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 > 第1章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

第四卷说明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选收恩格斯1884—1895年的著作以及马克思和恩格斯1842—1895年写的102封书信。

19世纪后期,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生产力水平显著提高,科学技术迅速发展,资本的积聚和集中不断加速,资本主义逐步从自由竞争阶段过渡到垄断阶段。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社会矛盾日益加深,对市场和资源的争夺日趋激烈,与经济落后国家以及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的矛盾愈加凸显。与此同时,工人阶级反对资本主义统治的斗争蓬勃高涨,在欧洲大多数国家,以科学社会主义为指导的工人政党不断巩固和壮大,各国无产阶级的联系和团结不断加强。1889年成立了新的工人阶级国际组织,即第二国际,标志着国际工人运动的发展出现了新的局面。

1883年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独立承担起指导国际工人运动的重任。他密切关注和深入分析资本主义的发展趋势和阶级斗争的新特点,根据新的历史条件制定无产阶级的斗争策略,帮助和指导欧美各国工人政党巩固和发展自己的组织,开展反对各种错误思潮的斗争,进一步团结和壮大国际无产阶级的革命力量。他呕心沥血整理马克思的文献遗产,编辑和出版了《资本论》第二、三卷,公开发表或再版了马克思的许多重要论著,为捍卫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传播科学社会主义真理进行了不懈努力。他还深入研究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最新成就,积极吸收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撰写了许多重要理论著作,丰富了马克思主义思想宝库。

收入本卷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是恩格斯阐发历史唯物主义基本理论的重要著作。在这部著作中,恩格斯运用唯物史观系统地研究了人类社会早期发展阶段的历史,论述了氏族组织的结构、特点和作用以及家庭的起源和发展,揭示了原始社会制度解体和以私有制为基础的阶级社会形成过程,指出家庭的形式是随着生产的发展而改变的,在人类历史发展的早期阶段,家庭血缘关系曾对社会制度起过重要作用;随着私有制和阶级的产生,以血族关系为基础的社会就被受私有制支配的社会所代替;私有制是人类社会在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是与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相联系的;私有制的出现导致剥削制度的产生和对抗阶级的形成。他分析了国家从阶级对立中产生的历史条件,总结了国家起源的三种主要形式,揭示了国家的本质特征及其发展和消亡的规律,指出国家是人类社会在一定发展阶段上的产物;国家是最强大的、在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的国家,这个阶级借助于国家而在政治上也成为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因而获得了镇压和剥削被压迫阶级的新手段;国家随着阶级的产生而产生,也必然随着阶级的消灭和共产主义的胜利而消亡。他进一步阐述了历史唯物主义关于物质生产是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的基本原理,指出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底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生产本身包括物质资料的生产和人自身的生产;一定历史时代和一定地区内的人们生活于其下的社会制度,受着两种生产的制约:一方面受劳动的发展阶段的制约,另一方面受家庭的发展阶段的制约。他在这部著作中还论证了妇女解放和社会解放的关系,阐明了在私有制统治下妇女不平等地位的经济基础,指出只有消灭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婚姻自由和妇女的彻底解放才有可能。

《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是恩格斯阐述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的重要著作。在这部著作中,恩格斯回顾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成和发展的历史过程,系统论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同德国古典哲学之间的批判继承关系和本质区别,深刻揭示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诞生在哲学领域中引起革命变革的实质和意义。他首次把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概括为哲学的基本问题,阐明了划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科学依据,批判了怀疑和否定人认识世界的可能性的错误观点,指出对这种错误观点和其他一切哲学怪论的最令人信服的驳斥是实践,即实验和工业。他论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产生的自然科学基础,阐明了自然科学的发展,特别是19世纪中叶自然科学领域中的三大发现对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观和历史观形成的作用,指出像唯心主义一样,唯物主义也经历了一系列的发展阶段;随着自然科学领域中每一个划时代的发现,唯物主义也必然要改变自己的形式。他阐述了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观和历史观的一致性,指出社会发展史具有不同于自然发展史的特点,但是历史进程仍然受到内在的一般规律支配,问题在于揭示历史发展规律。此外,他还系统地阐发了关于历史发展的动力、经济基础的决定作用和上层建筑的反作用、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等重要观点,丰富和发展了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

