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 第12章

12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第四节 12世纪至15世纪的德国、意大利和罗马教廷

(一)德国

政治和经济发展的特点

德国与英法不同,在中世纪没有形成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

962年鄂图一世所建立的神圣罗马帝国,实质是封建领地的集合体,帝国皇帝徒有其名。12世纪至15世纪,德国封建割据的分裂情况反而更加严重。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在于德国经济发展的特殊性,德国大部分地区农村公社制保存甚久。城市主要分布在北部、西部和南部边境上,仅形成少数地方性市场,以中介性的对外贸易为主,彼此之间缺乏联系,没有形成像英国伦敦、法国巴黎那样的全国经济、政治中心和统一的民族市场。德国多数城市不是王权的重要支柱,而仍从属于各自为政的诸侯割据势力。德国各地公爵、诸侯权势极大。多年来德国北部封建主的注意力集中于向东扩张,而德皇则把大量的人力、物力耗费在对意大利的战争上,这对德国的中央集权也产生了不利影响。德国皇位历来盛行选举制,各地权贵互争帝位,矛盾重重。为了争取当选,不得不对诸侯让步,因此经过一次选举,皇帝的权力就相对削弱一次,这和英法两国王位世袭制,是不相同的。

腓特烈一世对意大利的侵略

1138年霍亨斯陶芬王朝登上德国历史舞台,在红胡子腓特烈一世(1)统治时期(1152—1190年),达到极盛。

腓特烈一世是一位野心勃勃的统治者,从1153年到1186年,先后六次入侵意大利,一方面是去掠夺意大利的财富,另一方面则是利用罗马教皇势力,提高皇帝威望。1153年他首次进军意大利的同时,为了解除后顾之忧,采取安抚权贵的策略,同德国最强大的诸侯萨克森公爵“雄狮”亨利和解,把巴伐利亚领地归还于“雄狮”亨利,并承认他在易北河外新征服地区的特权,包括主教任命权在内。不过,附有一个条件,要求“雄狮”亨利必须在军事上对德皇给予支援。腓特烈一世在进军意大利途中,恰好接到了罗马教皇尤金三世的控告信。因当时布里西亚的教士阿诺德领导人民夺取了城市政权,重新选举56名元老院议员和两名执政官,甚至主张教会放弃领地、恢复使徒简朴生活。罗马教皇呼吁德皇迅速出兵镇压阿诺德领导的起义,教皇允诺在德皇率兵将叛乱平定后,立即为腓特烈一世加冕,称“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德国皇帝趁此时机,星夜兼程向罗马进军,由于罗马一些贵族的叛变,起义被镇压,阿诺德在逃亡途中于图斯齐亚边境被捕,送交教皇后以“异端”罪被判处绞刑。这时新任教皇阿得里安四世向腓特烈提出一个侮辱性的条件,即在教皇下马时,皇帝必须为他牵缰扶镫,腓特烈大怒。加冕典礼拖延到1155年6月15日才举行。

1158年腓特烈带领10万大军第二次进侵意大利,主要是为了镇压北意米兰等城市的反抗。11月,他在隆加利亚大会上宣布皇帝拥有征税、驻兵、铸币和委派城市总督的特权,并取消城市自治,这些措施给帝国带来3万镑的收入。1159年当皇帝试图向米兰委派市长时,遭到市民的坚决反对。皇帝下令围攻,经过两年的苦战,1162年米兰沦陷,八个参议官和几百个贵族麻衣赤足来到腓特烈的军营中,吻足请罪。腓特烈下令把米兰大部分居民赶出城外,并在城市中心广场上犁出深沟,撒上盐,使它成为寸草不生的土地。他还命令士兵砍下俘虏的头,像球一样踢来踢去。腓特烈踌躇满志,在发布文告时曾这样称呼自己:“上帝所加冕的、伟大与和平的使者,光荣的胜利者与帝国不断地扩大者,罗马人的皇帝腓特烈。”

