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一个人的朝圣(Ⅱ奎妮的情歌)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ISBN:9787550249202
  • 作者:(英)蕾秋·乔伊斯|译者:袁田
  • 页数:339
  • 出版日期:2015-08-01
  • 印刷日期:2015-08-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55千字
  • 201509011151232608.jpg

  • ★2013-2015年触动万千读者的**首席**书,布克奖入围作品《一个人的朝圣》相伴之作。
    “我写的不是《一个人的朝圣》的续集,也不是一部前传。我写的这一本书,它和哈罗德弗莱比肩而坐。我会把这本书称为,一个伴儿。”——本书作者 蕾秋乔伊斯
    ★英、德、美、意等国相继重磅上市,各国书店重点码堆,掀起阅读热潮,美国***读者五星好评**,《人物周刊》《英国卫报》《每日电讯报》《华盛顿邮报》等**媒体热推,红遍欧美各国。
    ★这是《一个人的朝圣》故事的另一面。这是哈罗德627公里旅程的另一端,奎妮的诉说和告别。当哈罗德开始旅程的同时,奎妮的旅程也开始了。哈罗德被成千上万的人爱着,奎妮也一样。
    ★关于如何处理痛苦,如何爱,如何休息和放松;关于一个人看见另一个人,给予,我是谁,以及我们已遗忘的爱。引发你我*深层的共鸣,一如《一个人的朝圣》。
    《奎妮的情歌》是来帮助我们的。——《华盛顿邮报》
    ★迷人的相伴,带着苦和甜,对生命微小瞬间的朴素歌唱,智慧之美,坚定的爱之光芒。给每一个心有悲伤、还在爱的人。
    ★本书延续了《一个人的朝圣》写作风格,金句比比皆是,抚慰人心。邀请青年作家、畅销书作者袁田担纲翻译,译文质量上乘,有美感。

    ★35幅原汁原味英版木刻插图,附作者写给读者的一封信。《一个人的朝圣》同一制作班底,装帧精美,值得收藏。

  •    在蕾秋·乔伊斯所著的《一个人的朝圣(Ⅱ奎妮 的情歌)》里,65岁的哈罗德,87天行走627英里, 只为了一个信念:只要他在走,奎妮就会活下来。    这是故事的另一面,这是奎妮,这里有一个埋藏 了20年的秘密,有生命中无数的微小瞬间,有温暖的 大手,坐在车里的对话,海上的花园。如何处理痛苦 ,如何爱,如何休息和放松,如何相处,“因为同一 样东西发笑也可以是另一种在一起的方式”。当哈罗 德开始旅程的同时,奎妮的旅程也开始了。他们因此 各自变得完整。    “跟哈罗德一样,奎妮有其阳光和黑暗的一面, 但当故事结束,合上书本,作者巧妙地让黑暗消失了 ,挥之不去的是奎妮坚定的爱的光芒。”    没错,奎妮的情歌是来帮助我们的。 在《一个人的朝圣》里,65岁的哈罗德,87天行走627英里,只为了一个信念:只要他在走,奎妮就会活下来。 这是故事的另一面,这是奎妮,这里有一个埋藏了20年的秘密,有生命中无数的微小瞬间,有温暖的大手,坐在车里的对话,海上的花园。如何处理痛苦,如何爱,如何休息和放松,如何相处,“因为同一样东西发笑也可以是另一种在一起的方式”。当哈罗德开始旅程的同时,奎妮的旅程也开始了。他们因此各自变得完整。 “跟哈罗德一样,奎妮有其阳光和黑暗的一面,但当故事结束,合上书本,作者巧妙地让黑暗消失了,挥之不去的是奎妮坚定的爱的光芒。” 没错,奎妮的情歌是来帮助我们的。

  • 蕾秋乔伊斯 英国BBC资深剧作家,《星期日泰晤士报》专栏作者。作为剧作家,于2007年获Tinniswood最佳广播剧奖。她还在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皇家国家剧院担任主要角色。 乔伊斯于二十年的舞台剧和电视职业生涯之后转向写作,2012年出版小说《一个人的朝圣》,该书入围2012年布克文学奖及英联邦书奖,目前已畅销三四十个国家。2013年出版小说《完美》,2014年出版《一个人的朝圣》相伴之作《一个人的朝圣2:奎妮的情歌》,继续掀起阅读热潮。以上图书由大鱼读品陆续引进出版。

