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政治军事 > 政治 > 党政读物

百部红色经典:监狱里的斗争

作者:茅珵 出版社:北京联合
定 价 49.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1 件
数量
-
+
库存:54

收藏

服务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ISBN:9787559650870
  • 作者:茅珵
  • 页数:242
  • 出版日期:2021-07-01
  • 印刷日期:2021-04-16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88千字
  • \\\\\\\\\\\\\\\"☆年少志士守护家国大义。作者茅珵是一位信仰坚定的***战士,1928年冬,在一次夺取地主武装的斗争中不幸被捕,被敌人关押在监狱8年。在狱中,他受尽残酷折磨,与敌人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和平时代,我们需要革命先辈们坚贞不屈的民族气节和视死如归的爱国精神的感召,唤醒民族意识,强化爱国精神,传承中华民族之魂。 ☆惊心动魄,可歌可泣。作品描写了我革命者在敌人监狱中所进行的严酷斗争,歌颂了革命战士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英勇战斗、视死如归的高尚品质,也描写了他们之间纯洁的友谊与爱情,读来真切感人。 ☆“百部红色经典”系列丛书为献礼百年荣耀时刻专门设计,收入作品皆为名家名作,旨在重温红色经典,缅怀先烈,传承革命精神,弘扬爱国主义。 \\\\\\\\\\\\\\\"
  • 本书是一部现代长篇小说,主要描写了共产党革命者在敌人的监狱中所进行的严酷斗争。1928年冬,共产党员金真在率领武工队袭击地主武装时,由于叛徒的出卖被捕入狱。他们先后在苏州、镇江等地的监狱里,与极其凶残的敌人展开种种惊心动魄的斗争。在敌人的严刑拷打和其他种种诱惑下,他们不畏强暴,坚贞不屈,最后英勇就义。作品歌颂了革命战士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英勇战斗、视死如归的高尚品质,也描写了他们之间纯洁的友谊与爱情,读来真切感人。
  • 茅珵,又名茅蕴辉,作家,江苏海门人。先后在上海东南医科大学和上海持志大学求学。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革命。1928年冬,在一次夺取地主武装的斗争中不幸被捕,被敌人关押在监狱8年。抗日战争时期,历任上海崇明县自卫总队队长、苏北四分区常备旅旅长、新四军一师三旅副旅长、苏中四分区通海行署主任、苏中区党委政策检查团团长、苏北五分区专员、苏中东区兼苏北兵团联络部部长。解放战争中,参加了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1949年秋,调任华东人民革命大学副主任兼教育长。1953年3月,任大连海运学院代院长,后任院长并代党委书记。著有《监狱里的斗争》。
  • \\\\\\\\\\\\\\\"**章 赵庄事件     // 001
    第二章 血的一课     // 019
    第三章 无期徒刑     // 028
    第四章 县狱素描     // 035
    第五章 *黑暗了     // 044
    第六章 星星之火     // 053
    第七章 父子相逢     // 065
    第八章 要活下去     // 079
    第九章 打倒瘟神     // 086
    第十章 先声夺人     // 102
    第十一章 战胜归来    // 115
    第十二章 高潮前夕     // 124
    第十三章 大闹监案     // 131
    第十四章 心在燃烧     // 149
    第十五章 新形势下     // 163
    第十六章 狐群狗党     // 176
    第十七章 灾难临头     // 186
    第十八章 解送镇江     // 194
    第十九章 党是母亲     // 205
    第二十章 雪夜越狱     // 217
    第二十一章 死生之际    // 228
    第二十二章 在魔窟里    // 242
    第二十三章 鬼怪憧憧    // 253
    第二十四章 钢铁的人    // 265
    尾 声 胜利声中      // 278\\\\\\\\\\\\\\\"
