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古代随笔

白说

作者:白岩松 出版社:长江文艺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ISBN:9787535481108
  • 作者:白岩松
  • 页数:279
  • 出版日期:2015-09-01
  • 印刷日期:2015-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60千字
  • 20160722_135715_035.jpg

    20160722_135715_036.jpg

    20160722_135715_037.jpg

    20160722_135715_038.jpg

    20160722_135715_039.jpg

  • 年岁渐长,已有权保持沉默,*何况,众生喧哗的时代,我用嘴活着,也活在别人嘴里。


    **为你点赞,明天对你点杀,落差大到可以发电。显然,话多是件危险的事!
    然而,沉默是件*危险的事……


    我没开微博,也没用微信;只能确定这本书里的话,是我说的。
    ——白岩松

  • 《白说》是央视资深新闻人白岩松继《幸福了吗 》《痛并快乐着》之后的全新作品,一部“自传”式 的心灵履历。通过近年来于各个场合与公众的深入交 流,以平等自由的态度,分享其世界观和价值观。时间跨度长达十五年,涵盖时政、教育、改革、音乐、 阅读、人生等多个领域,温暖发声,理性执言。    


    在有权保持沉默的年纪拒绝沉默,为依然热血有 梦的人们敲鼓拨弦。尽管“说话不是件好玩的事儿” ,依然向往“说出一个更好点儿的未来”,就算“说 了白说”,可是“不说,白不说”。

  • 白岩松,央视资深新闻人,主持《新闻周刊》《新闻1+1》栏目。


    曾出版作品《痛并快乐着》《幸福了吗》等。

  • 代序:说话不是件好玩的事儿
    岁月:活着不是非赢即输
     幸福可以无限靠近,无法**到达
     做点无用的事儿
     漂亮的失败是另一种成功
     致青春:做一个和自己赛跑的人
    价值:得失不是非有即无
     书读久了,总会信点儿什么
     文字停止之处,音乐开始了
     被念歪的《道德经》
    沟通:世界不是非黑即白
     学会讲一个好故事
     智商很高,情商却低
     资讯**时,别被忽悠了
     **的新闻是明天怎样的历史?
    态度:进退不是非取即舍
     中国人不缺德,可是缺啥?
     都在短跑,你试试长跑
     好医生一定会开“希望”这个药方
     “痛并快乐着”是我们的宿命
     将志愿的行动,变成志愿的心
    时代:真相不是非此即彼
     我们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时间轴上的中国
     留住乡愁,而不是想起故乡就发愁
     打造一副让世界喜欢的面孔
     我的故事以及背后的中国梦
    代后记:说一个*好点儿的未来
    代序:说话不是件好玩的事儿 005

    岁月:活着不是非赢即输

    幸福可以无限靠近,无法**到达 014
    做点无用的事儿 024
    漂亮的失败是另一种成功 034
    致青春:做一个和自己赛跑的人 048

    价值:得失不是非有即无

    书读久了,总会信点儿什么 064
    文字停止之处,音乐开始了 077
    被念歪的《道德经》 096

    沟通:世界不是非黑即白

    学会讲一个好故事 116
    智商很高,情商却低 130
    资讯**时,别被忽悠了 150
    **的新闻是明天怎样的历史? 158

    态度:进退不是非取即舍

    中国人不缺德,可是缺啥? 164
    都在短跑,你试试长跑 176
    好医生一定会开“希望”这个药方 184
    “痛并快乐着”是我们的宿命 201
    将志愿的行动,变成志愿的心 213

    时代:真相不是非此即彼

    我们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226
    时间轴上的中国 240
    留住乡愁,而不是想起故乡就发愁 253
    打造一副让世界喜欢的面孔 258
    我的故事以及背后的中国梦 267

    代后记:说一个*好点儿的未来 277

  • 代序:说话不是件好玩儿的事 

    白岩松/文 

    我姓白,所以这本书叫《白说》。其实,不管我姓什么,这本书都该叫《白说》。
    一 我没开过微博,也至今未上微信,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互联网上署名“白岩松”的言论越来越多。曾经有好玩的媒体拿出一些让我验真伪,竟有一半以上与我**无关。 


    有人问:如此多的“不真”,为何不打假?我总是马上想起梁文道在一次饭局上,讲他亲身经历过的故事— 内地图书腰封上多有“梁文道**”的字眼,终有**,一本**不知晓的书也如此,文道兄忍不下去,拿起电话打向该书出版社: “我是香港的梁文道” “啊,梁先生您好,我们很喜欢您,您有什么事儿吗?” “你们出的书上有我的**,可我连这本书都不知道,如何**?” 


    “梁先生,不好意思,您可能不知道,内地叫梁文道的人很多” 一个**出乎意料的回答,让梁文道像自己做了错事一样,只记得喃喃说了声“对不起”后就挂了电话,以后再也不敢这样打假。
    我怎能确定内地没有很多人叫“白岩松”?*何况,**不是我说的还好办,可有些“语录”头两句是我说的,后几句才**不是,让我自己都看着犹豫。
    二 越**不是我说的,越可能生猛刺激。


    于是,前些年,本台台长突然给我打电话: “小白,那个微博是你发的吗?” “台长,对不起,不是,而且我从没开过微博” “啊,那好那好。” 电话挂了,留下我在那里琢磨:如果这话是我说的,接下来的对话如何进行呢? 又一日,监察室来电话:“××那条微博是你说的吗?××部门来向台里问”毫无疑问,正是在该微博中被讽刺的那个部门。
    我回话:“不是,我没开过微博。”


    又过一些日子,监察室又来电话,内容近似,我终于急了:“不是!麻烦让他们直接报警!” 可警察会接这样的报警吗? 二十年前,采访启功先生。
    当时,琉璃厂多有署名“启功”的书法作品在卖,二三十块钱一幅。
    我逗老爷子:“您常去琉璃厂吗?感觉怎样?” 老爷子门儿清,知道我卖的什么药:“真有写得好的,可惜,怎么不署自己的名儿啊?” “怎么判断哪些真是您写的,哪些不是啊?”我问。
    启功先生回答:“写得好的不是我的;写得不好的,可能还真是我的!” 老爷子走了有些年了,还真是时常想他,这样智慧又幽默的老先生,不多了。
    书画造假,古已有之,老先生回应得漂亮。可言论“不真”,过去虽也有,但大张旗鼓公开传播,却还真是近些年的事儿。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