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其他国家

米格尔在智利的地下行动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77006
  • 作者:(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译者:魏然
  • 页数:193
  • 出版日期:2019-07-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95千字
  • “为未来拍张照片吧”

    \\\"一分钟的黑暗不会让我们失明\\\"

    马尔克斯的这部非虚构杰作,读起来就像怀揣时钟和**的侦探剧。

    用第·一人称“我”讲述,给人以悬念感和即时性,生动再现了陷入困境的智利。它描绘了一个没有合法化的政府,一个生活在恐惧中的民族,以及一场决心为变革而战的抵抗运动。——《星期日泰晤士报》

    对马尔克斯而言,新闻是另一种形式的文学,他始终坚信“世界是如此混乱,只有优·秀的记者才能拯救它”。本书和利廷电影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胜利。——Goodreads书评

    文学大师马尔克斯×拉美传奇导演米格尔·利廷

    “我是QIANG林弹雨中无可救药的即兴表演家”

    在马尔克斯笔下,一场惊心动魄的地下行动突破新闻的外壳,成为一件艺术品;

    而这场地下行动的成果,电影《关于智利的全记录》获威尼斯**电影节大奖

    由于揭露皮诺切特军事政府独裁真相,在智利,首版遭焚毁

  • 一九八五年,被严禁归国的导演米格尔·利廷,经乔装打扮潜入智利,秘密拍摄了长达三万二千二百多米的胶片,记录了他的祖国遭受十二年军事独裁统治的现状。这次地下行动的成果是一部四小时的电影《关于智利的全记录》。

    当利廷向马尔克斯叙说他做了什么、是如何做到的时候,马尔克斯意识到在他的电影背后还藏着另一部未被记录的佳作,而它有湮没无闻的风险。就这样,马尔克斯对利廷进行了持续一星期的访谈,根据长达十八个小时的磁带录音,写下了《米格尔在智利的地下行动》。

    这不只是一篇新闻纪实,还是一个以感性重构的冒险故事。利廷本人曾说过:“这不是我此生ZUI英勇的行动,却是ZUI值得做的事。”马尔克斯认为:“确实如此,我想他的伟大之处就在这里。”

  • 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GarcíaMárquez),1927年出生于哥伦比亚马格达莱纳海滨小镇阿拉卡塔卡。童年与外祖父母一起生活。1936年随父母迁居苏克雷。1947年考入波哥大国立大学。1948年进入报界。五十年代开始出版文学作品。1967年《百年孤独》问世。1982年获诺贝尔文学奖。1986年出版《米格尔在智利的地下行动》。2014年4月17日于墨西哥病逝。
  • **章秘密重返智利

    第二章*初的失落:城市繁荣

    第三章留下的人也是流亡者

    第四章圣地亚哥的五个基准点

    第五章大教堂前的自焚者

    第六章两位永垂不朽的逝者:阿连德和聂鲁达

    第七章警方虎视眈眈:包围圈开始收紧

    第八章注意:有位将军准备说出一切

    第九章母亲也没认出我来

    第十章警方助力,皆大欢喜

  • 智利拉德科航空公司115次航班从巴拉圭首都亚松森起飞,延误了一个多小时,马上就要在智利圣地亚哥机场降落了。左侧,将近七千米的高空中,阿空加瓜山在熠熠的月光下宛若一座钢岬。飞机以吓人的优雅姿态往左偏斜,继而在一阵喑哑的金属噪音中摆正了角度,又袋鼠似的连蹦三次,终于着陆。我,米格尔·利廷,埃尔南和克里斯蒂娜之子,智利电影导演,五千名严禁归国者之一,在流亡海外十二年后,终于再次踏上了祖国的土地,尽管此时此刻,我仍继续在自己的身体里流亡:我的身份是假的,护照是假的,甚至连妻子也是假的。我的面庞和外貌借由化妆和衣着而改变,甚至几天以后,我的生身母亲也没能在白天将我认出。

