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 第42章

42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第三节 欧洲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新发展

(一)近代自然科学的兴起

近代自然科学兴起的原因及其特点

近代自然科学的产生,既是文艺复兴的重大成就之一,也是文艺复兴晚期的主要内容,它是人类科学发展史上的一次革命。近代自然科学的兴起,是广大劳动人民生产实践和专业科学工作者长期科研的结晶。资本主义萌芽时期,手工工场的发展,提高了劳动生产率,有助于技术的进步和革新,这对推动自然科学的发展起了重大作用。劳动人民在生产实践中积累了古代人们连想都未曾想到的大量体会和亲身经验,给科学理论提供了素材和根据。新的生产技术的运用,也带来一些实际问题,要求科学家给以理论上的说明。例如动力机械的装置和射击武器的使用,需要解决机械上和计算上的问题,因而促进了力学和数学的发展。远洋航海需要丰富的天文和地理知识,从而推动了天文学和地理学的研究。

随着生产的进步和科学的发展,新的仪器武装了人们的头脑。17世纪初,天体望远镜和显微镜的出现,使人们能够观察到遥远的天体和从未见过的新世界。17世纪中叶,又发明了物理实验所必需的仪器,如温度计、湿度计、水银气压计等。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广泛应用,有利于科学知识的积累和传播。新航路的开辟,增长了人们的知识,为动物学、植物学、气象学、天文学、地理学等方面提供了丰富的实际材料。环球航行的实现,证实了地圆学说,人们的思想逐渐摆脱中世纪的传统偏见和各种荒谬观点,开始对大自然进行直接的观察。从此自然科学以广泛实际材料和实验为基础,获得全面和系统的发展。

近代自然科学兴起的特点,在于它是在同天主教会陈旧观念枷锁的斗争中发展起来的。它冲破了宗教世界观的限制,认为宇宙是物质的,物质有本身的运动规律。自然科学家们主张用观察和实验的方法去探讨自然的规律,强调要有目的地研究理论,要为提高生产技术和发展研究成果而重视理论和规律问题。正因如此,近代自然科学才在发现和研究这些规律的理论上取得了空前的突破。所以,导致自然科学的一些基础理论性的新学科出现了。还应提到的一个特点是:近代自然科学的兴起也促进了新哲学的产生。新哲学反对经院哲学和先验论,力图从物质世界本身去解释世界,因而它是一种唯物主义哲学。

哥白尼和天文学革命

新的自然科学是以天文学的革命为开端,在科学的各个门类中都有不同的发明和发现,在许多领域中均有显著发展。

中世纪时期最流行的天文学观点是古代罗马天文学家托勒密的“地球中心说”,这个学说认为地球是不动的,是宇宙的中心,而太阳、月亮及其他星球,都围绕地球旋转。中世纪天文学家虽然发现这个学说不能圆满解释天象,但地球中心说恰恰和上帝造人等宗教神话相吻合,因而成了中世纪教会学说的一个柱石,为罗马天主教的教义所支持,否认这个学说等于反对教会权威,所以许多人不敢公开提出异议。

随着航海事业的发展和科学知识的增加,以及对于星空观察的扩大,更加证实托勒密的“地球中心说”不符合实际。人们提出了有关天文学方面的许多重大课题,有的学者,如德国乔治·普尔巴赫及约翰·缪勒等人,或广泛地进行了实际观察,或进一步研究古代天文学家的著述,积累了大批有关资料,为哥白尼的伟大发现开辟了道路。所以哥白尼的“日心地动论”学说,是在吸收和利用了不少过去天文学家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哥白尼自己也曾认为前人的一切研究所得,都有可取之处,5世纪非洲的天文学家马蒂安努·卡培拉也是他的先行者。

尼古拉·哥白尼(1473—1543年)生于波兰托伦城一个商人的家庭,曾在克拉科夫大学学艺术和数学。1496年至1506年间,在意大利几个大学学习天文、医学、法律和神学,回国后曾在波罗的海岸边的佛劳恩堡担任牧师的职务。哥白尼在佛劳恩堡主要从事天文学研究工作,但他也积极进行政治活动,曾参加反对德国条顿骑士团的侵略、捍卫祖国独立的战斗。

