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 > 第45章

4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

1866年

19.马克思致恩格斯

曼彻斯特

1866年7月7日[于伦敦]

亲爱的弗雷德:

……现在,波拿巴在采用针发枪或其他威力相等的武器以前,当然不愿意发生战争。有一个美国佬(1)在这里提供给陆军部一种步枪,一个普鲁士流亡军官(维尔克)肯定地告诉我,这种枪构造非常简单,不易发热,不大需要擦拭,而且又便宜,这样就使针发枪显得落后了,就像针发枪使“老拜斯”312显得落后一样。我们关于生产资料决定劳动组织的理论,在哪里能比在杀人工业中得到更为显明的证实呢?你的确值得费一些力气来写点这方面的东西(我缺乏这方面的知识),我可以把你写的东西署上你的名字放在我的书(2)中作为附录。请你考虑一下。如果这样做的话,那就应当放在第一卷里,在那里我专门探讨了这个题目。你知道,如果你能在我的主要著作(到目前为止,我只写了些小东西)中直接以合著者的身份出现,而不只是被引证者,这会使我多么高兴!

我现在顺便研究孔德,因为英国人和法国人都对这个家伙大肆渲染。使他们受迷惑的是他的著作简直像百科全书,包罗万象。但是这和黑格尔比起来却非常可怜(虽然孔德作为专业的数学家和物理学家要比黑格尔强,就是说在细节上比他强,但是整个说来,黑格尔甚至在这方面也比他不知道伟大多少倍)。而且这种实证主义破烂货是出版于1832年!(3)

(1)雅·斯奈德。———编者注

(2)马克思《资本论》。———编者注

(3)指奥·孔德《实证哲学教程》。———编者注

20.马克思致路德维希·库格曼

汉 诺 威

1866年10月13日星期六于伦敦

亲爱的朋友:

由于我想立即给您回信,而您的信刚好在邮局关门以前才寄到(明天又是星期日,这里不发信),所以我想简单地谈谈我被截去的那封信的主要内容。(这样截取别人的信件当然是令人不快的,因为我并不想让俾斯麦先生知道我的私事。如果他想了解我对他的政策的看法,他可以直接来找我,而我当然会直截了当地说的。)

因为我长期生病和为治病花了很多钱,所以我的经济情况非常恶劣,以致在不久的将来会遇到财政危机,这除了直接影响我和我的家庭以外,在政治上对我也是极其有害的,因为在伦敦这里必须维持外表上的体面。我想向您打听一件事:您知道哪个人或者哪几个人(因为这种事决不能公开)能借给我大约1 000塔勒,利率5%或6%,时间至少两年?我现在出20%—50%的利率借小额款项,但是即使这样,我还是无法应付那帮债主,因此我面临着彻底破产的危险。

从我给您写上上封信以来,我的病老是复发,因此只能断断续续地搞理论研究。(国际协会的实际工作照常在进行,而且工作很多,因为事实上我必须领导整个协会。)下个月我将给迈斯纳寄去第一批稿子(1),以后再陆续寄,最后一批我将自己带到汉堡去。那时我一定去看您。

我的情况(身体情况和日常生活中的事情老是把工作打断)迫使我只好先出版第一卷,而不是像我起初设想的那样两卷一起出版。而且现在看来总共可能有三卷。

这就是说,全部著作分为以下几部分:

第一册 资本的生产过程。

第二册 资本的流通过程。

第三册 总过程的各种形式。

第四册 理论史。

第一卷包括头两册。

我想把第三册编做第二卷,第四册编做第三卷。

我认为在第一册中必须从头开始,也就是必须把我在敦克尔那里出版的书概括为专论商品和货币的一章。我之所以认为需要这样做,不仅是为了叙述的完整,而且是因为即使很有头脑的人对这个题目也理解得不完全正确,就是说,最早的叙述,特别是关于商品的分析,必然有欠缺之处。例如,拉萨尔在他的《资本和劳动》(2)中自称是表达了我的阐述的“思想精髓”,其实犯了许多重大错误,而这种情况常常发生在他肆无忌惮地剽窃我的著作的时候。可笑的是他甚至重复我在历史文献方面的“失误”,因为我有时仅凭记忆引证,没有去查原著。我还没有最后决定,是否应该在序言中对拉萨尔的剽窃行为讲几句。他那班盲从的信徒无耻地跑出来反对我,就证明这样考虑无论如何是正确的。

英国工联伦敦理事会(它的书记就是我们的主席奥哲尔)目前正在讨论是否宣布自己为国际协会英国支部的问题。如果它这样做,那么这里的工人阶级的领导权从某种意义上说就会转移给我们,而我们就能够把运动大大地“向前推进”。

祝好。

您的 卡·马克思

(1)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编者注

(2)斐·拉萨尔《巴师夏—舒尔采—德里奇先生,经济学上的尤利安,或者:资本和劳动》1864年柏林版第3章。———编者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