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政治军事 > 政治 > 党政读物

百部红色经典:引 力

作者:李广田 出版社:北京联合
定 价 49.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0 件
数量
-
+
库存:55

收藏

服务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ISBN:9787559648754
  • 作者:李广田
  • 出版日期:2021-07-01
  • 印刷日期:2021-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引力》是我国知名散文家、“汉园三诗人”之一——李广田经典长篇小说,它给抗战时期的社会“画了一段历史的侧面”,展示了一幕幕沦陷区、国统区和抗战背景下众生生存的“战时景象”。 ★本书是中国现代为数不多的就近观察沦陷区生活,并能以一种较为客观的眼光、较为客观理性的态度、较为贴近个人体验的方式描写沦陷区生活的作品之一。其民族意识的体现及对侵略者的刻画,复杂而多面,均超过了简单化的思维。 ★“百部红色经典”系列丛书为献礼百年荣耀时刻专门设计,收入作品皆为名家名作,旨在重温红色经典,缅怀先烈,传承革命精神,弘扬爱国主义。 \\\"
  • 《引力》是一部红色经典,主要讲述沦陷区中 学教员黄梦华,因为受已经抵达“大后方”的丈夫 雷孟坚的不断召唤和本身不愿做亡国奴的心理,下 定决心带着孩子离开沦陷区,去自由的地方寻找光 明;未想当她历尽艰辛到达丈夫的驻地后,丈夫却 提前离开了,只留给她一封信。她最终领悟到了丈 夫的苦心,力图告别旧我,再上征程,赶上时代前 进的步伐,心灵因此得到了成长。
  • 李广田,号洗岑,笔名黎地、曦晨,散文家,山东邹平人。1929年考入北京大学外语系预科,开始文学创作,与北大校友卞之琳、何其芳合出诗集《汉园集》,因此被称为“汉园三诗人”。1935年大学毕业后回济南教书。1941年至昆明,任教于西南联大。抗战胜利后,先后任教于南开大学与清华大学。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新中国成立后历任清华大学中文系主任、副教务长,文联委员、理事,云南大学副校长、校长,中国科学院云南分院文学研究所所长,中国作协云南分会副主席、中国作协理事等。著有《引力》《画廊集》《银狐集》《回声》等。
  • \\\"  一   坐车呢,还是不坐?梦华在心里踌躇了一阵。 “不坐!”仿佛在同什么人赌气似地,这样狠狠地下了决定。一辆空着的人力车向着她的面前走来,车夫向她望望又走开了,她却连头也不曾抬起一下。她本来是十分疲倦的,她心里的疲倦实在比她身体上的疲倦*沉重,*有压力,她真是连叫一部车子的力量也没有了,她的嘴唇紧紧地闭着,眉峰间凝聚了不少的忧郁。“我这是在干什么呢?这是我应当干的吗?”她一边走着,一边这样思索。
      这是一条相当冷静的街道。年久失修的青石道路,是**崎岖而又污秽的。将要落下去的大太阳从街的一端斜照过来,照得这里稀稀落落的人影子*显得凌乱了。她在这道上走着,却并不注意这时的街景,她在想着她此刻正不愿意想的事情,她甚至在心里背诵出了《内则》中的一些段落,这是她**下午刚在班上给学生们讲过的:   “在父母舅姑之所,有命之,应唯敬对,进退周旋慎齐,升降出入揖游,不敢哕噫嚏咳欠伸跛倚睇视,不敢唾洟,寒不敢袭,痒不敢搔……”   她脸上的忧郁稍稍解开了一些,她的嘴唇翕动了几下,就索性继续暗暗地背诵下去:   “男不言内,女不言外,非祭非丧,不相授器,其相授,则授以篚,其无篚,则皆坐奠之而后取之。