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青春文学 > 叛逆/成长

轻狂:白金纪念版

作者:巫哲 出版社:百花文艺
定 价 49.8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59304 件
数量
-
+
库存:3777

收藏

服务
新品推荐
江山鹤歌行(2)
¥25.87 | ¥39.80
轻狂1+2 新版
¥43.60 | ¥94.80
撒野+轻狂
¥136.35 | ¥247.90
撒野+轻狂 全5册
¥153.59 | ¥244.90
  • 出版社:百花文艺
  • ISBN:9787530679326
  • 作者:巫哲
  • 页数:427
  • 出版日期:2020-09-01
  • 印刷日期:2020-09-01
  • 包装:平装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494千字
  • ★既要今朝醉,也要万年长。畅销书作家巫哲全新燃情力作,点燃万千读者的热血青春故事。 ★高人气作品《撒野》热血兄弟篇,青春高燃爆笑风格,再现青春记忆中的欢笑与泪水。 ★随书丰富赠品,定制寇忱&霍然人物海报+Q萌卡立+多功能卡贴+唯美书签。
  • 寇忱这个人,霍然有时候形容不上来,霸气,暴躁,幼稚,浪漫…… 而他每次都会被寇忱带着往他的路上一路狂奔。 不知道是寇忱太有吸引力,还是他太不坚定。 总之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仿佛一个还相信童话的小朋友。 乐此不疲。
  • 巫哲: 昵称球球,畅销书作家。 巫哲总有出人意料的点子,尤擅长于细微处戳人。 已出版作品:《轻狂2》《撒野》《撒野2》《格格不入》等。 新浪微博:@那个狗蛋儿
  • |一|制霸七人组
    |二|出发去露营 
    |三|我喜欢的那个TA 
    |四|扬帆起航!劈波斩浪! 
    |五|你跟别人不一样
    |六|舔海行动
  • 手机在后腰上边唱边振第二回了。
    霍然往前看了一眼,这个长坡大概还有五十米到头,他没管手机,在震颤的歌声中往上骑到了坡顶。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我们不一……” 霍然反手在后腰上掏了好几下也没能把手机拿出来,他一把把腰包拽了下来,掏出了手机,赶在第四遍“我们不一样”唱出来之前接起了电话:“是不是你把我手机铃声换了!” “……你接电话的时候看没看来电名字啊?还是你根本就没存我号码啊?”手机里传来了江磊的声音。
    “你妈给你剁成肉酱了我也知道你是谁。”霍然说。
    “那你说我换你铃声!”江磊喊了起来,“我们一个暑假总共见了两面!上次见面半个月前了,你是不是人啊,我换你铃声!” “那谁换的!”霍然很不爽地皱了皱眉。
    “我上哪儿知道去啊!”江磊也很不爽,停了一下又问,“换成什么了?” “你天天唱的那句,多一个字都没有。”霍然说。
    江磊立马开口:“我们不一样——不一……” “没正事儿我挂电话了啊。”霍然打断他,“我冲一半呢。” “又骑车啊?”江磊问,“你不是前天骑了吗?” “从前天到现在啊蠢货,”霍然回头看了一眼,还没看到别的人,就看到了自己车屁股后头戳着的一根旗子,也不知道谁设计的,绿底儿黄字写着“精英骑行”四个字,他叹了口气,“我**还扛旗呢。” “**吗?对手是哪个骑行社?”江磊问。
    “霸闯天下,”霍然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觉得中二到比精英骑行都羞于启齿,“我现在**,不过他们有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儿特别……” 话没说完,那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儿就从距离他五百米左右的盘山公路上拐了出来,远远冲他一招手,吹了声口哨。
