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科幻小说

明日杀机(中国惊险悬疑科幻小说佳作选)

作者:编者:刘维佳|责编:杨猛 出版社:新星
定 价 49.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9 件
数量
-
+
库存:52

收藏

服务
新品推荐
科幻文学群星榜--蛹唱
¥27.35 | ¥29.80
科幻文学群星榜--异域
¥31.85 | ¥35.80
  • 出版社:新星
  • ISBN:9787513343343
  • 作者:编者:刘维佳|责编:杨猛
  • 出版日期:2021-03-01
  • 印刷日期:2021-03-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书中选取的这十几篇科幻小说,都是惊险悬疑类型,这是受众*广的一类科幻小说。然而由于中国科幻的传统痼疾,这类面向大众的作品恰恰数量稀少,质量上乘的*为罕见。我从事科幻编辑多年,特别重视这类科幻作品的选取,这些故事,可以说是多年精选的精髓,其中获银河奖的篇目之多,超过上一本选集。能在*为大众化的类型中获得这么多银河奖,足见质量也极高,可以称之为雅俗共赏的杰作集合。类型*为亲民,质量又**高,市场前景大可期待。 市面上的科幻图书很少有惊险悬疑类型的,原因在于这一类型**作者**不擅长,故此竞争对手不多,市场空白大,正是批亢捣虚之拳头产品。而且惊险悬疑类型的作品*为亲民,不仅读者喜爱,影视行业也特别青睐这一类型,**有利于后续的IP开发。
  • 惊险科幻,历史悠久,科幻小说开山之作《弗兰肯斯坦》就是惊险科幻,两百年来这一门类经典无数。叶永烈当年成功将中国科幻与惊险小说完美结合,迅速在中国掀起了科幻热潮,功标青史。21世纪的中国新生科幻作家们再接再厉,青出于蓝,在惊险科幻小说领域又做出了一番有声有色的事业,写出了许多惊险科幻佳作。 这本《明日杀机》,精心遴选了进入21世纪以来最为精彩的十三篇原创惊险科幻小说。十三个惊心动魄、波谲云诡的惊奇故事,组成了杀机四伏、剑影森森的明日世界。这个五光十色的未来世界里,有外星智慧操纵古人,以匪夷所思的形态藏于九地之下,意欲鸠占鹊巢;有人工智能游刃于跨国公司的巨大阴谋中,运筹帷幄、博弈斗智;有飞船凶案,扑朔迷离,激战求生;有天涯追凶,偷天换日,金蝉脱壳;有父子反目,移魂有术,黄雀在后……科学技术日进千里,阴谋与犯罪也愈发凶险奇邪、惊耳骇目。 书中的《应许之子》《电魂》《大饥之年》《移魂有术》《诡础》曾获科幻银河奖。
  • 张冉,太原人,在北京担任记者十年,后从事科幻创作。张冉文学天赋很高,创作的科幻小说文学气息可以说是青年科幻作者中最浓重的。其科幻处女作《以太》发表后好评如潮,力夺当年度银河奖最高奖。2015年10月凭借作品《大饥之年》荣获当年度银河奖和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中篇小说奖金奖。次年《太阳坠落之时》又获得当年度银河奖最佳中篇小说奖。其短篇小说《赵师傅》令《人民文学》编辑们赞叹不已。 江波,男,浙江人,1978年1月15日出生,更新代科幻作家代表人物,清华大学微电子专业研究生毕业,现在上海某外资企业从事半导体研发。江波的作品内容丰富,语言简洁,风格冷峻,想象汪洋恣肆,充满硬科幻独有的艺术魅力,多次获得银河奖。2017年11月,江波的长篇《银河之心Ⅲ》捧走十万元大奖,获得28届银河奖最重量级的奖项“最佳长篇小说奖”。2019年11月,其长篇科幻小说《机器之门》再次力夺银河奖“最佳长篇小说奖”,并斩获当年度“京东文学奖”的“最佳科幻长篇奖”。 索何夫,南京人,历史学硕士,90后科幻作家代表人物,2013年发表处女作,至今已发表科幻小说和科普文章数十篇,多次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和华语科幻星云奖,并撰写大量科普类专栏文章,深受读者好评。
  • “神诞”系列之一:应许之子 犬儒小姐 1
    “神诞”系列之二:电魂 犬儒小姐 51
    毁灭之种 索何夫 115
    改良人类 王诺诺 165
    星船魅影 叶星曦 183
    诡 础 王亚男 231
    保 护 海 杰 261
    自动驾驶 相非相 281
    欢迎回来 陈为峰 303
    返魂香 叶星曦 331
    幽影之星 索何夫 367
    大饥之年 张 冉 401
    移魂有术 江 波 451
  • 《幽影之星》 我在离那座因纽特冰屋式的圆顶建筑不到十米的地方停下了滑橇,拔出了插在裤腿外的针弹手*。就我所知,这是周围一百万平方公里内仅有的两件杀伤性**之一,另一件则在兼任治安员的哈米斯手里。西米里亚虽然是个冷酷而危机重重的世界,但这星球上既没有任何可能威胁居民安全的毒虫猛兽,也很少有其他需要用**对抗的威胁,因此本地人几乎不会持有任何**。不过现在,我小心点儿总没错。
    在推开供应站的大门之后,我先举着手*环顾了四周一圈,然后才取出随身携带的工具包,将一只胶囊状容器扔在了积着一层薄霜的地板上。
