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 第33章

33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第二节 16世纪以前的美洲

美洲是亚美利加洲的简称,包括北美洲和拉丁美洲两大部分。北美洲由加拿大、美国和一些岛屿组成;拉丁美洲系指由墨西哥湾格兰德河以南直至美洲最南端的合恩角,地理上分为墨西哥、中美洲、西印度群岛和南美洲四个地区。在中美洲、西印度群岛和南美洲之间有加勒比海,习惯上又称这一地区为加勒比地区。

15世纪末以前,美洲有其独立发展的历史。当1492年10月哥伦布初航抵美洲时,误认为到了他所要开辟的东亚新航路的终点——印度,故称当地的居民为“印第安人”(印度人),此后这一历史名称一直沿用了下来。

印第安人是辽阔的美洲土地上最早的主人,是15世纪末欧洲殖民者入侵之前南北美洲各族人民的总称。现代人类学家比较普遍地认为,印第安人属于蒙古利亚人种,其祖先大约在5万年前从亚洲东北部渡过白令海峡(当时这里有陆地相连接)并由此向南逐渐遍布于美洲各地。也有人认为,除蒙古利亚人种外,还有一部分印第安人属于澳大利亚—美拉尼西亚人种,主要分布在南美洲。印第安人的皮肤是深浅不同的黄色或红棕色,因为他们有用红色染料涂抹脸部和身体的习惯,所以长期以来一般通称印第安人为红种人。15世纪末以前,印第安人已形成许多不同语言和文化的部落集团。

(一)美洲印第安人的分布及其社会发展概况

15世纪时,居住在北美洲的印第安人约有一百万人,包括许多部落和部族,按照他们的社会、经济状况,大致分成七个集团:

其一,北冰洋沿岸的爱斯基摩人(印第安语意为“吃生肉的人”)和阿留申人是北极圈内的猎人和渔民。他们定居雪屋,制造和使用雪橇,以渔猎经济为主,他们的主要工具是鱼叉和镖枪。

其二,北美西北沿海以特林基特人和海德人为代表的部落,是以使用镖枪、矛和网来猎捕海上动物为主的猎人和渔人。他们还不懂制陶,大多处于由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渡的不同阶段,已出现战俘奴隶,用于家内杂务和捕鱼。

其三,加拿大和美国北部原始森林地带的各部落。主要有阿塔巴斯克人和阿尔工金人等集团。他们使用弓箭、长矛和粗棒,过着狩猎生活。

其四,北美东部和东南部是以穆斯科吉人、易洛魁人和部分阿尔工金人为主的各部落。从事锄耕农业,兼营狩猎和采集。穆斯科吉人种植玉米,善于制陶、纺织和鞣制鹿皮做衣服。易洛魁人种植玉米、豆类、向日葵、南瓜和烟草。土地归氏族共有,采取集体劳动、共同消费的办法。氏族实行外婚制并有收养外族人的习俗,氏族成员有权选举和更换世袭酋长和军事领袖。氏族有自己的宗教仪式和共同墓地,等等。马克思称易洛魁人是“从智能和一般的发展程度来说,他们是住在新墨西哥以北的印第安部落族系最好的代表”(1)。

其五,美国中西部大草原(密西西比河以西)上居住着达科他(又名“西鸟”)、科曼奇、夏延等部落集团。他们是以弓箭和狗猎取野牛等大动物为生的猎人,这些部落多半住于牛皮制的帐篷内,处在由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渡的阶段。

其六,美国太平洋沿岸加利福尼亚人集团是北美土著居民中最落后的人群之一。他们是野生食物的采集者,兼事狩猎和捕鱼,居住在树叶兽皮搭成的临时小屋,过着半游牧不定居的生活。他们的氏族还保留着浓厚的母权制,妇女在生产中占有特殊地位。

其七,美国西南部和墨西哥北部的普韦布洛(意为“村庄”)印第安人是早已定居、从事发达的灌溉农业的部落。他们种植玉米、豆类、棉花等作物,用土砖建造房屋,有良好的制陶术和发达的纺织技术。处在由氏族公社向农村公社过渡的阶段。

