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 第17章

17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第二节 东南欧各国

(一)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的上古居民主要是达西亚人(1),因此历史上又称罗马尼亚为达西亚,包括特兰西瓦尼亚、瓦拉几亚、摩尔达维亚(又叫摩尔多瓦)(2)以及其他一些领土。公元前7世纪末,古希腊人开始在多瑙河流经罗马尼亚进入黑海的沿岸多布罗加建立殖民城邦。

公元前1世纪,在特兰西瓦西亚南部,一个强大的达西亚部落联盟发展成为奴隶制国家。该国第一个知名的国王布雷比斯塔(前482—前441年在位)时期,版图辽阔:西自多瑙河中游平原,东至黑海沿岸,北起喀尔巴阡山,南抵巴尔干山。但是,公元前441年,布雷比斯塔被废黜后,原先靠武力征服的地区迅即丧失,连达西亚本土也陷于分裂。

不久,罗马帝国入侵罗马尼亚。公元前28年,屋大维派部将克拉苏占领了多布罗加。公元46年,罗马将多布罗加并入达西亚行省。101—102年、105—106年,罗马皇帝图拉真两次出兵达西亚,打败国王德凯巴鲁斯,将达西亚变成罗马的一个行省——达西亚行省(3)。罗马在达西亚派驻重兵,构筑城堡,进行统治。在罗马统治达西亚的160多年间,由于罗马的生产技术和文化的广泛传播,促进了达西亚农业、手工业和商业的发展,使达西亚人逐渐罗马化,他们不仅采用了拉丁语,而且接受了罗马人的宗教信仰、习俗和姓氏。达西亚人和罗马移民相互融合后,称作达西亚-罗马人。

3世纪时,罗马的奴隶制陷入严重的危机,帝国政府已无力继续维持它对达西亚的统治。271—272年,皇帝奥列里亚努斯把罗马驻军撤出达西亚。拜占庭帝国时期,这个地区受到拜占庭文化的影响,但因为其边防作用而长期成为战场,不断受到入侵者的蹂躏。

自4世纪末叶起,在民族大迁徙的浪潮中,哥特人、匈奴人、阿瓦尔人都曾在达西亚留下过足迹。6世纪至7世纪,斯拉夫人散布于达西亚各地,同达西亚-罗马人杂处。斯拉夫人起初是作为征服者出现的,但是同达西亚-罗马人相比,他们人数较少,文明程度又较低,因此逐渐为达西亚-罗马人所同化,大约到11世纪时形成了今天罗马尼亚人的祖先,同时形成了罗马尼亚语(属于拉丁语系,并吸收了许多斯拉夫语汇)。

罗马尼亚长期遭到外族的入侵和统治。9世纪末10世纪初,第一保加利亚帝国侵占了瓦拉几亚、摩尔达维亚和特兰西瓦尼亚的一部分。第一保加利亚王国衰落后,摩尔达维亚于10世纪末为基辅罗斯所征服,特兰西瓦尼亚于11世纪末并入匈牙利王国。1241年,拔都率领蒙古军队蹂躏特兰西瓦尼亚和瓦拉几亚,接着将摩尔达维亚并入金帐汗国。1350年,摩尔达维亚又臣服于匈牙利。早在13世纪末瓦拉几亚也臣服于匈牙利。

罗马尼亚的封建生产关系,出现于9世纪。当时,由于生产力的发展和阶级分化的加剧,原先作为社会基本单位的农村公社逐渐解体。军事贵族侵占村社的土地,大批村社成员沦为依附农民。随后,那些入主罗马尼亚的保加利亚、匈牙利以及基辅罗斯的封建主,也到处强占土地。罗马尼亚的封建制约形成于14世纪。特兰西瓦尼亚、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的本国封建主,依靠人民群众力量,不断开展争取民族自决权的斗争。1324年,瓦拉几亚第一代大公巴萨拉布一世,自称“全罗马尼亚(指瓦拉几亚)的大公和君主”。1330年,他打败匈牙利国王查理·罗伯特,宣布独立,建立瓦拉几亚公国。1359年,摩尔达维亚在小贵族波格丹领导下,也挣脱匈牙利的羁绊,建立了摩尔达维亚公国。1364—1365年,摩尔达维亚又战胜了一支匈牙利侵略军,捍卫了自己的独立。但是,波格丹死后,摩尔达维亚被迫向波兰称臣纳贡。特兰西瓦尼亚虽然从匈牙利国王手里争得较大的自由权,但始终没有形成一个独立的公国。

14世纪至15世纪中叶,罗马尼亚的社会经济有了迅速的发展。铁制农具日益增多,耕作的二圃制和三圃制逐渐推广。作物以小麦、大麦为主,葡萄、果树的栽培也扩大了。畜牧业,尤其是摩尔达维亚的养马业颇负盛名。手工也有矿冶、银器、木器、纺织和制革等。许多农牧业和手工业产品,除在国内各地区之间互通有无外,还行销波兰、匈牙利、罗斯、捷克等国。随着手工业和商业的发达,城市日益繁华,并且出现了一些新兴城市。