  •    你的信**早上到了。我们当时在娱乐室里做晨 间活动。每个人都昏昏欲睡。
       露西修女问有没有人愿意和她一起玩新拼图,她 是*年轻的义工。没人搭理她。“拼字游戏呢?”她 问。
       没有动静。
       “解救小鼠的桌游呢?”露西修女说,“那个游 戏很可爱哦。”    我坐在窗边的一把椅子里。窗外,冬日的常青树 摆动战栗。一只海鸥形单影只地在空中努力保持平衡 。
       “吊小入猜字呢?”露西修女说,“有人玩吗? ”    一个病人点点头,露西修女拿来纸,等她把一切 摆放就绪,笔啊,一杯水啊什么的,他已经又打起盹 来。
       对我来说,疗养院里的生活有所不同。色彩,气 味,**如何度过。但我闭上眼睛,假装散热器的热 度是阳光洒在我的手上,而午餐的味道是空气里的成 味。我听到病人们咳嗽,那不过是我海边花园里的风 。我能想象出各种东西,哈罗德,只要我用心去想。
       凯瑟琳修女拿着早晨的邮件大步流星地走进来。
    “派件喽!”她说。音量放到*大。“看看我这儿都 有什么!”    “哦,哦,哦!”每个人都坐起身来喊。
       凯瑟琳修女把几个棕色的信封递给一个名叫亨德 森先生的苏格兰人。有一张卡片寄给一个新来的年轻 女人(她是昨天到的。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一个 大块头,他们叫他“珠母纽王”的,又收到一个包裹 ,尽管我已经在这里一个星期了,却从没见他拆过包 裹。瞎眼的芭芭拉夫人从她邻居那里收到一张便笺— —凯瑟琳修女大声朗读出来——上面写春天就要来了 。名叫芬缇的大嗓门女人拆开一封信,信上通知她, 如果她刮开锡箔框,就会赢得一份激动人心的奖品。
       “还有,奎妮,给你的,”凯瑟琳修女拿出一个 信封穿过房间,“表情别那么惊恐。”    我认得你的字。只瞥上一眼,脉搏就跳个不停。
    很好,我心想。二十年来我没有这个人的音信,然后 他寄封信来就让我心力衰竭。
       我盯着邮戳。金斯布里奇。脑海里立刻有了画面 :浑蓝色的河口,泊在码头上的船只。我听到河水拍 打塑料浮标的声音,还有索具摩擦船桅的咔嚓声。我 不敢打开信封。我只是看啊看啊,回忆着。
       露西修女冲过来帮我。她把她孩子般的手指塞到 信封折口下面,沿着折痕推动,把信封拆开了:“要 我朗读给你听吗,奎妮?”我试图说“不”,但挤出 来的“不”像个搞笑的怪声,被她误会成了“是”。
    她展开信纸,脸色渗出粉红。她开始读信:“是个名 叫哈罗德·弗莱的人写来的。”    她尽可能放慢来读,但只有寥寥几个字。“我很 【句子摘抄】 ★ 不是你马不停蹄就能到达目的地的,即使你的旅程只是坐着不动,默默等待。 偶尔你得在小道上驻足,欣赏风景,看看窗外的一小朵云,一棵树。你得看看你以前不曾看见的东西。然后你还得睡觉。
    ★ 守住信仰。哈罗德弗莱。
    ★ 我不会放弃希望。我会等你,哈罗德弗莱。
    ★ 高个子男人,请继续舞下去。你让我快乐。我已经很久没有大笑过,科比,那个人渣,还有所有的旅行,所有的孤单,真的很久了。
    ★ 你的眼睛是深蓝色的,蓝得那么鲜明,几乎惊心动魄。许多年 后,我试图在我的海上花园里寻找相同的颜色,有时我觉得鸢尾有 那一种蓝,有时是我的蓝**。在一个夏日清晨,当天空倒映在大 海光滑的褶层里时,我发现了你。
    ★ “或许明天你会收到哈罗德弗莱的卡片?”凯瑟琳修女说。
    “明天这个词不存在。”亨德森先生说。
    ★ 这世界上到处是有孩子的女人,以及没有孩子的女人,但还有一小群沉默的女人,她们差一点就有了孩子。我就是她们其中之一。我曾是个母亲,然后我不是了。
    我从没见过那个宝宝。我失去它时,它只有十六周大,我想给它取个名字,但被劝阻了。我的失子与你和莫琳后来所遭受的相比,算不得什么。我告诉你这些,只是因为在我怀孕时,我发现了一种新的方式去爱。自由的,喜悦的,无所期待。在那之前,我总是把爱交付给让我失望的人。现在我是一个秘密社团的一部分,我 以前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这一群女人的生命有了新的目的,她的肚子是自己以外的另一个生命的家。谁曾想过,我娇小的身体会变得如此重要?我会坐着做白日梦,幻想宝宝和我,我们可以一起做的事情。我新鲜的爱**准备就绪了,你可以说,转开即有,一触即发,慷慨而美丽的爱,然后嘀嗒一声,它的心跳就停了。
