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 > 第16章

16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

一 绪论共十段

概括说来,这部分的缺点在于想把两件不能结合的东西结合起来,即要求它既是纲领,又是对纲领的解释。唯恐写得简洁而有力,意思就会不够明白,因此加进一些说明,以致弄得冗繁和拖沓。在我看来,纲领应当尽量简练严整。即使用上个把外国字或者不是一读就能把握其全部意义的句子,那也无妨。集会上的口头报告和报刊上的文字说明将使所必需的一切得到弥补,而言简意赅的句子,一经理解,就能牢牢记住,变成口号;这是冗长的论述绝对做不到的。不要为了通俗而作太多的牺牲,不要把我国工人的智力和文化程度估计过低。比最简洁、最扼要的纲领还难得多的东西,他们也理解了;而且,如果说反社会党人法时期难于对新参加进来的群众进行充分的教育,在有些地方甚至不可能进行这种教育,那么现在,当我们的宣传品能自由地保存和阅读的时候,这在老的骨干的指导下是会很快得到弥补的。

我想尝试把整个这一部分写得扼要一些,如果能做到的话,我将随函附上,或者以后另寄。现在我把第一段到第十段依次谈一下。

第一段。……“矿山、矿井、矿场”……“的分离”——三个词是一回事;其中两个应该删掉。我以为可以保留矿山,因为在我国,即使在最平坦的平原地区,也这样说,要是我,就用最常用的词来表达一切。不过我认为要加上:“铁路及其他交通工具”。

第二段。我会在这里加上:“社会的劳动资料,在其占据者(或其占有者)手中”,下面同样加上:“……对劳动资料的占有者(或占据者)的依附”等等。

这些先生们把所有这些东西作为“个人财产”据为己有,这在第一段中已经说过了,只是因为一定要把“垄断者”这个词用进来,才在这里重复一遍。不管用哪一个词,都不会使意思有丝毫增加。而在一个纲领中,多余的东西会削弱纲领。

“社会生存所必要的劳动资料”

——这总是指那些恰好存在的劳动资料。在蒸汽机出现以前,没有它也行,但现在就不行了。在今天,一切劳动资料直接地或间接地——或者根据它们的构造,或者通过社会分工——都是社会的劳动资料,因此这几个字就充分表达了当前存在的东西,而且表达得很正确,不致产生歧义。

如果这段结尾是模仿国际章程的绪论写的,那我认为不如完全照着写,即:“社会贫困(这是第一)、精神沉沦和政治依附”(1)。体质衰退已经包含在社会贫困中,政治依附是一个事实,而政治上的无权利不过是具有相对正确性的慷慨激昂的词句,这类东西是不应写进纲领中去的。

第三段。我认为头一句必须修改。

“在个人占有者的统治下。”

第一,下面接着谈的是一个经济事实,应当从经济上去说明。但是“个人占有者的统治”这个说法则造成一种假象,仿佛原因在于那一伙强盗的政治统治。第二,属于这种个人占有者之列的,不仅仅是“资本家和大土地占有者”(写在这后面的“资产者”是什么?是第三类个人占有者吗?大土地占有者也是“资产者”吗?既然谈到了大土地占有者,那给我们德国整个肮脏腐败的政治打上了自己特有的反动印记的强大的封建制度残余却可以不提吗?)。农民和小资产者也是“个人占有者”,至少今天还是;但是在整个纲领中都没有提到他们,因此在表述中应该使他们根本不包括在这里所说的这类个人占有者之内。

“劳动资料和被剥削者创造的财富的积累。”

“财富”是由(1)劳动资料、(2)生活资料构成的。因此,先讲财富的一个部分,接着不讲另一部分,却讲总的财富,并且用一个“和”字把两者联结起来,这既不合语法,也不合逻辑。

“……在资本家手中正以日益加快的速度增大着。”

