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 第7章

7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第三节 9世纪至11世纪的西欧

封建割据的法国

9世纪至11世纪是西欧封建制度普通确立的时期,其中以法国显为典型。根据9世纪初巴黎圣日耳曼修道院的地产清册,典型的封建大地产已经在法国普遍建立起来。圣日耳曼修道院就拥有36,500公顷的土地,其中大约有一半是领主自营地,一半是农奴份地。除劳役租外,还以实物形式征收各种代役租,单单母鸡一项,这个修道院每年就能收到5887只,而得到的鸡蛋则有30,865个。由于封建化的完成,奴隶、隶农与破产的自由农民已经合流成为广大的依附农民阶层。被称为“塞尔夫”的农奴,大多数是奴隶的子孙,他们不仅被束缚在土地上,而且在人格上和法律上都依附于领主,可以随同土地一起出售。农奴不经主人许可不能结婚。许可结婚的农奴须交纳“结婚税”。继承遗产也须交税,这就是所谓的“死手捐”。法国农民还有一部分称为“维兰”的依附农民,他们大多数是由公社破产农民演变而来的。他们的境遇比塞尔夫好一些。维兰的人格是自由的,在一般情况下可以世袭占有份地,所负担的劳役也有一定的标准,在法国南部一年不超过80天。

随着封建经济的发展,农业技术也有所改进。这时三圃制已广泛流行,注意深耕细作,刈草、施肥,用几对牛牵引的重犁也普遍使用,耕地面积扩大,粮食收成达到播种量的四倍到六倍。这一切变化都有利于领主势力的加强,他们独霸一方,称雄割据。当时法国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分裂成许多大小不等的公国与伯爵国。如诺曼底公国、勃艮第公国和亚奎丹公国;还有法兰德斯伯国、香槟伯国、安茹伯国、土鲁斯伯国和巴塞罗那伯国等。从887年加洛林王朝的国王胖子查理被废以后,形成两个王朝(加洛林王朝与罗伯特王朝)争夺王位的斗争。罗伯特王朝的创始人是强者罗伯特,因抗击诺曼人入侵有功,被封为法兰西岛公爵。他的儿子巴黎伯爵埃德又因击退诺曼人对巴黎的围攻,所以在法王胖子查理被废以后,被一部分封建主拥为国王。但有一部分领主仍坚持加洛林王朝世袭帝位,推选“简单的”查理为法国国王,这两个王朝相互斗争近一个世纪。后来罗伯特王朝势力逐渐强大,而加洛林王朝的领地只剩下琅城及其附近一带领土。

987年,在教会和世俗领主代表大会上,罗伯特王朝出身的休·加佩被选为国王,他拥有五个伯爵领地,分散在塞纳河和罗亚尔河之间的狭长地带,全部面积不超过6816平方公里,境内只有巴黎和奥尔良两个城市。加佩王朝统治初期,王权十分微弱。在名义上国王是最高宗主,大家都应向他行附庸臣服礼,并承认他们的官职和领地是国王授予的。国王即位时主教也为他涂圣油,成为神授政权的君王。但实际上各领主几乎都是独立的,他们在自己的领地内有权宣战和讲和,有权铸造自己的货币、制定法律并对其臣民进行审判。在他们看来,国王只是同辈中的第一人。蒙勒利领主的堡垒把国王从巴黎到奥尔良的通路截断了,因此,国王必须带武装侍从保护自己,才能从领地这一端走到那一端。加佩王朝初期的国王和普通领主差不多。他们没有固定的驻节地,经常带着随从由一个庄园转移到另一个庄园,消耗从农民那里征收搜刮来的粮食和其他物品。有时他们甚至拦路抢劫,来扩大自己的收入。例如腓力一世(1060—1108年在位)曾对过境的意大利商人进行抢劫。但在对外关系上,加佩王朝极力显示自己的尊严,先后与英格兰、德意志和拜占庭君主互换使节。国王亨利一世(1031—1060年在位)曾与基辅大公雅罗斯拉夫的女儿安娜结婚,其目的是提高国际威望。11世纪末,国王在市民阶级的支持下,不断战胜封建割据势力,使法国逐渐走向统一。

