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美国

奥丽芙·基特里奇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66703
  • 作者:(美)伊丽莎白?斯特劳特|译者:张芸
  • 页数:354
  • 出版日期:2019-02-01
  • 印刷日期:2019-02-01
  • 包装:平装
  • 版次:3
  • 印次:5
  • 字数:220千字
  • 每个人都自以为无所不知,该死的,他们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获美国普利策小说奖/感动无数人的当代经典

    同名美剧豆瓣9.3分,获艾美奖6项大奖!毒舌电影、独立鱼电影等自媒体倾情**!

    《华盛顿邮报》《**美国》《华尔街日报》《人物》《芝加哥论坛报》《大西洋月刊》等十余家媒体\"年度好书\"!

    这个世界让我挫败,但我还不愿离开

    不管生命中可能要承受些什么,人们还是有庆祝的冲动,因为他们通过不同的途径认识到,在某种意义上,生命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

    豆瓣评分超过《逃离》,长居《纽约时报》畅销榜/蒋方舟、柏邦妮、黎戈喜爱备至

  • 《奥丽芙·基特里奇》内容简介:

    --在儿子的婚礼上,奥丽芙无意中听到新娘说了几句自己的坏话,便赌气偷走她的一只皮鞋,扔进了垃圾桶。

    --丈夫送的一束鲜花被奥丽芙毫不在意地丢进了旧花瓶,她没再多看一眼。

    --“你娶了一个怪物,可你还是爱她。”奥丽芙始终没有对丈夫说出这句话。

    奥丽芙刻薄、暴躁,她拒绝道歉和一切无用的矫情。可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她也会不动声色地流露出对周遭世界的关怀和善意。她会毫不客气地戳穿伪善,也会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

    斯特劳特以罕有的优雅叙述,层层剥开寻常生活的庞杂与幽微,关照着每个被生活戳得千疮百孔,却仍心怀不舍的灵魂。

    如果你也在这样的琐碎与希望中活着,那你又怎会不爱“奥丽芙”。

  • 伊丽莎白·斯特劳特ElizabethStrout

    美国当代作家。1956年出生于缅因州波特兰市,大学毕业后开始文学创作。出版有《奥丽芙·基特里奇》《我叫露西·巴顿》《又见奥丽芙》等。作品长年高居《纽约时报》畅销榜前列,并在文坛拥有坚实的口碑。2009年,《奥丽芙·基特里奇》获普利策小说奖。

  • 药店

    涨潮

    钢琴演奏者

    小插曲

    *食

    殊途

    冬季音乐会

    郁金香

    一筐旅程

    瓶中船

    安检

    罪犯

    河流

  • 药店

    ???亨利新雇了个女孩。“畏畏缩缩,”他的妻子说,“看上去像只老鼠。”

    ???丹尼丝·蒂博多,圆鼓鼓的双颊,一双小眼睛从棕色镜框的眼镜后面向外张望。“那也是只好老鼠,”亨利说,“一个机灵鬼。”

    “没有哪个机灵鬼连身子都站不直。”奥丽芙说。的确,丹尼丝窄窄的肩膀总是前倾,一副为某事道歉的样子。二十二岁的她刚从佛蒙特州立大学毕业,丈夫也叫亨利。**次见到亨利·蒂博多时,亨利·基特里奇就被他自然流露的一股**气质吸引住了。这个年轻人活力充沛,体格健硕,炯炯有神的双眼映衬得那张正直朴实的面孔熠熠生辉。他是一名水管工,在舅舅的公司工作,和丹尼丝结婚已有一年。

    亨利提议请这对年轻夫妇来家里吃饭,奥丽芙说“没兴趣”,他就不再提起。那段时间,他的儿子,虽然还未显露出任何青春期的体征,脾气却突然变得沉郁暴躁,他的情绪仿佛释放到空气中的毒药。奥丽芙似乎也跟克里斯托弗一样变得反复无常,两人一会儿爆发激烈的冲突,一会儿又突然表现出相安无事的亲密,让摸不着头脑的亨利目瞪口呆,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多余的局外人。

