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诗歌

顾城的诗顾城的画(精)

作者:顾城 出版社:江苏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SBN:9787539962160
  • 作者:顾城
  • 页数:219
  • 出版日期:2013-09-01
  • 印刷日期:2013-09-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40千字
  • 《顾城的诗顾城的画》精选作者代表性经典诗作,并配以作者本人的富有个性的插图,是一本图文并茂的诗集。 你是***的又是久已存在的(插图本) 这是琥珀经典文丛之一。 

      

    1. 大量收录顾城的海外诗文,部分作品**发表。   

    2.封面插画及内文插画都是顾城所绘,并附有“激流岛话画本”绘本集。   

    3.灵魂诗人顾城精品名作全收录,装帧精美。   

    4.顾城越来越受文艺读者喜爱,为海外汉学界高度重视。

  • 顾城的诗顾城的画(精) 主要节选作品有:星月的来由·烟囱、对宇宙大声发问、怀念、铭言(二首)、割草谣、找寻、我赞美世界、生命幻想曲、友谊、一代人、巨星、梦想、梦痕、眼睛、石壁、摄、山影、眨眼等。本书为精装本。 你是前所未有的又是久已存在的(插图本)   


    本书主要收录顾城的海外作品,按体裁分为诗歌、散文、小说、诗论、演讲、对话诸篇,其中一些首次公诸于世。本书也编入他各个时期的精品名作,以便读者获得更全面的顾城印象。本书封面插画、内文插画,以及附录的《激流岛话画本》,均为顾城所绘。书名“你是前所未有的,又是久已存在的”取自顾城1992年的一篇访谈。

  • 顾城,朦胧诗主要代表人物,顾城被称为当代的唯灵浪漫主义诗人,早期的诗歌有孩子般的纯稚风格、梦幻情绪,用直觉和印象式的语句来咏唱童话般的少年生活。


    其《一代人》中的一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成为中国新诗的经典名句。


    后期隐居激流岛,1993年10月8日在其新西兰寓所因婚变杀死妻子谢烨后自杀。留下大量诗、文、书法、绘画等作品。作品译成英、法、德、西班牙、瑞典等十多种文字。

  • 顾城的诗顾城的画(精)
    奇遇
    “需要一个答案”
    一代人
    星月的来由
    生命幻想曲
    种子的梦想
    小巷
    弧线
    雨行
    给我的尊师安徒生
    雪人
    远和近
    我总觉得
    田埂
    信念
    安慰
    简历
    我们去寻找一盏灯
    思想之树
    我唱自己的歌
    土地是弯曲的
    假如……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后
    小花的信念
    不要在那里踱步
    叽叽喳喳的寂静
    给我逝去的老祖母(一)
    我的心爱着世界
    还记得那条河吗
    我要走啦
    生日
    初夏
    我的一个春天
    我会像青草一样呼吸
    猿人之猎
    生命的愿望
    分离
    门前
    来临
    分别的海
    订婚
    我曾是火中*小的花朵
    南国之秋(二)
    异地
    *凉的早晨
    剥开石榴
    就在那个小村里
    是树木游泳的力量
    万物
    届时
    革命
    瀑布
    **
    日益
    表达
    转弯
    复有笑容
    直塘
    往世
    墓床
    ……
    你是***的又是久已存在的(插图本)
    诗歌
    杨树 / 003
    星月的来由 / 003
    无名的小花 / 004
    生命幻想曲 / 005
    打火集 / 008
    时代 / 010
    一代人 / 010
    黑凤蝶 / 011
    凝视 / 011
    诗情 / 012
    摄 / 013
    许许多多时刻 / 013
    ……

  • 然若   

    一直走,就有家了   

    那个人没走   

    铁狮子巷没了   

    二十岁的地方   

    都不见了   

    好像是挂在树上   

    说明飞过   

    看一片绿绒绒的青苔   

    说是草地   

    现在树枝细着   

    风中摇摇   

    二十岁的我们   

    都不见了   

    树身上有许多圆环   

    转一转就会温暖   

    1992年8月 地坛 有机会出来是紫石头 还有机会进去 她一怔  树荫荫的里边开门 1992年9月 读诗 写诗总在神会之时,读诗又何尝不是?神会而得意,得意而忘形,是诗的至境。诗有神方为好诗,而好诗无神硬读也成滥调。因此我告诫自己,诗不要专门读,于神中会便好。
      


    幼时不知此番奥妙,常把古诗作字词读,喜工丽之句,每见“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就点头甚以为是,诵“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也只是顺口,至于神灵气韵则全不能知觉。一如友伴背语录,从“毛泽东同志是当代*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直背到“做***的好战士”以快为胜。如此戏法,李白之白,也就成了白话顺口溜。那时见诗中离愁,就如同读法国小说中的爱情一般,只当作贱者或阶级敌人编来的魅语,试图动人或骗人罢了。后来书全收了去,这古诗也就*看淡了,每每想起,也以为不过就是编排上的功夫。“少年不识愁滋味”么,确确如此。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