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社会小说

云中记

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尘埃落定》二十年后再献感人史诗力作

作者:阿来 著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定 价 55.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775 件
数量
-
+
库存:50

收藏

服务
新品推荐
地下三尺
¥30.55 | ¥65.00
生死场
¥31.85 | ¥49.00
丹青夜读
¥71.54 | ¥98.00
圆舞(2021)
¥33.86 | ¥49.80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 ISBN:9787530219409
  • 作者:阿来 著
  • 页数:387
  • 出版日期:2019-04-01
  • 印刷日期:2019-05-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78千字
  • ?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尘埃落定》二十年后再献感人史诗力作

    ?酝酿十年,一气呵成,纪念“5·12”汶川地震十周年

    2那个时刻到来时,我突然泪流满面。我一动不动坐在那里,开始书写,一个人,一个村庄。从开始,我就明确地知道,这个人将要消失,这个村庄也将要消失。?我没有按照写作畅销书的路数,在《尘埃落定》所开辟出的熟悉地盘上重复自己。

    2我相信,在阿来那里,写作是一件有神性的事情,一切听凭机缘的发生,机缘到来时,故事自然会从某个人的意识中探出头来,在世间流传。——铁凝

    ?一个安静的故事,一个普通人荡气回肠的找寻自我之路

    2他开始与自己的职业和解,觉得自己像个真正的祭师了。

    ???他选择承担其一切,发现自己无比强大起来。

    2所谓等待,就是在寻找一种使命。——董卿

    2做一个“失败者”,也是一种勇敢的选择。——阿来

    ?作家眼中的理想生活: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桃花源

    2所有人都在向前奔,他选择回到过去

    2太阳从天际线上抛洒出万道金光,我为你感召而来

    ?这是体现文学高贵与尊严的写作,是一部喜欢杜甫的作家才能写出的杰作。

    我喜欢自己用颂歌的方式书写了死亡,喜欢自己同时歌颂了造成人间苦难的伟大的大地。

    文学*重要之点在人生况味,在人性的晦暗或明亮,在多变的尘世带给我们的强烈命运之感,在生命的坚韧与情感的深厚。

    我愿意写出生命所经历的磨难、罪过、悲苦,但我*愿意写出经历过这一切后,人性的温暖和闪光。即使看起来,这个世界还在向着贪婪与罪过滑行,但我还是愿意对人性保持温暖的向往。

  • 汶川地震后,拥有上千年传说的云中村移民到平原。年复一年。祭师阿巴感到身上的力气在消散,他要回到那个即将消失的村子,与亡灵为伴。然而,神迹出现了,他创造了一片世外桃源……
  • 阿来,作家,曾任《科幻世界》杂志主编、总编及社长。1982年开始诗歌创作,八十年代中后期转向小说创作。2000年,其长篇小说《尘埃落定》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

    ??主要作品有诗集《梭磨河》,小说集《旧年的血迹》《月光下的银匠》,散文《大地的阶梯》《草木的理想国:成都物候记》,小说《尘埃落定》《空山》《格萨尔王》《瞻对》《三只虫草》《蘑菇圈》《河上柏影》等。

  • 目录

    **天

    第二天和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和第六天

    第七天

    **月

    第二月

    第三月

    第四月

    第五月

    第六月

    那**

  • “大地不用手,把所有尘土扬起,

    大地不用手,把所有的石头砸下。

    大地没有嘴,用众生的嘴巴哭喊,

    大地没有眼睛,不想看见,不想看见!”

    阿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脑子里轰响着云中村古老史诗中的唱段。

    他睁开眼,云中村就是五年前地震刚过,人们刚刚清醒过来时看到的样子,房倒屋塌。只不过,大地没有摇晃,尘土没有弥漫,没有惊惧而*望的哭喊。两匹那时不在这里的马正在荒芜了的云中村田野里啃食青草。

    马上就三点钟了。

    又冷又热的电流在身体里窜动,地动山摇的回声在脑子里回荡。

    阿巴吹吹火堆,那些静静燃烧的木炭立即从灰白变得彤红。

    时间紧迫!

    阿巴徒手把一块块彤红的木炭抓起来,投入了香炉。木炭烧灼着阿巴的手指,阿巴还是不管不顾,徒手把一块块燃烧的木炭投入了香炉。此时此刻,他需要这种烧灼带来的痛苦。他站起身来,提着系绳晃动香炉,炉子里的木炭烧得*旺,炉口窜出蓝旺旺的火苗。阿巴投入一把刚研磨好的香料。一股浓浓的青烟升起,柏树的香气也随之四散开来。

    阿巴起身向村子走去,手里舞动着那个青烟腾腾的香炉。

    这时是下午两点五十分。五年前这个时候,大地停止了摇晃。蒙难的人们刚刚开始明白是什么样的灾难降临了人间。

    寂静,连一声鸟叫都没有的寂静。连草都吓呆了一动不动的寂静。

    全副祭师穿戴的阿巴起身了,他摇晃着青烟阵阵的香炉,穿过寂静的田野向云中村走去。他走得很快。他知道,这瘆人的寂静在感觉中很漫长,其实很短暂。就在这样的寂静中,一些人的灵魂正在离开自己的身体。灵魂升到半空,看见自己刚刚离开的那个身体。灵魂会很惊讶,这种死亡跟他们预先知道的死亡太不一样。一个人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用留恋的目光看着尘世,家人围在身边,喇嘛在诵经,鼓声低沉。现在不一样。身体上压着那么多石头,胳膊被屋顶落下的电视天线的圆盘切了下来。那孩子脸上满是尘土,他的眼睛盯着那只离开了身体的胳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旁边那个人*奇怪。他双手抱着那段贯穿了身体的房梁,嘴里冒出来一串串红色的气泡。气泡越来越多,把那张惊恐的脸淹没了。身体很痛,灵魂一点都不痛,只是从身体中飘出来,停在半空里,惊讶地看着被损毁得奇形怪状的身体。灵魂不痛,只是讶异。灵魂也发不出声音,就飘在那里,讶异地看着自己刚刚离开的那个破碎的身体。

    再等一下,活着的人就要发出声音来了。

    现在,他们都大张着嘴,还没有发出声音。有人茫然地看着自己的腿在墙的另外一边。有人惊讶地看到自己怀抱着一块沉重的石头,血从胸腔里涌出,像是想要淹没那块石头。没有受伤的人,从地上爬起来,脑子嗡嗡作响。有人发现自己好好活着,旁边人已经死了。所有这些人,他们就要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了。但现在,他们的嗓子发干,声带僵直,即便把嘴巴张得再大,也发不出声来。

    阿巴知道,要抓紧时间。等他们一叫出声来,那些刚刚离开身体的灵魂就会被那些声音惊散。阿巴几乎是跑了起来。作为一个招魂的祭师,他应该从容一些。但他要抓紧时间,要抢在那些悲惨凄厉的叫声响起之前,赶到村口。

    他赶到了。

    他往香炉里添加了*多的香料。

    他开始呼喊:回来!回来!后来,他会想,这回来是什么意思。是让那些无依无靠的灵魂回来接受安慰,还是告诉那些鬼魂自己回来了。

    香炉里的香烟升起来,他呼喊:回来!回来!

    他击鼓摇铃,声声呼喊:回来,回来!

    他要安抚灵魂,安抚云中村,不让悲声再起。

    村子里确实没有悲声四起。阿巴心安了,随即放慢了脚步。他在每一家的房子前停下。为每一家薰一道香,为每一家摇铃击鼓。他还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把粮食撒向一个个长满荒草的院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