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侦探/悬疑/推理

生死河

作者:蔡骏 出版社:京华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京华
  • ISBN:9787550215474
  • 作者:蔡骏
  • 页数:321
  • 出版日期:2013-06-01
  • 印刷日期:2013-06-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84千字

  •    探索杀人犯罪的社会原因,揭示社会矛盾和黑暗现象!    《生死河》(作者:蔡骏)深入罪犯的精神世界,探索杀人犯罪的社会原因,揭示社会矛盾和黑暗现象。情节曲折,环环相扣,耐人寻味。在保留严密推理的基础上,重视挖掘案情发生的动机,追究犯罪的社会原因。    《生死河》中**澎湃的情节设置、严谨细密的解谜手法,充满忧患反思的作家良知以及对社会变迁的敏锐观察使得这部作品成为华语悬疑文学划时代性作品。

  •    人死以后,都要经过鬼门关,走上黄泉路,度过 忘川水,翻越奈何桥,桥边坐着名叫孟婆的老太太, 只要喝下她手里的汤,你就会忘记前世的一切记忆— —如果,你没有喝下孟婆汤,就重新来到人世……    1995年,年轻的高中语文老师申明莫名其妙的成 为杀人嫌犯。不久,他被杀死在学校附近的“魔女区 ”,杀人凶手与动机如同谜雾……多年以后,当年命 案的相关人——谷秋莎、谷长龙、申援朝、路中岳、 贺年、马力和欧阳小枝等,纷纷陷入不幸的命运!惶 恐的人们传言,申明阴魂不散,开始绝望的复仇!而 种种迹象显示,出生于1995年底的神秘少年司望,带 着复仇的使命来到人世!难道,转世重生真有此事? 纤弱的少年,如何玩转阴险狡诈的成人世界?究竟, 谁是申明最爱的人,谁毁掉了他的一生?杀死他的恶 鬼究竟是谁?为什么?司望就是申明吗?他会成为新 的基督山伯爵吗?……    《生死河》讲述了“大时代”里凄凉的“小命运 ”。诡异的死后重生、跨越前世今生的爱恋、令人发 指的犯罪、完美无缺的复仇……而其最核心的部分却 是温暖和救赎,仿佛黑暗绝望中的一丝微光——即使 所有人抛弃了你,你对世界彻底绝望,但还是要活着 !因为那个最爱你的人说:你必须等待我长大! 的基督山伯爵吗?……    《生死河》由蔡骏编著。

