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 第35章

35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第一节 西欧资本主义关系的产生

16世纪初生产力的发展

16世纪初,西欧各国生产力发展到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程度。科学上的许多新的发明和发现,使陈旧的生产技术很快被新的技术所取代。这时,西欧各国主要的工业部门都大大地改善了手工业操作,以纺织业和采矿业生产力的发展最为显著。在纺织业中,从13世纪起出现的手摇纺车已广泛流行,代替了原始的手捻的纺锤。15世纪末,采用了自动纺车,使纺线和卷线的过程合而为一。与此同时,新改进的卧式织布机普遍推广,代替了立式织布机。漂洗呢绒用水轮带动重木槌,代替了人工搓洗。由于纺织技术的进步,丝织业在意大利、法国、西班牙和德国的个别城市已流行起来。棉织业在西欧也有所发展。

在采矿业中使用了畜力或水力推动的抽水机、提运矿石的绞车以及矿井中的通风等复杂设备。开矿技术的进步,使得欧洲银的产量和发展工业所需要的铁、铜、明矾和锡等矿物的产量日增。

在冶金业方面,从14世纪起,已出现了两米至三米以上高度的熔炉和利用水轮或风力的风箱,使炉温大为提高,能熔出铁液浇铸各种生产工具或武器,并可炼出较好的钢。在金属加工业中已使用重达一吨以上的水力锤。还出现了能制造铁丝的拉丝机。

中国的火药、指南针和印刷术等重大发明,这时已在欧洲广泛传播。火药最先用于大炮的发射。至16世纪初,各种火器(包括发射弹药的枪支,如装有燧石扳机的较轻便的毛瑟枪)已普遍流行。15世纪下半叶起,在西欧用纸张印刷的书籍迅速代替了羊皮纸的手写稿,对科学技术的迅速传播更为便利了。

航海术也进步很快。早在13—14世纪,欧洲人已开始在海上使用罗盘。15世纪时已编制了精确的天文表,出现了千吨的快速帆船。

科学发明和技术进步,提出了新的需求,推动了经济发展和新的生产部门的出现。例如,火器的广泛流行,迅速扩大了对生铁、铜和钢的需要,促进了冶金业的发展,加速了铸造技术的改进和新式机床的出现。1500年左右,西欧在通用大塔钟的基础上,发明了用发条的比较精致的小钟。用发条的钟发明之后,又引起了精密仪器生产的发展和社会生产分工的进一步扩大。

生产力的发展还表现在农业技术的进步上。由于清除大片森林地带和疏干沼泽,耕地面积大为增加。16世纪,在农业较为发达的尼德兰北部和英国,已开始实行多圃轮种、深耕细作,肥料的使用扩大了。在一些休闲地上播种牧草,为牲畜提供更多的饲料。农业上用的水车和风车也不断有所改进。对畜种(特别是羊)注意改良。农牧产品的总量在这一时期有较显著的增加。

农村经济结构的变化

1450年至1550年是欧洲农业发展较快的时期,其原因是农村的经济结构有了显著的变化。15世纪初,粮食价格开始下跌,同时,雇工的工资上涨,地主开始想方设法让农民留在土地上,甚至以比较优惠的条件把土地出租给农民。工资上涨和粮食价格下跌,导致生产者更愿意生产成本低、价格高的产品。

农村经济结构的一个变化是农奴制的瓦解。在英国,16世纪农奴制已经瓦解。在法国,农村自百年战争后开始逐步废除农奴制。16世纪末,法国的土地有三十分之一在农民手里,有二十分之一的农民仍然是农奴,但大部分农民已是租佃农民。农奴劳动是带有一定的强制性成分的劳动,不利于农业劳动者与土地稳定的结合,也不利于提高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农奴制使农业劳动力与土地结合呈不稳定状态,常常有农奴因饥荒而逃离故土、外出谋生,农奴的劳动积极性被压抑。农奴制废除后,农民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自由,从而解放了生产力,提高了劳动积极性。获得自由的农奴不再被束缚在土地上,结婚也无须得到领主同意,也不必再无偿地为领主干活。不过,获得自由的农奴和自由农民或自由租地农民仍有区别,因为他们要向领主交纳一笔代替农奴劳役的封建税,在其死后,他们的继承人需要付沉重的承租费才能继承房屋和耕田。佃户和自由农民,则可以自由流动,没有有强制性的劳动,也不必交纳上述封建税。

