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 第23章

23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第三节 蒙古贵族的西侵和伊儿汗国、帖木儿帝国

13世纪初,蒙古高原上形成一个强大的蒙古国家。蒙古统一国家的产生,为加速社会经济的发展,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同时,这个国家向亚、欧许多国家进行的扩张,给被征服国家和地区带来了严重灾难。

(一)蒙古贵族的西侵

蒙古国家的兴起

在我国黑龙江上游额尔古纳河流域,原住有室韦各部,6世纪时曾定期向东魏、北齐政权朝贡。7世纪时,室韦诸部之一的蒙兀室韦西迁至斡难、克鲁伦、土拉三河源头和肯特山东部一带,后发展为称雄草原的蒙古部落。7世纪至9世纪,蒙古部落受突厥、回纥、黠戛斯可汗的地方政权和唐王朝的中央政权的双重控制。10世纪至12世纪,蒙古高原部落林立,和蒙古部同时存在的还有塔塔儿部、汪古部、蔑儿乞部、斡亦剌部、克烈部、乃蛮部,等等,他们都分散地处于辽、金政权的统治之下。11世纪,他们曾以塔塔儿部为首结成反辽联盟,以至“鞑靼”一名一度成为蒙古高原各部的通称。成吉思汗统一草原后,各部又都被称为蒙古。

蒙古各部多数在草原地区从事游牧,畜养马、牛、羊群,以肉类马乳充饥;少数狩猎部落住在北部林区,称为“林中百姓”。在同汉族、契丹族、女真族和维吾尔族的长期交往中,先进的经济文化技术传入蒙古,促进了蒙古社会经济的发展。到12世纪时,蒙古的手工业已同牧业分离,铁匠、木匠已成为专门职业,能制造铁质用具和武器。长城附近的汪古部,已知经营农业,种植黍、稷。阿尔泰山东侧的乃蛮部,已知利用维吾尔字母记录本部落语言。随着生产和交换的发展,氏族制度走向解体。建立在牲畜、牧场公有基础之上的成百上千毡帐集体游牧方式(“古列延”)逐渐为一家一户的个体游牧方式(“阿寅勒”)所代替,每户牧民各拥有自己的畜群和帐幕。私有财产的出现,导致氏族成员中贫富分化。部落首领(“汗”)和少数贵族(“那颜”)拥有大量牲畜和牧地,他们周围聚集着一批不事生产专以战争为业的亲兵(“那可儿”)。多数氏族成员成了只有少量牲畜的个体牧民(“哈剌抽”),他们虽然名义上仍是自由人,但要向氏族贵族纳贡服役。俘虏和破产氏族成员沦为奴隶(“勃斡勒”),充当家仆和牧马人。被征服部落也要向征服者服役纳贡。贫富悬殊、阶级对立,推动了部落间为争夺牧场和财富的残杀斗争,加上金王朝的挑拨分化和“减丁”政策(定期剿杀),使蒙古各部流离失所,人不安生。建立统一国家、结束分裂混战、摆脱金王朝统治,成了蒙古人民的共同要求。这个任务是在成吉思汗领导下完成的。

成吉思汗原名铁木真(1162—1227年),生于孛儿只斤·乞颜部贵族家庭。他父亲也速该为蒙古部首领,在铁木真八岁时(1170年)被塔塔儿人毒死。幼年失父,部众离散,使铁木真处于困境,但他依靠克烈部首领王罕的支持,经过18年的颠沛流离和艰苦战斗,终于在1189年统一蒙古本部,被拥立为汗。此后,他继续与王罕结盟,先后打败了塔塔儿部和蔑儿乞部。1203年春,王罕进攻铁木真,当年秋,铁木真击灭王罕,兼并克烈部。1204年秋,打死太阳汗,兼并乃蛮部。1206年,蒙古贵族在斡难(鄂嫩)河畔举行库里尔台大会(部落贵族议事会),公推铁木真为全蒙古的大汗,上尊号为成吉思汗。由是在金王朝北部,东及兴安岭,西至阿尔泰山,北至贝加尔湖的广大草原地区,建立了成吉思汗统治的蒙古封建国家。

在创建国家政权方面,成吉思汗采取了下列措施:

(1)实行领户分封制。按照“各分土地,共享富贵”的原则,成吉思汗把各部牧民编为万户(“土绵”)、千户(“敏罕”)、百户(“札温”)、十户(“阿儿班”),分封给他的亲属(“黄金家族”)和异姓功臣作为属民,同时赐给相应的“封地”作为食邑。万户长、千户长由成吉思汗直接封任,共封万户长4个,千户长95个。从万户长到十户长的各级那颜,职务世袭,是大小封建领主。黄金家族在贵族中占有特殊地位,异姓那颜是他们的附庸。领户内的人民,不论原来社会身份如何,一律固定在封地内,在领主指定的牧地上生产,不得随意转徙,平时向领主纳贡服役,战时则自备兵器粮食,随那颜出征。男子15岁以上、70岁以下,必须从军,“上马则备战斗,下马则屯聚牧养”(1)。这种生产、军事、行政三种组织合而为一的领户分封制,不再是原来的氏族部落组织,是一种具有草原特点的封建制度。

(2)扩建大汗亲卫军(“怯薛”)。成吉思汗从各级那颜(贵族和白身人(平民)子弟中选拔精壮勇士组成万人亲卫军。他们是大汗直辖的亲兵,平时分四班轮番宿卫,大汗亲征时作为主力军参战。怯薛世袭,享有特权,地位高于在外的千户那颜。

(3)编订成文法典(“札撒”),设置断事官(“札鲁忽赤”),审理民事、刑事案件,保护贵族的私有财产和特权,维护统治秩序。

(4)命维吾尔人塔塔统阿(原乃蛮掌印官)用维吾尔字母拼写蒙语,创制蒙古文字。

(5)任命别乞(长老),专管萨满教。同时对各种宗教采取宽容并用政策。

(6)任命专人负责军务总管、军需供应,以及管理掌印、狩猎、马匹和牲畜等事宜。

统一国家的建立,分裂局面的消除,有利于蒙古社会经济的发展。但军事封建势力的形成,扩大封地的贪欲,推动蒙古贵族走上了军事扩张道路。在13世纪内,蒙古骑兵的铁蹄踏遍了东至黄海,西至多瑙河的广大亚欧地区,给蒙古人民和亚欧各族人民带来了灾难。

蒙古贵族的军事扩张,主要沿两个方向:一是攻灭漠南的三个封建政权:西夏(1205—1227年)、金朝(1211—1234年)、南宋(1231—1279年);二是三度西征:成吉思汗西征(1219—1225年)、拔都西征(1236—1242年)、旭烈兀西征(1253—1260年)。

(1)《元史》,卷九十八,《兵志》一。

成吉思汗西征

成吉思汗首选的侵略目标是漠南较弱的西夏政权,1205、1207、1209年三次进兵,迫使夏主纳女求和。但他南进的主要目标是长期统治压迫草原各部的金朝。在西夏称臣纳贡后,立即于1211年誓师攻金,1214年金献公主求和,迁都南京(开封);1215年占领金中都(北京),控制了华北、东北广大地域。在对西夏和金朝的十年战争中(1205—1215年),不仅掠得大量金银、绸缎、牲畜,还俘获了不少人口,尤其是工匠,其中有兵器匠师,他们把中原的火药武器制造法传入了蒙古。同时原只知草原野战的蒙古军,掌握了攻城器械和攻城技术。这为蒙古的进一步扩张,创造了有利条件。

成吉思汗西征的对象是和蒙古同时兴起并同时对外扩张的中亚大国花剌子模。花剌子模王的先祖,初为塞尔柱克帝国的花剌子模城长官,继为总督,1138年自立为沙(王),1141年向西辽称臣纳贡。以后趁塞尔柱克帝国衰落,不断向外扩张。阿老丁·穆罕默德统治时(1200—1220年),北至锡尔河、咸海、里海,南至印度河、波斯湾,东至帕米尔,西至阿塞拜疆、库尔德山区和卢里斯坦的辽阔地域都纳入了花剌子模的版图。旧都花剌子模(玉龙杰赤),1212年又夺取撒马尔罕为新都。穆罕默德野心勃勃,他并不以控制河中、阿富汗和伊朗为满足,1217年他进军巴格达,想取代哈里发,还梦想征服中国。当听到成吉思汗攻金获胜消息时,他以未能抢在蒙古人之前侵入中国而遗憾和不安。1214年或1215年,他曾派人赴成吉思汗处侦察蒙古虚实。成吉思汗遣使回访,约以三事:缔交、通商、各保疆界。1218年春,成吉思汗派出的一支商队抵达讹答剌,贪财好货的花剌子模君臣以间谍罪将450名商人中的449人杀害(一人逃回),将500头骆驼满载的金、银、丝绸、海龙皮、貂皮等货物全部没收。成吉思汗遣使三人责问,又遭到使臣被杀、从官二人被割须逐回之辱。