阶级斗争的激化,也促使一部分封建主依附于王权。10世纪末,正当年轻的查理二世继位为诺曼底公爵时,所有伯爵辖区的农民纷纷举行秘密集会,他们不顾各种禁令,决定制定新的有关使用森林的法律。997年,参加起义的代表在田间集会,公爵听到这一消息,立刻派副将拉乌尔伯爵带领大队骑士前往镇压。他假意允许农民代表申诉疾苦,将代表们诓骗在一起,砍掉他们的手足,起义遭到血腥的镇压。l024年布列塔尼又爆发了一次农民起义,一位编年史家在叙述这次农民起义时说:“他们既没有领袖,也没有武器”,完全出于对领主的仇恨,自发地起义。法国封建主调集大批骑士,才把起义镇压下去。

农民的反抗,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领主的贪婪,迫使封建地租按“惯例”交纳,这是农民斗争的胜利果实之一,从而稍许改善了农民的处境,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为封建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德意志、意大利和教皇国

843年凡尔登条约之后,东法兰克王国逐渐发展成为后来的德意志。9—11世纪的德意志、意大利和教皇国存在着错综复杂的关系。德意志对意大利的侵略和神圣罗马帝国的建立,不仅对意大利的统一带来不良的后果,而且加深了德意志的政治分裂。教皇国是意大利国中之国,它既阻碍意大利的统一也有碍于德意志的强大。主教授职权的斗争,削弱了皇帝对教会领主的控制权,减少了帝国的经济收入,教权高于皇权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至英诺森三世(1198—1216年在位)时,教权达到了极盛时代。从9世纪到11世纪这段时间,德意志也处于分裂局面,国王徒有其名。当时形成五大公国(萨克森、法兰克尼亚、士瓦本、巴伐利亚和洛林)相互对峙的局面。

911年,东法兰克国王路易死后,加洛林王朝在东法兰克王国的统治便终止了,这一历史事件一般认为是德意志作为独立封建国家的开始。911—919年法兰克尼亚公爵康拉德一世号称德意志国王,执政短暂,接着是萨克森王朝的奠基者捕鸟者亨利一世(919—936年在位)(1)。他是在五大公国的贵族代表会议上被推选出来的。他之所以当选一是他有强大的实力,二是他的前任康拉德一世被迫指定他为王位继承人,并将象征王权尊严的权杖转交给他。

亨利一世为了摆脱教会的监护,即位时没有举行涂油礼,因此引起教会不满,给他起了一个绰号,称他为“无柄之剑”。所以亨利即位之初,除了依靠自己的家臣,有时也寻找世俗贵族和教会的支持。一切以自己的利害为转移。

919年士瓦本公爵布尔克加德试图反叛,被亨利的家臣所制服,亨利一世为了减少阻力,赐予布尔克加德在士瓦本境内修建寺院的特权,这些寺院的收入也归修建者所有。布尔克加德以士瓦本公爵的身份,在自己广阔领地内推行这一特权,既增加收入又提高社会威望,但引起教会的不满,称他为“毁灭自己公国的暴君”。

亨利一世在同巴伐利亚公爵亚努里夫的斗争中也采取同样的策略。921年亨利包围了累根斯堡,迫使亚努里夫承认他的最高统治权。但亨利也付出高昂的代价,承认亚努里夫对巴伐利亚教堂和寺院的统治权,而且后者得到任命主教权。亚努里夫还将教产分给自己的附庸。编年史家鄂图·符里辛根曾指出:“亚努里夫极其残酷地破坏了巴伐利亚的教堂和修道院,并把它们的地产分赐给服役的军人。”亚努里夫在巴伐利亚的政治独立性还表现在:文书上用自己的年号而不用亨利一世的年号(只有931年的文书例外);同时他在累根斯堡和萨尔茨堡铸造自己的货币。

亨利一世因防御匈牙利的进攻,被迫对大领主让步。而大领主也因害怕匈牙利人的蹂躏,在某种程度上与亨利一世采取一致步骤。924年匈牙利人对德国进行了一次大规模毁灭性的入侵,但由于统治阶级的团结和人民的奋力抵抗,迫使匈牙利人议和,条件是交还被俘的匈牙利首领并向匈牙利交纳年贡,双方在九年之内互不侵犯。亨利一世利用休战之机进行军事改革,在边境建立设防据点,命令九分之一的家臣镇守边疆,接受骑兵训练,九分之八从事农业生产,支援前线战士。这一政策的后果是在萨克森南部和图林根北部边界出现了一些居民点,这些城堡式的居民点逐渐发展成商业城市如高斯拉尔、麦尔茨堡等,德意志国力渐强。933年和约期满,德王亨利一世因边防巩固,拒绝再向匈牙利人纳贡,于是匈牙利再度侵犯德意志,933年3月15日亨利一世在巴伐利亚公爵及其他公国的贵族支援下,在里亚德地方将匈牙利人击溃。