另外一种变化是庄园制度的瓦解。在庄园制度下,土地的所有权、占有权和使用权分别在封君、封臣和农民手里,这种财产权一分为三的状况,导致无人愿意真正为土地投资。庄园制度瓦解后,上述的封建财产所有制为私人财产所有制转变,庄园主也向地主转变。例如英国在1646年废除了封建领主地产制,国王放弃了全国地主的地位,土地的实际拥有者成为完全意义上的地主。英国还颁布法令承认长子继承制,家庭的财产更加集中。这种变化导致土地的使用者和所有者都比以往更加关心土地的质量问题。对于地主来说,土地肥沃意味着可以增进地租;对农民来说,土地肥沃意味着可以提高产量和增加收入。结果土地的投资、土地的质量和农田水利的改造都增强了,有利于农业生产品数量的提高。

货币经济渗入农村导致货币地租的发展。1500年时,货币地租已经占支配地位,农民要把收获的粮食出卖才能向地主交租。有的地方农民交纳的仍是实物租,但要以市场的粮价来加以折算。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粮食已经是商品的一种。这对部分富裕农民提供了机会,却对大部分的农民造成压力。在1400年至1500年间,农民的两极分化趋于激烈。

养羊业的兴起更给农村带来影响。养羊业需要的劳动力不多,几个牧人就可以管上千只羊,同时羊绒、羊皮、羊肉的价格却很高。在英国,许多地主开始圈地养羊,把耕地变成了牧场。早期的圈地运动一直延续到16世纪,在都铎王朝时期英国经济中起到重要作用。在英国和西班牙,地主把公地圈为己有,把土地变成了牧场,这使得乡村中的佃农们无法生存,许多人口流向城市,农村人口减少。十五六世纪,欧洲人口的流动方向是从不发达地区流向发达地区,从农村流向城市,导致城市人口的增加。1400年时,欧洲的城市人口约为总人口的百分之七左右,到1500年则达到百分之十。1600年,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城市人口均为两国总人口的百分之十七。1500年,欧洲人口超过10万的城市只有5个,但到了1600年,这样的大城市数目达到了12个。以法国最大的城市巴黎为例,人口从1450年的12万增至16世纪中期的30万。西班牙发展最快的城市是塞维尔,1500年时,这个城市有65,000个居民,到1588年时已增至15万人,成为西班牙最大的城市,在欧洲的排名仅次于巴黎和那不勒斯。

商品生产的增长和商品货币经济的影响

生产技术的显著进步,扩大了社会生产的分工,促使生产结构发生了变化,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也发展起来。15世纪时,西欧诸国各地的手工业分成了许多专业部门,行业的数目明显增多。在欧洲一些城市中手工业已有多种不同的行业,如海德堡有103种,巴塞尔有120多种,法兰克福城达190多种,而巴黎则有350种之多。(1)专业化的发展,促进了生产技术的提高和劳动工具的革新,劳动生产率提高后,产量也大为增加。生产分工的扩大,使越来越多的手工业脱离农业。纺织、酿酒、烤面包、农具制造等等与农业联系密切的手工业,同农业完全分离而成为独立的手工业部门。

这时,在西欧形成了一些工业中心。佛兰德尔以呢绒驰名,米兰以制造甲胄、托勒多则以造刀剑而著称。尼德兰北部的造船工业特别发达。英国的羊毛纺织品远销国外。与工业中心形成的同时,粮食、畜产品和工业原料的商品生产也在发展。一些以各自特产问世而著名的农业区开始出现。西班牙的卡斯提养羊业发达而盛产羊毛,格拉纳达以生丝闻名,尼德兰输出奶油和干酪,莱茵地区和法国香槟一带则着重于种植葡萄,酿造各种酒类。

商品生产和商品的流通,加强了欧洲的货币经济。商品货币关系的发展,改变了农村的自然经济。15世纪至16世纪之交,许多西欧国家货币地租已成为主要的地租形式。农民为交租纳税,不得不出卖自己的部分产品。多数农民被迫低价出售产品,受商人剥削;不少人因交租而借贷,陷入高利贷者的魔掌。农民中两极分化加速,大批破产农民成了雇农,而一些富裕农民则从事农业上的资本主义经营。16世纪时,西欧各地货币流通形式广为发展。在安特卫普等地,交易所活跃起来。商业资本和高利贷资本以及信贷和银行业都相继发展。这一切,加速了封建生产方式的解体。