  • \\\\\\\\\\\\\\\"  阴历九、十月的江南,天高气爽,十分宜人。但是关在小号子里的金真,已经注意不到春夏秋冬季节的变换,*谈不到欣赏景色了。他一个人坐在号子里,觉得很寂寞,同时,又感到身上穿得太单薄了,一阵阵的寒冷袭上身来。他为了摒除心头的烦躁,信手写成了一首*句:   西风暗送晚秋凉,   万木萧萧怯早霜;   残叶飞来枕上落,   *何意绪换衣裳?   他自己吟了两遍,觉得诗意颓丧,缺乏激昂悲壮的气概,不能代表他的心情,便把它撕碎了。正在百无聊赖的时候,突然有人叫他去接见。他想还不是老一套,便无所谓地跟着走去。当他转弯抹角跑到那座熟悉的小屋子时,看见两个女人在门口张望,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赶前几步,又仔细望着,呀,多么熟悉的面貌,不是她们,又是谁?金真一时颤抖发麻,不知如何是好,两腿不由自主地迅速奔向前去。
      “啊哟!娘,冰玉,你们怎么来的?”   金真连声惊喊起来。
      母亲和冰玉不待他进门,就抢上来抱住他大哭起来。他两条无力的腿频频摇晃,几次险些跌倒,悲痛的心情,使他说不出话来,呆呆地站在那里,只有两手不停地抚摸着两位亲人的肩背。
      母亲和冰玉哭了许久,才呜咽地吐出了内心深处的**句话:   “我的儿呀……唉……你太苦了……”   “金真,……想不到还能和你相见!”   于是,金真和冰玉,把母亲扶进了门,让她老人家坐了下来。
      金真不见母亲已三年多了。想不到母亲的身体变得如此快,和入狱前*后一次看到的**不同了。她不过近六十岁的人,竟瘦削苍老到如此地步:只剩下一把骨头,伛偻着身躯,行动**困难,白发也快掉完了,脸色黄得怕人,皱纹成了一条条深痕,手指象老树上的枯枝……   和冰玉分别了一年多。就在这暌离的短短期间内,她的变化也不小:脸显得比以前狭长了,深陷的眼眶四周添了一道青色,眼睛也不象往时那样黑白分明,苗条的身腰显得格外消瘦无力。
      她们也目不转睛地看着金真: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竟被折磨成这个样子。母亲轻轻地抚着儿子没有血色的脸、瘦削的臂膀和热血奔腾的胸膛,又蹲下来摸摸儿子的小腿,提提钉在脚上十多斤重的大镣。唉!儿子所受的苦难多么深重,多么可怕!她不断地发出叹息的声音。
      “金真,你为什么不叫我来?唉!你……”当金真的眼光对着冰玉时,她如怨如诉地问道。
      “冰玉,何苦呢?相见还不是……”金真说到这里,把话截住了,反转来问道:“那么,你和母亲怎么来的?”   “这里的长官准许我们来的。我的儿,如果没有冰玉,那我一辈子也来不了!”母亲拭着泪说。
      “哟!这里的长官准许……”他不禁浑身寒悚了,嘴里重复着母亲的话,心中想狠毒的敌人竟连两个可怜的女人也不肯放过去。
      冰玉见金真那样的惊讶,又环顾四周,这地方不象是监狱,疑疑惑惑地问道:   “这是什么地方?金真!”   金真摇摇头说:   “冰玉,谈谈愿意谈的事吧,接见的时间有限!”   “管接见的人说,可让我们尽情地谈谈家常!”冰玉说。但她还在猜测这是什么地方。
      “冰玉,这些时来你苦够了吧?”金真感激而慨叹地说。接着,又转过头去对母亲说:“您看,冰玉何苦受这样的罪?”   “我情愿如此,金真。”冰玉扭转脸去好象生气的样子,其实并未动气。
      “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冰玉,我的儿,你应该永远记住她!”一提到冰玉,母亲便激动得不知怎样讲才好。
      “唉!冰玉,我还有什么可讲的呢?”他伸出手去用劲地握住冰玉的手。
      冰玉的眼睛原来好象被一层薄雾遮住了似的,而此刻内心的幸福之感,渐渐地把忧郁的阴影驱散开去,眼睛又渐渐地明亮起来了。
      母亲睁开昏花的老眼,看清屋里没有其他人,便贴近金真的耳边,轻轻地低声问道:   “你的案子……怎样了?……我的心肝!”   “没有什么!”考虑到老人的处境,金真骗她说,“放心吧,我的母亲!”   母亲信以为真,放下了一块沉重的石头,琐琐碎碎地诉说起家常来了。
      “……我们已经没有家了。自从你被捕和你的父亲出走后,许多势利的亲戚,都来向我这老婆子讨债,把家里所有的东西全搬光了,连你在家时常在上面读书写字的一张桌子也不剩。……你父亲没有一点信息,家里有一顿,没一顿,老太婆苦些不妨,你的弟弟、妹妹都饿得不象人。……家里的苦,我从未向人诉说,……怕人笑话我。金真,我们总该有翻身的**吧?我总是这样来安慰自己……”   母亲想到将来能有翻身的日子,好象坚强了许多。
      母亲见金真点着头,便继续唠叨着说:   “……如今,全仗冰玉一个人支撑着家,她哪怕再忙,家事仍然管得好好的,既会侍候我这老太婆,又会教育小孩子。你的弟弟、妹妹,现在也懂得娘的苦,知道学好了。这次,他们吵着要跟来,没有路费,不然,你见了,不知道多快乐呢!”   母亲张着泪眼,看了看冰玉,望着金真说:   “冰玉的好处,我说不尽,日后,由你去报答她吧!”   “母亲,这是我的责任,您不要那么说!”冰玉拭着泪,安慰她说,“我不也是你的女儿吗?母亲,以后不要把这些事老放在心上。”   这时,母亲感到自己的话讲得太多了,便搬了张板凳,移到相距几尺的角落里去,垂下了头,让小两口子谈谈心里话。