哥白尼根据30多年对日、月、行星运动的观察和推算,总结以前天文学家研究的成果,写成《天体运行论》一书(1543年出版),提出了“太阳中心说”或“日心地动说”,开创了近代科学的天文学。

哥白尼《天体运行论》的主要内容是:一、地球不在宇宙的中心,而在月亮轨道的中心;二、包括地球在内的一切行星的轨道都以太阳为中心,太阳是宇宙的中心;三、天上星辰看上去在不断移动,实际上不是天动,而是地球自己转动;四、每天太阳由东向西的运行,不是太阳在移动,而是地球在自转。

哥白尼的学说不仅从根本上推翻了所谓上帝选定了地球为宇宙中心的谬论,打击了宗教的宇宙观,而且由于他用大量事实,论证了宇宙的物质统一性,从而为近代唯物主义哲学提供了可靠依据。

和一切伟大的科学家大都有他们的不足之处一样,哥白尼学说本身还是有很大缺陷的。首先,他认为太阳不仅是地球和其他几个行星环绕运行的中心,而且是整个宇宙的中心,这就否定了宇宙的无限性。其次,他认为行星是以太阳为中心沿着正圆轨道运行,不是以太阳为焦点而沿着椭圆轨道运行,这还没有完全摆脱托勒密的本论、均论学说。但是,哥白尼的学说,对人类科学的发展的伟大贡献是不可磨灭的,恩格斯指出:“自然研究用来宣布其独立并且好像是重演了路德焚烧教谕行为的一个革命行为,便是哥白尼那本不朽著作的出版,他用这本书(虽然是怯懦地而且可说是只在临终时)来向自然事物方面的教会权威挑战。从此自然研究便开始从神学中解放出来,……科学的发展从此便大踏步地前进……”(1)正因如此,天主教会对哥白尼学说感到无比恐惧,罗马教皇在1616年宣布《天体运行论》为禁书,对哥白尼学说的支持者进行残酷迫害。但真理是扼杀不了的,哥白尼的学说继续流传下去,并不断得到发展。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63页。

布鲁诺、伽利略和刻卜勒

意大利的乔尔丹诺·布鲁诺(1548—1600年)是著名的哲学家和天文学家,他不但宣传哥白尼学说,而且还提出了宇宙的新理论。他指出宇宙空间是无限的,地球仅仅是无限宇宙中的一个微尘。地球绕太阳转,而太阳也不是静止不动的。他认为宇宙是一个统一的物质世界,有它自己的客观规律,并不像教会所说的一切服从上帝的意志。这就彻底否定了教会的宇宙观。天主教会宣布他为“异教徒”,开除教籍,被迫长期离开祖国。1592年,他一回到意大利,即陷入宗教裁判所的毒手,被监禁达七年之久,但他始终不放弃自己的学说。当宣布要处死他时,他说:“你们宣读判决书时,要比我听宣判更感到害怕。”1600年,布鲁诺在罗马被烧死在火刑场上。

另一个意大利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伽利列奥·伽利略(1564—1642年),继续坚持和发展哥白尼学说。1609年,他制造了第一架天体望远镜,用来观测天象。他发现许多新的星体及其形状、距离和运行规律。他发现木星旁边有四个运动着的卫星,金星有盈亏之相,月球表面有高山和深谷,太阳有黑斑,银河是由无数的繁星所组成,并非如教会所宣传的那样是上帝为照明地球而创造的。伽利略的论据,充分证实了哥白尼学说的正确性。1610年,他的名著《星空使者》一书出版,人们称赞说:“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伽利略发现了新宇宙。”1633年,伽利略已经是70岁的老人了,还被罗马教皇传到宗教裁判所审讯,监禁了九年,终于被折磨致死。