1218年成吉思汗召集大会,决定西征,派人给花剌子模王送去战书。时穆罕默德还在伊拉克前线,得战讯,立即自哈马丹回师。至布哈拉,又得锡尔河北警报,急统兵迎战,遇追击蔑儿乞残部的蒙古军,穆罕默德险些被擒,由是怯敌,认为同蒙古军野战不利,宜深沟高垒,任敌饱掠自去,加上当时统治阶层内部矛盾重重,他怕军队集中发生政变;于是将花剌子模40万军队的大部分分别部署在锡尔河和阿姆河的各城中。

1219年,成吉思汗亲统15万至20万大军西进。当年10月,兵临讹答剌城下。成吉思汗在此分兵为三:一军留下攻城;一军沿锡尔河而下;一军溯锡尔河而上,自与拖雷率主力径渡锡尔河,直趋布哈拉,断敌新旧两都之间的交通及被围各城的援军。在西破布哈拉(1220年3月初)后,返而东取敌军云集的新都撒马尔罕(1220年3月19日)。这种一举突破花剌子模的锡尔河防线,直捣敌人心藏的战略,使穆罕默德分兵固守坚城之策破产。锡尔河各城军民虽进行了殊死战斗,讹答剌城坚守了五个多月,终以孤立无援,被蒙古军各个击破。

穆罕默德先驻撒马尔罕,督民修城浚池,蒙古军甫渡锡尔河,畏敌众多(“投鞭足以断流”),就逃离该城。成吉思汗在完成对撒马尔罕的包围后,立即派哲别、速不台各率万人追击花剌子模王,穆罕默德经巴里黑、你沙不儿、可疾云、吉兰、马赞德兰,一逃再逃,蒙古兵穷追不舍,穆罕默德最后窜死里海一荒岛(1221年1月11日)。

穆罕默德死后,其子札兰丁赴旧都玉龙杰赤继位,但为诸悍将所不容,于1221年2月10日率300骑出奔,越过沙漠,经你沙不儿、赫拉特(也里),至哥疾宁(伽色尼),诸军来集,众至六七万骑。

成吉思汗闻札兰丁出走,命术赤、察合台、窝阔台三子北攻玉龙杰赤,自率兵南追札兰丁。从1221年2月13日起,玉龙杰赤城军民坚守六个多月,城破后,还巷战七昼夜。塔里寒也进行了顽强抵抗,蒙古军攻七月始下。札兰丁在八鲁湾(喀布尔北)还打败了3万蒙古军。成吉思汗得此败讯,疾南进,至印度河岸追上札兰丁,将其围困。札兰丁自数丈高崖跃马入印度河,泅水逃去(时为1221年8月至9月)。成吉思汗派兵渡河追击,未得而还。

1222年6月,成吉思汗以西域大定,设达鲁花赤监治各地。秋,循来路回师。冬,驻师撒马尔罕境内。1223年启程东归。1225年春回到哈剌和林行宫。(1)

哲别、速不台军在赶穆罕默德入海、俘其母妻献于成吉思汗后,即自马赞德兰而南,攻掠西伊朗、阿塞拜疆、谷儿只(格鲁吉亚)各地。后奉成吉思汗命北征钦察,遂于1222年经德尔班(里海关)逾高加索山进入南俄草原。1223年5月31日,在卡尔卡河畔大败钦察和俄罗斯联军。这支蒙古军到达了第聂伯河和克里米亚半岛,1223年底经里海北部东行,与回师大军会合,途中哲别死去。

成吉思汗西征的战场遍及河中、阿富汗斯坦、西北印度、北部伊朗、北美索不达米亚、高加索地区和南俄草原。这场战争极为残酷,蒙古军的屠城政策,使讹答剌、布哈拉、撒马尔罕、玉龙杰赤、塔里寒、也里、马鲁、你沙不儿等抵抗城市惨遭破坏或变为废墟,城市居民除工匠妇孺外,或被屠杀,或被签为军,广大无辜人民遭受了一场历史浩劫。

成吉思汗东归后,将帝国领土分封给四个儿子:长子术赤领有额尔齐斯以西、咸海、里海以北和花剌子模之地;次子察合台领有伊犁河以西、锡尔河以东之地;三子窝阔台领有蒙古西部、新疆北部、叶密立河一带之地;幼子拖雷领有蒙古本部。