      “冰玉……”金真欲讲不讲。
      “什么?金真,你的冰玉比过去坚强了,有话你就说吧!”冰玉比开始时似乎冷静些了。
      金真想把真情告诉冰玉,免得日后事到临头,受不了突然的刺激;而又怕冰玉听了沉不住气,把老人家急坏了,那怎办?……但根据目前的情况,特务们正想利用母子之情,男女之爱来毁灭自己的灵魂,如果不让冰玉理解这一点,那是不应当的。
      冰玉见他沉思不语,心里明白:他决不会因他俩的关系而如此迟疑不决,除非案情上有什么问题,说与不说,都有为难之处。她急于要了解这点,她的目光一次又一次地探望着金真,催促他快说。但等了好一会,金真仍然没有说话,她终于忍不住了。
      “金真,案情究竟怎样?为什么不告诉我?”   金真看看母亲,又望望窗外,然后挨近冰玉,准备要讲了;但又忽然停住,理智告诉他要好好考虑。
      “说,快说吧!”冰玉急得流汗了。
      “不算什么严重的问题!”他不能再拖时间了,镇静地低声说,“近来,特务们正集中力量审讯我,梦想使我屈服,充当他们的猎犬,你说我能这样做吗?背叛党,背叛人民,断送一切的一切,那不是人做的事!”   冰玉睁大眼睛注视着他。他是那样坚决,充满了仇恨,眼睛里射出一股强有力的光芒。
      他又继续对冰玉说:   “冰玉,我自己有充分的信心坚持到底,而且我也相信,我能够得到你的支持和鼓舞。但在特务们技穷计竭的时候,竟狠毒地打算利用我俩之间的爱情,要你来动摇我的意志呢!冰玉,你看……”   冰玉顾不得母亲暗里看着她,也不待金真说完话,激怒地插嘴说:   “坚持革命的立场,亲爱的金真,我也愿意牺牲我的一切!”   金真未及答话,冰玉机警地望望窗外,*有力地低声说道:   “请你放心,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你勇敢地、毫无顾虑地战斗吧!”停了停,冰玉接着说,“组织常和我联系,也知道我们来看你,托我带信问你好,希望你坚持下去,党是**信任你的!”   “啊!亲爱的冰玉,你太好了……”   两双手握得紧紧的,两个头偎依着。坚贞而光荣,伟大而幸福的爱,在敌人的重重壁垒中继续顽强地滋长起来。
      满屋子沉寂无声,彼此只听到对方的心在跳动,热血在奔腾。金真终于伸出了手臂,紧紧地抱住冰玉,偎着她的脸,亲切而甜蜜地吻了几下。于是从紧张的呼吸中,他倾吐了心底里的话:   “这是我们的幸福,亲爱的……”   “母亲看见了……外边有人……不要……”冰玉说着,但并没有拒*,也抱紧了金真。她觉得在她怀里的是一个光明磊落的英雄,她将以此自豪,向人们宣布:这是我的爱人,谁也不能夺取的革命战士!   他们偎依着,含情微笑,看个不厌。现实的遭遇和环境,在这一刹间好象都不存在了。
      金真想讲一句他乐意讲的话,也是她乐意听的话,但那是多么困难呀,经*大的努力,他才说了出来:   “我俩的爱,是永远不会毁灭的力量!”   她听着他的话,虽明知并不是什么美妙的歌曲,但那声音和涵义却比任何音乐都动人!她想回答一句,“我愿永远生活在你的怀里!”但她无论如何说不出口来,只是*紧地偎依着他。
      母亲是这屋里**的旁观者。她虽垂下了头,但暗里却在望着他俩。她见小两口子这样相亲相爱,触起了她复杂的情感:小两口如能顺利结合,那他老人家真可以向亲戚友好表示她的骄傲,她有这样的儿子,这样的媳妇。可惜现在她的儿子不知何时才能释放?冰玉孤苦伶仃的生活不知将如何了结?她不禁为他俩的命运发出了叹息。
      母亲的叹息声,象轰然的巨响,把金真和冰玉从爱的沉醉中突然惊觉过来。他俩红润的脸上突然露出茫然失措的神情。
      母亲感到很后悔,不该惊扰了他俩,连忙安慰着说:   “金真、冰玉,你们是天生的一对,眼前虽不能长在一起,但总有团圆的**!”   冰玉羞得没处躲避,脸*红了,立即跑到老人家身边跪下,头船在老人家的怀里,连哭带诉地说:   “母亲……原谅你女儿的狂妄吧!……”   母亲抚着冰玉的头,低声说:   “你俩好,我才乐意呢!快站起来。”   金真呆立在一边。他现在清醒了,良心在谴责他:他和冰玉虽从小在一起,但一直保持着深厚而严肃的友谊关系。现在,他已是死亡边缘上的人,而对冰玉如此任情放纵,这不将使她……唉,不可饶恕的罪人!   “儿呀,下午,我们要回去了,不知何时再见,你还有什么话?……”母亲颤巍巍地站起来,一提到别离,又不禁伤心流泪了。
      “母亲,**不走吧?你休息一宿,明天我们再来看他一次。”冰玉握住他母亲的手,希望邀得她老人家的同意。
      “哪有这么多的钱花,冰玉?”她心里也正想能和她儿子有再一次见面的机会。
      冰玉用眼睛望望金真,要他留母亲住一宿才走。
      “就住一宿再走吧,母亲!”金真这样说,但心在晃荡着:他也想和她们再见一面,但又怕再见……   母亲点点头。然后又惨然地看看冰玉,对儿子说:   “唉!冰玉为了我们全家,受尽了辛苦,你看,她消瘦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