罗马尼亚的社会经济虽有所发展,但农民和手工业者的处境却每况愈下。14世纪至15世纪,农民基本上都已农奴化了。他们要向封建主缴纳实物租、服徭役,还要向国家纳税,向教会缴纳什一税。农民毫无政治权利,封建主为所欲为。1437年春,特兰西瓦尼亚的农民揭竿而起,部分匈牙利农民积极响应,城市手工业者给起义以大力支援。起义农民击溃了封建武装,占领了包括特兰西瓦尼亚首府在内的许多城堡。7月,封建贵族表示同意起义者提出的要求:限制税额,准许农民自由迁移,大赦起义者。不久,特兰西瓦尼亚贵族和移居特兰西瓦尼亚的匈牙利、德意志贵族结为同盟(所谓“三民族同盟”),向起义者发动进攻。1438年1月中旬,起义失败,成千上万的农民遭到劓鼻、割耳、剁唇、砍手、剜眼等酷刑的残害。

1490—1492年,摩尔达维亚的农民在穆赫领导下发动起义,参加者9万至10万人。起义农民袭击封建庄园,处死了许多摩尔达维亚和波兰的封建主。波兰国王纠集反动武装,把这次起义淹没在血泊之中。

14世纪末叶,罗马尼亚同巴尔干半岛的其他国家一样遭到奥斯曼土耳其人的侵略。瓦拉几亚大公老米尔查(1386—1418年在位),曾派兵参加1389年6月的科索沃战役,同塞尔维亚、保加利亚一道,抗击土耳其的侵略,但不幸遭到失败。科索沃战役后,土耳其军队进抵瓦拉几亚边境。1394年10月,在瓦拉几亚西部发生的一场“乱箭遮天蔽日”的战役(4)中,老米尔查大败土耳其军队。但是,在1396年9月的尼科堡战役中,瓦拉几亚、法国、英国、德意志和匈牙利的联军,被土耳其击败,瓦拉几亚被迫臣服于土耳其素丹。

摩尔达维亚在大公斯特凡三世(1457—1504年在位)领导下,对土耳其人作了长期而艰苦的英勇斗争。他组织了一支四五万人的武装,其中正规军只占少数,包括大公卫队(约一千人)和由中小封建主组成的禁兵(约三千人),大部分是手持棍棒、斧子、镰刀的民兵。他还在边境地区加固或兴建了许多城堡。

1474年,土耳其素丹穆罕默德二世,派苏里曼巴夏率军12万进攻摩尔达维亚。当时斯特凡麾下只有四万多人。1475年1月,斯特凡把土耳其军队诱入拉科瓦河与伯尔拉河会流处的一块沼泽地,经过三天激战,战胜并全部歼灭了土耳其人。统率土耳其军的巴夏、副王和其他八名著名的总督当场就擒。这次战役发生在瓦斯鲁伊的一座高桥附近,故名“高桥之役”。1476年夏,穆罕默德二世亲率15万至20万大军再次进攻摩尔达维亚。斯特凡坚壁清野,使得土耳其军队“一连数天不知向何处行进,找不到粮秣,也无法安眠”。但是,在同年7月的一次战役中,由于双方力量过于悬殊,摩尔达维亚遭到失败。1487年,斯特凡被迫承认了土耳其的宗主权,但民族的独立性较强,长期继续信奉东正教。

(1)古希腊作家称罗马尼亚的上古居民为盖特人,古罗马作家则称之为达西亚人,因此后来就合称为盖特-达西亚人,或达西亚-盖特人。

(2)古时摩尔达维亚还包括普鲁特河与德涅斯特河之间的一大片土地,名为比萨拉比亚,1812年沙俄吞并了比萨拉比亚。

(3)113年,图拉真命令在罗马广场竖立一大理石圆柱,上面雕有图拉真两次进攻达西亚的战争场面。这个图拉真圆柱对于研究达西亚的古代史,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4)根据史书记载之原话,说明战争规模大,此役土耳其巴耶塞特全军覆没。

(二)塞尔维亚

6—7世纪,南部斯拉夫人西支的三个部落群体,即塞尔维亚人、斯洛文尼亚人和克罗地亚人向南迁至巴尔干,当地的土著居民伊里利亚人(阿尔巴尼亚人除外)逐渐被斯拉夫人同化,从而改变了这一地区的民族成分。