1226年成吉思汗亲征西夏。1227年夏,西夏降。8月,成吉思汗病死军中。此后,拖雷监国。1229年,举行库里尔台,遵成吉思汗遗嘱,推举窝阔台为大汗(1229—1241年)。

(1)蒙古退兵后,扎兰丁于1223年自印度返回伊朗从事复国活动,先与其弟争位,继与各地割据力量混战,声势日盛。1229年8月窝阔台被推举为蒙古大汗,决定绰儿马罕率3万蒙军西征。侦知扎兰丁在伊朗西北,急沿呼罗珊、赖伊大道进军。扎兰丁孤军苦战,但一次次失败。1231年在逃往伊朗西北山区时,于8月15日为当地的库尔德人所杀,花剌子模国彻底灭亡。

拔都西征

窝阔台即位后,继续推行侵略扩张政策。1231年征服高丽。1234年联宋灭金。1235年举行库里尔台,决定由拔都率王子西征欧洲,以速不台为副。

1236年春,拔都率大军渡过乌拉尔河。速不台征服了伏尔加河的保加尔人。1237年春,进攻里海及太和岭(高加索山)北的钦察人。当年12月侵入俄罗斯。1238年1月焚毁莫斯科城,2月8日攻陷俄罗斯大公驻地弗拉基米尔城,继而分兵蹂躏俄罗斯北部城市,接着回师进攻太和岭北诸族,直到1240年始再入俄罗斯,攻取南俄各城,1240年11月19日罗斯古都基辅陷落被毁。

1241年春,蒙古军分两路西进:一路由拜答儿(察合台子)率领侵入波兰;一路由拔都统率进攻匈牙利。

拜答儿军渡过维斯瓦河后,1241年3月18日打败波兰军,焚毁波兰王都克拉科夫。接着渡过奥得河,围攻波兰藩属西里西亚公国都城布累斯劳。4月9日在利格尼兹附近大败波兰、德国和条顿骑士团的3万联军,西里西亚大公亨利二世阵亡。4月下旬进入捷克的摩拉维亚,大肆焚杀,兵锋及于奥地利边境。6月24日夜,阿罗木次城守军夜袭蒙古营,拜答儿阵亡。三日后蒙古军南入匈牙利,与拔都大军会合。

1241年3月,拔都率蒙古军主力突破了匈牙利的喀尔巴阡山防线,迅速击溃匈牙利王别剌聚集的6万大军,攻陷佩斯等城。当年夏秋两季,蒙古军一边休养士马,一边遍躏匈牙利各地。8月,一支蒙军逼近维也纳附近。是冬严寒,多瑙河冰合,拔都派合丹(窝阔台子)穷追别剌至亚得里亚海滨。别剌逃入海岛,1242年3月,合丹整月都屯军该海岛对岸。1241年12月11日窝阔台去世,1242年2月死讯传到拔都军中,奉命班师。合丹取道塞尔维亚、保加利亚、罗马尼亚至南俄草原,与拔都大军会合。拔都以伏尔加河下游的萨莱为都,建立金帐汗国(钦察汗国,1242—1480年)。

拔都西征的六年多时间内,东欧和中欧俱罹兵祸,俄罗斯、波兰、捷克、匈牙利更惨遭蹂躏,在西欧引起巨大惊恐,德国人号召组织十字军,英国政府禁止船队入海捕鱼。当时欧洲各国都存在分裂割据局面,虽遇外患,未停内争;德国皇帝和罗马教皇也忙于互相攻伐,对匈牙利的求救未予支援,这是不能有效抗击蒙古入侵的重要原因。

旭烈兀西征

蒙哥统治时代(1251—1259年)是蒙古帝国发展的顶峰。北至贝加尔湖,南至淮河,东至高丽,西至俄罗斯的广大地域都受大汗直接控制。1257年,蒙哥就曾派人去俄罗斯调查人口,编制户籍,确定贡赋,并设置八思哈(达鲁花赤)监治其地。同时黄金家族内部各系宗王的军队也听凭大汗调遣,由大汗安排统一的远征。