此外,亨利一世于923—925年又夺取了洛林的最高统治权。在东方,他对斯拉夫人进行多次征伐,928年夺取了勃兰登堡并在易北河中游建立了墨森堡,迫使一些斯拉夫部族称臣纳贡,并接受基督教。929年他又同巴伐利亚公爵亚努里夫一道出征捷克,迫使捷克大公瓦茨拉夫(928—936年在位)承认亨利一世的统治。936年亨利一世临终前在艾夫尔特召开全德公爵大会,会上他指定鄂图(一译奥托)一世为他的继承人。

鄂图一世(936—973年在位)是亨利一世的长子。他即位时与他父亲不同,接受了美因兹大主教希里德波特的加冕,后者给他涂了圣油并将王权标志交给他。这是政教重新和好的象征。但鄂图一世这一戏剧性的转变,引起世俗领主强烈的不满。鄂图一世当选不到一年,便与法兰克尼亚公爵艾伯加法发生冲突,后者勾结鄂图一世的弟弟亨利参加暴乱,但遭到鄂图一世的镇压。

940年前后,鄂图一世征服易北河和奥得河之间广大地区,强占斯拉夫人的土地,建立了边区马克和两个主教区:哈维里贝格和勃兰登堡。鄂图的势力一直延伸到日德兰半岛,并在此建立了三个主教区:亚胡兹、石勒苏益格和里潘。

950年,鄂图一世远征捷克,迫使捷克国王波列斯拉夫纳贡。同年他的军队越过蒂萨河,战胜匈牙利人,俘获大批战利品。

鄂图一世为了加强自己的武装力量,要求主教和修道院长服军役和履行公民义务;主教本人及其附庸均应参加鄂图一世对各地的军事征讨(这在查理大帝时代是禁止的)。

富庶的意大利北部诸城市是鄂图垂涎已久的目标。950年意大利统治者罗退尔的寡妻阿德里根德逃到鄂图那里,请求援助。鄂图顺水推舟,于951年率大军越过阿尔卑斯山,直接干预意大利封建主的内讧。参加这次远征的有:士瓦本、巴伐利亚和洛林公爵,美因兹、科伦和特里尔的大主教。951年9月22日占领伦巴底以后,鄂图在帕维亚接受当地贵族对他宣誓效忠,并得到了伦巴底国王的尊号。但并不是整个意大利都承认他的政权,例如,拉文纳就公开反对鄂图。罗马教皇对鄂图的外交使团也十分冷淡,关于意大利王位的谈判被束之高阁。因此,鄂图不仅要统治意大利,而且企图夺取对教皇的支配权。952年初鄂图与罗退尔寡妻阿德里根德成亲后,便返回萨克森。953年任命他的兄弟布鲁诺为科伦大主教,954年任命他的儿子威廉为美因兹大主教,次年又任命王室亲属亨利为特里尔大主教。这就减少了后顾之忧,为第二次远征罗马创造了条件。960年教皇约翰十二世因受罗马贵族的威胁,请求鄂图派兵支援。德意志在累根斯堡(960年)和沃姆斯(961年)两次王国的会议上都同意远征罗马。962年2月2日鄂图率领大军开进罗马,并在圣被得教堂接受教皇加冕称“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鄂图一世承认教皇对意大利地产的要求,但保留皇帝对地产的宗主权,教皇就职后应向皇帝宣誓效忠,鄂图常驻意大利的代表有权直接向皇帝上奏。鄂图不经教皇同意撤换了拉文纳大主教,这引起了约翰十二世的不满,反过来罗马教皇又与以阿达里伯特公爵为首的意大利贵族结成联盟,结果是约翰十二世被鄂图废黜。此后,不经皇帝同意不得选举教皇。在这一斗争中,鄂图还得到南意的卡普亚和贝纳凡托两地公爵(潘杜里夫和兰杜里夫兄弟)的支持。因为他们在与拜占庭人、阿拉伯人的斗争中需要鄂图的帮助。

鄂图一世把很大一部分精力花在对意大利的征服上,972年返回萨克森时已体衰力竭,次年5月病逝。鄂图一世想通过占领意大利和控制罗马教廷的办法来加强国内统治,这个靠武力维持的“神圣罗马帝国”,既耗费了德意志皇帝的大部精力,使德国的统一成了泡影,同时又严重地阻碍了意大利民族国家的形成。

