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科幻小说

孤独深处

2016雨果奖获得者郝景芳作品,中国科幻又一高峰!

作者:郝景芳 出版社:江苏文艺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新品推荐
红火星(火星三部曲)
¥41.90 | ¥59.80
仙路争锋(4)
¥17.10 | ¥28.00
时光便利店
¥33.70 | ¥46.80
跑/末世2037科幻三部曲
¥21.10 | ¥26.00
  • 商品标识:3564496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SBN:9787539992761
  • 作者:郝景芳
  • 页数:296
  • 出版日期:2016-08-01
  • 印刷日期:2016-08-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0
  • 5.jpg

  • 《孤独深处》的书名,缘于作者对科幻小说的感觉。科幻小说构想一个可能性的世界,人站在这个世界的边缘,*容易感觉到出世和异化。


    出离世界的感觉是*孤独的孤独。郝景芳著的《孤独深处》是中国科幻又一高峰!打败刘慈欣《三体2》,*终入选2016雨果奖提名的《北京折叠》在这里!郝景芳全新科幻短篇合集**出版!

  • 郝景芳著的《孤独深处》讲述了未来的北京按48 小时一个循环,被设定为3个空间。


    第一空间拥有24 小时的时间;第二空间拥有16小时时间;第三空间拥 有8小时时间。第三空间的垃圾工老刀为了给捡来的 女儿凑齐上幼儿园的费用,冒险接受第二空间研究生 秦天的委托给其在第一空间的女友送信。一个48小时 的故事,一个三等公民眼中的三个不同世界。

  • 郝景芳:

    女。清华大学物理系本科,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经济学博士。
    2006年开始从事写作,其科幻作品包括长篇科幻小说《流浪苍穹》,短篇小说集《孤独深处》《去远方》。
    2016年4月,其短篇小说《北京折叠》获得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提名。


  • 前言
    北京折叠
    弦歌
    繁华中央
    宇宙剧场
    *后一个勇敢的人
    生死域
    阿房宫
    谷神的飞翔
    深山疗养院
    孤单病房
    拖延症患者

  • 老刀艰难地穿过人群。端盘子的伙计一边喊着让 让一边推开挡道的人,开出一条路来,老刀跟在后面 。 彭蠡家在小街深处。老刀上楼,彭蠡不在家。问 邻居,邻居说他每天快到关门才回来,具体几点不清 楚。老刀有点担忧,看了看手表,清晨五点。
       


    他回到楼门口等着。两旁狼吞虎咽的饥饿少年围 绕着他。他认识其中两个,原来在彭蠡家见过一两次 。少年每人面前摆着一盘炒面或炒粉,几个人分吃两个菜,盘子里一片狼藉,筷子仍在无望而锲而不舍地 拨动,寻找辣椒丛中的肉星。老刀又下意识闻了闻小 臂,不知道身上还有没有垃圾的腥味。周围的一切嘈 杂而庸常,和每个清晨一样。
       


    “哎,你们知道那儿一盘回锅肉多少钱吗?”那 个叫小李的少年说。“靠,菜里有沙子。”另外一个叫小丁的胖少年 突然捂住嘴说,他的指甲里还带着黑泥,“坑人啊。
    得找老板退钱!”    “人家那儿一盘回锅肉,就三百四。”小李说, “三百四!一盘水煮牛肉四百二呢。”    “什么玩意?这么贵。”小丁捂着腮帮子咕哝道 。
       另外两个少年对谈话没兴趣,还在埋头吃面,小 李低头看着他们,眼睛似乎穿过他们,看到了某个看 不见的地方,目光里有热切。
       老刀的肚子也感觉到饥饿。他迅速转开眼睛,可 是来不及了,都种感觉迅速席卷了他,胃的空虚像是 一个深渊,让他身体微微发颤。他有一个月不吃清晨 这顿饭了。一顿饭差不多一百块,一个月三千块,攒 上一年就够糖糖两个月的幼儿园开销了。
       


    他向远处看,城市清理队的车辆已经缓缓开过来 了。 他开始做准备,若彭蠡一时再不回来,他就要考 虑自己行动了。虽然会带来不少困难,但时间不等人 ,总得走才行。身边卖大枣的女人高声叫卖,不时打 断他的思绪,洪亮的声音刺得他头疼。步行街一端的 小摊子开始收拾,人群像用棍子搅动的池塘里的鱼。
    倏一下散去。没人会在这时候和清理队较劲。小摊子 收拾得比较慢,清理队的车耐心地移动。步行街通常 只是步行街,但对清理队的车除外。谁若走得慢了, 就被强行收拢起来。
       这时彭蠡出现了。他剔着牙,敞着衬衫的扣子, 不紧不慢地踱回来,不时打饱嗝。彭蠡六十多了,变 得懒散不修边幅,两颊像沙皮狗一样耷拉着,让嘴角 显得总是不满意地撇着。