蒙哥执行大扩张政策,派二弟忽必烈领兵南进,派三弟旭烈兀率部西侵,自己则亲征南宋。旭烈兀西征的目标有三:消灭伊斯马仪派,灭亡巴格达哈里发,征服密昔儿(埃及)。

1253年旭烈兀的西征军启程,1256年元旦渡过阿姆河,次第攻占伊斯马仪派据守的马赞德兰和吉兰地区各城堡,当年底攻陷其首府阿剌模忒堡。以暗杀活动令西亚各国畏惧一百六十多年的伊斯马仪派教长国最后灭亡。1257年旭烈兀抵达哈马丹,遣使去巴格达招降,被哈里发拒绝。1258年1月底,蒙古军完成对巴格达的包围并开始强攻。2月10日,巴格达城陷落。2月20日,哈里发穆斯塔辛被裹入毛毯,驱马踏死。存在五百多年的阿拔斯朝灭亡。1259年旭烈兀向埃及控制的叙利亚进军。1260年1月24日,攻占阿勒颇。3月1日,大马士革城迎降。1260年5月,旭烈兀正打算进取埃及,传来了蒙哥被打死在四川合州钓鱼城的噩耗,遂派人去开罗招降,留怯的不花守叙利亚,自率部东归,至大不里士,得讯忽必烈已登上大汗位,即驻兵不前。1260年9月3日,怯的不花军在阿因札鲁特被埃及军歼灭,叙利亚被埃及夺回,旭烈兀西征至此结束。

在旭烈兀西征基础上形成了伊儿汗国,它和金帐汗国、窝阔台汗国、察合台汗国并称四大汗国,名义上都是拥有大汗称号的元王朝的藩属,是蒙古帝国的组成部分。可是,自蒙哥死后,统一的蒙古帝国就不存在了。1260年,忽必烈同幼弟阿里不哥为争夺大汗位爆发了战争。1262年,金帐汗别儿哥同旭烈兀为争夺高加索地区开展了血战。1264年,阿里不哥归降忽必烈后,原支持阿里不哥的海都(窝阔台系)又公开举起叛旗。1268年海都率兵东进失利后,遂联合术赤系的忙哥帖木儿、察合台系的八剌,于1269年在塔拉斯举行库里尔台,正式结成反拖雷系的同盟,支持八剌在1270年西进夺取呼罗珊。1301年海都败死,1303年察合台汗都哇归降元王朝,1305年窝阔台汗国领地被察合台汗国兼并,这场斗争才告一段落。蒙哥死后,因黄金家族分裂内讧而名存实亡的蒙古帝国再无统一的军事行动。此后,大汗忽必烈的灭亡南宋,侵入日本、越南、缅甸、泰国(八百媳妇国)、爪哇(印尼);伊儿汗的多次向叙利亚进军;金帐汗的侵略波兰,都是一系兵力独自进行。在征服中建立起来、在内讧中走向分裂的蒙古帝国,在当地人民的反抗打击下,逐步走向衰亡。

蒙古贵族的三次西征,给中亚、西亚、东欧和中欧地区造成了惨重破坏,给当地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随着征服活动的结束,蒙古统治的确立,出于军事、政治、经济需要而建立的驿站交通制度使东西陆路通道大开,有利于商旅往来和文化交流。中亚和西方的药物、织品、历法等输入中国,中国的火药、纸币和印刷术等远传西方。这对世界历史的发展无疑起过重大影响。

(二)伊儿汗国和帖木儿帝国

伊儿汗国的早期统治和合赞汗的改革

旭烈兀西征于1260年结束后,约1263年忽必烈大汗赐给他“伊儿汗”的封号,伊儿汗国由是正式建立。

伊儿汗国是东滨阿姆河,西临地中海,北界里海、黑海、高加索,南至波斯湾的大国。今伊朗、伊拉克、南高加索的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中亚的土库曼斯坦都由伊儿汗直接统治;阿富汗斯坦西部的也里(赫拉特)王国是伊儿汗的属国;小亚的罗姆素丹国名义上是属国,实际上由伊儿汗派官治理。