首先,生产不再按照自然消费和政府、行会的指令来进行,而是按市场供需关系来调节,货币购买来进行。货币和市场在经济中的位置变得越来越重要。无论是商品,还是劳动力、生产资料、土地和资本,都可以用货币来衡量,来买卖,没有人可以对此进行有效的限制。农民可以自由买卖土地,工人可以根据雇主计付工资的高低自由上岗离岗,企业主也可以自由运用他们的资本,根据利润多寡来进行投资。随着对经济行为各种限制的放松,家庭的利益、宗教的禁忌、社会的习俗、政府的控制、行会的限定也渐渐减少。市场经济的出现,把许多中世纪的束缚给打破了。

商品经济的发展要求逐渐克服中世纪手工生产、教会舆论控制和中世纪行会控制三大障碍。中世纪教会历来宣扬,经济行为的目的不只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满足自然需要的说法。教会判定高额利润是一种罪行。在制定价格时,要求考虑价格的公道性和伦理性,价格不是按商品的价值来定的,而是为了体现诚实、公道等美德。这种价值观念导致的结果是生产者、销售者都无利可图,必然为新兴的工商阶层所抛弃。

城市地方保护主义也趋向于瓦解。城市为了限制农民获得利益,规定农产品必须到城市进行出售,于是农民间便有了竞争,农产品价格可以压低。显然,这对于发展农业生产极为不利。城市保护主义政策也使贸易不能自由发展,如一些城市规定在通向城市的道路上不得进行贸易,不能出售商品,因为商品的买进卖出必须在城市进行。城市的地方保护主义不仅限制了近距离贸易,而且也限制了远距离的商品交换,如外地商人入城经商必须要交贸易税。随着货币经济的发展,这种障碍也逐渐被扫除了。

反对追逐利润的中世纪行会制度也遭到了市场经济的挑战。中世纪行会对生产的规模、原料的尺寸、价格的高低都有规定,这不利于商品市场经济的发展。市场经济要的是自由投资和以获得利润为目的的资本主义生产,与中世纪的行会原则形成冲突。中世纪的手工业生产是以满足消费为目的,主要不是为了获得利润。每个作坊主有作坊和商店,工具和原料也是自备的,生产出来的产品卖给本地顾客,工匠制作鞋、铁器,以供应城市本身和附近的农村。这种中世纪的市场是狭小的,地方性的。换言之,生产与需要画等号,需要多少衣服、鞋,就只能制作和卖出多少衣服和鞋,而且人们往往是要等上回买回去的衣服和鞋破旧以后才去买新的,这样的情况显然是无法为作坊主提供较高利润的。工匠组成行会,行会则制定规章制度,垄断了价格和原料供应,消除了竞争。行会规定,只有师傅才能在城市和附近地区出卖商品,帮工和学徒必须通过长期的工作才能晋升为师傅。报酬也是由行会规定的,行会如同城堡、乡村和修道院,既保护人们,又限制人们,同样也限制了经济的发展。

扫除了这些障碍,市场、货币经济得到长足发展。新经济制度首先在银行业、然后在商业和矿业、最后在农业中得到普及。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兴起以前,正常的财富积累主要是靠开发自然资源获得的,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主要是通过开发社会资源和近代经济管理来获得效益的。这使少数工商业者快速拥有了财富和权力,开始跻身上层社会。

为了追逐利润,商人们进行远距离贸易,并且结成了股份公司。这种新的经济组织与家庭作坊相比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公司为法人代表,可以签订契约,拥有财产。公司以资本为基础,利润和风险都根据股东投资的多少来进行均摊,这减少了风险的打击。

另一个特点是公司的所有者与管理者相分离。这种制度的发展导致公司内部管理机制的变化。公司股份的拥有者称董事,但除了一些大的股东外,一般股东对公司事务没有发言权,而公司的日常工作是由管理者负责的。公司开始雇佣专业人员来管理企业,出现了专业的管理阶层。公司的领导人还开始介入政治活动。许多经济问题通过国家立法进行控制。结果,公司制度成为发展经济的杠杆。这种经营方式并不局限于商业,在工业生产中也被广泛应用。例如在意大利的纺织业中,在威尼斯的造船业和英国的呢绒业中,都存在这样的股份公司制度。

