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日本

村上春树美食

定 价 49.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50 件
数量
-
+
库存:32

收藏

服务
  • 出版社:台海
  • ISBN:9787516825105
  • 作者:(韩)车侑陈|责编:俞滟荣|译者:刘雅恩
  • 页数:201
  • 出版日期:2020-06-01
  • 印刷日期:2020-06-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31千字
  • \\\"★村上春树骨灰级书迷诚意之作。作者车侑陈是韩国知名料理人和美食专栏作家,她用专业眼光,从“美食”这一全新角度,深度剖析村上文学。 ★8个私人食谱,8道书中人物定制美食,探求村上的美食哲学。 ★内含大量手绘美食图和**圣地巡礼照片,四色彩印,颜值爆表。 ★随书附赠手绘美食教程。 \\\"
  • \\\"戒不掉的爱与美食,戒不掉的村上春树 村上铁粉的碎碎念,总有一句戳中你 村上春树笔下的人物擅长做各种料理,对于吃饭也很认真。正是这些热衷于美食的主人公们,使得荒诞的情节变得温暖真实。 本书作者以村上作品中的美食为依托,将自己的日常生活和人生经历与村上春树的幻想世界相连。通过一篇篇优美的文字,阐述自己眼中的村上文学以及那些故事对自己产生的影响。从料理师的专业角度出发,带领读者品味村上春树的美食哲学,展示出美食能够赋予平凡生活的无限魅力。\\\"
  • \\\"车侑陈,韩国知名料理师兼美食专栏作家,在英国进修烹饪,现在首尔延南洞经营私人厨房。 车侑陈致力于打造“全世界最有趣的厨房”,定期开售美食课程,为年轻人提供不同主题的美食体验。同时,她还为杂志的美食专栏撰稿。已出版《在胖孙女的厨房里写作》《专为食客准备的车侑陈实验厨房》《青春南美》等。\\\"
  • \\\"第1章 胖孙女,走逬村上春树的厨房?
    感受活者的日子,以村上春树的方式/003?
    站在餐桌边吃的三文鱼和冷饭?

    即使奇特、怪异、空虚,也无所谓/009?
    1997年的村上聚会和艺女意面?

    “不期望他人的理解”的傲慢/017?
    喜欢村上应该是怎样的状态

    第2章 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有时我们需要可以胡闹的朋友/025?
    盛夏的炖牛肉,以及冰块在玻璃杯中破碎的轻响?

    增加的体重是空虚与不安的重量/035?
    刚出锅的炸甜甜圈和咖啡?

    “没有爱,世界就如同窗外吹过的风”/045?
    放有火腿、黄瓜和起司的胖孙女三明治

    用活泼代替悲伤的女人的料理/053?
    热气腾腾的家饭配简单小菜

    自我放松法之“先休息吧”/061?
    真正的夏威夷汉堡:多汁肉排配洋葱和酱料?

    无法轻易越过充满苦痛和妨碍者的关口/071?
    想成为大人的小女孩零食:勃朗峰蛋糕?

    迎接新的家庭成员/081?
    家常菜、花蛤酱汤和可乐饼?

    我写过的无数封信,都去哪里了/089?
    极普通的汉堡牛肉饼

    第3章 没有美食与音乐的世界,一定很无聊?
    村上春树西餐厅/101?
    爵士乐酒吧与简单西餐?

    村上春树的面条之路/105?
    冷面、意面、乌冬面和荞麦面?

    什么时候的豆腐*好吃/111?
    从豆腐小贩那里买来的豆腐

    韩国女人对英国料理的长篇大论/115?
    英国只有暗黑料理吗?

    村上曾是家庭主夫/121?
    居家生活也不错?

    挑食主义者和永远的运动者/127?
    只要坚持运动,就可以维持运动开始的状态?

    村上春树遇上威士忌/131?
    *接近灵魂、*能释放情感的酒?

    承载了瞬间回忆的音乐/137?
    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悸动?

    你的背景音乐是什么/145?
    从披头士到雅那切克的交响曲

    第4章 路上的晩餐,跟着村上春树走?
    旅/151?
    遇见***的村上春树?

    “这就是风雅!”/159?
    村上春树说波士顿很特别

    到世界各地去游览/163?
    哪里*适合写作?

    村上春树的PETER CAT/169?
    在厨房里写故事?

    一个伟大作家的起点/173?
    作为见证的神宮前邮局?

    村上春树决心成为作家的瞬间/181?
    神宫球场的二垒打?