然而这种胜利局面未能持久。1159年亚历山大三世当选为教皇后,坚决主张教权高于皇权,意大利城市也站在教皇一边。在教皇赞助下第一次组成伦巴底城市同盟。腓特烈怒不可遏,1160年在巴维亚宗教会议上,宣布废黜亚历山大三世,另立威克脱四世为罗马教皇。亚历山大三世也不甘示弱,宣布革除腓特烈教籍,然后退居法国,在教会史上第一次出现两个教皇对峙的局面。腓特烈在1163—1164年,对意大利发动了第三次远征。1164年教皇之一威克脱四世死,另一教皇亚历山大三世回到罗马。1166年,腓特烈第四次向意大利进军,教皇仓皇出走,罗马又被攻占。但英勇的伦巴底诸城于1168年重新恢复了伦巴底同盟,各城居民奋起反抗,加上瘟疫流行,腓特烈军中死了两千多骑士,红胡子腓特烈身陷重围,连军旗和自用盾牌均为敌获,他化装成一个农民,逃回国去。

1174年,腓特烈又卷土重来,率大军第五次入侵意大利,进攻米兰。这时加入伦巴底同盟的城市由15个发展到22个,其中包括米兰、维罗那、克利摩那、帕尔马、布里西亚、菲拉拉等重要城市。1176年,双方会战于米兰附近的林雅诺,这是中世纪有名的战役之一。侵略军遭到歼灭性的打击,德皇本人也身受重伤,不得不向联军投降。腓特烈归还了一切掠夺的土地,放弃在各城市任命自己官吏的权力,同时承诺不再干涉教皇国的内部事务,废除1158年维加利亚会议的一切决议。

1178年腓特烈回到德国,就与“雄狮”亨利算账,因为亨利没有尽到附庸支援德皇的义务。腓特烈将亨利在萨克森的领地没收,分赐给其他领主。亨利被迫流亡英国,有一段时间是在他的岳父,金雀花王朝的亨利二世那里度过的。

腓特烈至死也未放弃吞并意大利的野心。在他死前四年(1186年),曾强迫他19岁的儿子亨利六世与34岁的西西里王国女继承人康司坦丝公主结婚,因而将势力范围扩大到意大利南部。65岁的腓特烈参加第三次十字军东侵途中,于1190年6月10日在渡小亚的塞勒夫河时溺死,结束了这位侵略者的一生。

腓特烈的儿子亨利六世(1190—1197年在位)即位以后,与放逐归来的“雄狮”亨利和解,发还后者的全部产业,以缓和内部矛盾,便于放手对意大利的掠夺。1194年他以女婿身份,继承了西西里王位。仅三年时间他就病故,德国封建主马上掀起内乱,直到1212年,其子腓特烈二世(1212—1250年)才继承帝位并兼西西里国王。罗马教皇英诺森三世借口腓特烈二世年幼,以监护人资格统治西西里王国达15年之久。

腓特烈二世是在西西里的巴勒摩长大的,他受到阿拉伯和拜占庭文化的强烈影响,对东方的哲学和自然科学都有较深的造诣。在当时来说,他是一位很有教养的国君。

腓特烈二世把政治重心放在意大利,西西里成为他的生命线。他一生只到过德国几次,1237年以后再也未回去过。1220年腓特烈二世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后,他对德国和意大利实行了截然不同的政策。他对德国诸侯做了许多让步,特别是在1231年、1232年颁布了一系列保护诸侯利益的法令,规定诸侯享有司法、铸币和征税以及管理地方道路、河流之权;贵族和教会的采邑,凡被帝国城市没收的,均应归还。贵族领地上的农奴不得进入皇帝直辖的城市。另一方面,他加强了对西西里的统治,首先铲除封建城堡,剥夺意大利城市共和国在西西里进行贸易的特权,重组西西里舰队。1226年他把意大利中部(不包括教皇领地)划归帝国管辖。1227年教皇格利哥里九世开除腓特烈二世教籍,企图阻止他称霸意大利。1238年腓特烈二世又大败伦巴底城市同盟,整个意大利一度在他管辖之下。在财政上,实行粮食、盐、铁、丝等贸易由国家专营,私人盐场主可以得到8.3%的赔偿金。腓特烈二世把盐的批发价提高四倍,零售价提高六倍,以此增加国家收入,但却加重了消费者的负担。1231年,凡进口货物,须交纳3.3%的税金。贸易上的专利权,每年给德国国库提供13,000金盎司的收入。腓特烈二世的野心,引起教皇的恐慌,1239年再度开除腓特烈二世的教籍。并下令在罗马召开全欧洲的大主教会议,腓特烈二世派舰队在热那亚海外截击从法国南部开来的船队,生俘高级僧侣一百多人,其中包括两名红衣主教。教皇在托斯坎尼的领地也被并入帝国,格利哥里九世愤懑而死(1241年)。1250年腓特烈二世猝死,教皇趁机反扑,腓特烈二世的后继者再也坐不住西西里这把交椅,1268年霍亨斯陶芬家族最后一个代表康拉德在意大利战败被杀,这个家族在西西里的统治结束,所辖四百多个堡垒被诸侯瓜分。