鄂图一世之子鄂图二世(973—983年在位)即位之后,巴伐利亚公爵亨利企图夺取德意志王位,976年鄂图二世镇压了亨利的暴乱,并将他的领地转让给士瓦本的鄂图和教会。978—980年,鄂图二世与西法兰克国王罗退尔展开争夺洛林的斗争,罗退尔一度到达阿亨城下,企图生俘鄂图二世,但未达到目的。980年双方议和,罗退尔放弃对洛林的一切要求,这是鄂图二世的胜利。

接着,鄂图二世继承父亲未完成的事业,981年向南意大利进军。尽管攻克了塔伦诺,但982年7月13日在卡拉布里亚战役中,被阿拉伯人击败。鄂图二世的许多著名的附庸都阵亡了,其中包括奥格斯堡主教亨利,边地侯伯赫托里特和贡特尔等显贵,鄂图本人也险些被俘。

983年6月,在维罗那召开帝国会议,企图重整旗鼓。到会的有萨克森、法兰克尼亚、士瓦本、巴伐利亚和洛林的教俗大贵族,捷克大公的使者,伦巴底和罗马地区的主教。但由于米兰市民的反对和拜占庭拒绝把舰队交给鄂图二世支配,而使远征阿拉伯人的计划流产。同年12月7日鄂图二世死于罗马。当时,他的儿子鄂图三世年仅三岁,由鄂图三世的母亲西奥芬诺、祖母阿德里根德和美因兹大主教威利吉斯摄政,直到996年鄂图三世才独立执政(996—1002年)。他在大批主教陪同下又开始了对意大利的远征,并指定他的表侄布鲁诺为教皇(格利哥里五世),并由新教皇给自己加冕。但罗马、贝纳凡托、卡普亚、那不勒斯都拒绝承认他的权力。鄂图三世建立世界帝国的企图也没有实现。

在德意志皇权一再受挫的情况下,教会权力逐渐增长。从921年开始,德意志侵略意大利的武力,70%以上是由教会供给的。德意志大主教可以代表教皇为德意志皇帝加冕。从10世纪起,振兴教会的克吕尼运动已经在法国兴起。克吕尼修道院兴建于公元910年,它位于法国勃艮第境内。克吕尼派僧侣标榜清贫、独身,反对买卖圣职,反对教产世俗化,订立严格的清规戒律,加强以教皇为首的中央集权。10世纪后半期,在马若尔(948—994年)任克吕尼修道院院长的时代,克吕尼运动已变成一股强大的政治势力,勃艮第、法国东部和意大利北部40来个寺院都听命于他。鄂图二世极力同他保持良好关系,甚至提议马若尔任教皇。

在西尔维斯德二世(999—1003年在位)任教皇的时代,已公开提出教权来自上帝,教权高于世俗政权,公开向世俗政权挑战。到了利奥九世(1049—1054年在位)任教皇时期,教权得到进一步增强。利奥九世是克吕尼派僧侣,他下令改组教廷,高级神职人员均由克吕尼派僧侣招任。要求各级教士实行严格的独身制,防止教产转移到俗人手中。宣布所有教产都属于教皇,应向罗马教廷纳税。

他的后继者尼古拉二世(1058—1061年在位)于1059年在拉特兰宫召开宗教会议,宣布教皇只能由教廷的枢机主教选举,世俗君主不得干涉。因此,教皇与皇帝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至教皇格利哥里七世(1073—1085年在位)时期,政教之争达到了高峰。这时德国皇帝亨利四世(1056—1106年在位)在内政上遇到重重困难,1073年初萨克森地方贵族和平民不满于亨利四世的横暴政策,举行起义,皇帝被包围在加茨堡。后来逃到海尔菲里德。教皇格利哥里七世利用这一局势,在1074年和1075年两次宗教会议上,先后提出禁止买卖圣职和不准教士结婚,反对世俗授职权,并将亨利四世近臣五人以买卖圣职罪革除教籍。随着俗人授职权的取消,教产直属教皇,主教向皇帝宣誓效忠亦相继失效,这直接威胁到德国君主的利益。1076年元月,亨利四世在沃姆斯召开帝国会议,公开与教皇抗征,争夺授职权的斗争就这样开始了,它延绵了近半个世纪,至1122年签订沃姆斯协定才告一段落。

