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 第38章

38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第四节 亚、非、拉美各国人民早期反殖民主义斗争

非洲人民早期的反殖民侵略斗争

非洲人民最早的敌人是葡萄牙殖民者。早在15世纪,葡萄牙人在探寻直达东方新航路的过程中,便侵占了非洲西部海岸的许多据点,如几内亚、刚果、安哥拉等地的沿海地带。15世纪末,达·伽马等开辟了直达印度的航路后,葡萄牙的殖民侵略活动从西非又移向东非。非洲西苏丹人民,长期坚持了英勇的反葡斗争,封锁了侵略者通往内陆的道路,致使葡萄牙的殖民魔爪在16世纪初期未能侵占西苏丹的首府廷巴克图,只能占据沿海的几个据点。1506年,葡萄牙殖民者侵占了东非索马里海岸的布拉瓦,在该地进行残酷的烧杀劫掠,当地6000名索马里人民奋起武装反击,打死打伤百多名入侵者。

1510年,在南非好望角地区的霍屯督族人民,痛歼前来骚扰的葡萄牙殖民者。奴隶贸易引起了非洲人民的激烈反抗。1562年,英国海盗约翰·霍金斯在塞拉利昂一带劫掠奴隶时,曾被当地人民打败。17世纪,非洲人民反殖民侵略的斗争迅速发展。埃塞俄比亚国内葡萄牙殖民者的横行霸道、干涉内政,尤其是耶稣会教士和埃塞俄比亚部分上层统治者的勾结,引起人民的广泛抗议。有些地方出现公开的武装起义,把葡萄牙殖民者全部驱逐出境;起义者还颁布法令,任何外国人入境都要处以死刑,维护闭关政策长达两百多年。在这期间,法国企图同埃塞俄比亚建立联系,亦未成功。此后,直到18世纪末,再无任何外国人进入埃塞俄比亚。非洲东岸阿拉伯人反葡萄牙殖民者的斗争,长期持续进行着。蒙巴萨城由葡萄牙殖民者任命的教长优素福·本·艾哈迈德,在博得葡人信任后,于1631年领导起义。他们冲进殖民者居住的要塞耶稣堡,攻占了蒙巴萨设防的寺院和堡垒,处决许多殖民者,奔巴岛和沿岸其他城镇也随之行动起来。经过长期、反复的斗争,直到1698年葡萄牙终于被赶出蒙巴萨,1699年鲁伍河以北的殖民者全被逐出。葡萄牙在东非独占的统治乃宣告结束。

非洲西海岸的安哥拉(刚果南部)在1565年后成为独立国家,1589年被葡萄牙灭亡。17世纪中叶,在安哥拉女王安娜·津嘉的领导下,曾一度推翻了葡萄牙的殖民统治而恢复国家并扩大了版图,一直到1671年才重被葡侵占。刚果在1665年,经过激烈斗争后也公布了脱离葡萄牙的宣言而独立,刚果国王安东尼奥一世并宣布放弃天主教,重新信奉祖先的宗教,葡萄牙殖民者依靠同刚果国王有矛盾的当地王公们的帮助,卷土重来,镇压刚果人民的反抗。葡萄牙集结了6000名当地士兵和400名携有两门大炮的葡军,疯狂屠杀刚果人民。经过多次激烈的战斗,虽然刚果国王战死,但葡萄牙亦无力再恢复对刚果的统治,刚果人民终于把殖民军全部赶走。

法国殖民侵略者在1642年曾在马达加斯加东南海岸的多凡堡登陆,继而侵占了全岛。1665年,法国东印度公司移入大批殖民者,横征贡赋,渗入内地进行侵略和掠夺。马达加斯加各族人民抛掉以前彼此的不和,团结御敌,截断法国殖民者的粮道,1674年在南部发动总起义,全歼了法国入侵者,在较长时期内捍卫了民族的独立。

西非沿岸是西欧殖民强盗最早登陆进行殖民奴役的地区。这里,人民反抗的怒火更为炽烈。西非人民不断袭击和拔掉敌人的碉堡、据点。据不完全的记载,在“黄金海岸”长约五百公里的海岸线上,17世纪被非洲人民平毁的殖民者的碉堡和侵略据点计有:温尼巴(1663年或1679年)、柯门达(1688年)、基督堡(1693年)、奥朗基(1694年)等等。17世纪末,荷兰殖民者在柯门达(埃尔米纳附近)一座山里开采金矿,柯门达人民拿起武器,制止荷兰殖民者开矿。荷兰人用5000英镑从埃尔米纳招骗大批雇佣军前来镇压,柯门达人民联合附近非洲备部落共同对敌,把荷兰殖民强盗及雇佣军全部击溃。