    世上只有几个人知晓这个秘密,其中之一正与我坐在同一架飞机上。她就是埃莱娜,一名智利抵抗运动激进分子,年轻而富有魅力,受自己的组织委派,负责与**地下秘密网络保持联系、安排私下接触和会面、选择恰当碰头地点、评估形势,并保障我们一行的安全。假如我被警方揭穿或失踪,或者超过二十四小时未能实现事先约定的联络,那么,她就得将我秘密潜回智利的情况公之于世,引起**社会的警觉。虽然我俩的身份证件并无关联,但此前还是从马德里一道出发,足迹遍布半个地球的七座机场,俨然一对和睦的夫妻。不过,在这*后一段一个半小时的旅途中,我们决定分开就座,仿佛互不相识一般各自下飞机。她必须在我之后过海关,如此一来,万一我遇上任何麻烦,她好通知地下组织的人。倘若万事顺利,我们就重新扮作一对普通夫妇,从机场出口离开。

    我们的目标在纸面上显得简单明了,但实践起来风险巨大:秘密拍摄一部讲述十二年军事独裁统治后智利现状的纪录片。这个想法盘踞于我脑海,是我思量已久的梦想,因为祖国的形象已在乡愁的迷雾中渐渐模糊。而对一个电影人来说,还有什么方法能比重返祖国拍摄一部电影,*准确地恢复失落的记忆呢?当智利政府开始公布几批获准回国的流亡者名单时,这个梦想变得*加紧迫了,而我的名字却没出现在任何一份名单上。后来情形愈发叫人*望:又公布了一份严禁入境的五千人名单,我反倒赫然在列。这一拍摄计划*终得以实现,纯属偶然。我本已放弃两年多,不敢再奢望了。

    那是一九八四年秋天,在西班牙巴斯克地区的圣塞巴斯蒂安。为筹拍一部故事片,我与妻子艾丽和三个孩子已经在这里住了六个月。计划中的影片,就像影史秘闻里许多夭折的影片一样,在开拍前一周就被制片人否决。一时间我不知何去何从。电影节期间,有一次跟朋友们在当地一家**餐厅共进晚餐时,我又旧梦重提。席间,朋友们饶有兴味地听着,不时穿插议论,他们觉得这个拍摄计划不仅政治意味明显,还能把独裁者皮诺切特不可一世的模样嘲弄一番。但除了将这一夙愿权当流亡者的幻想,没人另作他想。然而午夜时分,当我们沿着老城沉睡的街道散步回家时,此前在餐桌旁几乎未曾发言的意大利制片人卢西亚诺·巴尔杜奇牵住我的胳膊,貌似不经意地把我拽离人群。

    “能帮你的人,”他对我说,“正在巴黎等你。”

    的确如此。我需要的那人在智利**抵抗运动中享有很高的地位,他原先的计划跟我的想法仅有形式上的细微差别。在巴黎穹顶餐厅的社交场上,我与他深谈了四个小时,卢西亚诺·巴尔杜奇也在旁边积极出谋划策。这足以让心底酝酿已久的梦想变为现实,有些地方甚至**到了细节,而原先,它不过是流亡者在难眠之夜辗转反侧时不切实际的空想。

    **步是向智利派去三支摄制组,为拍摄做基本的准备:一组意大利的,一组法国的,*后一组可来自任一欧洲**,但须持荷兰证件。所有团队都应合法,持有许可证,并照例获得各国使馆的保护。意大利摄制组*好由一名女记者领队,名目是拍摄一部意大利移民在智利的纪录片,着重于建筑大师华金·托埃斯卡的杰作—智利总统府拉莫内达宫就出自他的设计。法国摄制组应当对外宣称要拍摄一部有关智利地理的生态纪录片。第三支小组则以考察*近发生的几场地震为掩护。任何一组都不该知道还存在另外两支摄制组;任何小组成员也不允许知道实际目标是什么,以及谁是幕后主使,除了每组的负责人。负责人应是自己领域内足够知名的专业人士,有政治修养,能意识到眼前任务的风险。这是*简单的部分了,为了提前布置,我首先对每个小组的所在国来了一趟短途旅行。三支摄制组办妥了审批手续,也签署了合同,早已在智利境内准备就绪,只待我抵达智利的那一晚下达指示。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