德国天文学家约翰·刻卜勒(1571—1630年),通过更精确的观测,掌握了行星运动的规律。1609年,他的著作《新天文学》出版,证明地球绕太阳旋转的轨道是椭圆形的而非圆形,太阳居于椭圆的一个焦点上;行星的运动是不平衡的,离太阳愈近运转愈快。1619年,他又提出行星运动的第三条规律,即各行星绕行轨道一周时间的平方,与各行星和太阳之间平均距离的立方成正比。由于刻卜勒的贡献,太阳系的空间位形终于澄清了,这是天文学上的伟大成就。

数学和物理学

16世纪以前,欧洲学者在几何学和代数学方面,所依据的主要是古代希腊,特别是中世纪东方数学家的遗产。16世纪以来,在对天文学和力学的研究中,数学也有了新的发展。1545年,意大利的数学家卡尔达诺(1501—1576年),作出解三次方程的方法(“卡尔达诺公式”),以后他的学生又解了四次方程。法国数学家微他(又译名韦达,1540—1603年)被称为“代数学之父”,出版过《数学公式和三角法及附录》一书(1589年),对三角学有贡献。他还发表《分析术入门》(1591年),首次在代数学上使用了文字符号,用字母表示已知数和未知数,促进了代数学的发展。17世纪,为了减轻复杂的计算,出现了对数。第一个对数表是1614年由英国的数学家耐普尔(1550—1617年)制定的。著名的法国学者勒奈·笛卡儿(1596—1650年)在1637年出版了《几何学》,创立解析几何,为17世纪后半期牛顿和莱布尼兹创造微分学和积分学奠定了基础。

16世纪至17世纪物理学也有很大发展。达·芬奇曾研究过动力学、机械学、光学等实用科学。英国的科学家威廉·吉尔柏特(1540—1603年)在其名著《磁石论》(1600年出版)中,根据对自制的“小地球”(球状磁石)的研究,论述了地球的磁现象。伽利略是近代动力学的奠基人,1638年出版的《论两种新科学》是他的力学学说的代表作。他研究了物体下落问题,否定亚里士多德关于物体下落的速度与重量成正比的说法。他又明确速度和加速度概念,得出了惯性定律和力作用独立定律,作出了加速度运动的方程式。他测定了抛物体的轨迹,指出摆的规律。伽利略的学生托里彻利(1608—1647年)在液体和气体动力学方面有很重要的发现。他解决了一些有关液体压力问题,研究空气压力,制成水银气压计。法国学者巴斯噶(1623—1662年)发现液体和气体中压力的传播定律。英国学者波义耳(1627—1691年)发现气体容量和外部压力成反比例的定律。

生理学和医学

中世纪前期,古代著名医生盖伦的学说在欧洲医学界占据统治地位。他的学说不但在很多方面不符合科学,而且还有浓厚的宗教迷信色彩,如认为支配人体是神秘的三种“灵气”,等等。文艺复兴时期在实验科学的影响和推动下,医学家们重新审查了古代流传下来的医学观点,创立了许多有关人体性质和疗病方法的新理论。尼德兰外科医生安德烈·维萨留斯(1514—1564年)创立了科学的解剖学,他在1543年写成《人体构造》一书。这本书对研究人的骨、脉、内脏、脑等方面有很大贡献,为后来发现血液循环打下了基础。

必须郑重指出:1543年这一年内同时面世的哥白尼的《日心地动论》和维萨留斯的《人体构造论》,这“两论”是对天体和人体的关键性理论的突破,是对人类的空前贡献,是世界历史上划时代的重大成果,是世界上近代自然科学得以诞生的关键。

血液循环的发现是由西班牙医生米凯尔·塞尔维特(1509—1553年)和英国医生威廉·哈维(1578—1657年)完成的。塞尔维特著有《基督教的复兴》(1553年出版),书中提出了心肺之间血液小循环的学说。他在日内瓦被加尔文教派当作异端处以火刑,而且活活地被烤了两个钟头。到17世纪20年代,哈维以解剖学为基础,发现了人体的血液循环系统,并第一个把血液循环归于心脏肌肉收缩的机械原因。1628年,他出版了《论心脏与血液的运动》,进一步论证了这一观点。恩格斯指出:“哈维由于发现了血液循环而使生理学(人体生理学和动物生理学)确立为科学。”(1)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866页。