塞尔维亚人分布于自萨瓦河中下游以南至亚得里亚海沿岸一带,中心地区是拉什卡,另外还包括胡姆、特拉布尼亚和泽塔等几个地区。塞尔维亚国家是在同强邻保加利亚和拜占庭作长期斗争中形成的。9世纪中叶,保加利亚出兵塞尔维亚。塞尔维亚的拉什卡大公弗拉斯吉米尔经过三年的战斗,终于打败了保加利亚人。弗拉斯吉米尔死后,他的三个儿子穆吉米尔、斯特洛伊米尔和哥尼克再次取得对保加利亚人的胜利,并俘虏了保加利亚大公鲍里斯的儿子弗拉吉米尔。此后,塞尔维亚的统治者之间发生内讧,削弱了国力,为保加利亚和拜占庭所利用。约在872年,穆吉米尔依靠拜占庭的支持,击败了他的两个求庇于保加利亚的兄弟。约891年,穆吉米尔死后,其堂兄彼得·哥尼科维奇夺取了塞尔维亚的王位。917年,保加利亚大公西蒙出兵推翻了彼得·哥尼科维奇。924年,西蒙将塞尔维亚并入第一保加利亚王国。

西蒙死后,曾作为人质被扣留在保加利亚的拉什卡贵族契斯拉夫·克隆尼米罗维奇,约于927年逃回塞尔维亚,他依靠拜占庭的支持,收复了拉什卡,并把波斯尼亚和特拉布尼亚纳入自己的领地。但是,10世纪末,塞尔维亚又一度处于保加利亚的统治之下。

1018年,拜占庭灭亡了第一保加利亚王国,接着又迫使塞尔维亚臣服。此后,塞尔维亚的统治中心由拉什卡转到了泽塔。沃伊斯拉夫的儿子米哈伊尔在位时期(约1050—1082年),合并了拉什卡。米哈伊尔为了提高塞尔维亚的国际地位,于1077年从罗马教皇格里哥里七世那里得到一顶王冠,开始称王。其子博丁在位时期(约1082—1101年),又合并了波斯尼亚。但是,博丁死后,塞尔维亚再度陷于分裂,波斯尼亚被迫依附于匈牙利,其他地区则处于拜占庭的控制之下。

12世纪,拉什卡重新成为塞尔维亚的政治中心。1169年,斯蒂芬·尼曼亚继拉什大公位,建立了统治塞尔维亚两百多年的尼曼亚王朝。尼曼亚于1186年合并了泽塔,包括亚得里亚海沿岸的几个大城市,如科托尔、乌尔齐尼、巴尔、斯卡塔尔。1185年,保加利亚摆脱了拜占庭的统治获得独立后,尼曼亚即与之缔结同盟条约。约1190年,尼曼亚迫使拜占庭承认塞尔维亚独立。

尼曼亚统治时期,塞尔维亚的封建生产关系得到发展,封建主对农民的剥削加强了,从而导致了阶级矛盾的尖锐化。具体表现是,从保加利亚传入的鲍格米勒派(1)十分活跃,参加者主要是广大的农民和手工业者,也有少数不满朝政的封建主。尼曼亚对鲍格米勒派实行野蛮镇压。鲍格米勒派中有些人被烧死,另一些人被处以各种刑罚,还有些人被驱逐出国。他们的房屋和其他财产均被没收,然后分给麻风病人和乞丐,尽可能使其在国内没有存在的余地。但是,鲍格米勒派运动并没有被完全扼杀。

1196年,尼曼亚让位于其子斯蒂芬·尼曼亚二世(1196—1227年在位),自己退居于一所修道院。1217年,尼曼亚二世得到教皇赐予的一顶王冠,开始称王。这虽然扩大了天主教在塞尔维亚的影响,但国内占统治地位的仍是天主教。1219年,尼曼亚二世使塞尔维亚教会摆脱了奥赫里德大主教的控制,由他的兄弟萨瓦担任了独立的塞尔维亚教会的第一任大主教。萨瓦在全国设置了七个主教职位。

斯蒂芬·乌罗什二世统治时期(1282—1321年在位),塞尔维亚开始向东南方向扩张,从拜占庭手中夺取了马其顿北部和阿尔巴尼亚北部。斯蒂芬·乌罗什三世在位时期(1321—1331年在位),继续攻取马其顿,遭到保加利亚的反抗。1330年7月28日,在丘斯滕迪尔(位于索菲亚西南)附近,塞尔维亚打败了保加利亚和拜占庭的联军,并击毙了保加利亚国王米哈伊尔。保加利亚由此丧失了独立。