1265年旭烈兀死去,汗位由他的后裔继承,名义上要得到大汗允准,但多属追认式的册封。国家军政大权操纵在蒙古军事贵族手中,他们担任各地长官,实行军事统治;伊朗的僧俗封建贵族主管文书财税工作,在中央和地方的蒙古长官统率下,为伊儿汗搜括城乡人民。1265—1295年的30年间,蒙古军事贵族保持了游牧生活习俗,奉行竭泽而渔的掠夺政策,给伊朗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伊朗史家拉施特说:“由于官吏的舞弊行为和经济的破坏,各州的大部分剌亦牙惕(百姓)离开故乡到边远地方去落户,城市和乡村空荡荡的。……剩留在城里的人,大部分用石头把屋门堵住或在门上留一个窄孔,通过屋顶进出,由于害怕税吏而躲避起来。当税吏们来到附近地区时,找到认识各家的不定哪个坏蛋,按照他的指引把人们从各个角落里,从地窖里、花园里和废墟里找出来。如果不能找到男的,就抓住他们的妻子,像驱赶羊群般地,把她们驱赶在前面,从附近的一个地方赶到另一个地方,带到税吏处。她们的腿上被系上绳子,受到殴打,妇女们的哀号和怨声冲天。”(1)此外,出行的官吏和使臣住宿民家,索取食物、饲料、美人和酒,破坏被褥、毯子、家具、房屋和花园,抢走他们所要的一切东西。在这方面受害的,不限于一般剌亦牙惕,伊朗贵族也不能幸免。因此,在伊儿汗国内,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特别尖锐。1265年,法儿思爆发大断事官舍里甫丁起义,兵临设拉子城下。1291年5月,卢尔(罗耳)游牧部落暴动,攻占伊斯法罕。在山区和森林地带,逃亡农牧民和奴隶聚众反抗蒙古统治的事,时有发生。

合赞汗(1295—1304年)是伊儿汗国著名的君主,1295年6月19日,他率领将士改宗伊斯兰教,当年11月3日即汗位,取名穆罕默德,自号素丹。此后,蒙古贵族和伊朗贵族日益合流,伊儿汗国的统治政策也相应改变。合赞汗对蒙古贵族说:“我并不支持大食刺亦牙惕方面。如果对他们全体进行抢劫[对我们]有好处,那末在这件事情上我会干得比谁都厉害。我们一起抢劫去。但是,如果你们将来指望塔合儿[强征的军粮]和食粮而[向我]提出请求,我就得严厉地对待你们。……欺侮自己的剌亦牙惕算什么高贵、勇敢?夸耀这样的事除了灾祸什么也得不到,着手搞什么事也不会成功。”(2)为清除积弊,合赞汗进行了改革:

(1)改革赋税制度。原国家赋税由各州长官承包,他们任意摊派加征,使税额超出应征数的10倍至20倍,民不堪其苦。合赞汗下令废除包税制,派官吏进行土地和户口调查,定出税额,造出税册,张榜公布于村庄大门上或清真寺前,严禁多征和欠税。地税按作物收获季节分春秋两次交纳,税额约为收成的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一般征实物,大城近郊交货币。游牧民的税,年初一次交纳。人头税在春分时一次征收。城市工商税,征收货价的10%。

(2)整顿驿站。为清除急使众多,借宿民舍,强索供应,肆意破坏之弊,合赞汗下令设置专用驿站,专供为国家和边陲要事的快递急使使用,使用者必须持有金印玺书。在专用驿站的各站置有两名信差,各州要事,可写成密信,由信差递送。国家派往各地的使臣和官员由国库发给旅费,禁止沿途索取给养和驿马;同时在各地建馆舍供其住宿,禁止借宿民家。由是官驿废除,国家耗费减少,急使扰民之事也得以制止。

(3)发展农业。自蒙古西侵以来,伊朗人民或死或逃,地多荒废。为了鼓励垦荒,合赞汗规定,凡国有荒地,开垦后即成为垦荒人的永业;根据灌溉条件和垦治难易,分荒地为三等,第一年全部免税,第二年起,分别免税三分之一、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二。如果荒地属于私产,垦荒人应缴的税额则半归领主,半归国库。设置“哈里撒忒底万”这一机构,专门处理授予垦地和规定赋税事宜。合赞汗命令拨出部分税课作为购买耕牛、种子和农具的专款,以解决穷苦农民耕作困难;同时禁止夺取农民的耕牛、马匹、毛驴,以免影响农耕。

(4)统一币制和度量衡。伊儿汗国的辖区原为数国,各有金银铸币,成色不同,重量有别;度量衡也不相同,影响商贸。合赞汗下令收回旧币,改铸新币。新银币重3钱(“米思哈勒”),上有《古兰经》经文和合赞名字;新金币量100钱,上有《古兰经》诗句、12伊玛目名字以及用各州文字铸上的合赞名字。规定全国度量衡均以大不里士的为准,派官员赴各地检查,合格的加盖印记,投入使用。使用无印记的度量衡,惩以罚金或断手,伪造印记者处死。