    “火热的东西也不坏”/185?
    高岛屋百货商店?

    《挪威的森林》主人公们的散步路/189?
    故事从四谷站开始?

    神户之行/193?
    遇见兔子亭可乐饼?

    后记/200\\\"
  • \\\"即使奇特、怪异、空虚,也无所谓 1997年的村上聚会和艺女意面 2012年1月16日清晨,我登上了飞往济州岛的班机。从决定写这本书开始,我就一直在计划这次旅行。? 有一个非见不可的朋友就住在济州岛。? 宗真哥以网名“李潭”而被大家所熟知,他在济州岛的山泉潭经营着一家“微风咖啡店”。1997年,我**参加线上组织的村上春树小型聚会,就此认识了他。当时,部落里大部分成员都是二十几岁的学生,他是**已经工作了的“大人”,我记得心里是有些怕他的(当然,聚会时大家都玩疯了,就算我说怕他,他也不会相信吧)。那时我上大学四年级,准备退学,但始终想不到办法说服父母。于是,我开始通过网络认识形形色色的人一加入各种音乐部落,还有我*关注的广告部落。那次村上春树小型聚会的消息就是我在网上闲逛偶然发现的。? 这个聚会和其他兴趣部落一样,每周进行一次小小的闪电聚会,也有长期活动和在线夜聊。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其留言板块比我加入的其他兴趣部落有趣得多。这里有比较严肃的留言板块,用来发表大家对村上作品的一些解读,很多观点深刻而专业,使我学到了不少东西。但让我觉得有趣的是自由留言板块。痴迷于村上作品的书友们有的用短篇小说的形式,有的模仿村上的文风,乐此不疲地述说着自己的生活和故事。每次提笔,我都会有种既神奇又生涩的感觉。村上的文字总是能够瞬间打动年轻的我们。我们不仅阅读村 上的文字,也活在他的文字中。
    那时的我们,为什么会如此确信世界正在与我们背道而驰呢?为什么总感觉所有的烦恼都压在自己身上?又为什么非要强行推掉这份负担呢?我每天读着其他会员的文章,虽然现在想不起具体内容了,但记得大多在发泄自己的不满(也包括我自己)。年轻的我们沉浸在 自我世界中顾影自怜,但村上春树书友部落的特点就是无条件接纳,没有人会嘲笑这些牢骚或戏弄彼此的落魄。无论看起来多么不正常的事情,无论听上去多么虚幻的东西,在这里都会被接受。那些令人无奈的现实,满目疮痍的爱情,抑或偏离常规的事情,都能在这里找到 认可,至少对于当时二十岁还一事无成的我来说,这里就是一个可以让心灵停靠的港湾。
    在留言板块发表文章之前,我们都会选择自己*中意的村上小说中的人物为昵称。就特质而言,我觉得自己和《挪威的森林》中的绿子以及《且听风吟》中那个只有九根手指的女人*像——我们都会毫无忌惮地开黄腔,有着大大咧咧的性格,而且很会做饭,也喜欢做饭。不同的是,她们的年龄虽在增长,但纤细的腰身却始终没有变化,穿上超短裙,还能露出足以吸引所有男孩的美腿。一句话,她们都是美女,而我不是。尽管我也算凹凸有致,但就看腰的话,我是**配不上“绿子”这个名字的。所以,我的昵称没敢写“绿子”。也没有人用《舞!舞!舞!》中的雪来做自己的昵称。这两位是所有书友*喜欢的人物,谁都不敢独占。
    和大家讨论给自己起什么名字好时,“影子”突然说话了:“就叫《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里那个胖孙女吧。你不就是胖孙女 itself 嘛!”(他真是这么说的)透过电脑屏幕,我似乎听到了比阿基米德高喊尤里卡时*加热烈的欢呼声。同意我叫“胖孙女”的回复迅速出现在对话框里。借此机会,我又重读了《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不得不承认,喜欢穿粉红色衣服、 擅长做三明治、虽“圆鼓鼓地胖”但脸蛋很漂亮的老博士的胖孙女的确和我有一点相像。尽管我从小就没穿过粉红色衣服,爷爷在妈妈嫁过来以前就去世了,但我确实很胖(虽算不上“圆鼓鼓地胖”),也对男人充满了兴趣,还很喜欢烹饪,而且我自认为脸蛋儿还算漂亮。
    为了1997年的毕业展示会书友部落之前就进行了大量阅读。我打算用染料和针线绘制一幅地图,主题就是《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两个世界。这是我*喜欢的村上作品。如此看来,我用“胖孙女”之名似乎是命中注定的。于是乎,1997年春天,我成了“胖孙女”,并且一直到现在,依旧被大家叫作“胖孙女”。我每年至少要对新认识的朋友解释五十次我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