美洲印第安人的早期反殖民主义斗争

在美洲首先掀起反殖民入侵斗争的是西印度群岛的印第安人。当1493年11月,哥伦布等人第一次在蒙特塞拉特岛和安提瓜岛登陆,捕捉“加勒比人”的归途中,便被印第安人的独木舟截住。当时殖民军计有25人,而印第安人仅有六人。面对手持枪炮的侵略者,印第安人毫不畏惧,英勇抗击。他们坚持用弓箭和标枪作战,使大部分殖民强盗受了致命伤。

海地岛的历史充满了印第安人反抗斗争的血泪记载。当西班牙殖民者入侵马瓜那的领地时,部落酋长卡奥纳博拒绝殖民者的一切要求,不给侵略者黄金,也不准他们在领地内安营设寨,马瓜那部落全族人在另外三位酋长的带领下,浴血战斗直到全族人均被侵略者所残杀为止。

1511年,当西班牙殖民者入侵古巴时,同样遭到了印第安人的顽强抵抗。部落酋长阿多欧采用机动灵活的作战方法,把西班牙殖民强盗贝拉斯克斯围困在堡垒中达三个月之久。后来由于一个印第安人叛徒的出卖,阿多欧被捕,他因拒绝说出埋藏黄金的地方,而被殖民者处死。1512年2月2日,阿多欧被烧死前,西班牙神甫把一个木头十字架送到阿多欧面前,劝他死前接受天主教的洗礼以便“进入天堂”。阿多欧以嘲笑的口吻说道:“如果天主教徒进天堂,我就不愿进天堂,我不想再遇到像天主教徒那样残忍的家伙,他们杀害印第安人和强迫印第安人为奴隶。”阿多欧的坚贞不屈,表现了印第安人的顽强斗争精神。

1519—1521年,铁诺奇蒂特兰的保卫战,是印第安人反殖斗争的一个高潮。阿兹特克人通过英勇的战斗,迫使殖民者从铁诺奇蒂特兰城溃逃(西班牙殖民者把1520年6月30日夜里惨败称为“悲伤之夜”)。一年后,西班牙殖民者卷土重来,城内的阿兹特克人在考特莫克的领导下。坚持抵抗达三个月之久。每天侵略者都沿湖堤石路分三路进攻铁诺奇蒂特兰,但到天黑时,阿兹特克人又将失地夺回。在城市水断粮绝、疾疫流行,人们在成千死亡的艰苦情况下,以树皮充饥的印第安人毫不气馁,也无一人投降。甚至当1521年8月13日,城门被攻开后,阿兹特克人仍进行殊死的巷战。城陷时,全城的六分之五已被侵略者破坏净尽,绝大部分阿兹特克人牺牲。领袖考特莫克被俘后,虽遭严刑逼讯,仍拒不说出“孟特祖玛宝藏”的下落。殖民者虽然绞杀了这位气壮山河的民族英雄,但殖民者的暴行并未吓倒墨西哥人民,各地仍继续坚持斗争,在1524年、1541年、1546年和1559年先后爆发过多次大规模的起义。

1531—1533年,秘鲁(印加古国)被殖民者侵占后,印加人也顽强地展开了反殖民主义者的斗争。北部基多的著名首领鲁米尼亚维,曾组织了一万二千余人的队伍,抵御“大胡子”(指西班牙侵略军)的侵略。后因叛徒出卖,鲁米尼亚维被俘,殖民者用各种酷刑逼他讲出基多寺院和其他首领的驻地,他有时置之不理,有时故意误指远方以捉弄西班牙人。1535年1月,民族英雄鲁米尼亚维被处绞刑,壮烈牺牲。1536年初,印加人在王族曼柯的领导下,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反殖民统治的起义。曼柯在高原一带很快聚集了5万人,把殖民据点库斯科城围困达六个月以上,同时,在国内各处也爆发起义,当时吓得西班牙的秘鲁总督毕萨罗龟缩在利马,不敢出战。年底,殖民者从智利调来大批援军,才迫使起义者将队伍撤到无法进犯的“鹰巢”——维尔卡班巴山中,以游击战术不断打击侵略者。这时印加人中,不少人已使用欧洲人的盾牌、盔和剑,曼柯在作战中牺牲后,他的儿子“伟大印加”的年轻王子图帕克·阿马鲁领导印加人民继续战斗,以争取祖国的独立。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起义军想方设法从西班牙人占领区不断运进印加人所需的武器。直到1572年,殖民军占领印加人最后一个堡垒——维尔卡班巴时,印加人已坚持战斗了35年。