外内不共井,不共湢浴,不通寝席,不通乞假,男女不通衣裳,内言不出,外言不入,男子入内,不啸不指,夜行以烛,无烛则止,女子出门,必拥蔽其面,夜行以烛,无烛则止,道路男子由右,女子由左。……”   她自己觉得**奇怪:“我为什么会想起这些东西?”而且,她虽然也还相信自己的记忆力很强,但这样的东西为什么也居然能背诵得出来?她立刻给了自己一个解释:未上课前既已细心预备过,刚才又在班上反复讲解过,而且,这些东西实在太好笑了,正因为这些东西的好笑,于是就很容易地记住了。可是当她想到这些东西的好笑时,她那几乎要晴霁起来的面孔上却又立刻罩上了一层阴暗,她还不知道在学生中间这些东西所起的是怎样的反应。她忽然记起了多少年前,在中学的时代,她的国文教员给她们班上讲《列女传》的情形,她这时候想起来还觉得又好笑又生气,可是她此刻却给人教起《内则》来了,她一面这样踌躇着,而《内则》的调子却还在她心里反复回荡,她还仿佛听到自己在班上摆出了正正经经的样子,拖开了悠长的腔调向那些女孩子们讲解时的声音,她觉得有些迷惑。她故意要试验着从《内则》的**句背起:   “子事父母,鸡初鸣,咸盥漱栉……”   她沉吟了一回,又沉吟一回,但是无可如何,下边的话她无论如何也背诵不出来了。她有点焦躁,她的脚步不但不曾加缓,反而*加急促了,仿佛那应当用于记诵的力量,却用到了两只脚上。她索性一面走着一面翻开了她手中的《礼记》:“……笄总拂髦冠缨端绥绅搢笏……纷帨刀砺,……觿……燧……觿……燧……韠履著綦……妇事……”   “什么!什么!”她在心里这样叫了一声,干脆把书一合,只是差一点儿不曾把它掷到脚下,她再也不想睬它了。她想:无怪乎女孩子们在听讲的时候要不断地皱紧了眉头。于是她想起了许多女孩子的面孔:忧郁的,怀疑的,而*多的却是木然的,可是也并不是没有微笑的。胡倩,不错,是那个喜欢唱歌的女孩子,她的丰满的面庞上一对大眼睛在微笑着。“你在笑些什么呢?胡倩?我想我可以了解你那微笑的意思。”她心里这样说。胡倩是*喜欢挑剔教员毛病的,可是她很喜欢这个女孩子。还有张文芳刘蕙何曼丽她们。张文芳并不笑,她的脸上罩着一片匀净,那匀净之下却又藏着多少颖慧与哀愁。她想起了许多为她所注意过的面孔,她觉得她们都为她所喜爱,青年人都是叫人喜爱的,尤其是女孩子。她真愿意多多同她们接近一些,她愿意从她们身上取得一些生活的力量,愿意自己也再变回到年青去。而且,她想,她之所以肯来到这敌伪统治的学校中教书,也许是为了这些青年,也只有在这些青年身上,她才能找到一种工作的意义。可是不行,她又不敢对学生们有太多的接近,她现在已听到了谣言,似乎有人已在说她的闲话,有人在议论她,甚至说孟坚在后方如何如何。尤其可怕的是石川那个*长于侦察的老处女,还有犬养。她相信学生们对她很好,她们了解她,知道她是在不得已的情形中,学生应当知道她并不乐意讲《内则》之类的东西,只是不得已罢了。可是,为什么自己要弄到“不得已”的地步呢?她再也想不下去,这已是她想过千遍万遍的问题了。
      她只顾埋着头走着,而且越走越急,她的疲乏已渐渐消逝,匆促的脚步使她几乎碰到了一个老妈妈身上。她抬起头来才知道已经到了应当转弯的地方,她向太阳下去的方向望去,西天是一片红霞,灿烂辉煌,好象一片锦绣。道旁一块平地上生着一片柔嫩的小草,这一片刚在萌发的春草,为晚霞所照耀,那颜色既不能说是鲜明可也不能说是黯淡,是一片喜悦,也是一片忧愁,那简直是大地黄昏的一片叹息。此刻她也看见那些排列在远天的山峰了,一个山头接着一个山头,在暮色中显出无限苍茫,她忽然想起孟坚的一封来信,她想:他此刻大概正站在汉江边那座山城上,看落日,听江涛,看无边无际的山头象弥天漫地的世界坟墓,他也许只想到我此刻正在家里给孩子吃奶,却不知道我在这道上胡思乱想,他甚至还不知道我已经在这样一个学校里教书,他走得太远了,远得比实际上的遥远*遥远,远得不可以里计算,她想起她那案头的一本地图,她常常在灯下迷失于山水渺茫的地图中。可是此刻她确乎应当赶快回去,也许孟坚又有信来,而孩子一定也要哭着找妈妈,孩子的姥姥一定抱了他在河边上等着了。