    加入书友部落不久,我们举行了一场“村上式”的通宵聚会。和现在不同,彼时想要租一个场地用于聚会是比较困难的。我们费了很大劲儿才租到位于惠化洞的天主教神学院(加图立大学其中一个校区)对面的一家陈旧的咖啡店。那场聚会中,我们学着村上春树,在意面里加啤酒。负责做意面的就是我。事实上,除了我没有人喜欢烹饪,也没有人在家里做过意面(那会儿意面不像现在这么流行,面和酱料的种类也不多)。我跑到梨泰院才买到意面,自己准备了番茄、番茄酱、番茄沙司(天啊!)制作酱料。拌面的黄油和撒在意面上的芝士粉也是买的。你问我怎么没买罗勒?那时我只认识月桂树叶。
    相似的一群人——准确地说,是性格与生活方式虽不同,却喜欢同一样事物的一群人聚到了一起。我们一起做饭,然后喝着酒彻夜长谈。即便是现在,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狭小的厨房里,我用一口小锅煮意面,反复煮了四回。然后一点一点沥干,再将黄油与意面搅拌在一起,放入锅内翻炒。我还记得面有点糊了。后来因为没有控制好火候,番茄酱的口感偏酸。虽然我自己不是很满意,但其他人吃得很香。冰凉爽口的啤酒,配上其他书 友烤的鱼片,以及我做的意面,真正的年轻人的口味。背景音乐则从涅槃乐队到迈尔士·戴维斯无所不包。我喜欢听爵士乐,还带了两三张大家都喜欢的派特·迈锡尼的 CD。
    那年,我刚二十岁。或许是因为记性好,加上对任何事都充满好奇,当晚的聚会就像照片一样,直到现在还清晰地留在我的脑海里。
    我和大部分书友都相处得很愉快,还和其中几个一直保持着联系。有个女生和我家住得比较近,她几乎每天都会叫我一起去喝鸡尾酒。现在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生活很幸福。还有一个和我**要好的哥哥,我们曾一度失去联系,没想到当他听说我要开超市的时候,突然赶来为我庆贺。我们以前经常一起喝闷酒,说“人情这东西太不真实”之类的话。我们不需要太多言语,或许正是那种默契,使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无法忘记对方。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我们都不再是当年的我们。我们一起幼稚过,迷茫过,孤独过,假装冷漠过,如今过尽千帆,终有所成长。我和那位哥哥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听说他辞掉了杂志社的工作,独自去了济州岛,开了一家咖啡店,亲自炒咖啡豆,做蛋包饭。此次济州岛之行,就是为了和这位哥哥小聚。
    去往机场的路上,我顺道去超市买了几种意面食材。那是我们共同的记忆,无论这些年各自都经历过什么,看到意面就像看到了十多年前的我们。同时,新的意面也将创造新的记忆。我准备了两天一夜旅行所需的东西,又带了些罐装番茄、黑橄榄、蒜和罗勒。没有人会 在旅行箱里塞这些东西吧?坐在飞机上想着想着,我不禁笑起来。
    和预想的一样,旅行很普通。天色有些迷蒙,周边的景色仿佛镶嵌在云里。宗真哥的咖啡店很舒适,还有很多胖乎乎的温顺的猫咪。我们聊天、回忆、喝咖啡,虽不像十多年前那样亲密,却也度过了轻松而愉快的**。
    喝过咖啡,我走进厨房。这里比当时租借的那家咖啡店的厨房大不了多少。我做了艺女意面。这名字有些奇怪,听说是应召女郎发明的意面。番茄酱中带着浓浓的鳀鱼味,使得这份意面与整座岛的景色相得益彰。那天的意面很成功,我们喝掉了两瓶红酒,又去了离我住 的宾馆很近的一家日式居酒屋继续喝,然后像以前一样默默道别。第二天早上,我独自参观了五日场,中午在微风咖啡店吃了宗真哥亲手做的蛋包饭,还得到了一包他亲手炒制的咖啡豆。这就是这场短暂旅行的全部。
    就像十多年前一样,我们无条件地接受了彼此陌生的一面。岁月流逝,即使不再聊村上和村上的文字,我们也清楚地记得,在某一段时间,我们曾经喜欢过同一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