    霍然夹着电话,把腰包飞快地系回了腰上:“我得走了,这个小孩儿开挂了。” “哎,我事儿还没说呢!”江磊急了。
    “回头给你打过去。”霍然没等他再出声,挂掉电话把手机塞回了腰包里,右腿一蹬,车往前冲了出去。
    前面是个下坡,小女孩儿长坡还没上完,不可能追得上他。
    但他还是决定马上走,他还是**次被一个小孩儿这么追着,这会儿了还能吹口哨。
    魔鬼。
    “挂了?”徐知凡问。
    “啊,他说回头给我打过来。”江磊看着手机。
    “那你打个电话过去说了三分钟的意义何在啊?”徐知凡说。
    江磊沉思。
    “下回电话我打吧,”徐知凡看着江磊,“你就是那种七点中qiang八点才死用了一小时凶手是谁也没说出来的尸体。” 江磊瞪着他能有十秒钟才开口骂了一句:“滚。” “叫胡逸他们出来吃点儿东西吧,”徐知凡拿出手机扒拉着,“我想贴点儿秋膘。” “贴得是不是有点儿太早了?”江磊问。
    “缘分不分早晚。”徐知凡拨了电话。
    江磊拿起手机,对着眼前公告栏上贴着的文理分班名单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微信群里。
    ——你去学校了? ——出去玩也不叫一声。
    ——你们几个出来吧,吃饭去,我跟徐知凡在一块呢。
    ——等一下,我看到名单上的重点了,寇忱、许川,还有魏超仁??? “是啊,三人组,”江磊发了条语音,“全跟我们一个班。” “有意思了啊。”胡逸也发了语音。
    定好了吃饭的地方之后,江磊跟徐知凡一块儿往校门口走,又回头看了一眼名单上寇忱的名字,一脸深沉地说:“我感觉开学**天就得打起来。” “不至于,”徐知凡说,“他俩之前也没打过。” “所以啊,这回都在一个班了,怎么不得打一场?”江磊搓了搓手。
    “你只要拉得住霍然,就打不起来,”徐知凡说,“他脾气就三秒钟。” “那寇忱呢?”江磊问。
    徐知凡看了他一眼:“哪回惹事儿的不是霍然?” “……也是。”江磊点了点头。
    没什么悬念,霍然冲到山顶的时候身后空无一人。
    他把车子往地上一倒,抽出旗子,找了块泥地插上了。
    山顶的空气很好,带着凉凉的通透感,霍然深深吸了一口气,站到崖边一块石头上,往远处看着。
    **是个大晴天,能见度很高,可以一直看到天地一线,不过不太直,远处有山,线是波浪线。
    站了没多大一会儿,身后传来了自行车刹车的声音,他回过头,看到那个小女孩儿正从车上跳了下来。
    他转过头继续看天地一波浪线。
    “你到了多久了?”小女孩儿问。
    “一小时。”他说。
    小女孩儿笑了起来:“吹牛,你汗都还没全下去呢。” “嗯。”他点了点头。
    “哥哥,你还有水吗?”小女孩儿问,“我水喝没了。” “车上。”霍然指了指自己的车。
    小女孩儿过去从他车上拿了水杯,把盖子拧掉仰着脖子就开始灌,半杯水几秒钟就喝没了。
    “你怎么不喝水啊,还剩这么多。”小女孩儿说。
    “因为都让你喝没了。”霍然说。
    小女孩儿愣住了。
    “喝吧。”霍然跳下石头,他知道前面有个只有两个道士的小道观,道观外头有一眼泉。
    往道观方向走了几步,他停下了,发现小女孩儿跟在他后头。
    “找厕所啊?”他问。
    “嗯,”小女孩儿有些不好意思,“你是去上厕所吗?” 霍然及时咬住了差点儿顺嘴而出的“我去喝水”,继续往前走:“我不上厕所。” “那……”小女孩儿停下了。
    “来吧,”霍然说,“就前面。” 把小女孩儿带到道观之后,他去捧了几捧泉水喝了,然后拿出手机给江磊打了个电话。