  • **部 黄泉路
    第二部 忘川水
    第三部 奈何桥
    第四部 孟婆汤
    第五部 未亡人

  •    第十章    1995年6月19日,高考前夕,一个雷电交加的大 雨之夜,郊外的南明路上。
       数分钟前,我刚杀了一个人,他是我们学校的教 导主任。
       去向黄海警官自首之前,我必须先去一个地方。
    我把尸体扔在南明路边,跌跌撞撞向前走去。我早已 对地形烂熟于心,工厂边的围墙几近坍塌,数栋房子 沉睡在雨中,宛如断了后代的坟墓无人问津。绕过* 大一间厂房,背后有扇裸露的小门。
       学生们都管这地方叫“魔女区”。
       从口袋里掏出那串珠链,紧紧攥在手心,也不在 乎是否沾上血污。点燃一根没受潮的火柴,照亮腐烂 的空气,只见一大堆破烂生锈的机器。我焦虑地看着 门洞外,天空被闪电撕开,刺痛瞳孔的瞬间,又变成 了无边黑色,只剩下油锅般沉闷的大雨。
       她怎么还没有来?    厂房内部斑驳的墙边,有一道通往地底的阶梯。
       哭声。
       嘤嘤的哭声,若有若无,宛如游丝,在大雨之夜 潮湿霉烂的空气中,绕了无数个弯道爬过许多个山坡 透过茂密的莽丛,悄悄钻入耳膜缝隙。
       手上沾满鲜血的我,每迈出一步都那么艰难,战 战兢兢地支撑着墙壁,面对那道阶梯,像个破开的洞 口,径直连接着凡尔纳的地心。
       雷声震震。
       左脚重重地踩下台阶。
       1995年6月19日,深夜9点59分,某个哭声化作柔 软却坚韧的绞索,套着脖颈将我拖下深深的地道。
       舱门,竟是打开的。
       魔女区……    奇怪的声音就是从地下发出的,我点亮一根火柴 ,照亮通道尽头的舱门。在我的梦中,这道舱门始终 以封墓石的形象出现。
       舱门外有个圆形的旋转把手,只要用力往下转, 就可以把整道门牢牢封死。
       为什么是打开的?    火苗狂乱地跳舞,我的影子被投在斑驳的墙上, 宛如一万年前的岩画,连同胳膊上黑纱的影子。
       每次走进魔女区的舱门,空气都湿得像黄梅天里 晒不干的被子,皮肤都会渗出水来。
       迎面扑来一股恶心的气味,火柴仅照亮眼前几米 开外,就再一次被阴风吹灭。
       记得这辈子*后一个动作是转身。
       我的内心充满悔恨,就像一时冲动而跳楼的人们 ,在无助的坠落中产生的沮丧心情。
       好疼啊,背后传来钻心的疼痛,某种金属在我的 身体里。
       天旋地转。
       黑暗中瞪大眼睛,感觉自己趴倒在冰冷地面,胸 口与脸颊紧贴肮脏的水迹。血汩汩地从背后涌出,手 指仅抖动了几下,浑身就再也无法移动半寸,嘴唇尝 到一股咸涩的腥味——这是我自己的血,正在放肆地 遍地流淌。
       耳边响起一片纷乱的脚步声,我睁着眼睛,却连 半丝光都看不到。
       时间消失了,像过了几秒钟,也像几十年。世界 寂静,没有了嗅觉,嘴唇不再属于自己,连身体都飘 浮起来,钻心的疼痛竟然没了,不知身在何时何处。
       杀人者,偿命。
       只是这样的惩罚,未免也来得太快了些吧。
       1995年6月19日,22点1分1秒,    我死了。
       在生命的*后一秒,我相信不会再有来生。
       第十一章    1995年6月19日,乙亥年壬午月辛巳日,农历五 月二十二,亥时,凶,“日时相冲,诸事不宜”。
       我死于亥时。
       每年清明与冬至,我都会去给妈妈上坟,每次都 会加深对死亡的理解。如果死后还有人记得你,那就 不算真正死去,至少你还活在那些人身上。即便躺在 一座无主孤坟中,至少你还活在子孙的DNA里。哪怕 你连半点血脉都没留下,起码还有你的名字与照片, 留在身份证、学生证、户口本、借书卡、游泳卡、作 文簿、毕业考卷……我多怕被大家忘记啊!我叫申明 ,曾是南明中学高三(2)班的班主任。
       我刚杀死了一个人,然后又被另一个人杀死。
       在废弃厂房地下的魔女区,有把刀刺入我的后背 。
       戴着缀有红布的黑纱,我相信自己始终睁着眼睛 ,传说中的死不瞑目,但我没看到杀死我的凶手的脸 。
       是否停止呼吸?手腕有没有脉搏?颈动脉还搏动 吗?血液不再流动了吗?氧气无法供应大脑?*终发 生脑死亡?丝毫不觉得自己存在。
       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就是死吗?    人们都说死的时候会很痛苦,无论是被砍死吊死 掐死闷死毒死淹死撞死摔死还是病死……接下来是无 尽的孤独。
       大学时代,我从学校图书馆看过一本科普书,对 于死亡过程的描述令人印象深刻——    苍白僵直:通常发生于死亡后15到120分钟。
       尸斑:尸体较低部位的血液沉淀。
       尸冷:死亡以后体温的下降。体温一般会平稳下 降,直到与环境温度相同。
       尸僵:尸体的四肢变得僵硬,难以移动或摆动。