      *后她终于走到了河边,河边上空无一人,只见河水默默地流着。她走入**进院子,听到房东毛家的屋里正有人谈话。她回到后院自己的住处,看见姥姥在抱着孩子拍着,哄着,小孩子显然是刚才已经哭过。
      “快来抱!快来抱!”   她已经伸出两手预备接过孩子。孩子见母亲回来了,猛然翻起身来吵着要妈妈。可是姥姥却很快地阻止了她:   “先不要抱孩子,先到毛家去看看,刚才来了一个姓庄的,说是昨天刚从那边回来,是孟坚的同事啊。”   “郧阳来的?”她忽然惊叫了一声,简直象在做梦,一时之间竟感到手足失措。
      “是啊,听说昨天刚到,”姥姥说,“他来看毛家,也来看你,刚才你不在,就不曾到咱们后院来,你快去看看就是了。”   李嫂把灯拧开了,把桌子用抹布抹了一番,本来是预备立刻开饭的,此刻却又只好暂缓一下。
      她走到里间,放下了手里的《礼记》,取一把刷子在自己衣服上急忙地刷着,又在镜子面前稍稍拢一下头发,心里忐忑地跳着,向孩子说一声:“回头再抱你,乖。”便折回到前院去了。
      她的心在剧烈地跳着,她的脚步**轻快,她仿佛惟恐惊动了什么似地用轻飘飘的步子走着,实在,她此刻感觉到的也不知是恐惧还是兴奋,她觉得她正好象面对着无底的大海而立刻就要跌落下去。“为什么庄荷卿能回来,孟坚不能回来?”她只是想到这么一个问题。走到了毛家的窗前,她立在窗下踌躇了一回,她听到人家正在切切地谈话,而且屋里是黑暗的,连电灯也还不曾开,她不知她是否应当闯进去,可是就在顷刻之间,屋子里的低语却已被她听清了。
      “真是可怜啊,他不过只病了三天就完了!”   “才三天!”这分明是毛老太太的声音。
      “因此好多人都觉得在外流亡不是办法,都想着早日回来。”   “那么关于他死了的这个消息……”   毛老太太这句话还不曾说完,她在窗子外边已经站不住了,她感到晕眩,感到有一种极大的力量要从她的胸中口中以及眼中爆发出来,她不知道她是怎样回到自己屋里去的,她象阵旋风似地扑到了自己的床上,什么人也不理,伏在枕头上就哭起来,而且竟呜呜地哭出声音来。
      “什么事啊?话也不说一句?”   等姥姥问来问去什么也问不出,知道那姓庄的一定是带来了什么不好的消息,也不管孩子在一直嚷着“妈妈抱,妈妈抱”,便一股脑儿把孩子交给李嫂,自己整了整衣襟跑到前院去了。李嫂接过孩子想指着灯光哄他看“亮亮”,可是孩子却还在嚷着找妈妈,他在李嫂身上打着闹着地也哭了起来。
      不到几分钟工夫,姥姥就回来了,一进房内就带着责备的口气说道:   “你看,你这算什么人?不明不白瞎哭一阵,幸亏人家姓庄的不曾到后边来。听毛老太太说,姓庄的说一个姓钟的在那边病了三天就死了,毛老太太还向他问到孟坚,说孟坚很好,叫咱们可以放心。毛老先生不在家,人家又不知道你从学校回来,谈了一会就走了,说是过几天再来看你。”   姥姥说完了这套话,就使气地回头来抱起了孩子,并吩咐李嫂道:   “赶快开饭,看已经多么晚了!”   可是**的晚饭梦华就终于不曾吃。她自然是不哭了,她失悔她刚才错听了姓庄的话而闹了一场虚惊,不过,她还不能**相信姥姥的话,她仍不能不感到悲哀,她想:既然人家庄荷卿能够回来,为什么他就不能回来?既然人家能通过防线,能漏过敌人的检查,他为什么就那么怕事?假如他也和庄荷卿一同回来了那又多么好?假如他也回来了,今晚上的晚餐该是一番什么景况。她越想越气,*后她猛然从床上翻了起来,从姥姥里夺过了还在哭着的孩子,什么也不说,坐在床上给孩子喂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