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其他分类

知觉之门

作者:(英)阿道司·赫胥黎|译者:庄蝶庵 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新品推荐
篡唐
¥19.38 | ¥38.00
中国异闻录(2)
¥22.05 | ¥35.00
古玩姻缘
¥24.84 | ¥36.00
生化危机(2卡利班海湾)
¥24.15 | ¥35.00
  • 商品标识:3845201
  • 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 ISBN:9787569914344
  • 作者:(英)阿道司·赫胥黎|译者:庄蝶庵
  • 页数:218
  • 出版日期:2017-06-01
  • 印刷日期:2017-06-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40
  • 《知觉之门》是英国伟大作家、《美丽新世界》作者阿道司·赫胥黎献身精神的作品!用迷离的文字记录下了亲自服用迷幻剂之后的超感官体验!
    收入书中所涉及的世界名画插图超过30张!并附录本书续集作品《天堂与地狱》!
    *忠实原作的译本,可一窥作者阿道斯·赫胥黎特立独行、玩世不恭,却又十分可爱的性格。
  • 阿道司·赫胥黎晚年时应朋友之邀,亲自尝试了 从一种名为佩奥特的仙人掌中提取出的活性成分—— 麦司卡林,并且导致了诸多幻觉的出现。同时,赫胥 黎的朋友以及妻子也在旁录下了整个过程。事后,经 历过幻象的赫胥黎内心无法平静,便根据脑海中的种 种回忆,以及重听录音中自己的喃喃细语,再加上自 己对于幻觉的种种思考,写下了《知觉之门》一书, 并在之后又写作了它的续篇《天堂与地狱》。两篇上 下呼应,借着幻觉,探讨了整个时代的人类最终问题 ——“清除一切迷障,知觉之门将开,万物显出本相 :如其所是,绵延无止。”
  • 知觉之门
    天堂与地狱
    附录
  • 1886年,德国药物学家路易斯·莱温**次对仙 人掌进行了系统研究,研究著作出版之后,莱温仙人 球因他得名,这也是此物**成为科学研究对象。
    然而对于墨西哥和西南美洲的印第安民众而言. 在他们的原始宗教中,此物起源极早,使用甚久,仿 佛是祖先的旧友。其实,旧友这个词,尚不足以形容 它与美洲先民的关系。在较早拜访新大陆的一位西班 牙人笔下,曾有这么一句话:“他们吃一种根茎,称 之为佩奥特掌,且敬之如神灵。”美洲先民敬此物如 神,原因何在?当那些杰出的心理学家如杨施、哈维 洛克·艾利斯、威尔·米切尔开始研究麦司卡林—— 佩奥特掌的活性成分时,一切开始大白于天下。不错 ,一旦触及到此物偶像崇拜的意义.这些专家难免踌 躇不定,不过他们也无不确信,麦司卡林在所有药物 中具有***的特性:只要施以合适的剂量,此物 能**其他一切药物,深刻地改变人的意识清醒程度 ;与此同时.此物还比医师药房中其他类似的药物毒 性*小。
    自从莱温和艾利斯等人开始研究麦司卡林以来, 后人也在断断续续地进行着零星的研究。化学家们不 仅提取出了麦司卡林,他们还得到了合成这种植物碱 的方法,如此一来,麦司卡林的产量不再取决于沙漠 中的仙人掌,毕竟仙人掌的产量很少,且不稳定。而 精神病学家们则服用起麦司卡林来,希望由此可以对 病人的心理变化有*直接的、*清晰的了解。至于心 理学家.很不幸,他们的研究对象实在太少,而且实 验环境太过局限,但他们却发现了麦司卡林*加惊人 的一些药效,并将之记录在案。神经学家和生理学家 则发现,似乎有某种机制,能使此物对人的中枢神经 系统起作用。此外,至少有一名职业哲学家视其为一 道光,或许可以照亮古代某些未解之谜,比如精神在 自然界的地位,大脑与意识的关系。
    所有的研究至此便再无进展,直到两三年前,有 人发现麦司卡林有一种现象.这一现象或许有极重大 的价值。其实,过去数十年来,这一现象就在研究者 的眼皮子底下,然而竞无一人观察到它,直到英国一 位年轻的精神病学家(他目前在加拿大工作)发现, 麦司卡林和肾上腺素在化学成分上极其相似。他被自 己的发现震撼了。*进一步的研究显示,麦角酸(从 麦角中提取,具有极强的迷幻作用)与上述两种物质 *是有结构上的生物一化学关系。接着又发现,肾上 腺素红(从肾上腺素分解出的物质)能使人产生许多 临床症状,这些症状与从迷醉于麦司卡林的人身上观 测到的几乎相同。但是,肾上腺素红或许会自发地在 人类体内产生,也就是说,也许我们每个人都能自发 地产生微量的、具有化学作用的肾上腺素红,而这一 物质能深刻地改变人的意识状态,这一点已广为人知 。它对人的意识产生的某些变化,与精神分裂症(20 世纪*具代表性的一场灾祸)的一些临床症状相似。
    如此说来,精神错乱会不会是由于体内化学作用紊乱 引起的呢?或者反过来说,人类体内化学作用的紊乱 ,是否亦源于人类的精神苦闷作用于肾上腺呢?现在 就急于下结论,尚显得不够成熟。我们*多只能说, 世人已经发现了某个案件,表面上证据已然确凿。与 此同时,“猎犬们”(生物化学家、精神病学家、心 理学家)则嗅到了这条线索,有条不紊地跟踪前进。
    至于我,在1953年的春天,因为种种机缘,竞发 现自己恰恰站在这条线索的路上。当时,一条“猎犬 ”正在美国加州忙些事务,虽然学界对麦司卡林的研 究已有70年,但这位专家手上掌握的关于此物的心理 学资料既稀少又很荒谬,他渴望多获得一些资料。至 于身在现场的我,其实也很情愿,甚至很渴望成为一 只豚鼠。于是,在一个明亮的早晨,时值五月,我饮 下半杯溶解了0.4克麦司卡林的水,坐下来,静待反应 的到来。
    人类聚居一处,共同行动,互相回应——然而其 实我们永远都是孤独一人。受难者们虽然手挽着手登 上历史的舞台,但当他们被钉上十字架的时候,却总 是孤独一人。情侣们拥抱,热烈期望将彼此单独的狂 喜融合在一起,**自我,成为一体——但这也是白 费。任何有精神的肉体,注定要独自忍受痛苦、独自 畅享欢乐,这是人之本性。除非经过符号化的过程而 间接地被他人感知,否则知觉、情感、洞察、幻想, 凡此之类。都属私密,不能被传达到外界。他人经验 的相关信息,我们可以共享,但他人的经验本身,我 们是永远没有办法体会的。小至家庭,大至**,任 何人类组织,无非是一个个岛宇宙的社会。
    P3-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