这一时期,恩格斯对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和现状、理论和实践进行了深入研究和总结,为指导无产阶级政党制定正确的纲领和策略作出了巨大贡献。《马克思和〈新莱茵报〉(1848—1849年)》回顾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创办革命报纸、教育和鼓舞无产阶级群众的历程,高度评价了《新莱茵报》在1848—1849年欧洲革命中的作用,重申了《共产党宣言》为无产阶级制定的纲领、原则和策略。《关于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历史》阐述了共产主义者同盟的成立背景、历史地位和奋斗目标,论述了同盟内部的思想斗争,阐明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的科学世界观对于国际工人运动的指导意义。《纪念巴黎公社十五周年》高度评价了工人阶级第一次掌握政权的伟大历史意义,总结了国际工人运动的新成就和新经验。《美国工人运动》批驳了所谓在美国工人和资本家之间不可能产生阶级斗争、社会主义不可能在美国的土壤中生根的错误观点,论述了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发生冲突和斗争的必然性,阐明了无产阶级肩负的彻底改造资本主义制度的历史使命,指出美国工人阶级为了实现共同利益,应当把分散的工人组织联合为一支全国性的工人大军,应当创建以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的全国性的工人政党。《未来的意大利革命和社会党》分析了意大利的社会经济状况,论述了无产阶级政党的斗争目标和策略原则,强调要把一般策略同具体斗争条件结合起来,要从实际出发制定斗争策略。《法德农民问题》阐明了农民对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重要性,论述了无产阶级政党在夺取政权后对农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方针,并根据对农村中的不同阶级和阶层状况的科学分析,提出了区别对待的原则。

《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是恩格斯批判机会主义、阐明无产阶级政党的策略问题的重要文献。在这篇文章中,恩格斯批判了认为专制制度下的德国可以和平长入新社会的机会主义观点,指出工人政党内部的机会主义的实质是:为了眼前暂时的利益而忘记根本大计,只图一时的成就而不顾后果,为了运动的现在而牺牲运动的未来。恩格斯还指出,德国工人阶级及其政党的近期目标是争取实现民主共和国,无产阶级只有在民主共和国这种形式下才能取得统治,民主共和国甚至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在《〈人民国家报〉国际问题论文集(1871—1875)》的序言中,恩格斯阐明了共产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的区别,解释了他在七十年代论述国际问题的文章中不把自己称做社会民主主义者而称做共产主义者的原因,指出当时那些自称是社会民主主义者的人根本不把全部生产资料转归社会所有的口号写在自己旗帜上。

结合资本主义新变化和社会主义运动新经验,恩格斯晚年撰写了一系列阐述无产阶级新的斗争策略的文章。在《卡·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中,他分析了欧洲国家经济、社会和政治状况的发展变化,强调无产阶级政党应当根据新形势的要求制定新的斗争策略。他充分肯定德国社会民主党利用普选权取得的成就,指出应当利用普选权这一合法斗争形式为未来的决战积蓄和准备力量,但决不能放弃革命暴力和革命权,强调革命权是唯一的真正“历史权利”。在《给〈社会民主党人报〉读者的告别信》中,他指出工人阶级可以用自己争得的合法手段同资产阶级进行斗争,但必须随时准备用革命手段来对付反革命的暴力。

本卷还选收了恩格斯在这一时期写的其他重要文章。《给〈萨克森工人报〉编辑部的答复》批判了德国社会民主党内“青年派”歪曲马克思主义、无视党的实际斗争条件的错误做法,论述了如何对待马克思主义以及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人应当怎样提高自身素养的问题。在《致国际社会主义者大学生代表大会》的信中,恩格斯表示希望从大学生中产生出“脑力劳动无产阶级”,强调无产阶级掌权后需要各种专门人才。在《〈论俄国的社会问题〉跋》中他分析了俄国社会经济发展的情况,批判了那种不顾客观社会历史条件,把农村公社当做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手段的看法,强调在考察复杂社会问题时必须坚持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论原则。在《论原始基督教的历史》中他阐明了研究宗教问题的基本立场和方法论原则,对基督教产生的历史原因、演变过程和社会本质作了科学的分析。

马克思和恩格斯一生留下了大量书信,这些书信题材广泛、内容丰富,是马克思主义文献遗产和思想贡献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完整准确地把握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思想精髓和理论品格,研究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和国际工人运动史,了解马克思和恩格斯为人类解放事业奋斗的革命精神和崇高品德,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本卷主要收录那些在马克思主义形成和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理论价值以及反映马克思和恩格斯各个时期的革命实践活动的书信。