在拉丁美洲早期反殖民主义斗争中,对殖民者打击最大、影响最深的是智利中、南部印第安人阿劳干族的斗争。

1541年2月,西班牙殖民头子毕萨罗的部将瓦尔迪维亚在智利建起第一个殖民城市圣地亚哥,他充当了驻智利的督军。1541年9月,印第安人在酋长米奇马隆科的领导下起义,不久失败了。1553年,阿劳干人年轻领袖劳塔罗领导起义大败侵略军,并活捉了殖民侵略者头目瓦尔迪维亚。劳塔罗对他说:“你来我们这里是为了抢掠金子,现在满足你的愿望,把你所需的金子都给你。”他们把滚烫的黄金溶液灌进了这个强盗的咽喉,充分“满足”了强盗的愿望,使他得到应有的惩处。西班牙殖民者的大规模进攻受挫后,用堡垒政策,在阿劳干人的边境上修筑一长串堡垒,逐步推进,企图将阿劳干人彻底消灭光。然而,阿劳干人又掀起更大规模的武装斗争。1557年4月,劳塔罗不幸在敌人突袭中负伤牺牲。1557年冬,另一领袖考波利坎指挥阿劳干人和增援的殖民军展开了浴血战斗。一年后,在卡涅特城附近的山谷,起义军遭西班牙军的突袭,考波利坎被俘。残暴的殖民者在广场上筑台,专门设置一根削尖的木棒,把起义领袖考波利坎强行按坐在尖棒上,殖民者迫使本地居民用乱箭将考波利坎射死。这种赤裸裸的“殖民文明”,并没有吓倒勇敢的阿劳干人。1602年,阿劳干人展开更大规模的反击战,摧毁了大批殖民侵略据点,解放了智利中部和南部广大地区,把殖民者阻拦在比奥比奥河以北。1612年,双方订约,议定以此河为界,河以南完全归阿劳干人所有。此后,殖民者多次发动的入侵,均被粉碎。

除以上所述之外,在巴西,1572年发生过印第安人暴动的“七年战争”;在北美的新英格兰(今美国的东北部),印第安人各部落为保卫自己的土地,在1675—1676年掀起了英勇的武装斗争。

美洲的黑人在16世纪至17世纪时,也举行过多次反殖民统治的武装起义。如1522年的圣多明各起义,1530年的墨西哥起义,在古巴1533年、1537年和1548年的黑奴暴动,1550年的秘鲁起义。巴西的起义黑奴于1603年建立过“巴尔梅斯黑人共和国”,坚持战斗到1697年。1639年,在圣克里斯托弗岛的法属部分,有六十多名黑奴,逃到山上,凭借悬崖峭壁同前来进剿的法国殖民军五百多人,血战至全部战死。此外,1655年牙买加逃亡黑奴的起义,1674年巴巴多斯岛起义,1679年海地黑人起义等,充分证明黑人并不是什么“天生驯服的奴隶”。由于黑人的斗争长期没能与印第安人的反殖斗争联合起来,以致往往遭受挫折。西、葡反动的殖民当局不断变换手法制造和挑动美洲各族人民的分裂。16世纪至17世纪,印第安人和黑人英勇不屈的反抗斗争,为以后18世纪和19世纪的斗争积累了经验教训。

亚洲人民反对西欧各国殖民侵略的英勇斗争

亚洲人民的早期反殖民主义斗争,最初主要是抗击葡萄牙和西班牙的侵略。

印度人民反抗葡萄牙入侵而陆续进行的长达六十余年的卡利库特海战,是亚洲人民早期反殖民主义斗争史中光辉的一页。1503年,达·伽马以印度提督的身份率20艘武装船队抵达印度的柯钦海面时,炮轰印度的船只和城镇。这时印度卡利库特的舰队船体虽小,炮火亦差,然而水手们同仇敌忾,勇猛作战,终于把达·伽马的这次入侵打退。1506年,葡萄牙再度入侵,殖民者在侵占了亚丁湾入口处的索科特拉岛和印度西北海岸的第乌港后,1507年,又进犯印度西海岸。这次印度的卡利库特舰队同埃及舰队联合作战,经过两天激战将葡萄牙的旗舰击中,葡军的舰队司令达尔梅达也被击毙。1509年,葡舰队又来侵犯,葡萄牙殖民者离间了印度卡利库特同埃及舰队的关系,结果葡军在第乌港外海战获胜,进而侵占了印度的西海岸果阿和部分东海岸。1528年又一次海战中,印军受挫,海军将领古提阿里被俘,但古提阿里之子昆甲利继承父业,继续指挥反葡战争。昆甲利统率的舰队,在1569年大败葡萄牙由36艘军舰组成的联合舰队,葡舰队司令德米德兰重伤而死。以后,昆甲利又在第乌海面上击溃了葡萄牙的另一支舰队,殖民强盗头子有的被击毙,有的被俘虏。印度人民在海上的英勇战斗,阻挡了葡萄牙海盗的入侵,迫使殖民者只能长期盘踞在海岸上的几个殖民据点里。

