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社会科学 > 社会学 > 社会科学总论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完整版)

精美装帧,新增10个被封杀篇章!国内首部精神病人访谈手记。看高智商疯子如何调戏和羞辱正常人!

作者:高铭 出版社:北京联合
原价 ¥39.80
售价
促销

新学期新装备 满99减30 满189减60

运费 满59 包邮
销量 229313 件
数量
-
+
库存:5471

收藏

服务
  • 商品标识:3392507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ISBN:9787550263932
  • 作者:高铭
  • 页数:360
  • 出版日期:2016-01-01
  • 印刷日期:2016-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30
  • 13.jpg

    收起全部

  • 5年前,一本默默无闻的书一经出版便迅速占据各大图书排行榜榜首。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没有浮夸的修辞,没有繁复的文体,简简单单的对话形式,却在5年间以百万余册的畅销量级,撼动了所有人自以为稳固的世界观。
    5年后,这本广受好评的书被各大影视公司争抢改编权,同名网络剧单集首播观看次立即破百万。

    在作者高铭沉淀5年后的增补和修订下,《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完整版》带着10个从未公开的新篇章,再次与大家见面。依旧是那些在静谧中喧嚣的观点,仍然是那些在秩序中混乱的立场。让一批又一批的人,在字里行间探索未知,重新定义曾经根深蒂固的认知。
    有多少疯子,在自己的世界里正常着。
    有多少天才,在自己的世界里疯狂着。
    一堵围墙,区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围墙内外,疯狂与正常。
    围墙之上,困惑与彷徨。
    一本书,拆掉围墙。
    「天才在左」四维虫子、进化惯性、真正的世界、伪装的文明……
    一本书,思维脱缰。
    「疯子在右」预见未来、偷取时间、*后的撒旦、灵魂的尾巴……
    借疯子的策略,唤醒你未知的灵魂。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完整版》,一本向内在无限探索的好书。
    不论是曾经看的、正在看的,还是将要看的,请你都不要轻易对号入座。


    收起全部

  • 这本书,是一群误入歧途的天才的故事,也是一群入院治疗的疯子的故事。

    这本书,是作者高铭耗时4年深入医院精神科、公安部等神秘机构,和数百名“非常态人类”直接接触后,以访谈形式记录了生活在社会另一个角落的人群(精神病患者、心理障碍者等边缘人)的所思所想。
    这本书,是国内第一本具有人文情怀的精神病患谈访录。在与精神病患对话的内容里涉及到生理学、心理学、佛学、宗教、量子物理、符号学以及玛雅文明和预言等众多领域。表现出精神病患看待世界的角度和对生命提出的深刻观点,闻所未闻却又论证严谨。
    他们说:绝对四维生物眼里,我们只是蠕动的虫子
    肤浅的男人,必然被基因先进的女人毁灭
    孩子,你是我创建的角色,生死皆有我定
    你追求的那点可怜的光明,根本不值一提
    飓风不是虚幻,你还未信,我已死于狂风
    睡梦中我狰狞的表情,吓破世人胆却仍无解
    我们的生命,只是未知长河中的一个小碎片
    我有三只小猪,我杀死了其中两只,而已
    ……

    这本书,能够让人们真正了解到疯子抑或天才的内心世界。
    大部分人都乐于成为社会群居动物的一员,所以会对从不同维度看待世界的人心存疑虑,甚至是不假思索的否定。
    可是,定义一个人是天才还是疯子又有什么真正的标准呢?
    相信这本书会给你一个近乎完美的答案。


    收起全部

  • 他喜欢问为什么,但不是哲学家

    他喜欢探究心理,但不是心理学家
    他喜欢追问世界本源,但不是历史学家
    他喜欢动物,但从不去动物园
    他是个探险家,但不怎么旅游
    他写过畅销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他喜欢白色、金属金和银色
    他喜欢用“贪婪”形容自己
    他喜欢自己制定规则
    他坚信自己能拯救世界
    他谁也不是
    但他谁都是

    高铭
    70年代,生于北京

    收起全部

  • 前言
    旧版前言
    角色问题
    梦的真实性
    四维虫子
    三只小猪——前篇:不存在的哥哥
    三只小猪——后篇:多重人格
    进化惯性
    飞禽走兽
    生命的尽头
    转世
    苹果的味道
    颅骨穿孔——前篇:异能追寻者
    颅骨穿孔——后篇:如影随形
    生化奴隶
    永远,永远
    真正的世界
    孤独的守望者
    雨默默的
    生命之章
    *后的撒旦
    女人的星球
    篇外篇:有关精神病的午后对谈
     时间的尽头——前篇:橘子空间
     时间的尽头——后篇:瞬间就是永恒
     在墙的另一边
     死亡周刊
     灵魂的尾巴
     永生
     镜中
     表面现象
     超级进化论
     迷失的旅行者——前篇:精神传输
     迷失的旅行者——中篇:压缩问题
     迷失的旅行者——后篇:回传
     永不停息的心脏
     禁果
     朝生暮死
     预见未来
     双子
     行尸走肉
     角度问题
     人间五十年
    第二个篇外篇:精神病科医生
     伪装的文明
     控制问题
     大风
     双面人
     满足的条件
     萨满
     偷取时间
     还原一个世界——前篇:遗失的文明
     还原一个世界——中篇:暗示
     还原一个世界——后篇:未知的文明
     盗尸者
     棋子
     谁是谁
     灵魂深处
     伴随着月亮
     刹那
     果冻世界——前篇:物质的尽头
     果冻世界——后篇:幕布
    新版后记:人生若只如初见
    **版后记:人生若只如初见

