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其他国家

走出非洲(精装)

定 价 45.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5 件
数量
-
+
库存:89

收藏

服务
新品推荐
爱的饥渴
¥31.20 | ¥48.00
潮骚
¥31.20 | ¥48.00
假面的告白
¥31.20 | ¥48.00
金阁寺
¥33.80 | ¥52.00
  • 出版社:浙江人民
  • ISBN:9787213099878
  • 作者:(丹麦)凯伦·布里克森
  • 印刷日期:2021-01-18
  • 包装:平装
  • 版次:1
  • 印次:1
  • \\\\\\\\\\\\\\\"★作者凭借自传体小说《走出非洲》,获得两次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同名电影斩获七项奥斯卡大奖。瑞典学院的常任秘书彼得·恩德格曾经将诺奖委员会未办法文学奖给凯伦称为“一个失误”。 ★1954年海明威在获得诺奖时称:“如果凯伦·布里克森得奖,我会*开心。” ★《蒂凡尼的早餐》的作者杜鲁门·卡波特认为《走出非洲》是“二十世纪ZUI唯美的一本书”。 ★《伤心咖啡馆之歌》的作者麦卡勒斯很喜欢《走出非洲》,她说:“我每年都会读一遍《走出非洲》,因为它总能给我源源不断的勇气和力量!” ★央视《朗读者》节目,张艾嘉倾情朗诵《走出非洲》内容。 ★诗人周云蓬称赞说:丹麦女作家凯伦·布里克森的《走出非洲》真是一篇好小说。那些关于非洲上空飞行的描写,还有自由流淌的结构,我主观感觉影响了海明威的《乞力马扎罗的雪》。 ★改编同名电影由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获28个电影奖。三毛反复看了四遍,说从未看过这样走近她心里的电影。 ★旅行译者袁田倾情呈现唯美全译本。感动千万读者的豆瓣高分译本。 ★全新精装插图珍藏版:原创海报级插画,感受作家笔下热情而自由的非洲。收录作家小传,了解作家背后*为真实的非洲故事。\\\\\\\\\\\\\\\"
  • \\\\\\\\\\\\\\\"一个女人,一片热土,一次奇妙而动人的经历,一场真挚而自由的生命体验。 1914年,29岁的凯伦踏上非洲这片热土,满怀憧憬地与丈夫一起经营咖啡农场。骑马、狩猎、行医、种一块自己的咖啡园……她饱含深情地记录了在非洲生活的点点滴滴,感受着灵魂、生命与自然之间至为深切的呼唤应答。\\\\\\\\\\\\\\\"
  • \\\\\\\\\\\\\\\"凯伦·布里克森(1885—1962) 丹麦著名女作家。1914年,旅居肯尼亚,经营咖啡农场,至1931年农场大火后返回丹麦,后从事文学创作,1934年以笔名“伊萨克·迪内森”出版成名作《哥特故事七则》,后陆续出版《走出非洲》《冬天的故事》《草地绿荫》《埃赫雷加德》等。《走出非洲》为她赢得了巨大的声誉,她曾两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被誉为与安徒生齐名的丹麦“文学国宝”。 译者袁田,旅行作家,曾出版印度及非洲国家相关旅行随笔。因肯尼亚与《走出非洲》结缘,重译经典,再现一段隽永人生。\\\\\\\\\\\\\\\"
  • \\\\\\\\\\\\\\\"译者序 走出非洲
    卷一 | 卡芒提和露露

    **章 恩贡农场
    第二章 一个本地小孩
    第三章 移民者家里的野蛮人
    第四章 一只瞪羚

    卷二 | 农场上的走火意外
    **章 走火意外
    第二章 在保留地骑马
    第三章 瓦玛依
    第四章 旺阳盖里
    第五章 基库尤头人

    卷三 | 农场访客
    **章 大舞祭
    第二章 亚洲来客
    第三章 索马里女人
    第四章 老克努森
    第五章 逃亡者逗留农场
    第六章 有朋来访
    第七章 贵族拓荒者
    第八章 翼

    卷四 | 移民者手记
    **章 萤火虫
    第二章 生命之路
    第三章 野兽互助
    第四章 艾萨的故事
    第五章 鬣蜥
    第六章 法拉和威尼斯商人
    第七章 伯恩茅斯的名流
    第八章 出于尊严
    第九章 公牛
    第十章 两个种族
    第十一章 战时远征
    第十二章 斯瓦希里计数系统
    第十三章 “我不会让您走,除非您祝福我”
    第十四章 月食
    第十五章 土著与韵文
    第十六章 关于千禧年
    第十七章 基托什的故事
    第十八章 几种非洲鸟类
    第十九章 潘尼亚
    第二十章 艾萨之死
    第二十一章 土著与历史
    第二十二章 地震
    第二十三章 乔治
    第二十四章 凯吉可
    第二十五章 长颈鹿去汉堡
    第二十六章 动物展览
    第二十七章 旅伴
    第二十八章 自然学家和猴子
    第二十九章 卡罗曼尼亚
    第三十章 普兰·辛格
    第三十一章 奇遇
    第三十二章 鹦鹉