总之,16世纪以前的北美印第安人,其社会形态没有超出原始公社制时期。

迄15世纪末,欧洲殖民者进入以前,拉丁美洲各族人民独自发展着自己的历史与文化,按照经济形态和文化的发展水平来考察,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其一,北美大陆南部、中美洲以及南美洲居住着创造了发达的农业文化的各族。其中有玛雅人、托尔特克人、萨波特克人、阿兹特克人、奇布查人和印加人等。

其二,亚马孙河流域的南美热带森林和草原部落。他们从事刀耕火种的农业,辅以渔猎和采集活动,他们是阿拉瓦克人、加勒比人和图皮·瓜拉尼等集团。

其三,巴西东部和南部的狩猎者和采集者部落,大部分属于热斯族集团以及博托库多人等部落。

其四,潘帕斯和巴塔哥尼亚地区(阿根廷南部)的瓜拉尼人、克兰迪人、赫特人及部分阿劳干人部落是游荡的狩猎者和采集者,使用弓箭、流星锤和投石器等工具。

其五,居住在南美最南端的火地人各部落是以采集软体动物,猎捕海中及沿岸的动物、禽类和鱼类为生的最原始的部落。

(1)马克思:《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摘要》,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77—78页。

(二)玛雅人

从远古时起,居住在墨西哥和中美洲地区的印第安各族人民相继创造了辉煌的奥尔梅克文化、玛雅文化、托尔特克文化和阿斯特克文化,在世界文化史上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大约在一万年前,墨西哥地区已出现较高的石器文化。在墨西哥中部发现过大约一万一千年前的人类化石——梯贝希班人。

到公元前2000年左右,墨西哥进入原始公社的繁荣时期。许多地区开始了定居的农业生活,种植玉米、豆类和棉花等作物。石器中开始出现石杵和石臼,大量制作陶器,并能纺线织布。

约在公元前一千年代中期,墨西哥地区出现第一个发展较高的文化——奥尔梅克文化。奥尔梅克人创造象形文字、计数法和历法,用重达数吨的整块巨石雕琢面带微笑的石刻头像。他们遗留下许多用硬玉雕琢的脸型奇特的人像。奥尔梅克文化是墨西哥古典文化的先驱,故称之为“前古典时期”。

从公元前一千年代末期起,在墨西哥和中美洲最发达的地区已进入“古典时期”,开始出现大型的金字塔台庙建筑。随着原始公社逐步解体进而向阶级社会过渡,出现了城邦。古典时期的代表有四大文化中心:一、以墨西哥中部高原特奥提华坎城(意为“神降之地”)为中心的特奥提华坎文化;二、墨西哥湾沿岸,委拉克鲁斯州东海岸中部的埃尔·达清文化;三、瓦哈卡州以蒙特阿尔班山为中心的萨波特克文化;四、玛雅文化。

玛雅文化是古典时期文化的高峰,不少学者认为玛雅文化与奥尔梅克文化有明显的继承关系。玛雅文化的繁荣阶段,约在公元300年至900年间。

玛雅人的经济生活

玛雅人分布在包括现今墨西哥境内的四个州和一个地区(即恰帕斯州东部、塔巴斯科州东部、尤卡坦州、坎佩切州和金塔纳罗奥地区)以及今天的危地马拉、洪都拉斯、萨尔瓦多西部。

大约在公元前一千年代初期,玛雅人已进入定居的农业生活,他们采用烧林耕作法,从野生植物中培植了玉米、番茄、甘薯、南瓜、豆类、辣椒、可可等作物。他们还栽种棉花、龙舌兰以及制作蓝靛的植物。玛雅人饲养火鸡、狗和蜜蜂,集体从事狩猎和捕鱼。在手工业方面,玛雅人用陶土、木头和石头制作器皿,用燧石和黑曜石制造武器和工具。他们有用羽毛织在布上富有艺术特色的纺织品;也有用金、银、铜、锡等合金制成的金属器具和装饰品。玛雅人交换也较发达,每个城市和村落都有广场,作为交易的场所,市场上买卖各种食物和日用品,并开始用可可和豆子作为交换的媒介。

玛雅城邦及其早期奴隶制

据约328年刻在瓦沙克敦城的石碑证实,公元初期,玛雅人在尤卡坦半岛南部的贝登伊查湖东北(今危地马拉北部)已建立起一些奴隶制城邦。考古工作者在玛雅地区发现了上千座古代城邦遗址,其中最大的有瓦沙克敦、科班和蒂卡尔等。