    ★一朵灰色的低云自东向西把天空拉出褶皱。暮色里的花园颜 色黯淡。有一种静止,不过是纳比尔式的静止。它在孕育混乱。远方,海在翻腾。
    雨要来了。
    我希望你带了伞,我的朋友。
    ★ 现如今,我们表现得像是一想到什么马上就要有什么。但我们不行。有时我们就是得坐下来等待。所以吃桃子吧。别这么暴躁。拿着。
    ★ 不要试图提前去看美好的部分。不要试图提前去看结局。坚持留在当下,即使当下并不太好。还有,要考虑到你已经走了多远。
    ★ 你心里烦。恐惧。但又能怎么样?你不能再跑了。那样的日子结束了。你不能靠跳跳舞就把问题美化。你甚至不能用修枝剪叶来解决问题。那些日子也结束了。所以现在你**能做的事,就抱歉。祝好。哦,不过还有个附注,”露西修女说, “他说,等我。”她乐观地耸耸肩。“嗯,不错啊。
    等他?我猜他是要来探望你吧。”    露西修女小心地折好信,把它放回信封里。然后 她把邮件放在我的腿上,好像那里就是它的终结之地 。一滴热泪从我的鼻翼滑下。我有二十年没听到你的 名字被提起。我只把话语藏在脑海里。
       “哦!”露西修女说道,“别沮丧啊,奎妮。没 事的。”她从咖啡桌上的家庭装纸盒里抽出一张纸巾 ,仔细地擦拭我紧闭的那只眼角,我咧开的嘴,甚至 我脸颊上的那滴东西。她拉起我的手,我却只能想到 很久以前,在文具柜里,我的手在你的手心里。
       “或许哈罗德·弗莱明天就来了。”露西修女说 。
       咖啡桌旁,芬缇还在刮她信上的锡箔框。“快点 啊,你这个小捣蛋。”她咕哝着。
       “你说的是‘哈罗德·弗莱’吗?”凯瑟琳修女 跳起来猛拍一声巴掌,就好像她闷住了一只大黄蜂。
    那是当天早上发生的*喧闹的一件事,每个人又都开 始“哦哦哦”地碎碎念起来。“我怎么给忘了?他昨 天打来电话。对。他是从公用电话亭打来的。”她讲 着不连贯的短句,你在想办法讲清楚实际上并无意义 的事情时,就会这样。“信号很差,他一直在笑。我 一个字也听不懂。现在我想想看,他一直在说同一件 事。关于等待。他说要告诉你他在走路。”她从口袋 里抽出一张黄色的便利贴,飞快地展开来。
       P4-P6 是别再试图解决问题。
    ★ 天空和太阳一直都在。只有云来了又去。
    【**封信】 亲爱的哈罗德: 收到这封信,你可能会有些吃惊。我知道,我们*后一次见面距今已久,可近来我总想起过去的许多事。去年我动了一次肿瘤手术,但癌细胞已经扩散,医生也无能为力。我现在状况平稳,也还算舒适,只是,我想要感谢你许多年前给予我的友谊。请代我向你的妻子问好。如今我想起戴维,仍觉喜爱。
    献上我*好的祝福, 奎轩 【第二封信:那我开始了】 很久以前,哈罗德,你对我说过:“有很多东西我们不去看。”你指的是什么?我问。“就在我们眼前的东西。”你说。
    当时我们坐在你的车里。你在开车,像往常一样,而我坐在乘客座。我仍记得,夜幕正降临,所以我们一定是在回啤酒厂的路上。远处,路灯点亮达特穆尔高原的蓝色丝绒裙边,月亮是一抹粉笔迹的朦胧。
    真相就在我的嘴边,呼之欲出。我再也忍不住了。靠边停车,我几乎要大喊出来。听我说,哈罗德弗莱——你戴着驾驶手套指向前方:“你看到没有?我们走过这条路多少回了?我还从来没注意过那个。”我朝你指示的方向看去,你大笑起来:“真好笑,奎妮,我们竟错过这么多。” 就在我几乎要供认一切时,你却在赞赏一片扩建的屋顶。我打开手包按扣,拿出一块手帕。
    “你感冒啦?”你说。
    “你要薄荷糖吗?”我说。
    时机又一次错失。我又一次说不出口。我们继续行驶。
    这是我写给你的第二封信,哈罗德,这一次会不一样。没有谎话。我会坦白每一件事,因为那天你说得对。有太多事情你没有看到。有太多事情你还不知道。我的秘密已被我深埋二十年,趁还不算太晚,我必须一吐为快。我会告诉你一切,余下的终归寂静。
    我看见外面特威德河畔贝里克的城垛。北海的一根蓝丝线穿过地平线。我窗边的树缀着浅色的新芽,在暮色中熠熠发亮。
    那我们走吧,就你和我。
    我们时日无多。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