    与镇子上的房屋或者那些林间避难所不同,除了一座封闭式卫生间之外,这些简陋的路边供应站没有安装任何基础供暖设施。因此,我不能指望通过监控系统录下的影像资料确认嫌疑人的身份,因为本地人使用的环境防护服全都是一个型号,而且他们对于个性化涂装几乎没有任何概念。换言之,就算摄像机真的拍下了作案的那个家伙,我也无法分辨出穿着环境防护服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但我却有别的办法可以查出这一点。
    当这只“胶囊”碰上地板粗糙的混凝土表面时,它的外壳立即裂成了两段,一股闪烁着水银色光泽的半固态物质从里面流了出来,就像在纸面上洇开的墨渍一样开始在地面上迅速扩张——这些绰号“黏菌”的结构精巧的纳米机械群,是***研制的诸多高效采样设备之一,被广泛地用来采集不易通过其他方式收集的微量化学与生物样本,其精度甚至可以达到单个有机大分子的程度。尽管趁着柯林斯如厕的当儿溜进来的那家伙(假如当时真有人进来的话)肯定穿着环境防护服,但在平日的维护清理中,防护服表面仍会不可避免地沾上一部分毛发、皮屑乃至带有宿主基因信息的人体寄生虫尸体,而其中的一部分,又必然会落在这里的地面上。总之,只需要一丁点儿样本,一切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利用等待“黏菌”完成工作的这段时间,我开始在这间陋室里四下闲逛。
    就像一切不幸陷入“公地悲剧”的公共设施一样,这地方的维护状况很不乐观。由预制板搭成的墙壁上,到处都是光怪陆离、充满个性的涂鸦,一半的室内照明灯具早已报废,另一半则像风中的蜡烛一样明灭不定。各种各样的日常废弃物被堆在供应站空旷的墙角,涵盖了我能想象到的生活垃圾中的每一个种类:损坏的零件,经过太多次深充深放而变得毫无用处的蓄电池,空的食物包装与破水瓶,无用的衣物和手套…… 出于灵长目动物在老祖宗的娘胎里就进化出的强烈好奇心,我用脚尖踢开了其中一堆垃圾,希望看看下面到底还藏着什么稀奇玩意儿。
    随即,命运之神又一次展现了祂无与伦比的幽默感。
    我的愿望被超额实现了。
    **产生的炽热巨浪就像一只来自地狱深处的火焰巨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然后满怀恶意地将我用力朝前掷了出去。
    在那枚简陋的自制**被引爆之前,我转身跑出了大概十米远,但这一距离并不足以让我逃离它的波及范围。
    然而无论如何,我至少活了下来。
    “真他**……”我像一只想要翻身的乌龟一样手忙脚乱地挣扎着爬了起来,浑身上下疼得活像是刚被擀面杖碾过的面团。
    我的环境防护服挡下了大部分冲击波和高温,但那些正忙着采集生物样本的“黏菌”可就没这么好运了——高温**破坏了它们的精密结构,将这些小家伙连同所采集的那些基因信息一道变成了一堆干燥焦黑的粉尘。
    **曾经存在的地方,现在只剩下了一堆碎屑和粉尘。不过,当我推开供应站的出口,让霜之森中经年不息的寒风驱走萦绕在室内的浓烟之后,一条再明显不过的线索出现在我的眼前:一截被烧得焦黑的导线,就像一条死蛇般蜷曲在**留下的焦痕之中,而导线的另一端则没入墙角的一处小洞。
    这种引爆手段**原始,但却足够可靠,当然,也正好方便我找出那个打算取我性命的人。
    我举着针弹手*冲出供应站,循着那条雪地中的导线追了上去。
    然而,我刚跑出几步,一支细长的杆状物就从不远处的林中射出,贴着我的面罩飞了过去——这是一支通常由玩具弩发射的塑料箭,一件普通而无害的玩具。但当它原本的塑料吸盘箭头被改装成一枚触发式**后,这玩意儿可就相当危险了。
    “以邦联法律的名义,我命令你停止抵抗!你已经被捕了!”我大声警告着,同时朝射出弩箭的那棵树后用力投出一枚震撼弹。
    很快,一个跌跌撞撞、背着弩弓的身影,就从冰封的巨树之后跑了出来,头也不回地朝远处逃去,看上去活像一只受惊的兔子。
    “站住!否则我将不得不采取致命武力实施逮捕!”我将防护服的扬声器调到了*大音量,对那人厉声吼道。
    但那家伙并没有停下。
    我的这支针弹手*弹匣里足足填着一百五十发口径三毫米的针状刺钉弹,在近距离自动射击时,这些细针足以撕碎一切无防护活体目标,而远距离上的五发短点射则能够轻易地给敌方造成通常不足以致命的重伤与剧烈伤痛,从而使其丧失行动能力。
    这一次,我选择的就是这后一种射击模式。在五秒钟内,我接连扣动了十次扳机,至少三分之一个弹匣的**击中了那个仓皇逃离的身影。
    然而却没有任何效果。那个身影消失了。
    “这……”我有些迷惘地愣了片刻,随即就意识到了自己所犯下的错误。
    果不其然,当我冲到那棵巨树后面时,所看到的只有一张用简易的无线电遥控设备控制的弩、一段压根儿没有连接到任何***上的电线,以及一台半埋在雪地中的廉价投影仪。这是相当简单的欺骗手段,但却**实用。
    我叹了口气,放弃了继续寻找那个制造这场**的人的尝试——所有迹象都再清楚不过地表明,他现在肯定已经逃之夭夭了。遥控弩和全息投影仪附近没有留下任何可供追踪的线索,仅有的几只脚印也都看不出任何特点。
    在迟疑片刻之后,我在这些脚印周围倒下了第二群“黏菌”,同时警惕地注意着周遭的一切动静。
    这一次,“黏菌”们安全地“存活”到了完成任务的时刻,而检测结果也很快出现在了我的视网膜上。
    它们未能在这些脚印周围检测到任何可供识别的人类D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