(5)实行军事采邑制。蒙古旧俗士兵不仅无薪饷,反而每年要向贵族交纳马、牛、羊、毡、皮等物作贡赋。合赞汗曾给亲近士兵发过四五年军粮,但往往不能按时发给,引起无数争端。为了使“全国军队皆得息瞻,俾其皆具同一热心与勇武而卫国”(3),1303年秋,合赞汗决定实行军事采邑制,两三个月内在从阿姆河起直到密昔儿为止的各地区中为全体军队规定了采邑,并进行了分配。

合赞汗的军事采邑制是“将属于私产或公产之地,无论为已垦或荒废者,概以封地(即“采邑”)名义,……拨归各千户管理”(4)。千户的采邑,在百户、十户之间层层分封。分封完后,造成一式二份清册,一份存大底万(财政署),一份交千户长。采邑不得买卖、赠予或转让,可以继承。采邑内的农民继续耕种其地,只是将一切应纳给国库的赋税牲畜交军人。由于采邑内的农民并未随采邑一道赐给军人,军人不得将其任意迁徙,只能监督其耕作,收取底万规定的赋税;军人也不得藉词容留他乡居民,必须遣返。取得采邑的每个军人要向国家交纳50曼谷物。政府派人年年巡视采邑,努力耕作者赏,荒废农耕者罚。军人得到采邑后,如果再强取百姓财物,强占他人土地,不提呈人口清册,躲避、拒绝出征或派人代己出征,都属有罪。

合赞汗的军事采邑制,把塞尔柱克时期的采邑世袭制正式用法律固定下来了。14世纪中叶以后,随着王权衰落,采邑主逐渐得到了对采邑内居民的行政权以及对采邑土地的任意处置权,采邑就变成了世袭领地,其名称也由“伊克塔”变成了“索尤加尔”。

伊儿汗国的建立,结束了伊朗地区的长期分裂局面,合赞汗的改革使遭到破坏的经济有所恢复,封建统治暂时得到巩固,但不能挽救伊儿汗国的衰亡命运。1335—1378年的四十多年间,地方总督先后拥立八个伊儿汗,在争权夺利的混战中,建立了各自的封建小王朝:贾拉尔朝(1336—1411年),1340年建立,据有伊拉克、阿塞拜疆、摩苏尔和迪亚巴克儿;克尔特朝(1245—1389年),1342年独立称王,据有赫拉特和呼罗珊部分地区;穆札法尔朝(1313—1393年),1353年建立,据有法尔斯、克尔曼和库尔德斯坦,称臣于开罗;赛尔别达尔国家(1337—1381年),这是由起义农民于1353年建立的政权,据有呼罗珊北部。1380年以后,在伊儿汗国废墟上建立的各封建小王朝,先后被帖木儿灭亡。

(1)拉施特主编:《史集》第3卷,余大钧译,商务印书馆1992年版,第432—433页。

(2)拉施特主编:《史集》第3卷,余大钧译,商务印书馆1992年版,第455—56页。

(3)冯承钧译:《多桑蒙古史》下卷,中华书局1962年版,第348页。

(4)冯承钧译:《多桑蒙古史》下卷,中华书局1962年版,第348页。

帖木儿帝国的盛衰

14世纪后半叶,帖木儿帝国崛起于中亚。1318— 1321年间,察合台汗国分裂为东西两部:东察合台占据中国新疆一带,西察合台拥有河中地区。帖木儿(1335—1405年)出身于河中一个突厥化的蒙古贵族家庭。因在结伙抢劫中右足受伤,人称之为跛子帖木儿。帖木儿勇敢好斗,在封建混战中壮大了势力。1370年4月10日,在撒马尔罕自立为王,1388年正式称素丹。

帖木儿利用中亚突厥游牧部落组成强大的骑兵部队,对衰落的邻近各国进行了一系列侵略战争。1370—1380年,四次进军阿姆河下游,灭亡花剌子模王国;五次进攻东察合台汗国,后经1389—1390年的两次征战,东察合台汗向帖木儿称臣。1380—1394年间,灭亡伊朗各小王朝,占领了伊朗和阿富汗。1388—1395年,两度同金帐汗交战,焚毁了萨莱城。1398年,侵入北印度,屠掠德里(1)。1400年,打败埃及军,攻占阿勒颇,洗劫大马士革。1402年7月20日,安卡拉百万大军会战,帖木儿打败并生擒奥斯曼素丹巴耶塞特一世(1389—1402年),将土耳其人逐出了安纳托利亚。帖木儿还梦想征服中国,在进军中国的途中,1405年1月19日,于锡尔河畔的讹答剌城死去(2)。通过三十多年的征服活动,帖木儿的河中王国名义上发展成了从德里到大马士革,从咸海到波斯湾的大帝国,撒马尔罕成了帝国的首都。(3)

