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医学 > 耳鼻咽喉科学

首字花饰(格拉克文集)

定 价 48.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1 件
数量
-
+
库存:9

收藏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华东师大
  • ISBN:9787561788110
  • 作者:(法)朱利安·格拉克|责编:李炳韬|译者:王静
  • 页数:131
  • 出版日期:2011-09-01
  • 印刷日期:2019-06-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2
  • 字数:84千字
  • 作者旨在尝试篇幅短小、行文自由、瑰丽多彩、意蕴深广的“断片”写作风格,作者可以轻松实现不同文类、主题、笔调、题材等的自由混杂。 作者基本保留了笔记原始创作风格,短小精悍,笔锋犀利,洒脱飘渺。 写作内容涉及历史、政治、文化、小说创作、批评杂谈等社会各个方面。
  • 在20世纪喧嚣而骚动的法国文坛,他是“最后一 位经典作家”,在沉默中独自坚守着文字的圣地。 在法国文学最高奖——龚古尔文学奖的历史上, 他是唯一一位拒绝领奖的作家。 在伽利玛出版社的经典作家全集“七星文丛”中 ,他是极少数在生前即入选的作家之一。 在去世的第二天,法国总统萨科齐发表公报,赞 扬他是“法国20世纪最伟大的作家之一”。 他,就是朱利安·格拉克。 本书从内容上看,有点像文学随笔,长短不一, 除了几段少数的回忆外,大多数文本的长度不超过一 页的篇幅;从体裁上看,有叙事、散文、小故事、回 忆、箴言、读书笔记、游记、观后感等多种文本,但 整本书又并不确切地属于上述任何一种文体。
  • 中文版前言
    首字花饰
  • 波哥达黄金博物馆:首饰、金块、胸饰、项链,前哥 伦比亚时代的秘鲁金杯。黄金,这不纯正的金属是一种很 奇怪的物质,**眼看去无法辨认。这种苍白的物质不是 黄金,它闪烁着黄铜钢的光泽,有几处地方泛着红色的麻 点,因此,我们会情不自禁地在它身上去寻找铜锈的痕迹 。就像人类*初在埃塞俄比亚高原发现原始的小麦一样, 这种疯狂的野草就在那儿,以一种尚未神圣化,不知名的 物质呈现在人类面前的,这种物质似乎从内部的纤维组织 里开始枯萎,它的重量开始减轻,色泽开始凋零:当人类 将它作为珠宝开发时,一块黄金即将诞生。而这盖丘亚手 工艺者的精巧加工起了很大作用:让人觉得这儿的金银匠 极力发掘这种金属材质的特性——就好比陶瓦匠们竭尽全 力发挥粘土的特性——或者加工一根银丝扣针,或者制造 一个半公斤大的器皿,其原始形状如同一个椰子被劈成两 半。由于这块金属是严格按照其特性,按照它能被锻造成 薄片或牵拉成丝的特性加工的,所以这块神奇的金属在加 工前后能让人的眼睛和手产生微妙的新奇感,如同杜尚大 理石块被凿成糖块大小。
    由此想到那些**的艺术家的照片,他们年轻时的、 成名之前的照片所表现出的柔弱、不定形性、不确定性和 稚嫩的个性。我们**无意间发现了黄金,其实在仙女魔 棒挥舞之前,它只不过是带有瑕疵的金属块。
    在南特,多布雷博物馆,参观一场贝里公爵夫人的专 题展览会。一位先生提醒我,在贝里公爵夫人的肖像画中 ,有一些标致性的特征显示出她患有甲状腺机能亢进症, 这种病症好像经常伴随着的要么是性冷淡,要么是**狂 :或许,这就是“旺岱的后代”的产生。我们可以看到伯 爵夫人曾经隐藏其后的壁炉挡板,还有她躲在吉妮小姐家 编织的毛毯,及朱安地区“小皮埃尔”的农夫装。我们可 以猜想,通过这大量的纪念物——我想它们大多是向当地 显赫的皇族贵胄借用的——如纪念奖章、“圣迹之子”的 环形发髻,以及伯爵夫人的白色丝绸裙裾,上面还沾染了 她丈夫的血渍,我们几乎很清晰地感觉到那种令人难以置 信的、对君主制王权顶礼膜拜的冲动,就像深秋时节病态 的花朵,而在这种氛围之中,波尔多公爵的诞生使得贵族 阶级预感到自己的丧钟已经敲响,这种落魄解释了贝里耶 从布莱依的城堡出来时对他的朋友说过的**残忍的言词 :“想活命的臭娘们!”如果我们不了解自路易十八以来 ,所谓正统主义只期盼从天而降的奇迹,那我们就无法理 解它在1815—1873年间苟延残喘的历史:从那时起开始求 助于神奇的古老仪式的魅力:查理十世的加冕礼;国王的 仪仗队;波尔多公爵在维尔京的祝圣仪式,1830年在波里 亚科又举行过一次;再晚些时候,保皇党人在夏尔特和卢 尔德的朝圣,其中夹杂着郝里路德城堡的朝圣。这不再是 一个古老的、稳固的、有收益的、**物质化的王权与教 权的联盟:已然带有萨莱特和法提玛①的气氛了。当年夏 多布里昂突然出现在国王逃亡期间的布拉格皇宫里,如同 登上月球一般让人费解,而这位略带悔意的老伏尔泰主义 者的言辞本可以感动太阳王,但听众却是一小撮只对猎奇 感兴趣的人,他们已经不再寻找复辟的有效手段了,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