位于尤卡坦半岛南端、乌苏马辛塔河流域的科班城,其遗址长、宽均达数公里,中心部分是由包括五个广场和神庙、殿堂、宫室、球场等组成的建筑群,著名的“象形文字梯道”是玛雅文明特有的纪念性建筑物,梯道宽八米余,在九十多级石阶上刻有两千多个象形文字符号,是世界题铭学上罕见的珍贵文物。

在墨西哥恰帕斯州境内的另一个玛雅城邦帕冷克,也以建筑的丰富多彩著名。在一座称为“铭记的神庙”的金字塔内部,发现一个布满浮雕人像的宽大墓室,石棺上覆盖着整块的巨大石板,板上刻有栩栩如生的玛雅神像和多种想象丰富的图案。据石刻的象形文字判断,这是7世纪的作品,死者遗体的头部覆盖着玉制面具,并有玉制装饰品等随葬器物,这个墓葬充分证实当时玛雅社会的阶级分化,也打破了过去一贯认为古代美洲的“金字塔”只是神庙一类建筑物的台座而不做陵墓的传统说法。

古典时期的另一个大城市蒂卡尔位于内地通向加勒比海和墨西哥湾的主要河流之间,地处中美洲到墨西哥中部商路的中心,由于贸易发达,使它成为玛雅文明的经济支柱,据认为,在古典晚期,蒂卡尔的人口已达七万人左右。

9世纪末,玛雅城邦突然衰落,这从石碑记年的中断得知。考古学家把9世纪末以前的玛雅城邦称为“旧国时期”。

可能是由于外族入侵,“旧国”的一部分玛雅人在5世纪时便开始向尤卡坦半岛北部迁徙。5、6世纪之交,在靠近两口大井(其中之一被称为“圣井”)的地方建立起奇钦伊查(意为“伊查人的井口”)城邦。7世纪时,奇钦伊查的居民放弃他们的城市,迁到半岛西南部。10世纪中叶,由于来自墨西哥的托尔特克人的进攻,伊查人回到奇钦伊查,使尤卡坦半岛上的玛雅城邦再度复兴。伊查人传说中的领袖库库尔坎恰好是托尔特克人崇拜的主神——空气与水之神魁扎尔柯特尔的玛雅译名,可见新玛雅城邦的兴起与托尔特克文化有一定联系。

10世纪后,在奇钦伊查西南,又兴起了乌斯马尔和玛雅潘两个城邦。11世纪初,奇钦伊查与之结成联盟。1194年,玛雅潘在墨西哥人帮助下,击败奇钦伊查和乌斯马尔,取得领导地位,“玛雅”之名大概就是在玛雅潘(意为“玛雅人的旗帜”)成为尤卡坦半岛北部的政治中心时确立的。1441年,乌斯马尔联合其他城邦打败并洗劫了玛雅潘,从此,内战时期开始,尤卡坦半岛分裂成许多独立的城邦,互争雄长。1485年的大瘟疫使城邦进一步衰落。考古学家把从公元10世纪到被西班牙殖民者征服时止的这段历史称为“新国时期”。

玛雅人在建立城邦时,已由原始社会进入奴隶社会,到玛雅潘成为政治中心时,奴隶制已相当发展。战俘是奴隶的主要来源。最初占有奴隶的是军人贵族。名望高的战俘被用作祭神的供品,有些人在缴纳一定数量的身价以后也可以赎身。除战俘外,小偷也被贬为奴隶,奴隶的子女在未赎身之前也是奴隶。杀人犯、离婚的妇女、孤儿、无力偿还债务的人以及与奴隶结合的自由人都变成奴隶。买卖奴隶的风气不仅在尤卡坦地区很盛行,甚至远达洪都拉斯和墨西哥。奴隶从事一切劳动:为贵族耕种田地、建筑房屋,为商人搬运重物,乃至做纤夫和在海里捕鱼,等等。

