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戏剧

经典译林:莎士比亚喜剧悲剧集(第三版)

作者:[英国]威廉·莎士比亚 出版社:译林
定 价 49.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528 件
数量
-
+
库存:288

收藏

服务
  • 出版社:译林
  • ISBN:9787544777322
  • 作者:[英国]威廉·莎士比亚
  • 页数:647
  • 出版日期:2019-08-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莎士比亚四大喜剧、四大悲剧;广阔的生活画面,鲜明的人物个性,无与伦比的戏剧结构,令人回味无穷的诗化语言;**翻译家朱生豪典雅传神的译本,**专家修订。
  • 《莎士比亚喜剧悲剧集》是莎士比亚优秀喜剧和悲剧作品的精选集,主要包括《仲夏夜之梦》、《威尼斯商人》、《罗密欧与朱丽叶》、《哈姆莱特》、《奥瑟罗》、《李尔王》、《麦克白》八部作品。莎士比亚每部作品都是人生某种境况的缩影,是人性善恶的某种展示, 是人类某种激情的宣泄,也都包含着关于社会人生的某种哲理。
  • 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1564年4月23日-1616年4月23日),华人社会常尊称为莎翁,是英国文学史上最杰出的戏剧家,也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最重要、最伟大的作家,全世界最卓越的文学家之一。 莎士比亚流传下来的作品包括38部戏剧、154首十四行诗、两首长叙事诗。他的戏剧有各种主要语言的译本,且表演次数远远超过其他任何戏剧家的作品。
  • 仲夏夜之梦
    威尼斯商人
    温莎的风流娘儿们
    罗密欧与朱丽叶
    哈姆莱特
    奥瑟罗
    李尔王
    麦克白
  • 仲夏夜之梦 剧中人物 忒修斯 雅典公爵 伊吉斯 赫米娅之父 拉山德 狄米特律斯 同恋赫米娅 菲劳斯特莱 特掌戏乐之官 昆斯 木匠戏中戏饰念开场白之人 波顿 织工戏中戏饰皮拉摩斯 斯纳格 细工木匠戏中戏饰狮子 弗鲁特 修风箱者戏中戏饰提斯柏 斯诺特 补锅匠戏中戏饰墙 斯塔弗林 裁缝戏中戏饰月光 希波吕忒 阿玛宗女王,忒修斯之未婚妻 赫米娅 伊吉斯之女,恋拉山德 海伦娜 恋狄米特律斯 奥布朗 仙王 提泰妮娅 仙后 迫克 又名好汉罗宾 豆花 蛛网 飞蛾 芥子 小神仙 其他侍奉仙王、仙后的神仙们 忒修斯及希波吕忒的侍从 地点 雅典及附近的一座森林 **幕 **场雅典。忒修斯宫中 【忒修斯、希波吕忒、菲劳斯特莱特及其他人等上。
    忒修斯 美丽的希波吕忒,现在我们的婚期已快要临近了,再过四天幸福的日子,新月便将出来。但是,唉!这个旧的月亮消逝得多么慢,她耽延了我的希望,像一个老而不死的后母或寡妇,尽是消耗着年轻人的财产。
    希波吕忒 四个白昼很快地便将成为黑夜,四个黑夜很快地可以在梦中消度过去,那时月亮便将像新弯的银弓一样,在天上临视我们的良宵。
    忒修斯 去,菲劳斯特莱特,激起雅典青年们的欢笑的心情,唤醒活泼泼的快乐精神,把忧愁驱到坟墓里去:那个脸色惨白的家伙,是不应该让他参加在我们的结婚行列中的。(菲劳斯特莱特下)希波吕忒,我用我的剑向你求婚,用威力的侵凌赢得了你的芳心忒修斯是希腊神话中英雄,曾远征阿玛宗,娶其女王希波吕忒。;但这次我要换一个调子,我将用豪华、夸耀和狂欢来举行我们的婚礼。