1076年帝国会议,使亨利四世大失所望。世俗公爵当中,除洛林的高特弗利德外,几乎谁也没有到会。到会的主教只有26名,恰好是一半,另有24名主教和两名总主教没有到会。这次会议虽然曾向罗马教皇发出最后通牒,信的结尾是这样:“朕,亨利,神授的国王,朕偕全体主教告诉你:滚开!”但亨利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力量,教皇格利哥里七世不怕威胁,而给予回击,宣布开除亨利教籍,解除臣民对皇帝的效忠。因为反对教皇就是反对上帝及其代理人,所有基督教徒都应起来反对他。同时把追随亨利四世的美因兹大主教基戈弗里德也开除教籍。德国诸侯纷纷起来反对亨利。l076年10月16日,教俗封建主向亨利送交最后通牒,若一年之内不恢复教籍,教皇将成为德意志最高仲裁人。亨利四世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被迫请求教皇宽恕。1077年1月,他越过阿尔卑斯山到达卡诺沙,亨利四世穿着悔罪人的衣服在城堡下等候了三天(1077年1月25日至28日),才得到教皇的赦免。从此,“到卡诺沙去”这句话就成了“屈膝投降”的代名词。

但亨利四世的暂时屈辱,是一种权宜之计,他伺机报复。回到德意志后,重新任命一批主教,并依靠骑士、家臣和南德一部分城市的支持,于1080年7月25日,再度宣布罢黜格利哥里七世,并任命克莱门特三世为新教皇。

l084年,亨利四世再一次越过阿尔卑斯山,由于得到北部意大利城市和主教的支持及拜占庭的经济援助,他率军进入罗马城,格利哥里七世逃到萨勒诺,并在诺曼人的帮助下,赶走了德意志皇帝的军队,但诺曼人把罗马城劫掠一空,格利哥里七世不敢再留在罗马,随诺曼人逃到意大利南部。1085年5月25日,死于萨勒诺。此后,政教之争又延续了35年左右。最后,皇帝亨利五世和教皇卡里克斯特二世(1119—1124年在位)在沃姆斯签订和约。规定主教和修道院长由教士选举,德皇归还所侵占的教产,由教皇赐予指环和权杖。但德意志主教和修道院长的选举须在皇帝或其代表参加下进行,并首先由皇帝赐予权节作为世俗权力的象征。主教授职权之争,暂时告一段落。

(1)因好狩猎捕鸟,故得绰号为捕鸟者。

11世纪中叶以前的英格兰

从公元43年罗马皇帝克劳狄把不列颠作为帝国行省算起,至442年罗马戍军完全撤离,罗马人统治不列颠近400年,其势力范围主要是在英国东南部。经过考古发掘,发现百多个罗马农庄遗址,其中90%在东南地区。罗马人在不列颠还建立了五十多个城镇,最大的城市伦敦,当时只有15,000人左右。

5世纪初,由于罗马奴隶制的危机。罗马戍军开始撤离不列颠,凯尔特人一度恢复自己独立和自由的生活。5世纪中叶,居住在易北河、莱茵河和威悉河下游的裘特人、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先后侵入不列颠,大部分凯尔特人被屠杀或沦为奴隶,也有一小部分逃到西部山区和法国的布列塔尼等地。这一征服过程延续了近一个半世纪。从6世纪起,在不列颠开始形成七个小王国:埃塞克斯、威塞克斯、苏塞克斯、肯持、东盎格里亚、麦西亚、诺森伯里亚。

第一个称霸的是肯特王国。这与它得到教会的支持是分不开的。肯特国王埃塞伯特(560—616年在位)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第一个皈依基督教的国王。597年,罗马教皇格利哥里派奥古斯丁带40名僧侣,经商路来到肯特。埃塞伯特为他们重建坎特伯雷教堂。601年奥古斯丁成为罗马教皇任命的第一个英国大主教。埃塞伯特还劝说两个侄子信奉基督教,一是埃塞克斯国王,一是东盎格里亚国王。625年埃塞伯特的女婿、诺森伯里亚国王埃德文(616—632年在位)也接受基督教。约在8世纪初,盎格鲁-撒克逊各王国都已承认基督教。

在中世纪初期的西欧,教会不仅在精神上为农奴制大唱赞歌,而且,通过政教勾结,教会也成为新兴的封建大地主。国王封赐教会大量土地。7世纪至9世纪期间,在国王赐地文书中,只有29件是不属于赐予教会的。英国现今见到的最早的赐地文书是679年肯特国王赫洛塞尔(673—685年在位)给布利赫窝特修道院院长的文书。国王把塔内特河西的耕地、牧场、沼泽和鱼塘赏赐给这个修道院院长。这意味着公社土地所有制从国王手中向教会封建主手里转移,说明农村公社土地所有制向封建土地所有制转化。接受“赐地”的农民须向领主纳税和服各种劳役。