(1)巴巴罗萨(红胡子之意),后世称为腓特烈大帝,他在位期间,神圣罗马帝国一度恢复了鄂图一世时代的强盛。

德国政治分裂与城市同盟

自从霍亨斯陶芬朝覆灭以后,德国处于分崩离析的境地。从1254—1273年,国内出现没有皇帝的“大空位时期”。德皇腓特烈二世之子康拉德四世在位四年(1250—1254年)便逝世。在部分诸侯拥戴下,荷兰伯爵威廉曾当选德皇,但于1256年被杀。1257年1月,在科隆的帝位选举中,英王亨利三世之弟康沃尔的理查德被与英国关系密切的莱茵伯爵等推选为德皇;4月在法王支持下,特里尔大主教等选侯另选出卡斯提王阿尔方斯十世(系霍亨斯陶芬家族腓特烈一世的曾孙)为德皇。这样一来,在德国的双重选举中同时出现了英法两国国王分别支持的两个人均为德皇。空位时期德国分裂为三百多个大小公国、侯国。理查德死时(1272年),各选侯不承认阿尔方斯十世。经过罗马教皇的游说,1273年在法兰克福选帝侯会议上哈布斯堡家族的卢道夫伯爵当选为皇帝,乃结束空位时期。卢道夫乘机占领奥地利,他的后继者在帝国长期称帝。除哈布斯堡家族外,卢森堡和魏特尔斯巴赫家族也先后交替登上过帝国宝座,但谁也没有形成强大的中央集权,只得面对现实,承认诸侯特权。1347年卢森堡家族出身的查理四世(1347—1378年在位)被选为帝国皇帝。1356年他颁布了“黄金诏书”(1),其内容除长篇序文外,共31章,均用拉丁文。前23章和后8章是1月10日及12月25日分别在纽伦堡和麦次的帝国议会公布的。为了克服大空位时选举的混乱,防止教皇干涉德国皇位选举,首先确定了皇帝选举法。确认皇帝由当时权势最大的七个选侯固定在法兰克福城推举(2)。选举会议由美因兹大主教召集并主持。按多数票表决的办法。各诸侯在其领地享有司法、行政、军事和铸币以及盐、铁矿开采等特权。领地可以世袭由长子单独继承,男性相续。禁止城市结成同盟,市民和农民都隶属于各大领主。诏书规定选侯委员会每年召开一次,为期一个月(在复活节之后),商讨国家大事,选侯委员会变成常设国家管理机构,选侯成为国家命运的主宰者。国家大事需经他们监督同意才能实行。

由于政治上的分裂,使德国城市发展受到严重阻碍,它们没有强大王权的庇护,被迫按地区结成联盟,来保卫自己的利益和商路安全。其中最著名的是德国北部的“汉萨同盟”(3)。从12世纪起,德国北部城市商人为了同英国、佛兰德尔进行贸易,都有自己的“汉萨”。自13世纪中叶起,德国“汉萨”城市开始走向联盟的道路。1241年吕贝克与汉堡就共同分享贸易特权达成协议,从而揭开了汉萨同盟的序幕。同盟的成员最初着眼于镇压海盗、土匪,保护贸易,还从事建造海上的灯塔,训练领航员以维护航海的安全。1260年,同盟通过的第一个条例中第一条便规定:“每个城市应全力以赴地保卫海洋,反对海盗和其他为非作歹之徒,使海上商人能够自由地进行贸易”。1258年起,挪威的重要出口物资,如鳕鱼、木材等,完全操纵在汉萨商人手中。13世纪80年代起,汉萨同盟逐渐成为共享某些特权的“商业联盟”。加入同盟的包括绝大多数北德沿海各城市和离海岸虽远,但同北海、波罗的海贸易直接贯通的沿莱茵河等城市。吕贝克、汉堡、不来梅城是汉萨同盟的核心,后来加入的有科隆、普鲁士的但泽、哥尼斯堡等。1358年,对佛兰德尔发表商业封锁宣言时,波罗的海东岸的里加、利佛尔等城亦加入了汉萨同盟。同盟将东欧、北欧的农矿业原料、木材、牲畜、毛皮等同西欧的呢绒、金属器、日用手工业品等中介贸易加以垄断。在北海、波罗的海一带极力排挤外商。1367年汉萨同盟77个城市代表集会于科隆,确定同盟各城有公共的财政、官吏和海军,具有独立外交、宣战、缔约等权,并向丹麦宣战,1370年迫使丹麦签订《斯特拉松和约》,承认同盟在波罗的海和北海的贸易特权。这时是汉萨同盟的鼎盛期。