    如果只看这副模样,不知道 他年轻时的样子,会以为他只是个胸无大志只知道吃 喝的怂包。但从老刀很小的时候,他就听父亲讲过彭 蠡的事。
       老刀迎上前去。彭蠡看到他要打招呼,老刀却打 断他:“我没时间和你解释。我需要去**空间,你 告诉我怎么走。”    彭蠡愣住了,已经有十年没人跟他提过**空间 的事,他的牙签捏在手里,不知不觉掰断了。他有片 刻没回答,见老刀实在有点急了,才拽着他向楼里走 。“回我家说,”彭蠡说,“要走也从那儿走。”    


    在他们身后,清理队已经缓缓开了过来,像秋风 扫落叶一样将人们扫回家。“回家啦,回家啦。转换 马上开始了。”车上有人吆喝着。
       彭蠡带老刀上楼,进屋。他的单人小房子和一般 公租屋无异,六平方米的房间,一个厕所,一个能做 菜的角落,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胶囊床铺,胶囊下是 抽拉式箱柜,可以放衣服物品。墙面上有水渍和鞋印 ,没做任何修饰,只是歪斜着贴了几个挂钩,挂着夹 克和裤子。进屋后,彭蠡把墙上的衣服毛巾都取下来 ,塞到*靠边的抽屉里。转换的时候,什么都不能挂 出来。老刀以前也住这样的单人公租房。一进屋,他 就感到一股旧日的气息。
       


    彭蠡直截了当地瞪着老刀:“你不告诉我为什么 ,我就不告诉你怎么走。”    已经五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
       老刀简单讲了事情的始末。从他捡到纸条瓶子, 到他偷偷躲入垃圾道,到他在第二空间接到的委托, 再到他的行动。他没有时间描述太多,*好马上就走 。
       “你昨天躲在垃圾道里?去第二空间?”彭蠡皱 着眉,“那你得等二十四小时啊。”    “二十万块。”老刀说,“等一礼拜也值啊。”    “你就这么缺钱花?”    老刀沉默了一下。“糖糖还有一年多该去幼儿园 了。”他说,“我来不及了。”    


    老刀去幼儿园咨询的时候,着实被吓到了。稍微 好一点的幼儿园招生前两天,就有家长带着铺盖卷在 幼儿园门口排队,两个家长轮着,一个吃喝拉撒,另 一个坐在幼儿园门口等。就这么等上四十多个小时, 还不一定能排进去。前面的名额早用钱买断了,只有 *后剩下的寥寥几个名额分给苦熬排队的爹妈。这只 是一般不错的幼儿园,*好一点的连排队都不行,从 一开始就是用钱买机会。老刀本来没什么奢望,可是 自从糖糖一岁半之后,就特别喜欢音乐,每次在外面 听见音乐,她就小脸放光,跟着扭动身子手舞足蹈。
    那个时候她特别好看。老刀对此毫无抵抗力,他就像 被舞台上的灯光层层围绕着,只看到一片耀眼。无论 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想送糖糖去一个能教音乐和跳舞 的幼儿园。
       


    彭蠡脱下外衣,一边洗脸,一边和老刀说话。说 是洗脸,不过只是用水随便抹一抹。水马上就要停了 ,水流已经变得很小。彭蠡从墙上拽下一条脏兮兮的 毛巾,随意蹭了蹭,又将毛巾塞进抽屉。他湿漉漉的 头发显出油腻的光泽。
       “你真是作死,”彭蠡说,“她又不是你闺女, 犯得着吗?”    “别说这些了。快告我怎么走。”老刀说。
       彭蠡叹了口气:“你可得知道,万一被抓着,可 不只是罚款,得关上好几个月。”    “你不是去过好多次吗?”    “只有四次。第五次就被抓了。”    “那也够了。我要是能去四次,抓一次也无所谓 。”    


    老刀要去**空间送一样东西,送到了挣十万块 ,带来回信挣二十万。这不过是冒违规的大不韪,只 要路径和方法对,被抓住的概率并不大,挣的却是实 实在在的钞票。他不知道有什么理由拒(P2-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