在自由民中已分化出贵族和僧侣。最高统治者职位世袭,掌握一切大权。由他任命的地方长官管理各个村庄,“村长”是终身职,必须对最高统治者绝对服从。他们的职责是向辖区内的居民征税、审理诉讼案件,遇有战事则带领村社居民作战。僧侣是贵族中的特殊阶层,通常由僧侣的儿子或贵族的小儿子充任。最高僧侣的职位世袭。僧侣不仅掌管全部宗教仪式,最高僧侣还是玛雅最高首领的顾问,由他任命的各村社的僧侣是地方行政长官的顾问。僧侣掌握科学知识和文化艺术,是唯一通晓历法的人,各项农活的进行都由他们决定。因为僧侣是代表和执行神的意志的,所以他们也是社会诉讼的裁决者。

农村公社是玛雅社会的基本单位,土地归公社所有,分给各家使用,原则上每隔三年重新分配一次。由于经常需要轮种和休耕,土地不能成为个别家庭的固定财产。一些不需要变动的果园、可可园等则由贵族长期占用,成为他们的固定地产。村民们负担许多徭役和贡赋,他们要为贵族耕种土地,修筑房屋、庙宇和道路,向贵族缴纳贡税,向僧侣赠送礼品,并承担军队的开支。有的军人贵族甚至把处于附庸地位的公社成员卖给外国商人,使其成为奴隶,因而引起阶级斗争的激化。

玛雅文化

玛雅文化是世界著名的古代文明之一,是印第安人各族中最发达的文化。

玛雅人由于农业的需要,在天文、历法、数学方面有杰出的成就,他们创造了以365天为一年的太阳历,一年分为18个月,每月20天,外加5天的岁余。月份是按农业劳动的需要命名,如“托克”即举火(火烧地段),“楚恩”是播种,“摩尔”是收割,等等。他们能推算金星运行的周期,夜间按星星运行来确定时刻。玛雅人以人的手和脚的指头数为基础,创造了20进位计数法,但当第二位进到第三位时却采用18进位法。玛雅人还将“”的符号应用到数字计算上,这在当时世界上是很先进的。

公元前后,玛雅人创造了象形文字。这是由许多图形和符号组成的文字,符号有八百多种,既表音也表意,约有词汇三万多个。字的行列一般是自左至右,从上到下。象形文字既刻在石柱上,或者刻在木头、玉石和贝壳上,也用毛发制笔,用无花果树皮制纸来书写。他们的书籍有天文、历象等科学著作,也有历史、神话、诗歌、戏剧等内容。象形文字的写本保存下来的仅有四种,大多是玛雅祭司用的祭祀礼典,其中之一的《德累斯顿抄本》上,还有预测日食、月食日期的表格。不同时期抄录的手稿,形式不尽相同,在象形文字旁边大都配有图画,确是“图文并茂”,色彩鲜艳。西班牙殖民者侵入后,一些珍贵的古玛雅文写本被当成魔鬼的作品,付之一炬,用火刑烧死了许多掌握玛雅文字的僧侣。

玛雅人很重视历史,许多玛雅城邦有一种相隔一定年限——通常为20年就要立石记事的习惯,所以玛雅文化是美洲古代史上唯一有明确年代可考的文化。现已发现石柱数百个,已知最早的石柱所记的年代相当于292年,(1)最后一块刻有年代的石柱则是1516年。

在古玛雅名城皮德拉斯尼格拉斯附近的波南帕克的彩色壁画是唯一完整地保存至今的古玛雅壁画,是世界古典壁画的艺术宝库之一。壁画绘制的年代约当6世纪至8世纪,画在被称为“画厅”的一个山冈斜坡神庙的三个房间里。壁画色彩绚丽,线条挺拔、人像精确,构图严谨。内容包括贵族的仪仗、战争与凯旋、庆祝游行、呈献贡赋、审判战俘等场面,生动地再现了玛雅的社会状况。考古艺术家认为“玛雅艺术兼有埃及、中国和印度的艺术风格特色”(2)。

在古玛雅城邦遗址,还保有很多庄严的宫殿和神庙建筑,这是用石灰、碎石合成混凝土和用石块建成。奇钦伊查的库库尔坎神庙建立在高29米、周边各宽55米余的金字塔台基上,台基分9层,四面各有90级阶梯,在台庙正面阶梯的底部有两个带羽毛的蛇头石刻。每当春分、秋分夕阳西下、阳光照在北面边墙的栏杆时,可以看到“光照蛇影”的奇景,这是伊查人智慧的结晶。