帖木儿的侵略战争带来了巨大破坏。从兴都厍什山到地中海,从北印度到叙利亚,从天山南北到南俄草原,兵锋所及,财物被洗劫,城市被破坏,工匠被带走,人民遭屠戮,甚至残忍地将尸体堆成山,人头砌成塔。灌溉工程的破坏,使一些农耕地区变成了荒原。

帖木儿以成吉思汗的继承人自居,他的统治,名义上沿用成吉思汗的札撒,实际上是因袭伊朗传统。帝国内伊斯兰教居于统治地位;素丹为帝国最高元首,统辖军队;帝国宰相听命于素丹,总揽国政;许多大臣分管行政、司法、财经和宫廷事务。地方诸州,各设有军事、民政和财政长官;遍布各地的素丹耳目和四通八达的邮递驿站,使全国处于素丹的严密统治下。

首都撒马尔罕是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帖木儿利用掠取的财富和掳来的能工巧匠把撒马尔罕建设得异常华美,宫殿富丽,清真寺宏伟。撒马尔罕工商业繁荣。聚集在这里的安哥拉毛织匠、大马士革车匠和弓矢匠、中国陶瓷匠,等等,提高了帝国的手工业水平。中国的丝绸、陶瓷、珠宝,印度的香料,金帐汗国的毛皮,都在这里交易,使撒马尔罕成了重要的国际贸易中转地。帖木儿的儿子沙鲁哈统治时(1405—1448年),政治中心转移到赫拉特(哈烈),撒马尔罕仍然是帝国的经济中心。

帖木儿和他的后裔,大多是文学艺术的鉴赏者和资助人。在撒马尔罕和赫拉特的宫廷里,聚集着大批学者、诗人、画家和音乐家。《诗颂集》作者哈菲兹、哲理诗人札米、把中国画法和波斯绘画完美结合的画家毕赫札德,等等,都受到素丹礼遇。以至被誉为“帖木儿文艺复兴”、“波斯文学艺术的黄金时代”。

帖木儿帝国同埃及、西班牙等国有交往,1403年,西班牙卡斯提国王曾派克拉维约东来报聘,归国后写成《克拉维约东使记》,报道了帖木儿帝国的盛况。帖木儿帝国同中国的联系更为密切,使节往来频繁;《明史》称帖木儿为元驸马,称其国为撒马尔罕国。

帖木儿在遗嘱中给他的子孙各留下一块封邑,在他死后,他的后裔立即展开了争权夺位的血战,帝国因此四分五裂。与此同时,奥斯曼土耳其人、贾拉尔人、土库曼人在西部开始了恢复失地的斗争,结果,西部地区落入了两个土库曼王朝手中:黑羊王朝(1378—1468年),据有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白羊王朝(1378—1502年),据有迪亚巴克儿、阿塞拜疆。帖木儿后裔的控制区只限于河中、阿富汗斯坦和伊朗东部。15世纪中叶,术赤子昔班的后裔率领乌兹别克游牧部落在中亚草原兴起,1500年攻占布哈拉和撒马尔罕,建立乌兹别克汗国,帖木儿帝国灭亡。帖木儿的后裔巴布尔以费尔干纳为根据地力图复辟,失败后南据喀布尔,后进入印度,建立了莫卧儿帝国(1526—1857年)。

(1)帖木儿工于军事谋划。1398年侵入北印度时,初遭大象袭击,被迫退却。第二次接战时,帖木儿将载草的骆驼(一说牛)驱入战场,纵火焚草,骆驼冲入敌阵,大象畏火,四处逃窜,德里军由是溃败。

(2)1404年11月,帖木儿率20万大军出征中国,积雪严寒,行军缓慢,帖木儿发烧、腹泻,医治无效,在讹答剌死去,死的时间,本书采用1405年1月19日,另一说法是1405年2月18日。

(3)由于帖木儿的征服大多是袭击而非吞并,有些地区很快丧失,故言“名义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