    【伊吉斯、其女赫米娅、拉山德、狄米特律斯上。
    伊吉斯 威名远播的忒修斯公爵,祝您幸福! 忒修斯 谢谢你,善良的伊吉斯。你有什么事情? 伊吉斯 我怀着满心的气恼,来控诉我的孩子,我的女儿赫米娅。走上前来,狄米特律斯。殿下,这个人是我答应叫他娶她的。走上前来,拉山德。殿下,这个人引诱坏了我的孩子。你,你,拉山德,你写诗句给我的孩子,和她交换着爱情的纪念物;在月夜她的窗前你用做作的声调歌唱着假作多情的诗篇;你用头发编成的手镯、戒指,虚华的饰物,琐碎的玩具、花束、糖果,这些可以强烈地骗诱一个稚嫩的少女之心的信使来偷得她的痴情;你用诡计盗取了她的心,煽惑她使她对我的顺从变成倔强的顽抗。殿下,假如她现在当着您的面仍旧不肯嫁给狄米特律斯,我就要要求雅典自古相传的权利,因为她是我的女儿,我可以随意处置她;按照我们的法律,她要是不嫁给这位绅士,便应当立即处死。
    忒修斯 你有什么话说,赫米娅?当心一点吧,美貌的女郎!你的父亲对于你应当是一尊神明:你的美貌是他给予你的,你就像他在软蜡上按下的钤记,他可以保全你,也可以毁灭你。狄米特律斯是一个很好的绅士呢。
    赫米娅 拉山德也很好啊。
    忒修斯 以他的本身而论当然不用说;但要是做你的丈夫,他不能得到你父亲的同意,就比起来差一筹了。
    赫米娅 我真希望我的父亲和我同样看法。
    忒修斯 实在还是应该你依从你父亲的眼光才对。
    赫米娅 请殿下宽恕我!我不知道什么一种力量使我如此大胆,也不知道在这里披诉我的心思将会怎样影响到我的美名;但是我要敬问殿下,要是我拒*嫁给狄米特律斯,就会有什么*恶的命运临到我的头上? 忒修斯 不是受死刑,便是永远和男人隔*。因此,美丽的赫米娅,仔细问一问你自己的心愿吧!考虑一下你的青春,好好地估量一下你血脉中的搏动;倘然不肯服从你父亲的选择,想想看能不能披上尼姑的道服,终生幽闭在阴沉的庵院中,向着凄凉寂寞的明月唱着黯淡的圣歌,做一个孤寂的修道女了此一生?她们能这样抑制了热情,到老保持处女的贞洁,自然应当格外受到上天的眷宠;但是结婚的女子如同被采下炼制过的玫瑰,香气留存不散,比之孤独地自开自谢,奄然朽腐的花儿,以尘俗的眼光看来,总是要幸福得多了。
    赫米娅 就让我这样自开自谢吧,殿下,我也不愿意把我的贞操奉献给我的心所不服的人。
    忒修斯 回去仔细考虑一下。等到新月初生的时候——我和我的爱人缔结**婚约的那天——你便当决定,倘不是因为违抗你父亲的意志而准备一死,便是听从他而嫁给狄米特律斯;否则就得在狄安娜的神坛前立誓严守戒律,终生不嫁。
    狄米特律斯 悔悟吧,可爱的赫米娅!拉山德,放弃你那无益的要求,不要再跟我的确定的权利抗争了吧! 拉山德 你已经得到她父亲的爱,狄米特律斯,让我保有着赫米娅的爱吧;你去跟她的父亲结婚好了。
    伊吉斯 无礼的拉山德!一点不错,我欢喜他,我愿意把属于我所有的给他;她是我的,我要把我在她身上的一切权利都授给狄米特律斯。
    拉山德 殿下,我和他一样好的出身;我和他一样有钱;我的爱情比他深得多;我的财产即使不比狄米特律斯*多,也决不会比他少;比起这些来*值得夸耀的是,美丽的赫米娅爱的是我。那么为什么我不能享有我的权利呢?讲到狄米特律斯,我可以当他的面前宣布,曾经向奈达的女儿海伦娜调过情,把她勾上了手;这位可爱的女郎痴心地恋着他,像崇拜偶像一样地恋着这个缺德的负心汉。