十五六世纪,金融业有所发展,出现了像佛罗伦萨美第奇家族银行那样的金融机构。美第奇家族银行不再是中世纪的钱庄,而是国际性的金融机构,在佛罗伦萨、威尼斯、罗马、阿维农、布鲁日和伦敦等地都设有分行。银行为企业和企业家进行投资和发放贷款,这使大规模的集资和远距离的贸易成为可能。当时,欧洲最大的银行是意大利的美第奇家族银行和德国富格尔家族银行。以美第奇银行为例:这是一家股份公司,有一整套近代的经营手段。它在佛罗伦萨设有总行,其他设在各地的七八个分行各有其掌管经理。每个分行自行集资,但佛罗伦萨的总行也对分行投资。总行同分行在经营方面是独立的,资金、账号和银行职员都是分开的。布鲁日的分行,在1455年至1471年间的利润分成中,总行按照它的投资股份得到百分之五十至七十的利润,其他剩下的利润又被分为三份:一份给外面的投资者,另外两份给银行的经理及其助手。(2)15世纪末,美第奇银行由于给君主和诸侯贷款,但后者又不能归还借款,导致了银行衰弱。

(1)斯卡兹金等主编:《中世纪史》第2卷,第10页,莫斯科,1954年。

(2)吉尔莫尔(M.P.Gilmore):《人文主义的世界:1453—1517》(The World of Humanism,1453-1517),Harper Torchbooks 1952年版,第57页。

资本主义的萌芽和原始积累

由于生产的复杂化、社会分工的扩大和生产过程的逐渐具有社会性,商人的作用日益重要。从小商品生产者中分离出的商人阶层,定期向小生产者收购生产品,并运到市场去销售,这种商人成了包买主。贫困的小生产者在竞争中因缺乏资金或为了购置必要的新的生产资料,往往必须求助于包买主。包买主则以低价收购小生产者的产品,贷给他们现金、工具、原料等。这样,很多小生产者逐渐丧失经济上的独立性,同包买主之间形成依赖关系,出现了以资本主义剥削关系为基础的新型的“小生产者”,即为包买主生产商品,领取“报酬”(一定工资)的雇佣工人。与此同时,极少数生产条件较好的手工业者富裕起来,上升成为小业主,他们当中个别人再积累较多的资金,并突破行会的限制,扩大生产规模,雇佣较多的工人进行生产,逐渐成了手工工场主。

列宁论述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必须具备的历史条件是:“第一,在一般商品生产发展到比较高的水平的情况下某些人手里积累了一定数量的货币;第二,存在双重意义上‘自由的’工人,从他们可以不受任何约束或限制地出卖劳动力来说是自由的,从他们没有土地和任何生产资料来说也是自由的,……是只能靠出卖劳动力为生的工人‘无产者’。”(1)在西欧各国资本主义关系产生和发展的历史上,这两个条件主要是靠暴力实现的。在国内,通过推销国债、实行包税制和扩大苛捐杂税,特别是通过强迫直接生产者脱离生产资料而变成雇佣劳动者;在国外,则靠公开的掠夺、奴役和消灭殖民地人民而积累资本的办法。马克思把这一历史过程称之为资本的“原始积累”。“这个过程一方面使社会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转化为资本,另一方面使直接生产者转化为雇佣工人”(2)。

在原始积累的各种形式中,马克思曾深刻而详尽地揭示了最基本的两种具体形式。第一种是对农民土地的剥夺。马克思以英国为典型,叙述了英国圈地运动是“生产关系革命”。它一方面造成生产资料和土地的集中并将其转化为资本的条件;另一方面又让大量破产农民变成乞丐和流浪者,成为资本主义廉价劳动力的来源。第二种是对殖民地的掠夺。从15世纪末起,欧洲殖民侵略者对亚非美洲进行了空前的极端残酷的劫掠和奴隶贸易,从而积累了大量的货币资本,原始积累还通过商业战争、“保护关税制度”等不同形式进行。但一切原始积累方式的实质都在于以暴力来剥夺劳动群众,使大批无产者走向市场,使生产资料集中到资本家手中。可见,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为富人阶层服务的,是以牺牲穷人的利益为其发展代价的。

(1)《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31页。

(2)马克思:《资本论》,《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60页。

手工工场和早期的资本主义农场

工业中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经历了简单协作、手工工场和机器工业三个阶段。16世纪的西欧,手工工场形式流行很广。从16世纪中叶起,直到18世纪70年代产业革命以前,手工工场一直是工业中生产组织的基本形式。它最早在毛麻纺织业和金属制造业中盛行。