    卷五 | 作别农场
    **章 艰难时世
    第二章 奇南朱伊之死
    第三章 山间的坟墓
    第四章 法拉和我清家
    第五章 告别

    凯伦·布里克森小传\\\\\\\\\\\\\\\"
  • \\\\\\\\\\\\\\\"露露一家造访我家的那几年是我在非洲*快乐的时光。为此,我把与森林羚羊的相识视为上天的一种恩泽,视为非洲给我的友谊象征。它是整个荒野的化身,是吉兆,是我与荒野的一份约定和一首歌: 快些啊,我的爱人,愿你如香料之山上的羚羊或小鹿。 我在非洲的*后几年,见到露露一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在离开的前一年,我认为他们不会再回来了。一切都变了,农场土地的南边被分给了农民,这里的森林也被清理了,盖上了房屋。以往林中的空地被拖拉机轰鸣着碾上碾下。新的定居者大多热衷于运动,来复*在景色里轰鸣。我相信动物们都退到了西边,躲进马赛保留地的树林里了。 我不知道一头羚羊能活多久,露露很可能早就死了。 无数次,在黎明破晓的沉寂时分,我会在梦中听到露露清脆的铃声,我的心在睡梦中溢满喜悦地狂跳。霎时间我醒过来,渴望见到陌生而甜美的情景。 然后我躺下来想着露露,不知道她在树林中的一生里,是否也曾梦见过那个铃铛?她的脑海中是否曾像水面上的倒影那样,浮现过人和狗群的画面? 我想,如果我知道一首非洲之歌,它歌唱长颈鹿,歌唱一弯斜倚的非洲新月,歌唱田野里的犁铧和采咖啡时挂满汗珠的脸,非洲又是否记得关于我的歌?平原上的风会因为我穿过的衣服颜色而颤动吗?孩童们会否发明以我的名字命名的游戏?满月会不会在沙砾路上投下一个像我的影子?恩贡山的鹰又是否仍在留意我? 我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露露的消息,但我会收到卡芒提的来信以及其他非洲仆人的消息。我*近一次收到卡芒提的信距今还不到一个月。这些来自非洲的交流以一种奇异而不真实的方式抵达我的眼前,它们*像是影子或海市蜃楼,而不像实实在在的消息。 因为卡芒提不会写字,也不懂英语,当他或我的其他仆人打算向我传达音信时,他们就去找专业的印度或土著写信人。这些人就坐在邮局外面放着钢笔和墨水的写字台旁,然后他们对写信人解释信里要写些什么。专业写信人也不太懂英语,也算不上会写字,但他们相信自己会写。为了炫技,他们给信平添了大量的花哨修饰,让信*难解读。他们还有种习惯,就是 写封信要用三到四种不同的墨水,不管他们这么做是出于什么动机,给人的印象就是墨水不够用,把墨水瓶里的*后一滴都挤出来了。种种这般努力的结果就是,你会收到像德尔斐神谕一般的信息。我收到的信都很有深度,你能感觉到寄信人的心头压着一些生死攸关的消息,这让他从基库尤保留地山长水远地走来邮局。但信被封在了黑暗之中,当它到达你手上时,廉价脏破的小纸片已经跋涉了上千英里,看上去在讲啊讲啊,甚至在朝你大喊,却什么也没讲出来。 但是,卡芒提处理这件事时像他处理其他大多数事情一样与众不同。 他有自己的通信方式。他把三四封信放进同一个信封里,然后标注上“**封信”“第二封信”等等。它们都写着同样的东西,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可能他想通过重复来让我加深印象,当他有特别想让我理解或要我记住的事情时,他也用这种方式讲话。也可能他觉得和这么远的一个朋友取得联系不容易,应该滔滔不*。 卡芒提写道,他已经失业很长时间了。我听到这个并不惊讶,因为他对大众来说,确实像鱼子酱一样不合时宜。我**出一个皇家御厨,却把他留在了新殖民地。这情形对他来说就像“芝麻开门”:咒语遗失了,藏有宝藏的石穴永远紧闭了。无论大厨若有所思、满腹知识地走到哪里,人们都只能看到一个弓形腿的小基库尤人,一个板着脸的侏儒。 卡芒提走到内罗毕,站在贪婪、傲慢的印度写信人面前,向他阐述要绕大半个地球才能抵达的消息时,他到底想说什么?字行歪歪扭扭,信里的措辞也没有逻辑,但卡芒提灵魂的非凡之处就在于,了解他的人会在嘶哑混乱的音乐中听出他的音符,就像牧童大卫的竖琴回声。 这是第二封信: “我没有忘记你,穆萨布。尊敬的穆萨布,现在你所有的仆人都不再高兴,因为你离开了**。如果我们是鸟,我们飞来看你。然后我们转身,然后你的农场,它对母牛和小牛和黑人是个好地方。现在他们什么都没了,牛山羊绵羊,他们什么都没了。现在所有坏人他们心里高兴,因为你以前的仆人们现在变穷人。现在上帝心里知道这些有时帮助你的仆人。” 在第三封信里,卡芒提示范了土著如何对你表达慷慨的感情,他写道: “写信告诉我们你回不回。我们觉得你会回。为什么?因为我们觉得你永远不会忘记我们。为什么?因为我们觉得你仍记得我们的脸和我们母亲的名字。” 白人想对你说些恭维话时会写:“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非洲人说:“我们不相信你能忘记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