    “登基了?”江磊问。
    “……嗯,”霍然说,“你刚打电话给我什么事儿啊?” “分班表出来了,”江磊说,“徐知凡啊我们这几个在文科一班。” “挺好,还在一个班。”霍然点点头。
    “你猜还有谁跟我们在一个班?”江磊压低声音问。
    “寇忱。”霍然一听他这动静差不多就能猜出来了。
    “没劲了啊,你就不能让我公布答案吗?”江磊说,“还有俩,你再猜猜?” “许川、魏超仁?”霍然问。
    “你能不能让我来公布啊!”江磊很不爽地提高了声音。
    “你都说还有俩了,这么明显的提示我还等你公布,显得我像个智障吗?”霍然说。
    “就是他们仨,寇忱!许川!魏超仁!”江磊坚持再次公布了一遍,“你说怎么就这么巧?” “不知道,”霍然把手放在泉水里,沁凉的,很舒服,“你们**去看的分班名单吗?” “是啊,这会儿准备吃饭呢,”江磊说,“我跟你说啊,徐知凡让我提醒你呢,你到时见了寇忱别惹事儿,井水不犯河水就行了。” 霍然啧了一声没说话。
    他本来也没打算跟寇忱井水犯河水,只是打球的时候起过几次冲突。
    快输球了他骂了一句,寇忱上赶着认领了。
    除此之外他们没有别的交集。
    他对寇忱的印象很模糊,除了寇忱是高一转学来的以及他们三人组是个吹牛兴趣小组之外,都是传闻。
    传闻不是本地人。
    传闻家境很好。
    传闻大老远转学过来是因为打了老师,理由是老师太啰唆。
    传闻打架特别牛。
    但是至今他也没见过寇忱打架。
    鄙视。
    魏超仁点了根烟,继续搓着手里的牌。
    “快点儿,搓成白板了吧!”许川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
    “哎,”魏超仁笑了起来,把手里的牌扔到了桌上,“还真让我搓成白板了。” “碰。”寇潇拿走了白板。
    “你不是吧姐?”魏超仁愣了,“这你都碰?” “烟掐了。”寇忱说。
    “什么?”魏超仁转头看着他。
    “让你把烟掐了,”寇忱看了他一眼,“瞎了啊?” “……跟我瞎不瞎有什么关系?”魏超仁把烟掐了。
    “没看我姐在这儿呢?”寇忱说。
    “对不住了姐,我不是故意的,顺手了。”魏超仁冲寇潇抱了抱拳。
    “没事儿没事儿,”寇潇摆摆手,扔了张牌出来,想想又问了一句,“你们分班的那个名单出来了吧?” “嗯。”寇忱点头。
    “我去看了,”许川说,“没什么特别的,就是那谁,霍然,我以为他选理科呢,结果跟咱们一个班。” “哪个霍然?”寇忱问。
    “上回打球的时候嘴欠的那个,”许川说,“你说长得挺可爱的那个。” “哦,”寇忱应了一声,“挺可爱这个我收回吧。” “怎么了?”许川笑了起来。
    “脾气太烂了。”寇忱说。
    相比寇忱的那些传闻,霍然的脾气烂**不是传闻,不光同学知道,老师也都知道,每个期末他都能收获各科老师对他的评价,脾气改改。
    每学期开学他去学校,老妈都会跟在后头交代:“别发火。” “……我没发火。”霍然叹气。
    “小霍?”老妈在后面又叫了他一声。
    “啊。”霍然回过头。
    “一路顺风。”老妈笑着说。
    “……哦。”霍然应了一声,把书包甩到背上,把自行车推到电梯门口,按下了按钮。
    老妈也不进屋也不关门,靠在门边一脸微笑地看着他。
    霍然对着电梯门瞪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转过头:“你干吗?” “我儿子真好看,可爱。”老妈说。
    “啊——”霍然喊了一嗓子,看了一眼电梯楼层,扛起自行车,转身拉开了旁边消防通道的门,在老妈愉快的笑声里跑下了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