汉萨同盟的主要经济活动是中介贸易。因此在许多国家都设有商站,其中以伦敦、布鲁日、卑尔根和诺夫哥罗德的商站最有名。商站人员一般不受当地法律制裁,而受到同盟法规的庇护。同盟诸城内由大商人进行统治,残酷镇压平民的反抗。

汉萨同盟称霸海上达一个世纪之久,15世纪末以后,由于三个历史因素,逐渐衰落下去:第一,新航路的发现,商路中心转移到大西洋,英国、尼德兰、西班牙逐渐取而代之。第二,欧洲一些国家加强了中央集权,提倡重商主义。而德国政局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汉萨商人无力抗拒历史的厄运。1494年汉萨同盟在诺夫哥罗德的商站被关闭。1548年它在瑞典的商业特权被取消。1563年设在卑尔根的商站被关闭,接着伦敦的商站也停业。第三,汉萨同盟城市内部矛盾重重,城市平民反抗城市贵族的斗争风起云涌。卢卑克城市政权为八家城市贵族所把持,16世纪上半叶,卢卑克市民在宗教改革的外衣下,发动起义,一方面把天主教神甫赶出城市,另一方面强迫市议会不经城市公社同意不得随意征税。汉萨同盟城市与城市之间也有矛盾。例如,但泽商人集团不顾同盟法律,利用荷兰商船偷运商品。因此使同盟失去战斗力。汉萨同盟在1669年举行了最后一次会议(六个城市参加),同盟实际已解体了。

除汉萨同盟外,1254年,莱茵河畔的美因兹、沃姆斯和巴塞尔等城市,为了保卫自己的利益,成立莱茵同盟。当时,仅莱茵河上的关卡就达62处之多。为了商路安全,有约70个城市加入莱茵同盟,并建立自己的武装。1331年,德国南部又出现士瓦本同盟,它包括奥格斯堡、纽伦堡等90个左右城市,1381年莱茵同盟与士瓦本同盟合并,目的是为了挫败骑士的掠夺,结果两败俱伤,大诸侯乘机干涉,1388年,同盟被吞并。

(1)因诏书上盖有黄金印玺,故亦称“金玺诏书”、“金印宪章”,该诏书原本长期在维也纳国立图书馆保存。

(2)七大选侯是:美因兹、特里尔、科伦三个大主教及波希米亚国王、莱茵区巴拉丁伯爵、萨克森公爵和勃兰登堡边地侯。

(3)“汉萨”一词,原为集团、行会或会馆之意。“汉萨同盟”这个词,最早是在1344年的有关文件中首次出现的。

德国封建主的向东扩张

德国封建主不仅摧毁城市同盟,而且极力向东扩张。1160年“雄狮”亨利占领奥波德利人的土地,1170年在此基础上建立梅克伦堡公国。他强迫斯拉夫人改信基督教,反抗者则被屠杀。与此同时,德国另一大封建主阿布勒希特又攻占留提兹人的土地,他的后继者从“雄狮”亨利手中夺取西斯拉夫人的一部分土地,形成勃兰登堡侯国。1244年柏林城便在这里建立起来。

德国向东侵略(又称“向东突进”)得到罗马教皇的支持。1202年,英诺森三世下令成立圣剑骑士团,征讨斯拉夫异教徒,不久这个骑士团便占领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全部土地,强迫居民接受基督教,并向教会交纳什一税。