奇钦伊查的著名建筑还有天文观象台。这是在两层台阶上筑起的圆形建筑物,内部有螺旋形梯道和回廊。尽管其上层的观测室已严重毁坏,但从残存部分仍可了解其天文观察建筑的精确结构。从上层的北面窗口通过厚达3米的墙壁形成两道对角线,依线远望,在右边恰好可以看到春分和秋分落日的半圆;南边窗口的对角线则正好指示着地球的南极和北极。

(1)这是1959年在蒂卡尔发现的。此外,在已发现的石柱中最大的一根是在危地马拉东南部的基里瓜,包括台基在内高35英尺,重65吨。

(2)密格尔·考伐劳勃斯:《中美洲和墨西哥的印第安艺术》,第204页,纽约,1957年。

(三)阿兹特克人

1世纪,在墨西哥地区,以特斯科科湖东北的特奥提华坎城为中心,兴起了著名的特奥提华坎文化。约在四五世纪时,托尔特克人的一支由南部进入墨西哥谷地,继承特奥提华坎文化,创造出新的文明。特奥提华坎城遗址,面积达18平方公里,中心部分有6平方公里,主要建筑分布在大道两侧,大道长约2500米,筑有排水沟渠。大道尽头有一长方形广场,著名的“太阳金字塔”就建在广场上。广场北面是“月亮金字塔”。太阳金字塔高64.46米,底边各宽225米,可与埃及最大的金字塔媲美。特奥提华坎也是宗教祭祀的中心,魁扎尔柯脱尔神庙、农业庙等建筑的墙上都绘有鲜明的壁画,并用羽毛蛇的蛇头加以装饰。

10世纪时,大批托尔特克人南迁,在墨西哥东南部和尤卡坦,创造了新的玛雅人与托尔特克人的混合文化。12世纪后期,托尔特克人因新的北方部族——阿兹特克人的入侵而衰亡。

阿兹特克人的社会结构

传说阿兹特克人(又译阿兹台克人)最初住在墨西哥西部的海岛上,他们的故乡称为阿兹特兰(意为“苍鹭之地”),阿兹特克由此得名。11世纪中叶,他们开始向墨西哥谷地迁徙,据说战神威济罗波奇特利曾启示他们,如果看到一只鹰站在仙人掌上啄食一条蛇,那儿就是他们定居的地方。现今墨西哥之名来自“墨西特利”,这是战神的另一名字,去掉词尾“特利”,加上词尾“哥”(地方之意),就是“战神指定的地方”,鹰吃蛇的图案成为今天墨西哥的国徽(1)。1325年,阿兹特克人在特斯科科湖中的两个小岛上建起城市铁诺奇蒂特兰(意为“出水之石”),即后来的墨西哥城。

15世纪初,阿兹特克人强盛起来。1426年,其领袖伊茨夸特尔率众战胜邻近各部落,并与特斯科科人、特拉科班人结成三部落的联盟。后不断向外扩张,一直伸展到墨西哥湾和太平洋沿岸,往东达到危地马拉。从孟特祖玛一世(1440—1486年在位)起,阿兹特克部落取得联盟领导权,其他两部落各派一名军事首脑参加联盟的领导,而阿兹特克的军事酋长则是联盟军的总指挥。联盟规定按一定比例分配战利品,向被征服部落征取贡物,因此,实际上15世纪时的阿兹特克联盟已发展为早期奴隶制国家。

16世纪初的铁诺奇蒂特兰非常繁华,约有十万人口,是当时美洲最大的城市之一。全城有三条宽阔的堤道通向湖岸,其中一条长达7英里,堤坝与湖岸之间有吊桥连接。城市供水建有引水渡槽。城内筑有40座金字塔形台庙,最大的高35米,有台阶144级。街道宽广,城中心是一个广场,到处有花园和屋顶花园,还有雄伟的宫殿和大厦。在巨大的公共建筑物上,涂着石膏,白光耀眼,颇为壮观。市场上货物种类繁多,甚至有带枷的奴隶在广场上公开出卖。

阿兹特克人利用土砖和石头建造公共住宅,几个有亲属关系的家族同住一所“大屋”。土地归公社所有,由各家族共同耕种。男子在婚后分得份地,但不能转让或继承。除大家族共同耕种的土地外,另有供养祭司、军事首领以及供军需的用地。奴隶大多出于本族,因负债或因犯罪而不能缴付赎金的人沦为奴隶。此外也有战俘奴隶。战俘还被用来作为祭献的牺牲品。

