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日本

阴阳师·天鼓卷

定 价 49.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25 件
数量
-
+
库存:24

收藏

服务
新品推荐
恃宠而骄
¥42.48 | ¥59.00
惜别
¥33.80 | ¥52.00
局外人
¥17.91 | ¥39.80
黄金风景
¥34.86 | ¥49.80
日本世说学文献序录
¥56.16 | ¥78.00
面纱
¥17.91 | ¥39.80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73602
  • 作者:(日)梦枕貘|译者:郑锦
  • 出版日期:2019-06-01
  • 印刷日期:2019-06-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现象级作家梦枕貘传奇力作《阴阳师》,系列全新作品《天鼓卷》隆重上市

    首度引进中文简体版,系列畅销30年,日文版销量突破600万册?

    传奇再启,*代阴阳师安倍晴明,吹笛名手源博雅,在谈笑间破解桩桩离奇事件

    1本书收录2卷原版故事,超大容量,超值享受

    系列全新作品《醍醐卷》《萤火卷》同期上市

    知名设计师手绘华丽装帧,奢华印金工艺,超值阅读感受

  • 现象级作家梦枕貘传奇力作《阴阳师》,系列全新作品《阴阳师.天鼓卷》隆重上市。本书包括《夜光杯卷》与《天鼓卷》两卷。

    大臣家盛的女儿那智被黑蛇附身,专以青蛙为食,有时甚至直接跳进水池捉青蛙生吞。身上缠绕着三十条蛇,却在被窝里香甜地酣睡。

    家人不免大惊,问她是究竟何方神圣?小姐却用男子的声音开口说话了……

    夜晚的平安京,天象异动,怪事频发。绝代阴阳师安倍晴明游走于阴阳两界,在谈笑之间破解一桩桩离奇事件,为人鬼解忧。

  • 梦枕貘,日本小说家。1951年生。毕业于东海大学文学系。“貘”是一种吃掉噩梦的奇兽,因为一直想写出梦一般的故事,便取了这个笔名。

    1977年出道。《吃上弦月的狮子》获日本SF奖,《众神的山巅》获得柴田炼三郎奖。《大江户钓客传》获泉镜花文学奖、舟桥圣一文学奖、吉川英治文学奖。2018年,获得日本政府颁发的紫绶勋章。

    代表作《阴阳师》虚构了一个神秘典雅的人鬼共处世界,被誉为“日本的《聊斋志异》”,并屡次被改编为电影和漫画,但无一能超过小说的想象世界。

  • 夜光杯卷

    月琴姬

    花卜之女

    龙神祭

    月突法师

    无咒

    食蚓法师

    食客下人

    魔鬼小沙弥

    净藏恋始末

    天鼓卷

    罐博士

    伪菩萨

    炎情观音

    霹雳神

    逆发之女

    博雅的模仿者

    镜童子

  • 在前方的河岸边,有一座房子,那是一处用低矮的篱笆围住的小屋。

    此刻,从屋子的窗户和柱子之间伸出了手脚。而正面的门口处,露出一张巨大的婴儿的脸。

    那婴孩“嗷喵”、“嗷喵”地大声哭泣。

    屋子的每条缝隙中都露出了婴儿雪白的肉。

    看来是婴儿长到了屋子般大小,现在正想爬到外面去,真是一幕怪异的光景。

    如树干一般粗细的虎尾从地板下伸出来,啪啪地拍着草地。

    “比起我刚刚离开时,他又大了一圈。”猪介说。

    “必须立即制止他。”晴明说。

    “能办到吗,晴明?!”博雅说。

    “能。”晴明望向后方呆若木鸡的随从,说道,“把那罐子放在这里。”

    背上绑着罐子的男人战战兢兢地靠近,将罐子放在晴明脚下。

    晴明调整好罐子的位置后,从后面传来了声音。

    “晴明大人,我来吧。”

    大家齐刷刷地回头,只见那里站着一位鹤发白髯、衣衫褴褛的老者。

    “忘欢大人,您怎么来了?”政之说。

    “是我请来的。”晴明说。

    “晴明大人特地唤我来,实在是惶恐。”

    那位老者—忘欢将右手拿着的纸鸟给晴明过目,然后缓缓上前,说道:

    “换我来吧,晴明大人。”

    “若是我来,泰逢可能就消失了。”晴明从罐子边退后了一步。

    “不愧是晴明大人,已经察觉那是泰逢了。”忘欢说着站到了罐子前。

    看着那啪啪拍打着草地的虎尾,忘欢走到近前,用双手抱住那如大蛇般舞动的尾巴前端。

    那尾巴仍然想甩动,忘欢却抓着尾巴走到了罐子前,将尾巴的前端塞入了罐子里。

    于是,本来动个不停的尾巴骤然停止了动静。

    忘欢犹如在轻柔地抚摸尾巴的毛,口中还念着咒。

    泰逢妄扎努牟休苦

    努吧休苦牟噫卟诉

    泰逢妄扎努牟休苦

    努吧休苦牟噫卟诉

    忘欢的声音响起后,原来还在大声哭泣的婴儿忽然安静下来。

    那啦那卡塔牟色乌拉般

    那嘛哈吉呀拉西

    随着咒语响起,尾巴哧溜哧溜地进入了罐子里。不一会儿,便有一半以上的尾巴进入其中。

    从外观来看,只要四分之一的尾巴进了里面,罐子应该就装满了。即便如此,尾巴仍然在哧溜哧溜地往罐子里钻。

    终于,那根尾巴**进入了罐子。

    被尾巴拉扯着,婴孩臀部的肉被扯得细细的,碰到了罐子口。

    随后,忘欢从怀里取出小刀,咬着刀鞘拔出刀子,从尾巴根那儿利落地切了下去,接着将右手中的刀插回鞘中,放进怀里。

    紧接着,忘欢把右手伸进怀里,取出一张纸。

    不知是不是一开始就写好了,只见纸上写着这样的字:

    形不变

    形不变

    忘欢抚过那文字,静静地念着咒语。

    形不变

    形不变

    咒语念完之后,忘欢说:

    “已经了结了。”

    他的话音刚落,那填满整个屋子的婴儿犹如花朵枯萎一般,变得小而单薄。

    透过婴儿的脸和身体,似乎能看见那一侧的景象。不久后,婴儿就如同烟雾扩散开去一般,静静消失了。

    “消失了……”博雅说话时,已经看不见婴儿了。

    “泰逢的真身是这尾巴吧?”晴明说。

    “正如您所言。”忘欢点点头。

    “据《山海经》记载,泰逢长着虎尾,状如人形,是运转天地之气,并以其为生的神明吧。”

    “您早已经一清二楚了吗?”

    “不不,泰逢真身是那条尾巴的事,我也不知道。”

    “大约四年前,我在熊野山中发现了它,一开始的确难以相信,不过这确实是泰逢无疑。”

    “那时它应该还十分幼小……”

    “在成为真的神明之前,恐怕还需要数千年吧。”

    “大约是吧。”

    “因为它吸食天地之气,我便将它装入罐子,让它四处吸食恶气,换取金子,不想……”

    “在忠季大人的府上,罐子被打开,泰逢也被偷走了。”

    “正是。平时我进入山中放出恶气,再埋下罐子,这次却失策了。”

    “是啊。”

    “因为一直在吸食恶气,它变得贪得无厌,把这一带所有的气,不分好坏都一并吸食了,所以才变成那副模样。要是放任不管,恐怕会变成占据此地的恶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