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纪实文学

飞蝗物语(精)/创新报国70年大型报告文学丛书

定 价 78.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18 件
数量
-
+
库存:36

收藏

服务
新品推荐
战争并非如你所料
¥38.00 | ¥38.00
忠诚与背叛(献礼版)
¥42.50 | ¥68.00
乡土中国
¥17.42 | ¥26.80
  • 出版社:浙江教育
  • ISBN:9787553693743
  • 作者:陈应松|总主编:侯建国
  • 页数:456
  • 出版日期:2019-09-01
  • 印刷日期:2019-09-01
  • 包装:精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19千字
  • 本书以报告文学形式讲述***动物研究所“飞蝗治理”成果的研究历程。“飞蝗治理”成果对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的蝗虫治理提供了重要的参考、借鉴依据,歌颂我国科技工作者科技报国的高尚情操和无私奉献的爱国情怀,具有重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 引子
    **章 飞蝗!飞蝗
    一、“黄云”降临
    二、有一首蚂蚱歌
    三、老飞头·人吃人·八蚱神·人吃蝗
    四、蝗虫传说·修武蝗灾实录
    第二章 东亚飞蝗的前世今生
    一、东亚飞蝗是个什么东西
    二、历代记蝗
    三、蝗灾成因
    四、有策,无策
    五、民国治蝗往事
    第三章 序幕拉开
    一、“打早、打小、打了
    二、泗洪蝗灾
    三、飞机灭蝗记
    四、中关村路19号·狼圈·源头“三所
    五、领受任务·两个研究室的诞生
    六、洪泽湖边的牛棚
    七、马世骏雨中叩访·“虎穴”脱险
    八、死里逃生·转战微山湖
    第四章 漫漫治蝗路
    一、“防重于治,药剂为主
    二、洪泽湖蝗区治蝗联席会议
    三、盯住蝗卵
    四、考察·调查·项目
    五、硕果累累
    六、揭开四类蝗区的面纱
    七、**洪泽湖蝗害的锦囊妙计
    八、重整洪泽湖
    九、微山湖区的灭蝗与治蝗
    第五章 群防群治降虫魔
    一、“七化”,*好的治蝗经验
    二、杀蝗往事
    三、飞机灭蝗和拼命三郎
    四、物候预测蝗虫趣闻
    五、查残蝗
    六、朱福良的治蝗往事
    七、姬庆文讲的治蝗故事
    八、村姑马玉兰
    第六章 世纪骏马
    一、求学·辗转京川鄂
    二、留学美国,归来报国
    三、创建昆虫生态研究室
    四、马世骏的蝗虫经
    五、由蝗虫研究到生态学
    六、泰斗之路
    七、挥手自兹去
    八、哀恸时刻
    九、众人争说马世骏
  • 一、“黄云”降临 1943年7月的**上午,河南舞阳县的夏天酷热难耐 ,知了在柳树上拉长了嗓子嘶叫着,好像在喊着“渴呀— —渴呀——”。有多少天没有下一滴雨了?田里庄稼都蔫了 ,早晨起来,土地就冒烟儿,一切都垂头丧气,仿佛大地 上的生灵都已灭亡一般。
    姜店乡隆周村19岁的周生远是一个小学老师,那时已 放了暑假,他正准备挑着水桶去浇地,突然,从西北天空 飘来了一块土黄色的云彩,是从叶县方向飘过来的。“咦 ,哪有这种云呀?’’他愣怔着再看了几眼,分明是云彩啊 ,是不是要下雨了?心里还一忽儿高兴着哩,这块巨大的黄 云,倏忽改变了形状,掉头向南,又转向东北。周生远喊 大伙看是啥东西。这时乡亲们都出来朝天上张望,在马村 和狄青湖那边的上空,这黄云变幻莫测地盘旋着,传来嗡 嗡的声音,像是从远处贴地而来的大风声,又像是沙尘刮 起来的摩擦声。
    天空因为干旱,泛着红光。本来天空什么也没有,这 突然飞来的黄色云彩,让大家既兴奋又恐惧,猜测着这究 竟是什么玩意儿。有人往黄云的方向跑,想去看个明白。
    大伙挤在一起,有人摔了跟头,溅起一阵阵干燥的尘土。
    黄云突然散了,像被撕破的旗帜,在狄青湖西南端泾 河北岸的上空,直往下坠去,又逐渐分散开来,向湖边碧 绿的水田降落。
    “蚂蚱!”老一辈的人终于证实了心里的猜测,但不敢 往那儿想,这是比跑匪还害怕的事儿哩。密密麻麻的飞蝗 群降临了!灾难也降临到庄稼人头上了! 飞蝗一只只个头超大,有五六公分长,瞪着两只古怪 的凸眼睛,拍动着翅膀,踢蹬着粗壮有力的大腿,落在谷 子地里、高梁地里。它们在谷子、高梁秆上歇下后就挥动 它们的牙齿啃吃叶子,翅膀在阳光下发出鳞状的金属般的 反光。
    只过了一晌,飞蝗就遍布舞阳的田野。读过师范的周 生远仔细观察,据他回忆:“看到的几乎**是雌蝗,雄 虫十分稀少。全身土黄色,背部黑色,六足四翅,前二翅 及大腿内侧有细黑色花纹,跟平时见到的本地蝗虫基本相 同,但有一点却不相同,就是它们的飞行姿态。这些蝗虫 在起飞后,把两只大腿收拢,紧抱在身体两侧,使大腿和 身体并为一体。因此,飞起来的蝗虫,看看身体特别大, 却减小了大腿在飞行中所受的空气阻力。加上起飞后其余 四条小腿也抱拢在嘴下,全身就形成了流线型,所以飞行 迅疾而轻盈。” 飞蝗在当地又称为“饥虫”,吃相十分难看,还边吃 边屙,它们用口器切割叶片的速度简直飞快,水稻田里刚 才还是密不透风的翠绿的稻穗,风一吹,传来即将丰收的 沙沙声响,可一眨眼就成了光秆,就像被土匪扒光了衣服 。
    农民心疼他们的庄稼,挥着木板、笤帚去打,哪里能 打得完!把所有禾本科植物扫荡一净后,雌蝗纷纷落到地下 ,一个个把腹部插入土壤里,开始产卵。周生远说:“我 挖出蝗卵一检查,每穴三十至五十粒不等,卵呈深黄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