    收起全部

  • 生命之章    

    “你好。”我坐下、摘下笔帽、后打开本子,准 备好录音笔后抬头看着他。只看了一眼,我就后悔了,后悔见他。我也算是接触过不少精神病人了,他们之中鲜有 眼神象他这样让我感到不安的。而不安的根源在于从 他的眼神中什么都看不到,没有喜怒哀乐。如果面对 的患者是兴高采烈那种亢奋的状态的,那我就不需要 多问,听就是了;假若面对是沉默类型的也没关系, 无非再多来几次试试;要是对方情绪很不稳定甚至狂 暴,大不了就跑呗,跑快点躲开砸过来的一切,安全 **就成。然而,面前的他只有一种态度:超然。说 实话我有点怕这类型的患者,因为在他们面前,我是 那个被审视的人,甚至到了一种无所遁形的地步。    

    我甚至能预感到接下来必将是一段烧脑甚至颠覆 我所有认知的时间。他面无表情点了下头:“你好。” 糟糕了!我知道自己的预感没错,因为他平和的 回应我的问候。对于一个很不稳定的精神病人来说这 不正常。我:“呃……听说你自杀很多次?”他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会儿:“那不是自杀,我 只是想提前结束这一章。” 我:“一章?”这让我想到了曾经接触过的某一 位患者。“你认为我们是在一本书里?” 他:“不是书。只是这么形容。” 我:“那是什么意思?”他:“只是一个环节罢了。” 我:“呃……还是没明白。”    


    他漠然的看了我一会儿:“死亡并不是真的死亡 ,只是我们这么说。死亡只是生命这一段的终结,但 是我们还会用别的方式继续下去。”“死亡不是死亡……”我在品味这句话,“那死 亡是什么?”    他:“这一章的结束,我说过的。”    我开始有点听明白了:“原来是这样……那之后 呢?是什么?”    他:“我也不知道,某种形式吧?所以我想提早 结束现在的环节去看看后面到底是什么。”   


    我:“其实……”我隐隐的觉得话头不对,但一 时又没想好要不要岔开,毕竟他是有自杀倾向的那类 患者    他没打算停下来而是继续就这个问题点还在说: “生命和死亡只是我们起的名字罢了,生命本身不见 得是好的,死亡也不见得是坏的。这些都只是必须的 某种阶段。现在,被我们称作是生命的这个阶段,是 某个巨大环节中的一个段落,之前我们经历过其他阶 段,之后还会经历另一些别的什么,但是我们不清楚 那是不清楚那是什么。”    我:“我大概是听明白了,你是说我们的生命是 某个……巨大的……嗯……某种连续性的一部分?”    他:“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我:“那,那个巨大的……我没办法称呼它,是 什么形状的?环形?或者就像是NDA一样的螺旋体?” 他:“你在试图用生命中的常识去解释生命之外 。但假如真有什么形状的话,我认为应该是我们无法 理解的,因为目前我们甚至都无法理解生命之外是什 么。” 我突然觉得他的想法很有趣:“也许它就是普通 纯线性的。”    他非常认真的想了想:“我不知道。”    我:“但是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    他:“我只是说这种可能性存在。所以我才打算 提前结束生命来试试。”    



    我:“但拿生命来……这太草率了,毕竟生命只 有一次机会……”    他有点不耐烦的打断我:“你怎么知道的?”    我被问愣了。
       他:“你们太喜欢用已知去解释未知了,然后以 此为基准来评判。”    我:“可是这很正常啊,毕竟我们身处在生命当 中……”    他:“不、不,不是这样的,你还是没能跳出来 。也许,下一个环节来看,认为我们现在的阶段只是 某种孕育期呢?甚至我们这个阶段反而被称为死亡呢 ?在其他阶段看来,生死的因果关系也许正好是相反 ,而不是我们现在认为的这样。你太习惯于用已知解 释未知了。或者说,在某种程度上你恐惧未知,就如 同恐惧死亡。”   



    我知道他这种逻辑虽然建立在假设基础上,但却 是不可攻破的,因为我没法推翻他的假设,除非我也 向他那样假设。可这样一来我就和他所做的没有任何 区别了。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会为人类的逻辑极限 感到悲哀,并且有沉重的无力感以及某种程度上的* 望。 我决定再挣扎一下:“用已知尝试着解释未知也 没错吧,至少现在看来没错误,因为我们的定位就在 生命中,而不是生命之外。”    他:“你从身处的角度看当然没错误,但是从正 确与否的角度看就不好说了。”    “好吧。”我彻底放弃了在这个问题继续纠结, 因为他是对的。“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想法的 ?”     

    收起全部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