1226年,波兰王公邀请条顿骑士团来镇压非基督教徒的普鲁士人的反抗,结果普鲁士被骑士团吞并。1237年,条顿骑士团与圣剑骑士团合并,继续向东扩张,1308年占领但泽,封锁波兰出海口,严重威胁波兰的政治独立。1386年波兰与立陶宛合并。1410年,波兰和立陶宛、俄罗斯联军使骑士团惨败于格伦瓦尔德,从此一蹶不振。1466年骑士团被迫承认为波兰附庸。德国向东侵略告一段落。

(二)意大利

政治形势和经济发展的特点

从13世纪后期起,随着霍亨斯陶芬朝衰亡,意大利实际上已经摆脱神圣罗马帝国的统治,但仍处于分裂局面,主要原因在于经济发展不平衡,没有形成统一市场和全国政治经济中心。意大利北部工商业比较发达,很早就建立城市共和国。一些先进地区在13世纪就废除了农奴制,生产力迅速发展。14世纪在地中海沿岸地区出现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萌芽,但北意各城市主要从事对外贸易,不关心国内统一。备城市之间为了争夺市场,彼此经常进行战争,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意大利中部主要是教皇国,居民大部分从事农业,生活用品和奢侈品主要由北意城市供应。罗马教皇为了保持独尊地位,十分害怕统一;他们玩弄挑拨离间的伎俩,破坏意大利的统一。教皇国之邻,有佛罗伦萨、比萨等城市共和国。意大利南部像走马灯似的变换主人。11世纪为诺曼所占据。12世纪末,转入德国霍亨斯陶芬家族手中。霍亨斯陶芬朝灭亡之后,政权又落入法国领主安茹族的查理手中(1269年)。西西里人民不堪法国领主的压榨,1282年以晚祷钟声为信号举行起义,赶走法国人。但当地封建主又投入西班牙阿拉冈王国的怀抱,从此,整个意大利南部长期在西班牙的统治下,更加阻碍了意大利的统一。

威尼斯与佛罗伦萨

13世纪至15世纪是意大利城市共和国最繁荣的时期,其中最典型的是威尼斯与佛罗伦萨共和国。威尼斯拥有辽阔的土地,除亚得里亚海沿岸地区以外,还占有伊斯特里亚、达尔马提亚、克里特岛和塞浦路斯岛。威尼斯拥有300只大商船,3000只载重10—200“阿姆弗拉”(1)的小船和大小军舰46艘,海员36,000人。船队定期往返于君士坦丁堡、亚历山大里亚、英国和尼德兰。13世纪至15世纪,威尼斯已是国际大都市,拥有20万工商业居民。年收入约为100万杜卡特,相当于全法国的收入,超过西班牙、英国、勃艮第等国当时的收入(90万杜卡特),把米兰、佛罗伦萨甚至罗马教廷远远抛在后面。威尼斯于1284年铸造的金币杜卡特是欧洲通用的货币。威尼斯所生产的毛织品、丝织品、玻璃制品畅销全欧和地中海各国。为了保卫海上贸易,共和国政府还装备24,000名步兵,15,000多名骑兵;另外还有担负特殊任务的3300人的附属部队。威尼斯的劲敌热那亚城市共和国,为争夺地中海的商业霸权,曾进行长期的斗争。1378年双方在波拉港进行了一次大海战,威尼斯损失15艘战船和2000名水兵。1379年12月威尼斯重整旗鼓,集合34艘战舰、60艘战船和400只小船由皮萨尼率领与热那亚海军会战于奇奥治亚。热那亚海军几乎全军覆没,舰队司令多里亚阵亡,从此地中海东部霸权转归威尼斯,在黑海北岸出现了威尼斯的商站塔那。

威尼斯号称共和国,但政权是掌握在少数城市贵族手中。国家元首称总督,由威尼斯豪门贵族中选出,终身任职。大议会是共和国最高立法与监察机关。1297年通过立法,只有列在“黄金簿”的少数大贵族才有权当选大议会成员。大议会有议员480人。但掌握行政大权的是由120名议员组成的元老院,其中半数由大议会选举,其余半数由上届元老院选举,经大议会认可。元老院决定国家大政方针,可以宣战、媾和。此外还有由六名议员组成的小议会,帮助总督处理日常政务。1310年,被排斥在议会之外的中小商人,在田波罗的领导下企图推翻城市贵族的寡头统治,由于机密泄漏而遭到残酷镇压。这件事引起贵族寡头的恐慌,宣布成立“十人委员会”,最初是临时性质,1335年成为常设机构,这个委员会可以干预一切事情,甚至罢免总督。1457年好大喜功的总督福斯卡里(1373—1457年)被十人委员会免职,结果忧伤而死。这个委员会奖励告密,告发犯罪者可以获60个金币的终身年金。