缅甸人民为驱逐葡萄牙和荷兰殖民者,英勇地进行斗争。16世纪初,葡萄牙殖民者侵占缅甸的马都八和顿逊等重要港口后,不仅控制贸易和关税,而且肆意劫掠、扩大侵略。1600年,葡萄牙殖民军头目勃利多等人侵占缅甸的沙廉,勃利多被葡萄牙总督委任为沙廉都督,实行殖民统治。葡萄牙殖民者破坏佛寺,将著名的瑞大刚佛教寺院的青铜大钟熔制大炮,还侮辱缅甸人的习俗,强迫居民改信天主教。殖民统治者的罪行,激起缅甸人民大规模的反抗斗争。在缅甸国王阿那毕隆(1605—1628年在位)的领导下,1613年经围城34日,终于收复沙廉,处死勃利多,驱逐了葡萄牙殖民者。

阿那毕隆恢复缅甸王国不久,英国与荷兰的殖民势力又接踵而至。1619年英国商业代表抵缅,1627年英、荷的东印度公司均在缅设分公司。缅甸人民奋起斗争,迫使荷兰东印度公司结束了在东缅甸的统治,该公司的驻缅代办处于1666年倒闭。

菲律宾人民长期坚持了反西班牙殖民侵略的斗争。当1521年,麦哲伦环球航行抵达菲律宾参与当地王公内讧,并推行殖民侵略政策时,马克坦岛部落领袖拉普拉普便将麦哲伦打死。菲律宾人民迄今仍纪念拉普拉普,称他为反对欧洲殖民者的第一个民族英雄。西班牙多次派舰队强占菲律宾,从1570年起,建立起反动的托管制,迄1571年,全菲律宾共有267个托管区(其中属于国王的31个)。在西班牙殖民奴役下的菲律宾人备受苦难。人民武装斗争中规模大的有:1564年和1587—1588年的马尼拉起义,1596年的卡加建起义。17世纪中叶,在北吕宋中部高原爆发了伊洛特族起义。1621—1622年,在保和岛等地,同时发生起义。新维萨亚和嘉牙鄢也分别在1621年和1625年爆发起义。1649年,菲律宾南部各省普遍爆发大规模的起义斗争,1660年北部诸省也投入了反西班牙人的起义浪潮。英勇的起义斗争,迫使西班牙殖民者不得不放弃反动的“托管制”,殖民统治的范围只能限于马尼拉及沿海地区和一些岛屿。

在印度尼西亚,人民也展开了反葡萄牙和荷兰殖民者的坚决斗争。1621年,班达岛人民不满荷兰殖民者低价抢购香料的反动措施,而爆发了反荷起义。起义被镇压后,参加起义被俘的人员中有800人沦为奴隶,另有2500人被活活饿死。班达岛的全部土地被没收归荷兰东印度公司所有。当地1万名居民被迫成为种植园奴隶。殖民者的残酷压榨更激起了人民的反抗。17世纪中叶,安汶、巨港、孟加锡和摩鹿加等地的反抗斗争和武装起义接连不断,迫使荷兰殖民者到17世纪中叶,在印尼仅能占有摩鹿加、帝汶、班达、安汶、巴达维亚等地中的一部分土地。印尼的绝大部分国土仍掌握在当地人手中。

早期的反殖民主义斗争,其特点是以反殖民侵略,维护民族独立为主要内容。虽然由于当时各国内部经济和政治的分裂,缺乏组织性,各地斗争的孤立、小规模和分散性,以及军事装备上同殖民者相比存在着敌强我弱的悬殊条件,因而遭到失败,但却充分表现出亚、非、美洲人民为捍卫独立,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揭开了民族解放斗争历史的序幕。

亚非美洲的少数国家,如埃塞俄比亚、刚果、马达加斯加和非洲东海岸等地,经过反侵略斗争,击败了殖民强盗的进攻并将其逐出国土,从而维护了本身的独立。另外一些国家,例如墨西哥、秘鲁、西苏丹、缅甸等,在一定时期内制止了殖民者向内陆的深入,推迟了被殖民占领的时间,沉重地打击了殖民侵略者的气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