斯蒂芬·杜尚统治时期(1331—1355年),塞尔维亚国势最盛,成为东南欧一大强国。杜尚幼年曾在拜占庭宫廷中度过了七年,熟悉拜占庭的典章制度。后来跟随他的父亲乌罗什三世赢得丘斯滕迪尔大捷。他23岁即位。即位之初,于1334年派军队长驱直入马其顿南部,占领了奥赫里德、斯特鲁米察、普里累普诸城(均在今马其顿共和国境内)。1345年,征服了整个阿尔巴尼亚,以及马其顿的绝大部分。1346年4月,在斯科普里城,塞尔维亚为杜尚举行隆重的加冕礼,尊他为“塞尔维亚人和希腊人的皇帝”。帝国的首都也从拉什卡迁到斯科普里。杜尚把帝国分为两部分,马其顿、希腊、阿尔巴尼亚由他直接管理,塞尔维亚本土交由他的儿子乌罗什治理,并授以国王的称号。1348年,杜尚又占领了希腊的伊庇比鲁斯、帖撒利和阿卡纳尼亚。杜尚还企图联合威尼斯攻占君士坦丁堡,但终未实现。

杜尚对内力图抑制大封建主,加强中央集权。1332年春,他镇压了泽塔和阿尔巴尼亚北部的一些封建主的反抗。为了以法律的形式巩固封建秩序,1349年,又编成法典的补编。这部法典记录了塞尔维亚的习惯法,同时参照并吸收了拜占庭《查士丁尼法典》的某些条文。

杜尚法典反映了13世纪至14世纪塞尔维亚的经济制度和阶级关系。当时,塞尔维亚的农业生产有了显著的进步,实行二圃制或三圃制。教会的或世俗的封建土地占有形式,一种是世袭领地,叫巴士提那,由领主世袭享用,可以自由买卖和转让,只有当领主背叛国王时,国王方予以收回。另一种是以服兵役为条件占有的土地,叫作普洛尼,即所谓军事采邑。普洛尼不可以世袭,也不可以自由买卖和转让。封建主在自己的领地和采邑里,享有征收租税、审理一般的司法案件和任免役吏的特权。

依附农民分成几类:第一类叫作“麦洛普赫”,他们领有一小块份地,要向国家纳税,向教会缴什一税,向封建主交租。地租以劳役地租和实物地租为主。杜尚法典规定,麦洛普赫每年要为封建主服劳役106天之多。第二类依附农民,叫作“奥特洛克”,其境遇还不如麦洛普赫。他们没有任何权利,多从事家务劳动,充当仆役,也有用于生产上的。奥特洛克总的数目不多,后来其地位逐渐接近麦奥普赫。第三类依附农民,叫作“弗拉赫”,居住于山区,多从事畜牧业,因此后来弗拉赫成了牧民的同义语。弗拉赫所受到的剥削较麦洛普赫为轻。杜尚法典把农民牢牢束缚在土地上,逃亡者要受到烙印等酷刑的惩罚。农民亦不得集会,违者割去双耳。但是,广大农民仍以各种形式开展反封建斗争。

13世纪至14世纪,塞尔维亚的手工业有了较大的发展,其中首推矿业。矿藏的所有权属于国王,矿主要向国王纳税。矿业收入是国库的重要财富来源之一。塞尔维亚铸有金、银、铜三种货币,不仅在国内流通,而且在国外也享有盛誉。在塞尔维亚的城市中,意大利等国的商人和手工业者人数众多。塞尔维亚的对外贸易也相当活跃,输出金属、牲畜、木材、毛皮、皮革等,输入食盐、酒、纺织品及奢侈品等。

塞尔维亚王国是建立在武力征服基础之上的,各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和政治制度都不相同,相互之间缺乏联系,远未形成为一个统一的整体。因此,这个帝国是不巩固的。1355年,杜尚死,其子乌罗什五世(1355—1371年在位)继位,帝国迅即四分五裂。1356年,乌罗什五世的叔父在伊庇鲁斯拥兵自立,接着帖撒利、阿尔巴尼亚、马其顿也都分裂出去。在塞尔维亚本土,地方大封建主各霸一方,不服从中央。匈牙利趁机占领了塞尔维亚北部的一部分领土。对于塞尔维亚的最大威胁,是来自东南方的奥斯曼土耳其人。1389年6月,在科索沃的原野上,以塞尔维亚大公拉萨尔为统领的塞尔维亚、保加利亚、瓦拉几亚联军,被土耳其打败,塞尔维亚从此沦为土耳其帝国的版图,长期丧失了国家和民族的独立地位。

