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历史 > 中国史 > 中国通史

万历十五年/黄仁宇作品系列

三联书店出版黄仁宇先生的成名代表之作。万历十五年是大明王朝的转折点,腐败、敷衍,社风奢靡,都是悄悄埋葬大明王朝的导火线,值得当下深思...

作者:黄仁宇 出版社:三联书店
定 价 26.00
售 价
活 动

限时抢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2381200 件
数量
-
+
库存:448

收藏

服务
新品推荐
大明王朝/王朝风云
¥44.22 | ¥66.00
东汉王朝/王朝风云
¥44.22 | ¥66.00
夏商周/王朝风云
¥44.22 | ¥66.00
大唐王朝/王朝风云
¥44.22 | ¥66.00
西汉王朝/王朝风云
¥44.22 | ¥66.00
  • 出版社:三联书店
  • ISBN:9787108009821
  • 作者:黄仁宇
  • 页数:320
  • 出版日期:2006-06-01
  • 印刷日期:2016-0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2
  • 印次:43
  • 字数:209千字
  • 《万历十五年》自出版后即成为一本长销不衰的经典历史著作。书名虽为万历十五年,然而其内容却俯瞰了整个明朝的兴衰,并且告诉我们与以往历史书中不同的海瑞、张居正……读黄仁宇的书,你会深刻体会“历史给人以智慧”! 《万历十五年》(1587,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是黄仁宇的一部明史研究专著。1587年,在西欧历**为西班牙舰队全部出动征英的前一年。当年,在明朝发生了若干为历史学家所易于忽视的事件。这些事件,表面看来虽似末端小节,但实质上却是以前发生大事的症结,也是将在以后掀起波澜的机缘。其间关系因果,恰为历史的重点。其著作主旨在书中末段看出:“当一个人口众多的**,各人行动全凭儒家简单粗浅而又无法固定的原则所限制,而法律又缺乏创造性,则其社会发展的程度,必然受到限制。即便是宗旨善良,也不能补助技术之不及。”
  • 明万历十五年,即公元1587年,在中国历史上原 本是极其普通的年份。作者以该年前后的史事件及生 活在那个时代的人物为中心,抽丝剥茧,梳理了中国 传统社会管理层面存在的种种问题,并在此基础上探 索现代中国应当涉取的经验和教训。作者黄仁宇以其 “大历史”观而闻名于世,本书中这一观念初露头角 ,“叙事不妨细致,但是结论却要看远不顾近”。《 万历十五年》自80年代初在中国大陆出版以来,好评 如潮,在学术界和文化界有广泛的影响。 这本《万历十五年》,意在说明16世纪中国社会 的传统的历史背景,也就是尚未与世界潮流冲突时的 侧面形态。有了这样一个历史的大失败,就可以保证 冲突既开,恢复故态决无可能,因之而给中国留下了 一个翻天覆地、彻底创造历史的机缘。
  • 自序
    **章 万历皇帝
    第二章 首辅申时行
    第三章 世间已无张居正
    第四章 活着的祖宗
    第五章 海瑞——古怪的模范官僚
    第六章 戚继光——孤独的将领
    第七章 李贽——自相冲突的哲学家
    参考书目
    附录一
    附录二
    《万历十五年》和我的“大”历史观
  • 公元1587年,在中国为明万历十五年,论干支则 为丁亥,属猪。当日四海升平,全年并无大事可叙, 纵是气候有点反常,夏季北京缺雨,五六月间时疫流 行,旱情延及山东,南直隶却又因降雨过多而患水, 入秋之后山西又有地震,但这种小灾小患,以我国幅 员之大,似乎年年在所不免。只要小事未曾酿成大灾 ,也就无关宏旨。总之,在历**,万历十五年实为 平平淡淡的一年。
    既然如此,著者又何以把《万历十五年》题作书 名来写这样一本专著呢? 1587年,在西欧历**为西班牙舰队全部出动征 英的前一年。当年,在我国的朝廷上发生了若干为历 史学家所易于忽视的事件。这些事件,表面看来虽似 末端小节,但实质上却是以前发生大事的症结,也是 将在以后掀起波澜的机缘。其问关系因果,恰为历史 的重点。
    由于表面看来是末端小节,我们的论述也无妨从 小事开始。
    这一年阳历的3月2日,北京城内街道两边的冰雪 尚未解冻。天气虽然不算酷寒,但树枝还没有发芽, 不是户外活动的良好季节。然而在当日的午餐时分, 大街上却熙熙攘攘。原来是消息传来,皇帝陛下要举 行午朝大典,文武百官不敢怠慢,立即奔赴皇城。乘 轿的**官员,还有机会在轿中整理冠带;徒步的低 级官员,从六部衙门到皇城,路程逾一里有半,抵达 时喘息未定j也就顾不得再在外表上细加整饰了。
    站在大明门前守卫的禁卫军,事先也没有接到有 关的命令,但看到大批盛装的官员来临,也就以为确 系举行大典,因而未加询问。进大明门即为皇城。文 武百官看到端门午门之前气氛平静,城楼上下也无朝 会的迹象,既无几案,站队点名的御史和御前侍卫“ 大汉将军”也不见踪影,不免心中揣测,互相询问: 所谓午朝是否讹传? 近侍宦官宣布了确切消息,皇帝陛下并未召集午 朝,官员们也就相继退散。惊魂既定,这空穴来风的 午朝事件不免成为交谈议论的话题:这谣传从何而来 ,全体官员数以千计而均受骗上当,实在令人大惑不 解。
    对于这一颇带戏剧性的事件,万历皇帝本来大可 付诸一笑。但一经考虑到此事有损朝廷体统,他就决 定不能等闲视之。就在官员们交谈议论之际,一道圣 旨已由执掌文书的宦官传到内阁,大意是:**午间 之事,实与礼部及鸿胪寺职责攸关。礼部掌拟具仪注 ,鸿胪寺掌领督演习。该二衙门明知午朝大典已经多 年未曾举行,决无在仪注未备之时,仓卒传唤百官之 理。是以其他衙门既已以讹传误,该二衙门自当立即 阻止。既未阻止,即系玩忽职守,着从尚书、寺卿以 下官员各罚俸两月,并仍须查明究系何人首先讹传具 奏。
    礼部的调查毫无结果,于是只能回奏:当时众口 相传,首先讹传者无法查明。为了使这些昏昏然的官 员知所儆戒,皇帝把罚俸的范围由礼部、鸿胪寺扩大 到了全部在京供职的官员。
    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