教会在政治上也享有许多特权。肯特国王的首席秘书就由国王小教堂的神父兼任,主教们都是国王的高参,他们的意见可以左右当时的政局。教会财产受到特殊保护。埃塞伯特法典第一条规定:如偷窃“神和教会财产”要以12倍价格赔偿。

但基督教在英国的传播和自由农民被奴役也经历了复杂的过程。616年,埃塞伯特死后,肯特王国曾出现过恢复氏族神的异教运动。632年,诺森伯利亚国王埃德文被杀,异教一度恢复统治地位。直到8世纪初,随着盎格鲁-撒克逊诸王国的封建化进程,基督教才逐渐成为占统治地位的宗教。

在国王怀特烈德时期(691—725年),教会可以享有免税权。8世纪是麦西亚王国称霸时期,国王奥发(757—796年在位)下令造“贡赋册”,按土地多寡征收贡赋。“贡赋册”的建立,成为封建国家压榨农民的重要手段,也是封建国家职能的重大发现。8世纪后半期,由于丹麦人的入侵(第一次见于史册的是787年),促成诸王国的统一。825年,威塞克斯国王埃格伯特(802—839年在位)在埃兰丹尼一战,打败了麦西亚,其他王国相继承认他为“不列颠的统治者”,英国开始统一。“英格兰”这个名词,大约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真正完成统一大业的是阿尔弗雷德大帝(871—899年在位),他一生做了四件大事:第一,与丹麦人进行了近30年斗争。9世纪70年代,英格兰全境几乎沦于丹麦人之手。阿尔弗雷德组建了一支百艘战船的船队英勇作战,才迫使丹麦人于879年签订威得摩尔和约。泰晤士河以北为“丹麦区”,以南连同伦敦为阿尔弗雷德统治区。第二,废除义务兵制,改用封赐土地的办法来加强对军队的控制,这是后来封建骑士的雏形,类似法兰克王国查理·马特的改革。第三,创立贵族子弟学校,为统治阶级培养人才。他奖励学术,重金延聘外国学者到宫廷讲学。阿尔弗雷德还亲自安排把英国文学之父比德(673—735年)的《英格兰民族教会史》和博提乌斯的《哲学的安慰》等著作译成本国方言,促进了古代英吉利语言和文学的发展。他下令编纂编年史,从而奠定了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的基础。第四,编纂法典,把历代盎格鲁-撒克逊王国法律加以整理汇编,以适应统一国家的需要,这就是英国历史上有名的《阿尔弗雷法典》。法典强调领主权利神圣不可侵犯,法典第四条规定:“刻尔(公社农民)企图谋害他的领主,他应该被处死和没收其财产,或可付其领主偿命金以清白自己。”法典还规定:依附的农民不得随意迁徙,须郡尹证明才能迁移。同时,领主对依附于他的人员有法律责任。假如被保护人曾在另一地犯罪,现在接纳的人须向国王交纳120先令的罚金。

在阿尔弗雷德的后继者爱德华执政时期(899—924年),由于频繁的战争以及天灾人祸,加速了自由农民的破产。自991年至1014年英国共付七次“丹麦金”,共计158,000镑(折合现今货币约1000万镑)。1018年卡纽特国王登位,又勒索82,500镑“丹麦金”。这些钱都转嫁到自由农民身上,加速了自由农民的破产。10世纪上半期,自由农民的依附化过程已基本完成。《亚塞尔斯丹法典》第二条明确规定:“对于没有领主的人……应该由其族人将他逮送法院,并在公共集会上为其找一领主。”

11世纪,英国的自由农民逐渐消失了,出现了各种不同身份的依附农民,现在须向领主交纳少量实物和货币地租,有时还服徭役。但仍保有自由农民的身份,须为国王服兵役。其次是“格布尔”,这是一种无权的农民,他们被束缚在领主的土地上,每周服两天、三天的徭役,而且交纳沉重的贡赋和各种苛捐杂税。例如:在圣迈克尔节(9月29日)交纳租金10便士。在圣马丁节(10月11日)交纳23蒲式耳大麦、两只母鸡,等等。此外还有叫“卡特尔”的“茅舍农”,只占有5英亩的份地,在秋收大忙季节,每周要为领主劳动三天,其他苛捐杂税也很重。应当指出,直到1066年诺曼人征服之前,仍有12%是自由农民,他们主要集中于“丹麦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