(1)“鲍格米勒”名称的来源有二:一说起源于教义宣传者之一的鲍格米勒神甫的名字;一说起源于运动的拥护者自称为“上帝所喜爱的人”的音译。

(三)保加利亚

保加利亚王国大约在7世纪末建立于多瑙河流域古麦西亚地方。这里的最早居民属于印欧人种的色雷斯人。公元初期大部分色雷斯人处在罗马的统治之下。6世纪时,定居于多瑙河下游南岸的七个南斯拉夫人部落,组成“七部落联盟”。保加尔人原为中亚突厥部落的一支,约370年与匈奴人一同来到伏尔加河西部草原。约在460年由亚速海沿岸西移,然后渡过多瑙河,定居在今天保加利亚东北部。出于共同反对拜占庭的需要,当地的斯拉夫人和新来的保加尔人组成同盟,开始了长期的斯拉夫化。679年,保加尔人的首领阿斯巴鲁赫(约644—700年)率众打败拜占庭的军队;681年,拜占庭被迫与阿斯巴鲁赫签订一项条约,正式承认保加尔-斯拉夫人的存在,这个国家在历史上称为第一保加利亚王国(679—1019年)。保加尔人原来人数就不多,社会发展水平较低,因此经过了一两个世纪以后,他们逐渐改操斯拉夫语,为斯拉夫人所同化,而“保加利亚人”这一名称则一直沿用下来,不过其含义不是指原先的保加尔人,而是指融合了保加尔人的一支斯拉夫人。

保加利亚建国之初,居民中绝大多数为自由农民,过着农村公社的生活,耕地分到各户使用,世代相承。但是已经有了明显的阶级分化,贵族任意侵占村社的土地,把俘虏变为奴隶。克鲁姆大公统治时期(802—814年)(1),保加利亚的版图包括今保加利亚全境以及罗马尼亚和匈牙利的一部分。由于连绵不断的战争和赋税、徭役的重压,使得自由农民大批破产。约865年,鲍里斯大公(852—888年在位)立希腊正教为国教,从此国家政权同教会相结合,加速了封建化的进程。西蒙(又译为西美昂)统治时期(893—927年),大部分自由农民丧失了土地,沦为农奴,封建制度基本形成。保加利亚成为巴尔干半岛上的一个大国,其疆域除保加利亚本土外,还包括塞尔维亚、马其顿以及色雷斯的一部分。西蒙还多次兵临君士坦丁堡城下。925年,西蒙自称“全保加利亚人和希腊人的皇帝”。9世纪末到10世纪初是第一保加利亚王国版图最大和国势最强盛的时期。

11世纪初,由于封建剥削的加深,尤其是作为封建制度支柱的基督教会的贪暴,激起了人民群众的强烈不满,他们以鲍格米勒(亦译为波高美尔)派异端的形式,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反封建、反教会斗争。古斯拉夫语Bogomili,意为“爱上帝者”。鲍格米勒派认为,世上存在着善和恶两种本源。基督是善的代表,撒旦则是恶的化身,善与恶经常斗争,善势力终将消灭恶势力。该派反对希腊正教,反对教阶制度和偶像崇拜,主张没收和分配教会财产,恢复早期基督教公社的普遍平等。因此该派在教义上否认道成肉身之说,反对关于上帝通过物资施恩于人的基督教教义。信徒主要是农民。统治阶级如临大敌,对鲍格米勒派实行血腥镇压。11世纪,鲍格米勒派传布到拜占庭和塞尔维亚,12、13世纪又传布到意大利北部和法国南部,促进了当地人民的反封建斗争。西蒙死后,大封建主不听命于国王,分裂割据为许多独立的封建领地,拜占庭乘机发动进攻。1014年,拜占庭皇帝瓦西里二世命令将14,000名保加利亚战俘刺瞎,摧毁了保加利亚军队主力。1018年,拜占庭灭亡了第一保加利亚王国。

拜占庭派驻保加利亚的官吏,横征暴敛,保加利亚人民除旧税之外,又增新税。而且,原先的实物税改纳货币,农民为了换取货币,只得将产品按规定价格卖给拜占庭当局。拜占庭驻军的粮秣也就地征调。此外,拜占庭还在保加利亚分封设立军区,使得仅存的一部分自由农民也军区化了。

1185年,在保加利亚北部爆发了反对拜占庭的大起义。领导者是两个中等贵族阿森和彼得。经过两年的斗争,终于在1187年迫使拜占庭承认保加利亚独立,从而开创了第二保加利亚王国(1187—1396年)。

13世纪上半叶,保加利亚不断扩张领土,它时而联合第四次十字军建立的拉丁帝国,抗击退居小亚细亚的拜占庭残余势力尼西亚帝国,时而联合拜占庭帝国反对拉丁帝国,巧妙地占领了马其顿、色雷斯和阿尔巴尼亚的北部。

然而,自13世纪下半叶起,保加利亚王国由盛转衰。1242年,拔都曾率领蒙古军队掳掠保加利亚。虽然拔都不久即离去,但蒙古军队仍不时来犯。同时,保加利亚国内重新陷入封建无政府状态。正是在这种情况下,1277年,牧人伊瓦依洛在保加利亚北部发动起义,矛头指向蒙古侵略军和本国统治阶级。保加利亚国王君士坦丁·阿森(1257—1277年在位)派兵前往镇压。结果,一部分被起义军击溃,另一部分归附了起义军。接着,起义军击毙了国王君士坦丁·阿森,拥立伊瓦依洛为王。1278年春,伊瓦依洛进驻首都图尔诺沃。这时,不少贵族混进起义队伍,妄图改变起义政权的性质,而被拥立为沙皇的伊瓦依洛也缺乏警觉,竟然娶了被诛国王的遗孀玛丽亚为后。大部分贵族公开与起义军为敌,勾结拜占庭和蒙古人向起义军发动猖狂进攻。1280年底,起义军终遭失败。伊瓦依洛逃出保加利亚,后为蒙古军所杀。