(二)人文科学的新发展

新的哲学思想和弗朗西斯·培根

在近代自然科学发展的基础上,由于人们的思想从神学桎梏下开始解放出来,因而逐渐形成了新的哲学思想。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布鲁诺的反对“上帝创造世界”的观点以及伽利略主张自然界是按客观规律发展的观点等等,同经院哲学针锋相对,直接动摇了教会的传统观点。16世纪至17世纪新的资产阶级哲学有其特点,由于它以比较精确的自然科学的研究成果为前提,力图从世界本身去分析和说明世界,因而对自然界的解释是唯物的,但由于剥削阶级的阶级局限性和哲学上形而上学的方法论,所以对社会历史现象的分析则是唯心主义的。它克服了古代唯物主义的朴素性,使哲学进入形而上学的唯物主义阶段。新哲学宣布经验是真理的唯一标准。它在同教会权威和经院哲学的斗争中,恢复并进一步发展了古代的唯物论。对新的哲学思想贡献最大的是英国的著名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

弗朗西斯·培根(1561—1626年)是“英国唯物主义和整个现代实验科学的真正始祖”(1),他主要的哲学著作有《学术的进展》(1605年)、《新工具》(1620年)和《论科学的价值与增长》(1623年)等。培根反对经院哲学家把客观存在神秘化,认为自然界是物质的,是不依赖于人的意识而独立存在的,并有它自己的运动规律。培根强调自然是可以认识的。人们应当客观地研究自然,发现自然的固有规律,以便征服自然,为人类谋福利。培根提出了只有归纳、分析、比较和实验才是科学的认识方法。他认为感性认识和理性认识相结合,才能得到真正的知识。“知识就是力量”是他的一句名言,意思是只有知识,即只有认识了自然,才能支配自然,才有力量。这些论断对当时反对神学统治和促进近代自然科学的发展,都起了积极作用。

培根的哲学思想也有某些辩证法因素,在一定程度上论证了唯物主义的若干原理,如世界的物质性,物质的能动性和多样性,以及运动的规律性等等。但培根的唯物主义基本上是形而上学的。他片面强调归纳法,公开承认上帝存在和灵魂不死,采取二重真理说,他的哲学“充满了神学的不彻底性”(2)。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163页。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163页。

笛卡儿和斯宾诺莎

继培根之后,新的资产阶级哲学的主要代表人物是笛卡儿和斯宾诺莎。

笛卡儿(1596—1650年)是法国的哲学家兼数学家。他同培根一样,也是反对经院哲学和神学束缚的。他的主要哲学著作有《方法论》(1637年)、《形而上学的沉思》(1641年)、《哲学原理》(1644年)。他采用理性演绎法,否认感性认识的作用,强调以数学的方法为核心、以理性为依据的推理演绎是无谬误的。笛卡儿把对整个自然界的研究称为“物理学”,并主张在“物理学”中物质是唯一的实体。他坚持世界物质的统一性,曾指出:太阳系起源于物质,全宇宙中只有一个物质。他还把机械运动看作是物质生命的表现。这些重要论点,对神学世界观是致命的打击。马克思和恩格斯曾指出:“笛卡儿的唯物主义成为真正的自然科学的财产”。(1)还应看到,笛卡儿既承认客观世界的存在,又主张思想即心灵没有物质的属性,因而他是“心物彼此独立”的二元论观点。他的哲学思想中充满内在的矛盾。他一方面以唯物主义思想同经院哲学斗争;另一方面还没有摆脱宗教神学的束缚。他提出的“天赋观念”说,即人的许多最根本的观念并非来自经验,而是“天赋”,归根到底又是上帝所赋予的。