最高统治者形式上由部落议事会选举产生,实则由一个家族世袭。祭司及其他公职人员都在少数贵族家族中任命。最高统治者被神化,兼有军事、行政、审判和祭司的职能。

(1)国徽印在墨西哥红、白、绿三色国旗的中央。

阿兹特克文化

阿兹特克人的主要生产部门是灌溉农业,狩猎已退居次要地位。他们会锻冶除铁以外的各种天然金属,主要生产工具是木器或石器,也使用弓箭和投枪,刀刃和枪尖用黑曜石制成。为了扩大种植面积,阿兹特克人用湖泥铺在木筏上作为菜园,称作“浮动园圃”。

阿兹特克陶器的特征是褐地黑纹。纹样繁多,从复杂的几何图案发展到花鸟鱼虫等写实题材。陶器的形状优美;质地精良。阿兹特克人除用天然铜锻造铜器外,在铸造和模压黄金方面也有很高技巧。用羽毛镶嵌的饰物,尤具较高工艺水平。1520年,文艺复兴时期的德国艺术家丢勒在看到孟特祖玛赠给西班牙国王的礼品时,对阿兹特克人的聪明才智感到惊异。

阿兹特克人相信灵魂永生并崇拜多神——日神、月神、云神、雨神、花神、玉米神及部落神等。最高首领也被当作神的化身,祭神时往往以生人献祭,有时数量很多,在铁诺奇蒂特兰的神庙中,供养着五千多个僧侣。

阿兹特克人继承了托尔特克人和玛雅人的文化,但也有自己的创造。他们的图画文字受托尔特克人象形文字的影响,历法则与玛雅人大体相似。他们以365天为一年,逢闰年则补加一天。他们能准确地推算日蚀的时间,保存到今天的圆形历石(又称“太阳石”)直径近四米,上面有几何图形,刻着阿兹特克历法。1978年,考古学家在墨西哥城又发掘出一块直径三米多、重十吨的大型历石,名之为“月亮石”,这是阿兹特克人的又一件艺术珍品。保存下来的两本用阿兹特克象形文字书写的《贡税册》,提供了关于阿兹特克的范围、各地区的组织以及必须缴纳的贡税等资料。阿兹特克人还运用积累的科学知识把一千两百多种植物及蛇、虫和矿物加以分类,由于殖民主义者的暴行,这种有文字记录的东西,保存下来的很少。

(四)印加人

南美安第斯高原是古代美洲文明的另一个发祥地。最早居住在这里的居民是摩奇卡族、艾马拉族和克丘亚族,印加人是克丘亚族的一支。据考古发掘,约在公元前8500年左右,安第斯高原就出现以采集和渔猎为生的居民。至公元前4000年左右,开始经营原始农业。在公元前1200年前后又发明了制陶术,并发展了建筑、金属冶炼和水利灌溉事业。考古材料证明,安第斯高原曾经历了查文、摩奇卡、蒂亚瓦纳科、奇姆等文化时期,印加文化就是在继承和发扬安第斯高原各族古老文化的传统基础上创立起来的。

picture

属于公元前1500年至公元前1000年间的安第斯遗迹,是从秘鲁境内莫纳斯河畔的小山村查文发现的,“查文文化”因而得名。查文文化以大石建筑、石刻和陶器出名。宗教上崇拜虎神,因而庙宇建筑、石刻和陶器上的图形常以虎纹为主。查文的金属工艺除制作匙、箸及耳环等饰物外,还能用金片在模子上打出神兽、回纹等精巧的图案。

北部沿海地区的摩奇卡文化是从公元前一千年代末开始的,约在公元4世纪至9世纪时达到全盛阶段。农业以灌溉工程著名,排灌渠道纵横交错,有的长达百余公里,在需要越山渡谷的地方筑起引水槽,有的高达15米,长1400米。摩奇卡陶器造型奇特,别具风格,常把器身制成人物、鸟兽形状,甚至塑成头像。从陶器图纹上可看出摩奇卡社会已分化出贵族、平民和奴隶,如抬轿子的奴隶行列,坐在宝座上的贵族,把俘虏或罪犯推下悬崖等场面。