威尼斯共和国的黄金时代一直延续到15世纪末新航路发现以后才逐渐消失。

佛罗伦萨也是意大利著名的城市共和国,它位于意大利中部平原上,是欧洲各国通往基督教中心罗马的必经之路,素有“意大利的雅典”之称。1115年佛罗伦萨获得自治权,1289年废除农奴制。到13世纪末,封建贵族政权被摧毁,根据1293年制定的“正义法规”,政权由富商、银行家和部分手工工场主所掌握。最高政权机关——“长老会议”主要由七大行会各选一名代表,其他14个小行会只有两名代表,此外还有72个没有选举权的组织。

14世纪初,佛罗伦萨已成为全欧呢绒工业和银钱兑换业的中心。1306—1308年,佛市已有手工工场约300家,年产呢绒10万匹,价值约60万佛罗林。1343年佛市约有9万余人,从事呢绒生产约3万人,占全城居民三分之一。从事银行业务的有80个家族;其中巴尔第和佩鲁齐家于1338年贷款1,365,000佛罗林给英王爱德华三世,1345年,英王赖账不还,使这两个家族几乎濒于破产。

由于政权掌握在“肥人”手中,下层劳动群众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手工工场工人没有组织行会的权利,被排斥在政权之外,每日工作长达14小时至16小时,一天实际工资只五个索立德;而巴尔第、佩鲁齐和美第奇等家族,则拥有数十万金币的巨款。因此,以梳毛工为主的城市贫民,被迫拿起武器,展开夺权斗争。1378年7月下旬,起义者烧毁“肥人”把持的呢绒业行会大楼,要求延期20年偿还债务,提高工资50%。22日,起义者占领长老会议大厦,建立新政权。毛织业行会监工米凯尔·兰多被选为“正义旗手”,接着成立三个新行会,其中一个是梳毛工人行会。这是世界历史上首次雇佣工人起义。但由于生产资料仍掌握在工场主手中,他们以关闭工场和停产等手段来威胁工人,市内出现饥饿和失业现象。接着兰多被“肥人”所收买,没有采取坚决措施。同年8月,工人再度起义,要求废除债务,拍卖贵族财产,银行停付利息。小手工业者不敢支持工人的合理要求,加上兰多勾结“肥人”武装,新生政权终于被扼杀在摇篮之中。起义失败之后,新成立的三个行会被取消,政权又落到“肥人”手中。由于资产阶级对工人起义的恐惧,15世纪,出现大银行家美第奇的专政。从1434—1464年的30年中,银行家柯西莫·美第奇表面上不担任官职,但实际上却是佛罗伦萨共和国的首领,长老会议经常在他的别墅里召开,只有他的拥护者方能担任各种官职。他曾贷款给英王爱德华四世和教皇尼古拉五世,为此他获得教会财产的管理权。为了笼络人心,他减轻贫民捐税负担,并捐献40万金币作为公共慈善事业。到柯西莫儿子罗棱索时代(1469—1492年)是佛罗伦萨最强盛的时期,为了粉饰政治,他大兴土木,修建豪华宫殿,举办盛大的游行、喜庆活动,还重金延聘学者、诗人和艺术家,提倡文化艺术,因此,佛罗伦萨成为意大利艺术和文化中心,人文主义思潮从这里传播到整个欧洲。

(1)容量单位,等于0.6吨。

多里奇诺起义

由于意大利经济发展不平衡,东北部某些城市如维罗那、斐拉拉、巴马等,仍在封建贵族的统治之下,周边的农奴在商品经济的侵袭下,所受的剥削更加沉重,城市之间的矛盾十分尖锐。1260年前后,塞加烈里在巴马地区创立“使徒兄弟会”,他们实行财产公有,彼此互称兄妹,深受广大劳动群众的欢迎,信徒愈来愈多,引起反动势力的注意,罗马教皇下令解散使徒兄弟会,并将塞加烈里逐出巴马,但他并未屈服,他遍游北部意大利,积极宣传自己的主张。1300年被捕遭火焚而死。