       腐烂:尸体分解为简单形式物质的过程,伴随着 强烈难闻的气味。
       记性不错吧。
       忽然,有道光穿透暗黑地底。我看到一条奇异的 甬道,周围是汉白玉的石料,像魔女区的地道,又像 古老的地宫。灯光下有个小男孩,穿着打补丁的单薄 衣裳,流着眼泪与鼻涕,趴在死去的母亲身上痛哭, 旁边的男人冷漠地抽着烟——随即响起清脆的*声, 他也变成了一具尸体,后脑的洞眼冒着烟火,鲜血慢 慢流了一地,没过小男孩的脚底板。有个中年女人牵 着男孩,走进一条静谧的街道,门牌上依稀写着“安 息路”。这是栋古老的房子,男孩住在地下室的窗户 后面,每个阴雨天仰头看着雨水奔流的马路,人们锃 亮或肮脏的套鞋,偶尔还有女人裙摆里的秘密。男孩 双目忧郁,从未有过笑容,脸苍白得像鬼魂,只有两 颊绯红,愤怒时尤为可怕。有天深夜,他站在地下室 的窗边,街对面的大屋里,响起凄惨的尖叫声,有个 女孩冲出来,坐到门口的台阶上哭泣……    我也想哭。
       但我只是一具尸体,不会流泪,只会流脓。
       很快我将化作骨灰,躺在红木或不锈钢的小盒子 中,沉睡于三尺之下的黄土深处。或者,横在魔女区 黑暗阴冷的地上,高度腐烂成一团肮脏的物质,连老 鼠与臭虫都懒得来吃,*终被微生物吞噬干净,直到 变成一具年轻的骨架。
       如果有灵魂……我想我可以离开身体,亲眼看到 死去的自己,也能看到杀害我的凶手,还能有机会为 自己报仇——化作厉鬼,强烈的怨念,长久烙印在魔 女区,乃至南明**中学方圆数公里内。
       死后的世界,大概是没有时间观念的,我想这个 怨念会是永远的吧。
       而人活着,就不可能永远,只有死了。
       人从一出生开始,不就是为了等待死亡吗?只不 过,我等待得太短暂了一点。
       或许,你们中会有一个聪明人,在未来的某个清 晨或黑夜,查出陷害我的阴谋真相,并且抓住杀害我 的凶手。
       谁杀了我?    如果还有来生?如果还有来生?如果还能重新来 一遍?如果还能避免一切错误和罪过?好吧,教导主 任严厉,虽然我刚杀了你,但如果在另一个世界遇到 你,我还是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似乎睡了漫长的一觉,身体恢复了知觉,只是整 个人变得很轻,几乎一阵风能吹走,心中莫名喜悦— —这是死而复生的奇迹?    不由自主地站起来,离开魔女区,眼前的路却那 么陌生,再也没有破烂的厂房,倒*像古籍绣像里的 画面。茫然失措地走了许久,脚下是一条幽暗的小径 ,两边是萧瑟的树林,泥土里隐约露出白骨,还有夏 夜里的粼粼鬼火。头顶响着猫头鹰的哀嚎,不时有长 着人脸的鸟儿飞过,就连身体都是女人的形状,是否 传说中的姑获鸟?    有条河拦住我的去路,水面竟是可怕的血色,充 满腥味的热风从对岸袭来,卷起的波涛依稀藏着人影 与头发,怕是刚淹死过好几船人。沿着河水走了几步 ,丝毫没感到害怕,才发现一座古老的石拱桥。青色 的桥栏杆下边,坐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佝偻着身 体不知多少岁了,让我想起两天前才死去的外婆。她 端着一个破瓷碗,盛满热气腾腾的汤水。她抬头看着 我的脸,浑浊不堪的目光里,露出某种特别的惊讶, 又有些惋惜地摇摇头,发出悲惨干枯的声音:“怎么 是你?”    老太婆把碗塞到我面前,我厌恶地看着那层汤水 上的油腻:“这是什么地方?”    “喝了这碗汤,过了这座桥,你就能回家了。”    于是,我将信将疑地拿起碗,强迫自己喝了下去 。味道还不坏,就像外婆给我煮过的豆腐羹。
       老太婆让到一边,催促道:“快点过桥吧,不然 来不及了。”    “来不及投胎吗?”    这是我在南明高中读书时的口头禅。
       “是啊,孩子。”    话说之间,我已走过这座古老的石桥,低头看着 桥下的河水,布满女人长发般纠缠的水草。刚踏上对 岸冰冷如铁的土地,就升起一阵莫名的反胃,不由自 主地跪下呕吐起来。
       真可惜,我把那碗汤全部吐出来了。
       当我还没有转回神来,背后的河流已猛然上涨, 瞬间将我吞没到了水底。
       在长满水草布满尸骨的黑暗水底,一道奇异冷艳 的光从某处射来,照亮了一个人的脸。
       那是死人的脸,也是二十五岁的申明的脸。
       而我即将成为另一个人。
       以前我不相信古书里说的——人死后都要经过鬼 门关,走上黄泉路,在抵达冥府之前,还有一条分界 的忘川水。经过河上的奈何桥,渡过这条忘川水,就 可以去转世投胎了。奈何桥边坐着一个老太婆,她的 名字叫孟婆,假若不喝下她碗里的汤,就过不得奈何 桥,*渡不了忘川水,但只要喝下这碗孟婆汤,你就 会忘记前世的一切记忆。
       忘川,孟婆,来生。真的会忘记一切吗?    “如果还有明天?你想怎样装扮你的脸?如果没 有明天?要怎么说再见?”P26-30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