手工工场有分散的和集中的两种形式。最早是以简单协作为基础的分散型的居多。生产者接受订货,散在各自家庭中分工劳动。由于生产者经常从事某一生产环节的劳动操作,技术日益熟练,劳动生产率显著提高。场地虽分散各处,但被分工有机地联系起来。随着生产的发展,由于生产的一些工序很需要在集中的场房中接连进行,因而集中的手工工场逐渐代替了分散型的手工工场。

手工工场的劳动分工和协作有不同的形式,一种是由不同种类的劳动联合起来,如制造马车,需要把木匠、马具匠、钳工、旋工、画匠、漆匠等十几种独立的手工业者的社会分工联合为手工工场内部的分工。另一种是同一种类的劳动,按工序的差别而分工的联合。如制鞋业,分成为下料、剪裁、制底、绱鞋等工序,在手工工场内各有分工,实现了生产的专业化。这样一来,工人在手工工场内按工种、工序从事专业化的生产,增多了改进技术的可能,为后来机器生产创造了条件,这类企业日益扩大,企业主也就成了工业资本家。

农业中的资本主义萌芽,是在英国和尼德兰等地区最先出现的。由于商品生产的发展,农村两极分化加剧了。大部分农民破产,小部分富裕农民购买土地,雇用少地的农民为自己耕种,变成经营资本主义的农场主;有的把大土地改营资本主义农场、牧场,或出租给农场主经营。

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产生

随着封建制的解体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萌芽、雇佣劳动和资本的出现,两个新的社会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产生了。最初的资本主义企业主就是最早的资产阶级分子,他们是进步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代表。

在新兴的社会阶层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工商业阶层的兴起。自13世纪起,由于商业、制造业的发展,人口的增加,资产阶级日益壮大,同封建贵族的没落形成鲜明对比。在15世纪,意大利北部的城市经济有所发展,城市新兴阶层的兴起。这个阶层中的一部分人是豪富世家,好几代都是意大利的富人,也有部分是新兴的中等阶级,如第一代的商人和工业资本家、银行家等。在他们之下,是一个中等市民阶层,如作坊主、店主等;同时,工人和工资阶层也兴起了。

大金融家、银行家属于城市资产阶级上层,他们不一定有传统意义上的贵族出身,但像梅第奇、富格尔这样的大家族实际上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城市显贵。这些银行家的财产来源很复杂,巨额收入来自于土地和矿业的投资,以及银行和对印度远东的投资。16世纪时,意大利的资本家用复式簿记记账单,用的方式有六种:一是储存信(有声誉的旅行家把钱储存在一个银行内,银行给他一封信,即可以用作在各地分支机构中取钱的凭证);二是货币信函交易(即给顾客一封可以在其他的指定城市换取当地货币的信函);三是银行储存(个人在银行中开户存钱,或银行给顾客贷款,开户头);四是支票,顾客通过支票附上账单,再通过银行来转账;五是在同一城市设立票证交易所,兑换各种票证、证券;六是银行开办海上保险业务。

最初的雇佣劳动者的主要来源是破产的小手工业者和与家庭手工业有联系的农民,也有手工业帮工。最初的手工工场就是靠这些有生产经验和技术的雇佣工人组成的,他们是大机器工业无产阶级的前身。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关系是资本主义的雇佣劳动的剥削关系。以英国为例,1563年英国法令规定雇佣工人的工作时间,在3月至9月为早晨5点至晚上7点至8点,扣除中间吃早、午饭及喝水时间两小时半,工作日约长达12小时。冬天则从天亮工作到天黑。旷工一小时扣工资1便士。1588年伦敦熟练工人工资,管吃喝的每天只有6便士至9便士,不管吃喝的每天是10便士至14便士。农村的纺织工和农业工人的工资仅及伦敦工人的工资的一半。由于价格革命,16世纪英国物价一般上涨1.5倍,有的还不止于此,例如小麦,每8蒲式耳的价格,1593年为18先令4便士,1597年则飞涨为56先令10便士。而16世纪英国的工资仅提高40%。

从无产阶级诞生起,就同资产阶级进行不可调和的斗争。1539—1542年,法国里昂印刷工人的罢工斗争就是明显的一例。这时期工人的斗争规模不大,大多数是经济性的。新的正在形成中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逐渐都具有民族的规模,各自均有本身的阶级利益和政治要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