起义失败后,保加利亚依旧处于分裂割据状态,王权式微。1330年,保加利亚沦为塞尔维亚的附属国。1355年,塞尔维亚帝国解体后,保加利亚重获独立。但是,约1365年,保加利亚又分裂为多布鲁加、第诺伐和维丁三个公国。1371年,土耳其在马里乍河附近打败保加利亚、塞尔维亚等国的联军,1382年攻陷索菲亚,1393年7月占领图尔诺沃,1396年保加利亚全境尽入土耳其之手,第二保加利亚王国乃灭亡。

(1)参见斯坦利·乔治·埃文斯:《保加利亚简史》,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51—55页。

(四)匈牙利

匈牙利人原属芬兰—乌格尔人的一个游牧部落,9世纪初叶以前,散居在乌拉尔山与卡马河、伏尔加河之间地区。后来,他们由于受到其东邻佩彻涅格人的侵扰,于900年前后,经南俄草原,迁徙到多瑙河中游及蒂萨河流域。匈牙利人共有七个游牧部落,其中马札尔部落最强,因此匈牙利人又称马札尔人。这七个部落的匈牙利人同民族大迁徙时由中亚西迁而定居于多瑙河中游的匈牙利人后裔长期相互融合,均属匈牙利人的主要组成部分。

906年,匈牙利人在马札尔部落酋长阿尔帕德率领下,摧毁西斯拉夫人的大摩拉维亚公国,占据了斯洛伐克。10世纪上半叶,匈牙利人的铁骑曾侵入法国中部和意大利南部,大肆蹂躏德意志。匈牙利贵族从各地掠得大批掳获物,并把许多俘虏当作奴隶役使。955年,在德意志的奥格斯堡附近,匈牙利人为德意志皇帝奥托一世击败,此后他们逐渐在多瑙河中游地区定居下来,开始农耕生活。

定居之后,贵族占有广大的土地,成为占统治地位的地主,原先的奴隶变成了农奴,普通的匈牙利农村公社成员也逐渐沦为农奴。

斯蒂芬一世统治时期(997—1038年)得到罗马教皇的支持,约于1000年加冕称王,建立了阿尔帕德王朝(1000—1301年)。他定天主教为国教,设置两个大主教区和八个主教区,赐给教会以大片土地,于是教会成为王权的重要支柱。此外,为了彻底打击氏族制度残余势力,建立听命于中央的地方行政机构,斯蒂芬效仿拜占庭帝国把全国划分为40个行政区——州,委派享有广泛的军事、司法和财政职权的家臣治理。上述各项改革措施,加速了匈牙利封建国家的形成。

斯蒂芬一世当政初年,匈牙利东部爆发了一次起义,领导者叫科帕尼,起义者捣毁天主教堂,夷平封建庄园,震动了封建统治阶级。斯蒂芬依靠德意志雇佣兵镇压了这次起义。11世纪40年代至70年代,又接连爆发了大规模的起义,给予僧俗封建主以沉重打击,不过起义胜利果实有时为贵族所窃取,贝拉一世(1061—1063年在位)就是借助人民的力量登上王位的。但政权一经到手,他反过来以血腥的手段镇压起义,杀害了所有的起义领导者。

11世纪末12世纪初,匈牙利不断向外扩张,东面兼并了特兰西瓦尼亚,西南面占领了克罗地亚和达尔马提亚。这样,匈牙利便成了濒临亚得里亚海的大国。为了对抗南方的拜占庭,匈牙利加强同德意志的联系,从而使得许多德意志封建主移居匈牙利和特兰西瓦尼亚,占据大片土地,享有种种特权。

国王在长期的对外战争中,封赐土地给骑士,形成了一个中小贵族阶层。同时,大封建主也不断侵占自由农民的土地来扩充自己的领地。到11世纪末,封建生产关系在匈牙利已经确立。

13世纪初,封建割据势力日益增强,王权衰微。1222年,大贵族和中小贵族一起趁国王安德烈二世(1205—1235年在位)参加第五次十字军失利,国内阶级矛盾激化的时机,强迫他颁布了所谓“黄金诏书”。这个诏书既保障了大贵族所享有的权利,又在很大程度上维护了中小贵族的利益,其主要内容为:确认领地为贵族的世袭财产,豁免贵族和教会的捐税,州牧以下的官吏由当地贵族遴选,国家官吏未经许可不得进入贵族庄园,国王必须每年召开一次国会,凡是贵族不论大小均可自由参加。国王如不履行上述各项条款,贵族有权反对国王,直至诉诸武力。黄金诏书的颁布,进一步加剧了匈牙利的封建割据局面。