塞加烈里的继承者是多里奇诺和他的女友玛格丽特。他们宣传千年天国将在人间实现,号召信徒用暴力消灭私有制,因为财富是一切罪恶的根源。1303年多里奇诺率领六千多武装信徒,在皮德蒙山区展开斗争,他们捣毁寺院,没收封建主的土地。许多妇女在玛格丽特的影响下,也参加起义。教皇克莱门特五世组织十字军对农民军进行镇压,由于力量对比悬殊,起义者被迫退守山林,经过长期斗争,玛格丽特壮烈牺牲,1307年多里奇诺也被残酷折磨而死。

坚持四年之久的多里奇诺起义,对以教皇为首的欧洲反动势力是一次沉重打击,它是14、15世纪西欧各国农民起义的先驱。

(三)罗马教廷的盛衰

12世纪时,随着西欧封建制的确立和进一步发展,天主教会亦形成封建神权统治的巨大国际中心。它在每个天主教国家都占有大量耕地,还向所有教徒征收大什一税(粮食)、小什一税(蔬菜)和血什一税(牲畜)。天主教会按封建等级建立了教阶制。天主教会及其首脑罗马教皇力图成为世俗界的主宰。教皇的封建专制权力的学说,从教皇格利哥里七世到英诺森三世时最后定型。

教皇英诺森三世(1198—1216年)出身于德国血统的意大利名门贵族之家。他受过高等教育,学识渊博,精通权术,任红衣主教后被选立为教皇。英诺森三世时,教权达于极盛。他宣扬的教权至上学说,主要是:一、教会是“一个单一的完整的社会”,教会应有社会生活所需要的一切机关,而不受世俗权力机关的约束。英诺森三世第一次把教皇办公机构变成了有四个部门的制度化组织。二、教皇是上帝在世界的代表,是使徒彼得的继承人。教权高于一切,皇帝和国王都应臣属于教皇。这种理论被形象地比喻为:教皇权力好比太阳,国王权力犹如月亮,它的光是向太阳借来的,所以教皇握有批准帝位选举之权,有权主持帝王忏悔,甚至开除国王教籍,公开解除臣民对他的服从。

英诺森三世擅长外交权术。他担任过德皇腓特烈二世幼年时监护人,还制服过英国“无地王”约翰的反抗,参与英法国王之争,使不少国王承认对教皇的臣属,教皇还干预各国内政,阻挠和破坏其统一集权。英诺森发起了进侵拜占庭的第四次十字军和镇压阿尔比派“异端”的十字军。他创办宗教裁判所和托钵僧团以巩固封建统治。宗教裁判所又称异端法庭,有权判处“犯人”没收财产、永远监禁,甚至死刑。托钵僧团是新型修道士的团体。一由意大利修士法兰西斯(1182—1221年)所创,称为法兰西斯派(旧译为圣方济派);一由西班牙贵族出身的教士多米尼克(1170—1221年)创立,称多米尼克派(旧译为多明我派)。这些新修士身穿粗服,四出游说,规劝人民要安于贫困的现状。他们靠布施为生,故称“托钵”僧或行乞僧。多米尼克派除布道外,还研究神学,在大学任教,主持宗教裁判所。

教会鼎盛的重要标志是1115年的第四次拉特兰会议。到会有400名主教、800名修道院院长和托钵僧以及部分世俗君主的代表。会上作出过“天主教会是举世唯一的教会”的决议。

14世纪至15世纪西欧王权的兴起和人民反封建教会斗争的发展,使教权由盛而渐衰。这一转折的明显表现是教皇卜尼法斯八世同法王腓力四世斗争的失败。“阿维农之囚”(1308—1378年)以后,开始了西方天主教会的“大分裂”时期(1378—1417年)。这时,两个教皇并存。一个在罗马,另一个驻阿维农,相互咒骂、互施破门律,教廷的威信更趋破产。14世纪末,东西欧诸国兴起了“宗教会议运动”,其基本论点为:全体宗教会议高于教皇,主张恢复教会统一。1409年的比萨宗教会议、1414—1417年的康斯坦茨宗教会议后,虽然结束了几个教皇对峙的局面,但日益衰落的教权已无法重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