    忒修斯 的确我也听到过不少闲话,曾经想和狄米特律斯谈起;但是因为自己的事情太多,所以忘了。来,狄米特律斯;来,伊吉斯;你们两人跟我来,我有些私人的话要对你们说。你,美丽的赫米娅,好好准备着依从你父亲的意志,否则雅典的法律将要把你处死,或者使你宣誓独身;我们没有法子变*这条法律。来,希波吕忒,怎样,我的爱人?狄米特律斯和伊吉斯,走吧;我必须差你们为我们的婚礼办些事务,还要跟你们商量一些和你们有点关系的事。
    伊吉斯 我们敢不欣然跟从殿下。(除拉山德、赫米娅外,均下) 拉山德 怎么啦,我的爱人!为什么你的脸颊这样惨白?你脸上的蔷薇怎么会凋谢得这样快? 赫米娅 多半是因为缺少雨露,但我眼中的泪涛可以灌溉它们。
    拉山德 唉!从我所能在书上读到、在传说或历史中听到的,真爱情的道路永远是崎岖多阻;不是因为血统的差异—— 赫米娅 不幸啊,尊贵的要向微贱者屈节臣服! 拉山德 便是因为年龄上的悬殊—— 赫米娅 可憎啊,年老的要和年轻人发生关系! 拉山德 或者因为信从了亲友们的选择—— 赫米娅 倒霉啊,选择爱人要依赖他人的眼光! 拉山德 或者,即使彼此两情悦服,但战争、死亡或疾病却侵害着它,使它像一个声音,一片影子,一段梦,一阵黑夜中的闪电那样短促,在一刹那间它展现了天堂和地狱,但还来不及说一声“瞧啊!”黑暗早已张开口把它吞噬了。光明的事物,总是那样很快地变成了混沌。
    赫米娅 既然真心的恋人们永远要受到磨折,似乎是一条命运的定律,那么让我们练习着忍耐吧;因为这种磨折,正和忆念、幻梦、叹息、希望和哭泣一样,都是可怜的爱情缺不了的随从者。
    拉山德 你说得很对。听我吧,赫米娅。我有一个寡居的伯母,很有钱,没有儿女,她看待我就像亲生的独子一样。她的家离开雅典二十里路。温柔的赫米娅,我可以在那边和你结婚,雅典法律的利爪不能追及我们。要是你爱我,请你在明天晚上溜出你父亲的屋子,走到郊外三里路那地方的森林里,我就是在那边遇见你和海伦娜一同过五月节的英国旧俗于五月一日早起以露盥身,采花唱歌。,我将在那边等你。
    赫米娅 我的好拉山德!凭着丘必特的*坚强的弓,凭着他的金镞的箭,凭着维纳斯的鸽子的纯洁,凭着那结合灵魂,祜佑爱情的神力,凭着古代迦太基女王焚身的烈火,当她看见她那负心的特洛亚人扬帆而去的时候,凭着一切男子所毁弃的约誓——那数目是远超过于女子所曾说过的,我发誓明天一定会到你所**的那地方和你相会。
    拉山德 愿你不要失约,爱人。瞧,海伦娜来了。
    【海伦娜上。
    赫米娅 上帝保佑美丽的海伦娜!你到哪里去? 海伦娜 你称我美丽吗?请你把那两个字收回了吧!狄米特律斯爱着你的美丽;幸福的美丽啊!你的眼睛是两颗明星,你的甜蜜的声音比之小麦青青、山楂蓓蕾时节牧人耳中的云雀之歌还要动听。疾病是能传染人的,唉,要是美貌也能传染的话,美丽的赫米娅,我但愿传染上你的美丽:我要用我的耳朵捕获你的声音,用我的眼睛捕获你的注视,用我的舌头捕获你那柔美的旋律。要是除了狄米特律斯之外,整个世界都是属于我所有,我愿意把一切捐弃,但求化身为你。啊!教给我你怎样流转你的眼波,用怎么一种魔术操纵着狄米特律斯的心? 赫米娅 我向他皱着眉头,但是他仍旧爱我。
    海伦娜 唉,要是你的颦蹙能把那种本领传授给我的微笑就好了! 赫米娅 我给他咒骂,但他给我爱情。