1301年,国王安德烈三世死后无嗣,阿尔帕德王朝终结,德意志、意大利、波兰和捷克的一些王室,纷纷利用同阿尔帕德王室的姻亲关系,争夺匈牙利王位。结果,那不勒斯王国安茹王室的查理·罗伯特登上匈牙利王位,称查理一世(1308—1342年在位)。查理及其子路易一世(1342—1382年在位)统治时期,依靠中小贵族,抑制大贵族,加强了王权。为了维护贵族对农民的统治,路易于1351年颁布法令,规定只有贵族才能拥有土地,贵族对其领地上的农奴享有司法权。法令还规定增加农民的租税负担,除了例行的租税以外,农民还要额外缴纳收获物的九分之一。路易还巩固了匈牙利对克罗地亚和达尔马提亚的占领,臣服了摩尔达维亚和瓦拉几亚,并一度侵入塞尔维亚。

14世纪,王朝统一治下的匈牙利,社会经济有了较大发展。城市布达和佩斯十分繁华。匈牙利同波兰、捷克、德意志、意大利的经济联系亦加强了。匈牙利在安茹王朝统治下,强盛一时。但是,路易一世死后,达尔马提亚从匈牙利分离出去。1387年,匈牙利的王位落入路易一世的女婿卢森堡的西吉斯孟德手中。1410年,他又当选为德意志皇帝,1436年兼任捷克国王。西吉斯孟德还曾用兵那不勒斯、波兰和波斯尼亚。

1396年9月,西吉斯孟德率领德意志、匈牙利、捷克、保加利亚、瓦拉几亚、法国和英国的骑士联军,同由巴耶塞特率领的土耳其军队会战于保加利亚境内的尼科堡(位于多瑙河右岸)。结果联军大败,西吉斯孟德仅以身免。保加利亚和瓦拉几亚沦为土耳其的属国。土耳其军队逼近匈牙利边境。

西吉斯孟德死后,1440年,波兰国王弗拉底斯拉夫兼匈牙利国王。出身于罗马尼亚的贵族亚诺什·洪雅迪颇有影响,于1441年被任命为匈牙利驻特兰西瓦尼亚总督。洪雅迪率领一支临时招来的民族抵抗军队,多次打败土耳其人。1444年11月,在瓦尔那(位于保加利亚黑海沿岸)战役中,洪雅迪为土耳其人所败,弗拉底斯拉夫阵亡。但是,经过休整之后,1456年6、7月,洪雅迪率领的由特兰西瓦尼亚、匈牙利、波兰、捷克和德意志的骑士组成的一支三万人的队伍,在贝尔格莱德战役中,击败了土耳其素丹穆罕默德统率的约十万大军,取得震撼欧洲的巨大胜利。1458年,洪雅迪之子马提亚·科尔温(1458—1490年在位)继承匈牙利王位。他依靠中小贵族和市民的支持,加强王权,抵御土耳其的进攻,还侵占了捷克的摩拉维亚和西里西亚。但在1467年对摩尔达维亚的战争中,被斯蒂芬大公击败。科尔温死后,势力已经相当强大的大贵族,在政治上几乎取得完全独立的地位。

16世纪初,处境日益恶化的匈牙利农民,掀起了匈牙利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起义,即乔治·多沙起义。

1514年4月,罗马教皇利奥十世在匈牙利大主教的要求下,宣布组织反对土耳其人的十字军。负责招募十字军的是匈牙利小贵族乔治·多沙。渴望摆脱农奴制厄运的广大农民以及城市贫民踊跃加入,人数很快达到四万多。但是,贵族对于大批农民离开庄园十分不满,同时对于这样一支主要由农民组成的武装深为恐惧,因此要求国王弗拉底斯拉夫二世(1490—1516年在位)下诏,命令已经参加十字军的农民必须回到原来的庄园里去。农民的回答是,把反对土耳其的十字军直接转变为反对本国封建统治者的人民大起义。多沙提出的纲领是,消灭贵族,取消什一税、徭役、现金赋税,较公平地分配土地和其他财富。多沙向全匈牙利农民发出檄文,号召农民加入起义队伍,并指出,否则贵族“会像狗一样地伤害折磨死你们”。匈牙利各地农民纷纷响应,起义队伍约有十支之多。特兰西瓦尼亚的农民也卷入起义中来,多沙曾宣布匈牙利为共和国。惊慌失措的贵族纠集反动武装,向起义军发动进攻。经过四个月的转战,这年7月起义失败,多沙被俘。五六万起义农民遭屠杀,多沙被置于一个烧红的铁制王座上,头上加戴烧红的铁制王冠,被活活炙死。

