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 > 第11章

1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

弗·恩格斯 纪念巴黎公社十五周年

今天晚上全世界的工人和你们一起纪念无产阶级发展过程中一个最光荣和最富悲剧性的阶段。1871年,工人阶级自从有自己的历史以来第一次在一个作为首都的大城市中掌握了政权。但是,很可惜!这一切都像梦一样消逝了。公社受到前法兰西帝国雇佣军和普军两面夹攻,遭到空前的、永远不能让人忘记的屠杀,所以很快就被扼杀了。得胜的反动派恣意横行;好像社会主义已经淹死在血泊之中,而无产阶级已经注定要永世受奴役了。

从这次失败以来,15年已经过去了。在这段时间里,在一切国家中,为土地和资本的主人效劳的政权,不择手段,企图摧毁工人的任何一点起义意图。它们究竟得到了什么呢?

放眼环顾一下吧。革命的工人社会主义比任何时候都富有生命力,它现在已经是一支使所有掌权者——无论是法国激进派、俾斯麦、美国的交易所巨头,或者是全俄罗斯的沙皇(1)———胆战心惊的力量。

但是,岂止如此而已。

我们已经能使我们的所有敌人,不管他们做什么,都会违反他们自己的意志而为我们工作。

他们曾经想置国际于死地。可无产者的国际团结,各国革命工人的友谊,已经比公社以前巩固千倍,广泛千倍。国际不再需要原来意义上的组织了;由于欧洲和美洲工人的自发而真诚的合作,国际依然活着并且日益壮大。

在德国,俾斯麦用尽一切手段,直到最卑鄙的手段,来扼杀工人运动。结果是:在公社以前他要应付四个社会主义议员,由于他的迫害,目前选出了25个。工人们嘲笑这位宰相:即使出钱雇他,他的革命宣传也不会做得比现在更出色了。

在法国,你们被强加了一个名单投票法,这是地道的资产阶级的选举制度,是专门为了保证只让律师、记者和其他政治冒险家——资本的代言人———当选而发明的。这个选举富人的制度给资产阶级带来了什么呢?它在法国议会内部造就了革命的社会主义工人党,这个党只要登上舞台,就足以在所有资产阶级政党的队伍中造成混乱。

我们的形势就是这样。所发生的事件,结果都对我们有利。为阻挡无产阶级的前进步伐而精心策划的种种措施,只会加速无产阶级的胜利进军。敌人也在做对我们有利的事,他们不得不这样做。而且他们在这方面做得又多又好,所以今天,1886年3月18日,千百万工人,从加利福尼亚和阿韦龙的无产者矿工到西伯利亚的苦役矿工,都从内心发出了一致的呼声:

“公社万岁!工人的国际团结万岁!”

弗·恩格斯写于1886年3月15日

载于1886年3月27日《社会主义者报》第31号

原文是法文

选自《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第314—315页

(1)亚历山大三世。———编者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