    海伦娜 唉,要是我的祈祷也能这样引动他的爱情就好了! 赫米娅 我越是恨他,他越是跟随着我。
    海伦娜 我越是爱他,他越是讨厌我。
    赫米娅 海伦娜,他的傻并不是我的错。
    海伦娜但那是你的美貌的错处;要是那错处是我的就好了! 赫米娅 宽心吧,他不会再见我的脸了;拉山德和我将要逃开此地。在我不曾遇见拉山德之前,雅典对于我就像是一座天堂;啊,有怎样一种神奇在我的爱人身上,使他能把天堂变成一座地狱! 拉山德 海伦娜,我们不愿瞒你。明天夜里,当月亮在镜波中反映她的银色的容颜,晶莹的露珠点缀在草叶尖上的时候——那往往是情奔*适当的时候,我们预备溜出雅典的城门。
    赫米娅 我的拉山德和我将要会集在林中,就是你我常常在那边淡雅的樱草花的花坛上躺着彼此吐露柔情衷曲的所在,从那里我们便将离别雅典,去访寻新的朋友,和陌生人作伴了。再会吧,亲爱的游侣!请你为我们祈祷;愿你重新得到狄米特律斯的心!不要失约,拉山德,我们现在必须暂时忍受一下离别的痛苦,到明晚夜深时再见面吧! 拉山德 一定的,我的赫米娅。(赫米娅下)海伦娜,别了,如同你恋着他一样,但愿狄米特律斯也恋着你!(下) 海伦娜 有些人比起其他的人来是多么幸福!在全雅典大家都以为我跟她一样美,但那有什么相干呢?狄米特律斯是不以为如此的。除了他一个人之外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他不会知道。正如他那样错误地迷恋着赫米娅的秋波一样,我也是只知道爱慕他的才智;一切卑劣的弱点,在恋爱中都成为无足轻重,而变成美满和庄严。爱情是不用眼睛而用心灵看的,因此生着翅膀的丘必特常被描成盲目;而且爱情的判断全然没有理性,只用翅膀不用眼睛,表现出鲁莽的急性,因此爱神便据说是一个孩儿,因为在选择方面他常会弄错。正如顽皮的孩子惯爱发假誓一样,司爱情的小儿也到处赌着口不应心的咒。狄米特律斯在没有看见赫米娅之前,他也曾像雨雹一样发着誓,说他是**属于我的;但这阵冰雹感到一丝赫米娅身上的热力,便溶解了,无数的誓言都化为乌有。我要去告诉他美丽的赫米娅的出奔;他知道了以后,明夜一定会到林中去追寻她。如果为着这次的通报消息,我能得到一些酬谢,我的代价也一定不小;但我的目的是要补报我的苦痛,使我能再一次聆接他的音容。(下) 第二场同前。昆斯家中 【昆斯、斯纳格、波顿、弗鲁特、斯诺特、斯塔弗林上。
    昆斯 咱们一伙人都到了吗? 波顿 你*好照着名单一个儿一个儿地点一下名。
    昆斯 这儿是每个人名字都在上头的名单,整个儿雅典都承认,在公爵跟公爵夫人结婚那晚上,在他们面前扮演咱们这一出插戏,这张名单上的弟兄们是再合适也没有的了。
    波顿 **,好彼得·昆斯,说出来这出戏讲的是什么,然后再把扮戏的人名字念出来,好有个头绪。
    昆斯 好。咱们的戏名是《*可悲的喜剧,以及皮拉摩斯和提斯柏的*残酷的死》皮拉摩斯和提斯柏的故事见奥维德《变形记》。。
    波顿 那一定是篇出色的东西,咱可以担保,而且是挺有趣的。现在,好彼得·昆斯,照着名单把你的角儿们的名字念出来吧。列位,大家站开。
    昆斯 咱一叫谁的名字,谁就答应。尼克·波顿,织布的。
    波顿 有。先说咱应该扮哪一个角儿,然后再挨次叫下去。
    昆斯 你,尼克·波顿,派着扮皮拉摩斯。
    波顿 皮拉摩斯是谁呀?一个情郎呢,还是一个霸王? 昆斯 是一个情郎,为着爱情的缘故,他挺勇敢地把自己毁了。