1514年10月,匈牙利召开了所谓“野蛮会议”,通过决议,规定不许农民自由迁徙,贵族可以不受限制地增加农民的劳役负担,严禁农民携带武器,违者处以死刑。

1526年,在摩哈赤战役中,土耳其打败匈牙利和捷克联军,匈牙利灭亡并被瓜分,其领土分成三部分:中部和南部被土耳其占领,东部被划入依附于土耳其的特兰西瓦尼亚,西部并入哈布斯堡王朝统治下的奥地利。

(五)阿尔巴尼亚

学术界有一种意见认为,阿尔巴尼亚人的祖先是伊里利亚人。约公元前一千年代初,伊里利亚人由中欧迁徙到巴尔干半岛西部,后来这一地区就叫作伊里利亚。当时,伊里利亚人已经由青铜时代向铁器时代过渡,原始公社开始解体,出现了部落联盟。公元前7世纪,古希腊人在阿尔巴尼亚沿海地区,建立殖民城邦,经营工商业,同当地的伊里利亚人进行贸易。公元前5世纪至公元前2世纪,伊里利亚的部落组织加速解体,在阿尔巴尼亚先后形成了几个奴隶制小国。公元前168—前167年,古罗马征服了阿尔巴尼亚。其后,罗马移民给阿尔巴尼亚带来了拉丁语和罗马文化。395年,罗马帝国分裂后,阿尔巴尼亚归属拜占庭帝国。

在民族迁徙的浪潮中,西哥特人、匈奴人、东哥特人先后路经伊里利亚。6世纪至7世纪,南斯拉夫人的西支渡过多瑙河,在伊里利亚定居下来。后来,在今天的南斯拉夫境内,由于斯拉夫人人口众多,当地的伊里利亚人逐渐被斯拉夫人同化。但在阿尔巴尼亚,那里的伊里利亚人居多数,并且始终保持了自己的民族特征,发展成为今天的阿尔巴尼亚人。

9世纪中叶,保加利亚人从拜占庭人手中夺取阿尔巴尼亚,将其土地并入第一保加利亚王国。1018年,第一保加利亚王国灭亡后,阿尔巴尼亚重新沦于拜占庭的统治之下,后来,在11世纪至12世纪时,阿尔巴尼亚又遭到诺曼人和十字军的侵扰。

12世纪以后,阿尔巴尼亚的社会经济有了发展。农业耕地面积扩大,农、牧业生产增加。手工业出现了金属农具、金银首饰、纺织、制革、造船等行业。作为工商业中心的城市,最著名的是都拉斯,人口达25,000人。同时,阿尔巴尼亚的封建生产关系逐渐形成封建土地所有制,分为世袭领地和军事采邑两种,农民要为封建主服劳役,还要用实物或货币缴纳其他租税,生活十分痛苦。

14世纪初,塞尔维亚国王斯蒂芬·乌罗什二世占领了阿尔巴尼亚的北部。不久,斯蒂芬·杜尚在1343—1347年将整个阿尔巴尼亚并入塞尔维亚帝国的版图。1355年,塞尔维亚帝国瓦解后,阿尔巴尼亚境内出现了几个封建公国,彼此混战不已。

1388年,土耳其侵略者开始侵入阿尔巴尼亚。次年,在科索沃战役后,土耳其更大举入侵。阿尔巴尼亚人民在全国各地掀起了反侵略斗争。北方的贵族代表斯坎德培(1)(1403—1468年)于1443年11月领导阿尔巴尼亚人民攻下了克鲁亚城。11月28日正式宣布国家独立,在城头竖起卡斯特里奥特家族的红底双头黑鹰旗。1444年3月2日,正式成立了以斯坎德培为首的阿尔巴尼亚联盟,宣布建立阿尔巴尼亚的独立政权。从1443年至1467年,斯特坎培领导阿尔巴尼亚人民,先后打退了土耳其侵略者的八次进攻。1444年,两万土耳其军队从东部侵入阿尔巴尼亚。斯坎德培将敌人诱至群山环抱并有密林的托尔维奥拉狭小平原,然后伏兵齐出,全歼敌军,大获全胜。1450年,土耳其素丹穆罕默德二世集结了10万大军,包围了克鲁亚城,但是一无所获。1464—1467年,阿尔巴尼亚人民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再度获胜。斯坎德培死后,阿尔巴尼亚人民在来莱克·杜加勒纳的领导下,继续为坚守每个村庄和据点而浴血战斗,直到1479年,由于长期反侵略战争的消耗,罗马教皇和那不勒斯国王斐迪南都背弃诺言,不肯给予支援,阿尔巴尼亚终于被奥斯曼帝国吞并。

(1)原名乔治·卡斯特里奥特,取伊斯兰教的名字为斯坎德,“培”是封建官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