前印加时期最发达的文化大约发生在500—600年间,一直延续到13世纪。其遗址在今玻利维亚境内的的喀喀湖以南的村落蒂亚瓦纳科发现,这里原是艾马拉人的故乡。蒂亚瓦纳科文化以精美的石造建筑闻名,著名的“太阳门”是古代美洲最卓越的遗迹之一。整个建筑用一块高2.5米,宽4.5米,重达百吨的巨石雕成,中央凿一门洞,门楣上有精美的浮雕。

11世纪以后,北部沿海的奇姆国家强盛起来,奇姆文化继承摩奇卡的传统,在金属冶炼和锻造技术方面有极高的成就,他们用青铜、金、银和铜制作工具和饰物,种类很多。

印加人的国家

关于印加(1)人的起源有这样一种传说:太阳神在的的喀喀湖中的岛上创造了一男一女,让他们结为夫妻,太阳神吩咐把他所创造的新种族带到另一个有发展前途的地方去。他们谨遵神旨,带着一根金杖前行,走到一个地方,金杖突然钻入地下不见了,他们便在那里停留下来,这个地方就是安第斯高原肥沃的谷地库斯科。

11世纪,印加人和其他几个小部落定居在安第斯山区的中部,自13世纪起,印加人在库斯科谷地附近建立起地方性的国家。至第九代印加·卡帕克(意为“独裁执政者”)帕查库提(1438—1463年)和他的继承人图帕克(1471—1493年)时期,征服许多邻近部落,使印加国家迅速发展起来。16世纪初是印加国家的极盛时期,其版图以秘鲁为中心,延伸到智利中部,包括厄瓜多尔大部地区、玻利维亚大部分,以及阿根廷西北一部分。南北长3000英里,西至太平洋沿岸,东入亚马孙丛林,辖地80万平方公里,人口估计在600万人以上,成为美洲空前的大国。到图帕克的孙子一代,因兄弟争位,内战不休,国势渐衰。阿塔瓦尔帕借军队之力击败其兄长、合法的继承人瓦斯卡尔,夺得王位,内讧严重削弱了自身的力量。正当其时,西班牙殖民者侵入,灭亡了印加国家。

印加社会的基层组织是以氏族为基础的农村公社,称为“艾柳”。艾柳是政治、经济和宗教合一的组织。土地分为三种:供祭祀或宗教活动用、归祭司和寺庙所有的“太阳田”;供王室和公共开支用的“印加田”以及维持村社成员生活的“公社田”。公社田是村社共有的土地,按家庭人口的多少分配给各家耕种,(2)原则上每年都要随人口的变动重新分配,如果各家人口无变化,则重新分配时仍耕种原来的土地。可见耕地正从各家临时使用逐渐向终身使用过渡。除耕地外,庭院、房舍、菜园、谷仓等是可以继承的私有财产。土地的耕作次序是先种太阳田,再种印加田,最后轮到公社田。印加田的收获物除供王室、军队和公共工程的消费外,还用于救灾、补助老弱病残及寡妇等的需用。被征服部落的村社男子要服国家征调的强制性劳役,称为“米达”,从事修路、筑渠、开矿等劳动以及服兵役。

印加贵族与平民有很大差别,他们有特殊的发式和服装,习惯佩戴很大的金耳环。最高统治者出行,平民要匍匐迎送。整个印加国家叫“塔宛亭苏”,意思是“四方之国”。印加·卡帕克拥有大量生产资料,对商品贸易严加控制。他们从艾柳中征集优秀的工匠,选送到首都,住在特别的街区内,为“国王”、官吏和贵族制造各种物品。印加统治者还从各被征服部落中挑选少女,集中在首都学习纺织、刺绣和缝纫,为宫廷、寺庙和军队服务,一般要服役至33岁才允许结婚。由于交换不发达,没有大规模的市场,更没有货币流通。

印加社会是一个早期奴隶制国家。印加王族、贵族、官吏及寺庙祭司属于统治阶级。印加平民、被征服部落的居民以及主要由战俘、罪犯组成的“雅纳康”,其身份接近奴隶,是被统治阶级。最高印加的职位世袭,为保持王统血缘的纯洁,最高印加娶自己的姊妹为王后,以王后所生之子为继承人。其他妻妾所生的子女均为王族。最高印加死后也用奴婢、妻妾殉葬。

