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 > 第33章

3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

1842年

1.马克思致阿尔诺德·卢格德累斯顿

[1842年]11月30日于科隆

亲爱的朋友:

我今天这封信只谈同“自由人”有关的“纠纷”。

……几天前我接到了小个子梅因(他心爱的范畴可以说就是:应有)的信,他在信里向我提出了几个关于我的态度的问题:(1)对您和海尔维格,(2)对“自由人”,(3)对新的编辑原则以及对政府的立场。我立即回了信(1),并坦率地谈了对他们的作品不足之处的意见,这些作品不是从自由的即独立的和深刻的内容上看待自由,而是从无拘无束的、长裤汉式的且又随意的形式上看待自由。我要求他们:少发些不着边际的空论,少唱些高调,少来些自我欣赏,多说些明确的意见,多注意一些具体的事实,多提供一些实际的知识。我说,我认为在偶然写写的剧评之类的东西里塞进一些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信条,即新的世界观,是不适当的,甚至是不道德的。我要求他们,如果真要讨论共产主义,那就要用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更切实地加以讨论。我还要求他们更多地在批判政治状况当中来批判宗教,而不是在宗教当中来批判政治状况,因为这样做才更符合报纸的本质和读者的教育水平,因为宗教本身是没有内容的,它的根源不是在天上,而是在人间,随着以宗教为理论的被歪曲了的现实的消失,宗教也将自行消亡。最后,我向他们建议,如果真要谈论哲学,那么最好少炫耀“无神论”招牌(这看起来就像有些小孩向一切愿意听他们讲话的人保证自己不怕鬼怪一样),而多向人民宣传哲学的内容。我所说的就是这些……

(1)这封信没有保存下来。———编者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