    波顿 要是演得活龙活现,那准可以引人掉下几滴泪来。要是咱演起来的话,让看客们大家留心着自个儿的眼睛吧。咱一定把戏文念得凄凄惨惨,管保风云失色。把其余的人叫下去吧。但是扮霸王挺适合咱的胃口。咱会把赫拉克勒斯扮得**好,或者什么大花脸的角色,管保吓破人的胆。
    山岳狂怒的震动, 裂开了牢狱的门; 太阳在远方高耸, 慑服了神灵的魂。
    那真是了不得!现在把其余的名字念下去吧。这是赫拉克勒斯的神气,霸王的神气;情郎还得忧愁一点。
    昆斯 弗朗西斯·弗鲁特,修风箱的。
    弗鲁特 有,彼得·昆斯。
    昆斯 你得扮提斯柏。
    弗鲁特 提斯柏是谁呀?一个游侠吗? 昆斯 那是皮拉摩斯必须爱上的姑娘。
    弗鲁特 噢,真的,别叫咱扮一个娘儿们。咱的胡子已经长起来啦。
    昆斯 那没有问题。你得套上面具扮演,你可以尖着嗓子说话。
    波顿 咱也可以把面孔罩住,提斯柏也给咱扮了吧。咱会细声细气地说话,“提斯妮!提斯妮!” “啊呀!皮拉摩斯,奴的情哥哥,是你的提斯柏,你的亲亲爱爱的姑娘!” 昆斯 不行,不行,你必须扮皮拉摩斯。弗鲁特,你必须扮提斯柏。
    波顿 好吧,叫下去。
    昆斯 罗宾·斯塔弗林,当裁缝的。
    斯塔弗林 有,彼得·昆斯。
    昆斯 罗宾·斯塔弗林,你扮提斯柏的母亲。汤姆·斯诺特,补锅子的。
    斯诺特 有,彼得·昆斯。
    昆斯 你扮皮拉摩斯的爸爸;咱自己扮提斯柏的爸爸;斯纳格,做细木工的,你扮一只狮子。咱想这本戏就此支配好了。
    斯纳格 你有没有把狮子的台词写下?要是有的话,请你给我,因为我记性不大好。
    昆斯 你不用预备,你只要嚷嚷就算了。
    波顿 让咱也扮狮子吧。咱会嚷嚷,叫每一个人听见了都**高兴;咱会嚷着嚷着,连公爵都传下谕旨来说,“让他再嚷下去吧!让他再嚷下去吧!” 昆斯 你要嚷得那么可怕,吓坏夫人和各位太太小姐们,吓得她们尖声叫起来,那准可以把咱们一起给吊死了。
    众人 那准会把咱们一起给吊死,每一个母亲的儿子都逃不了。
    波顿 朋友们,你们说的很是。要是你把太太们吓昏了头,她们一定会不顾三七二十一把咱们给吊死。但是咱可以把声音压得高一些,不,提得低一些。咱会嚷得就像只吃奶的小鸽子那么温柔,就像一只夜莺。
    昆斯 你只能扮皮拉摩斯,因为皮拉摩斯是一个讨人欢喜的小白脸,一个体面人,就像你可以在夏天看到的那种人;他又是一个可爱的堂堂绅士模样的人;因此你必须扮皮拉摩斯。
    波顿 行,咱就扮皮拉摩斯。顶好咱挂什么须? 昆斯 那随你便吧。
    波顿 咱可以挂你那稻草色的须,你那橙黄色的须,你那紫红色的须,或者你那法国金洋钱色的须,纯黄色的须。
    昆斯 要是染上了法国风流病可就会掉光了须,这下你就得光着脸蛋儿演啦。列位,这儿是你们的台词。咱请求你们,恳求你们,要求你们,在明儿夜里念熟,趁着月光,在郊外一里路地方的禁林里咱们碰头。在那边咱们要练习练习,因为要是咱们在城里练习,就会有人跟着咱们,咱们的玩意儿就要泄漏出去。同时咱要开一张咱们演戏所需要的东西的单子。请你们大家不要误事。
    波顿 咱们一定在那边碰头。咱们在那里排练起来,可以厚颜无耻一点,可以堂堂正正一点。大家辛苦干一下,要干得**好。再会吧。
    昆斯 咱们在公爵的橡树底下再见。
    波顿 好了,可不许失约。(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