(1)“印加”,印第安语意思是“太阳的子孙”。

(2)普莱斯苛特:《秘鲁征服史》,第1卷,第51页,1902年。

印加文化

印加是世界农业文明的摇篮之一。印加人培植了大约四十种农作物,光芋类就有很多种,此外有番茄、木瓜、可可、菠萝、龙舌兰以及玉蜀黍、花生、榛栗等粮食作物。印加人用鸟粪肥田,为了在高原山区扩充耕地面积,用石块垒起层层梯田或筑起拦护土壤的石基,把山涧溪水引进渠道,灌溉田地。有的田边还建有水闸,用以控制水量。城市供水系统安排巧妙,库斯科城供水渠道纵横交错,渠底铺砌石块。重要建筑物内用暗渠引水。

印加的建筑和交通运输有显著特点,庙宇和住房继承了石头建筑的传统,石块和石块之间不用任何黏着剂,竟能做到紧密合缝。印加首都库斯科城建在海拔3000米群山环抱的高原盆地,城的中心广场是举行宗教仪式和节庆狂欢的地方。太阳神庙是用黄金和宝石装饰的巨大建筑。它的礼堂从墙脚到屋顶都覆以金板,两旁靠墙各排一列金制宝座,上面陈放已故各代印加·卡帕克的木乃伊。有一个被称为“黄金园林”的神庙花园,其中的草木花鸟全用金银宝石制成,其作品几可乱真,使殖民主义者叹为观止。

位于库斯科城西北120公里,处于丛山诸峰间的古代城镇废墟“马丘比丘”(即“老峰顶的城堡”)耸立在海拔2300米的高原上。城堡建立在两峰相连的鞍部,居高临下,形势险要,城周用花岗石砌成墙垣,只留一个城门出入,城内有许多用白色大理石建筑的殿宇、庙堂、堡垒、作坊和居民点,房屋之间用阶梯相连,据考证这是15世纪建成的遗址,由于城堡建在深山之中,始终未被殖民者发现,因而能较完好地保存下来。

印加国家有两条主要干线贯通全国:一条是高原道路,起自今哥伦比亚,纵贯厄瓜多尔、秘鲁、玻利维亚,再由阿根廷而达智利;另一条是沿海道路,北起通贝斯,向南贯通秘鲁沿海一带,进入智利中部。在比鲁加斯,有用巨藤筑的长60米的吊桥。除以上干线外,还有不少支线通向全国各地。道路上每隔一定距离设有驿站,备有信使负责接力递送信息,关口险隘,还建立要塞和烽火台。

印加人在采矿、冶金、纺织和手工艺方面都达到较高水平。他们不知冶铁,但能开采金、银、铜、锡等多种金属,用青铜制造武器和镰、锄等工具,刀、斧之类的刃口经淬火和锻打增强了硬度,也用金、银制作装饰品和祭器。印加的纺织品绚丽多彩,花纹华美精致,有几何纹、螺纹图案,也有花鸟鱼虫等景物。他们用棉花和羊毛织出起绒的布匹,用以缝制衣服,制作毡毯。用羽毛和金银丝编织的布艳丽豪华,专供贵族享用。

印加人崇拜天体,所以他们的天文知识与宗教关系密切。他们采用阴阳合历,太阴月以月亮圆缺一次为一月,一般一年分12个月,每月有三个十天的长周,为了适应一年的天数,每年有一个五天的短周。太阳年以冬至为岁首。

印加人在医药学方面成就卓著。他们会制作木乃伊——干尸;外科方面会做开颅手术。最常用的麻醉药是从古柯叶中提取可枯硷。此外还有金鸡纳、吐根、藿香膏、番木鳖等药物。

印加人采用结绳记事法,称为“基普”。在一根粗绳上垂直地拴上很多条带色的细绳,上面结着离主绳远近不同的结子,用结子的形状和位置记录数字,用颜色标志物品。

印加国家幅员辽阔,民族很多,方言复杂,语言很难统一。他们采用克丘亚语作为标准语言,通行全国。我国明代天启年间成书的《职方外记》中介绍秘鲁(译作“孛露”)时说:“其土音各种不同,有一正音,可通万里之外。凡天下方言,过千里必须传译,其正音能达万里之外,唯中国与孛露而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