斯宾诺莎(1632—1677年)是荷兰唯物主义哲学家,曾是资产阶级的代言人。他主张服从资产阶级的统治,就是“自由”,就是“最高的圆满境界”。他的著作有《神学政治论》(1670年)、《伦理学》(1677年死后出版)、《知性改进论》(1677年死后出版)。斯宾诺莎是无神论者,他反对神学教条,不承认双重真理,认为宗教是无知和恐惧的产物,神学和经院哲学是想把“人从理性之物降为畜牲”,从而扼杀人们判断真理的能力。斯宾诺莎的哲学观点是从客观存在的自然界出发,从所谓“实体”出发。他认为宇宙间只有一个实体,这个实体是绝对无限的。实体以其自身的原因永恒存在,不能创造,也不能消灭。这就否认了神是自然界的创造主。斯宾诺莎认为自然界本身就是神,实际上,在这个“神”的名义掩盖下的却是唯物论的无神论的思想。特别是他关于“实体”的“自因”思想,包含着深刻的辩证法,对唯物主义发展和反神学斗争是一个很大的贡献。

但总的来说,在斯宾诺莎的世界观中占支配地位的仍然是机械的和形而上学的观点。他把“实体”看作是本身不变的,运动只是“样式”,而不是“实体”的本质属性;并把运动只了解为位置的转移。在认识论上,他虽然在基本前提上坚持了唯物主义方向,但由于主张认识论的唯理论,又使他背离了这个方向。唯理论在反对宗教教条,破除迷信,提倡理性等方面,起过进步作用,但就其本质而言,乃是唯心论,因此,他对一些重要问题的认识,又重复了先验论的错误。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166页。

文艺复兴时期法学和教育学的新发展

文艺复兴时期,法学领域掀起了研究“罗马法”的热潮。追溯罗马法的正式研究,最早始自北部意大利的波伦那大学。13世纪波伦那大学教授、著名法学家亚佐,著有《法律大全》《法典研究讲义》两书,成为法律界必读之书。14世纪,在法国兴起了一个独立的法学派,即“罗马法学派”,他们根据罗马法的体系,对法国的传统法加以调整和改革。16世纪时,法国的罗马法研究居全欧洲的最前列。新的法学派多属于人文主义者,他们探讨罗马法的历史沿革,试用本民族语言写出新法律,废止古拉丁文,因而从教士手中夺取到了制定和解释法律的权利。新法学的代表人物有居查西、唐内留等教授。唐内留著有《民法注释》(共28卷),他本人是新教徒,受天主教会迫害,侨居荷兰,客死异国。

14世纪至15世纪,德国的许多大学研究罗马法同教会法并重,凡要进身官场的人均需专修罗马法。德皇选任的参事、法律顾问和驻外使节一律要求精通罗马法。14世纪至16世纪,德国法院有一种传统的做法,即把司法案件先交给某大学的法律系研究案情和提出审判的草案,再经过法院正式审理判决。整个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各国法学家对罗马法竞相研究和利用,罗马法得到“复兴”,是新兴资产阶级反封建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

荷兰的雨果·格老秀斯(1583—1645年),是近代国际法的主要奠基人,资产阶级国家学说的理论家。他的主要著作有:《论公海》(1609年)和《论战争与和平法》(1625年)。他发展了国家起源于自然权利和社会契约的学说,他提出的公海航行自由的理论,符合资产阶级殖民贸易和海外扩张的要求。

随着文艺复兴运动的传播和在各个领域的深入发展,捷克的夸美纽斯在教育学领域有了新的突破和贡献。

伟大的教育学家杨·阿莫司·夸美纽斯(1592—1670年),写有名著《大教授学》。夸美纽斯是第一个宣布用本民族的语言实行普及教育思想的人和直观教学法的提倡者。他主张实行课堂讲课制度,提出学校除智育外,应当设体育课和培养学生劳作能力。夸美纽斯主张:对实物的静观、经验是一切知识的起点,教育工作者的任务应当打开男女青年天赋才能自由发展的道路。特别重要的是夸美纽斯提出了对青年人应不限等级和地位,要采取同样的教学原则。夸美纽斯的教育学的民主性和人民性,已经超过了人文主义教育学的一般观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