探索、创立并不断丰富和发展科学的世界观,贯穿于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全部理论和实践活动。本卷精选了马克思和恩格斯论述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些书信。在早年创立新世界观时期写的书信中,马克思初步阐述了唯物史观的基本范畴和基本思想。他指出:社会是人们交互活动的产物,人们的物质关系构成他们的一切关系的基础;在生产力发展的一定状况下,就会有相应的交换和消费形式,有相应的社会制度形式、家庭、等级或阶级组织,从而就会有相应的政治国家;随着新的生产力的获得,人们便改变自己的生产方式,从而改变一切社会关系。在以唯物史观为指导总结1848—1849年欧洲革命以来的实践经验的书信中,马克思和恩格斯论述了阶级斗争是历史发展的动力、无产阶级革命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革命必须打碎旧的国家机器、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历史发展是偶然性和必然性的辩证统一等重要思想。恩格斯晚年批判了把唯物史观片面化、庸俗化的所谓经济唯物主义观点,强调历史进程表现为社会生活各种因素间的相互作用,历史发展是各种因素的合力作用的结果,因此对参与相互作用的因素都要认真地加以研究;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归根到底是历史过程中的决定因素,但是国家、法、意识形态等因素具有相对独立性并对经济基础、历史进程产生反作用,影响历史斗争的进程和形式。

围绕《资本论》、《反杜林论》、《自然辩证法》等重要著作的创作,马克思和恩格斯写了大量书信进行深入的理论探讨。这些书信既包括他们对有关著作结构和阐述方法的构思和解释,也包括他们对某些具体问题和观点的阐发、修改和补充,生动地反映了一些重要理论观点的形成和发展过程。有关《资本论》的书信还包含这部著作创作、编辑和出版过程的一些重要史实。

以科学的理论指导无产阶级革命斗争,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书信的重要论题。在论述共产主义者同盟、国际工人协会、巴黎公社和欧美各国工人政党斗争实践的书信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密切关注国际无产阶级运动的实际进程,充分肯定各国无产阶级运动的成就和创造性,同时指出运动中出现的错误,揭示产生错误的原因,并及时提供理论上和斗争策略上的指导。他们宣传并捍卫关于无产阶级运动的斗争目标和斗争形式、无产阶级的团结和统一、无产阶级政党的性质和地位的根本原则,对蒲鲁东主义、巴枯宁主义、拉萨尔主义等各种错误思潮进行坚决的斗争,消除它们对工人运动的消极影响,帮助各国无产阶级确立科学的指导思想,建立独立的政党,制定革命的行动纲领。他们历来重视革命策略问题,善于把革命原则和革命策略结合起来,把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和无产阶级运动在不同时期、不同国家的具体条件结合起来,用适当形式提出适用于不同斗争条件的具体的斗争目标和任务,主张在始终坚持革命立场毫不动摇的同时,灵活运用各种斗争形式,实现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建立共产主义新社会的伟大目标。

马克思和恩格斯非常关心欧洲和亚洲经济落后国家的发展前途,他们在书信中分析了当时世界上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以外的许多国家(包括中国)的社会关系和经济发展条件,揭露了资本主义的扩张给这些国家造成的灾难,探讨了这些国家发生社会变革的途径和前景。他们支持被压迫民族、殖民地国家反对外来压迫和殖民统治的斗争,论述了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对于国际工人运动和民主运动的意义,阐明了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原则,指出胜利了的无产阶级不能强迫他国人民接受任何替他们造福的办法,否则就会断送自己的胜利。

马克思和恩格斯毕生强调用实践的原则和发展的观点对待科学理论,反对把理论变成僵死的教条。他们在书信中批评那种不顾实际情况照搬照抄他们的理论的错误做法,强调指出他们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不能把“唯物主义”当做标签贴到一切事物上去,必须研究全部历史,必须研究各种社会形态存在的条件,从中得出相应的理论观点。他们反对把任何社会形态看做固定不变的东西,始终运用唯物史观及时研究资本主义各国经济、政治和社会生活中的新变化、新情况,不断丰富和深化他们关于资本主义社会运动规律和发展趋势的论述。他们特别强调根据社会实践的发展变化认识未来的社会发展,反对凭主观愿望和想象预先作出虚构。恩格斯明确指出,未来的社会主义社会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东西,而应当和任何其他社会制度一样,把它看成经常变化和改革的社会。

马克思和恩格斯高度重视人类文明发展的最新成果,广泛涉猎各个科学领域,对许多问题作了深入研究并提出了科学见解。在关于科学技术的书信中,他们论述了科学技术的应用对于促进生产和社会进步的意义,同时揭示了社会需要对科学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在论述妇女问题的书信中,他们高度评价了妇女在社会变革中的伟大作用,并指出了彻底实现妇女解放的条件。在关于文学艺术的书信中,他们阐述了无产阶级文艺的发展道路和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指出文艺创作应当反映历史前进的方向,特别是要着力描绘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的生活与斗争;应当注重思想内容同表现形式的完美结合,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用生动、自然的艺术形式表达作品的倾向。他们在书信中还探讨了语言、民族史、军事等方面的问题,发表了一系列深刻的理论观点。

此外,本卷还收录了一些生动反映马克思和恩格斯坚定不移的理想信念、一往无前的革命精神以及他们之间的伟大友谊的书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