然而,上面所说的“大土地占有者”和“资产者”到哪里去了?如果这里只需举出资本家,那么上面也只需这样提就够了。如果要详谈,单单举出资本家是根本不够的。

“无产者的人数和贫困越来越增长。”

这样绝对地说是不正确的。工人的组织,他们的不断加强的抵抗,会在可能范围内给贫困的增长以某种遏制。而肯定增长的,是生活没有保障。我以为这一点要写进去。

第四段。

“根源于资本主义私人生产的本质的无计划性”

这一句需要大加改进。据我所知,资本主义生产是一种社会形式,是一个经济阶段,而资本主义私人生产则是在这个阶段内这样或那样表现出来的现象。但是究竟什么是资本主义私人生产呢?那是由单个企业家所经营的生产,可是这种生产已经越来越成为例外了。由股份公司经营的资本主义生产,已经不再是私人生产,而是由许多人联合负责的生产。如果我们从股份公司进而来看那支配着和垄断着整个工业部门的托拉斯,那么,那里不仅没有了私人生产,而且也没有了无计划性。删掉“私人”这两个字,这个论点还勉强能过得去。

“广大人民阶层的破产。”

这种慷慨激昂的词句会使人觉得,似乎我们还在为资产者和小资产者的破产感到惋惜,要是我,就不这样说,而只讲一个简单的事实:“由于城乡中间等级,小资产者和小农的破产,使有财产者和无财产者之间的鸿沟更加扩大了(或加深了)。”

结尾两句把同一件事说了两遍。我在第一部分附件中提了一个修改方案。(2)

第五段。“原因”应该是“其原因”,这大概纯属笔误。

第六段。“矿山、矿场、矿井”,见第一段。“私人生产”,见前面。我会这样说:“把由个人或股份公司负责的现代资本主义生产转变成由全社会负责和按预先确定的计划进行的社会主义生产……正在为这个转变创造……唯有通过这样一个转变,工人阶级的解放,从而没有例外的一切社会成员的解放,才得以实现。”

第七段。我会像第一部分附件中那样说(3)。

第八段。我不会说“有阶级觉悟的”,这在我们中间固然是容易理解的简略说法,但是,为了便于一般人的理解和翻译成外文起见,我会说“认清了自己的阶级地位的工人”或类似的说法。

第九段。最后一句:“……放在……并从而把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的权力集于一身”。

第十段。在“阶级统治”后面,少了“和阶级本身”几个字。消灭阶级是我们的基本要求,不消灭阶级,消灭阶级统治在经济上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我建议把“为了所有人的平等权利”改成“为了所有人的平等权利和平等义务”等等。平等义务,对我们来说,是对资产阶级民主的平等权利的一个特别重要的补充,而且使平等权利失去道地资产阶级的含义。

最后一句:“在它的斗争中……适宜于”,我看不如删去。“适宜于改善……”“一般人民(谁?)的状况”,这句话不明确,一切意思都可以包括在内:保护关税和贸易自由,行会和工商业经营自由,农业贷款,交换银行,强制种痘和禁止种痘,嗜酒和禁酒,等等。这句话所要说的,前面的句子已经说过了,我们在要求整体时,也就包括了它的各个部分,完全没有必要作特别说明,我认为这样会冲淡印象。如果是想用这个句子把话题转到具体要求上去,那么大致可以这样说:“社会民主党大力支持一切使党接近于这个目标的要求”(“办法和设施”,因为重复,应该删掉)。或者,不如直截了当地谈这里所涉及的问题,即必须补上资产阶级所耽误了的工作;我就是按这个精神拟定了第一部分附件中的最后一句(4)。我认为,这一点对于我为下一部分所作的评论,以及论证我在那里所作的建议,是很重要的。

(1)参看马克思《国际工人协会共同章程》,本选集第3卷第171页。———编者注

(2)见本卷第298—299页。———编者注

(3)见本卷第299页。———编者注

(4)见本卷第299—300页。———编者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