梅长苏有些抵御不住身上越来越重的寒意,便又叮嘱了霓凰几句,转身走下坡地。
      一直远远站在坡地洼处的护卫立即迎上前,看见他的手势,心领神会地跑去叫车夫把停靠在较远路边的马车赶了过来,放下脚凳,扶他上车。
      梅长苏靠住车辕,回头又向坡地的方向看了一眼,见霓凰举起手中的冰包向他挥动,忙也抬手回应。
      马车随即轻轻摇晃,开始启动向前。厚重的车帘放下,挡住了外面的山谷的朔风,也隔开了霓凰郡主的视线。
      梅长苏只觉得胸口涌起冰针般的刺痛感,再难强力抑制,抬袖捂住嘴一阵咳嗽,好容易平息下来时,雪白的银裘袖口已晕染了一抹深红。
      “宗主!”护卫惊呼了一声,过来扶住他的身体。
      “没事,”梅长苏淡淡地一笑,“天气太冷,回去给我烧点热水,暖一暖就好了……”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