    然而,夏末的**,向晚时分,太阳落到了云杉树后,亨利·基特里奇与蒂博多夫妇站在药店后门的停车场上聊天,两人转脸看他时的那种羞怯好奇的表情,令他想起多年前大学时代的自己。他深深地感受到与这对年轻夫妇共处的渴望,终于忍不住说:“哦,对了,奥丽芙和我想请你们改天来家里吃个晚饭。”

    他开车回家,经过高高的松树林,瞥见一闪而过的海湾,想到蒂博多夫妇此刻正驶在另一条路上,通往镇郊他们住的拖车。他脑中浮现出那辆舒适整洁(丹尼丝很爱干净)的拖车,幻想着他们会如何分享当天的见闻。丹尼丝可能会说:“他是个脾气随和的老板。”而亨利也许会说:“嗯,我挺喜欢那家伙的。”

    他把车驶进自家车道—其实那只是小山顶上的一块草坪,算不上车道—看见奥丽芙正在花园里忙碌。“嗨,奥丽芙。”他边喊边朝她走去,伸出双臂想拥抱她,却见她满脸阴郁,一股晦暗仿佛一个不肯走开的熟人盘绕在她左右。他告知蒂博多夫妇要来吃晚饭的事。“这是应有的礼数。”

    他说。

    奥丽芙擦去上唇的汗珠,转身拽起一把葱草。“那就这么着吧,总统阁下。”她说,“对您的厨子发号施令吧。”

    星期五晚上,蒂博多夫妇跟着亨利进了屋,年轻的亨利与奥丽芙握手。“真是个好地方。”他说,“有那么棒的海景。基特里奇先生说,这栋房子是你们俩亲手建起来的。”

    “没错,是我们自己建的。”

    克里斯托弗斜着身子瘫坐在桌旁,一副青春期少年无礼的模样。亨利·蒂博多问他是否在学校参加了什么体育活动,他**不睬。亨利·基特里奇心中顿时冒出一股无名之火,想吼这小子。在他看来,这种不礼貌的举止,泄露了基特里奇家中不该让人知道的某些龃龉。

    “在药店工作,”奥丽芙边说,边把一盘烤豆子放在丹尼丝面前,“就会知道镇上每个人的秘密。”她在丹尼丝对面坐下,把一瓶番茄酱推上前去,“所以必须学会守口如瓶。不过看起来你知道该怎么做。”

    “丹尼丝明白的。”亨利·基特里奇说。

    丹尼丝的丈夫接过茬儿:“哦,当然。你找不到比丹尼丝*值得信赖的人了。”

    “我相信你。”亨利说着递给他一篮小圆面包,接着又说,“还有,别客气,就叫我亨利吧。这是我*爱的名字之一。”丹尼丝轻轻一笑;她对他有好感,他看得出来。

    瘫坐一旁的克里斯托弗,在椅子里陷得*深了。

    亨利·蒂博多的双亲在内陆有座农场,于是,两位亨利讨论起了庄稼、豇豆,今夏雨水不足导致玉米不甜,以及如何侍弄出优质的芦笋苗床。

    亨利·基特里奇打翻了递给年轻亨利的番茄酱。“哦,看在上帝的分上!”奥丽芙嚷起来。番茄酱像浓稠的鲜血一般在橡木桌上淌开。亨利奋力去抓瓶子,反而使它摇摇晃晃地滚了起来。番茄酱沾到他的指尖,继而溅到了他的白衬衣上。

    “别管了,”奥丽芙起身喝令,“就那样吧,亨利。看在上帝的分上!”也许是因为在尖厉的声音中听到自己的名字,亨利·蒂博多不由得往后一靠,满脸错愕。

    “天哪,看我搞得这一团糟。”亨利·基特里奇说。

    上甜点时,每人分到一只蓝碗,一勺香草冰激凌在中间打转。“香草味是我的*爱。”丹尼丝说。

    “是吗?”奥丽芙说。

    “也是我的。”亨利·基特里奇说。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