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历史 > 历史普及读物 > 中国古代史

汉朝大历史

作者:吕思勉 出版社:北京联合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ISBN:9787550208056
  • 作者:吕思勉
  • 页数:379
  • 出版日期:2019-03-01
  • 印刷日期:2019-03-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2
  • 印次:2
  • 字数:339千字
  • 《汉朝大历史》是吕思勉先生的四部断代史之一。全书渗透着吕思勉先生用新方法、新思想来整理旧国故的精神,融合详实史料的独到见解,被**为研究汉朝历史的经典之经典,是一本不可不读的汉史专著。本书将为你揭开四百年汉朝历史重重迷雾,揭示四百年风云变幻的历史疑云。
  • 汉朝何以成为与西罗马并立的两大帝国?汉朝的 大一统局面是如何出现的?汉哀帝的断袖之癖,汉朝 与四夷的战与和,汉朝外戚掌权的真实内幕一儒家思 想何以成为中国二千年的主流思想?宦官集团与外戚 集团的血雨纷争,汉朝五大建国功臣的生死离歌,汉 朝的灭亡是源于内乱还是外患?吕思勉著的《汉朝大 历史》解决你对汉朝历史的种种疑问。
  • **章 秦亡汉兴
    **节 刘邦项羽灭秦
    第二节 诸侯相王
    第三节 楚汉兴亡
    第二章 汉初事迹
    **节 高祖初政
    第二节 高祖翦除功臣
    第三节 高祖和匈奴
    第四节 汉初功臣外戚相诛
    第五节 汉初休养生息之治
    第六节 封建制度变迁
    第三章 汉中叶事迹
    **节 汉代社会情形
    第二节 儒术之兴
    第三节 武帝事四夷一
    第四节 武帝事四夷二
    第五节 武帝事四夷三
    第六节 武帝事四夷四
    第七节 武帝事四夷五
    第八节 论武帝用兵得失
    第九节 武帝求神仙
    第十节 武帝刻剥之政
    第十一节 巫蛊之祸
    第十二节 昭宣时政治情形
    第十三节 昭宣元成时兵事一
    第十四节 昭宣元成时兵事二
    第十五节 昭宣元成时兵事三
    第十六节 昭宣元成时兵事四
    第四章 汉末事迹
    **节 元帝宽弛
    第二节 成帝荒淫
    第三节 哀帝纵恣
    第五章 新室始泰
    **节 新莽得政
    第二节 新室政治上
    第三节 新室政治下
    第四节 新莽事四夷
    第五节 新莽败亡
    第六章 后汉之兴
    **节 *始刘盆子之败
    第二节 光武定河北自立
    第三节 光武平关中
    第四节 光武平群雄上
    第五节 光武平群雄下
    第七章 后汉盛世
    **节 光武明章之治
    第二节 匈奴分裂降附
    第三节 后汉定西域
    第四节 汉与西南洋交通
    第五节 后汉平西羌
  • **节 刘邦项羽灭秦 项籍者,下相人也,今江苏宿迁县。字羽。其季父梁 ,梁父即燕。项氏世世为楚将,封于项,今河南项城县。
    故姓项氏。项籍少时,学书不成,去学剑,又不成。项梁 怒之。籍日:“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剑一人敌,不足学。
    学万人敌。”于是项梁乃教籍兵法。籍大喜,略知其意, 又不肯竟学。项梁杀人,与籍避仇于吴中,吴中贤士大夫 皆出项梁下。每吴中有大徭役及丧,项梁尝为主办,阴以 兵法部勒宾客及子弟,以是知其能。籍长八尺余,力能扛 鼎,才气过人,虽吴中子弟,皆已惮籍矣。秦二世元年九 月,会稽守通秦会稽郡治吴。谓梁日:“江西皆反,此亦 天亡秦之时也。吾闻先即制人,后即为人所制。吾欲发兵 ,使公及桓楚将。”是时桓楚亡,在泽中。梁请召籍,使 受命召桓楚。守日:“诺。”梁召籍入,籍遂拔剑斩守头 。项梁持守头,佩其印绶。门下大惊,扰乱。籍所击杀数 十百人。一府中皆慑伏,莫敢起。梁乃召故所知豪吏,谕 以所为,起大事。遂举吴中兵。使人收下县,得精兵八千 人。梁为会稽守,籍为裨将,徇下县。籍时年二十四。
    汉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沛,今江苏沛县。丰,后 为县,今江苏丰县。姓刘氏,字季。《索隐》:“《汉书 》名邦,字季,此单云字,亦又可疑。按《汉书》高祖长 兄名伯,次名仲,不见别名,则季亦是名也。故项岱云: 高祖小字季,即位易名。”案伯仲季乃次第,并不得云字 。人不得皆无名字,盖《史记》文略耳。仁而爱人,喜施 ,意豁如也。常有大度,不事家人生产作业。及壮,试为 吏。为泗水亭长。《正义》:《括地志》云:泗水亭,在 沛县东。廷中吏无所不狎侮。好酒及色。以亭长为县送郦 山徒,多道亡。自度比至皆亡之,到丰西泽中,止饮,夜 ,乃解纵所送徒,日:“公等皆去,吾亦从此逝矣。”高 祖亡匿芒、砀山泽岩石之间。芒、砀皆县名,今江苏砀山 县地。秦二世元年秋,诸郡县皆多杀其长吏,以应陈涉。
    沛令恐,欲以沛应涉,掾主吏萧何、曹参请召诸亡在外者 以劫众。乃令樊哙召刘季。樊哙,沛人。以屠狗为事。以 吕后弟吕委为妇。与高祖俱隐。刘季之众,已数十百人矣 。于是樊哙从刘季来。沛令后悔,恐其有变,乃闭城城守 ,欲诛萧、曹。萧、曹恐,逾城保刘季。刘季书帛射城上 。父老乃率子弟共杀沛令,开城门迎刘季。立季为沛公。
    时二世元年九月,于是少年豪吏,如萧、曹、樊哙等,皆 为收沛子弟,二三千人,攻胡陵、县名,今山东鱼台县。
    方与,还守丰。
    广陵人召平,广陵,今江苏江都县。为陈王徇广陵, 未能下。闻陈王败走,秦兵又且至,乃渡江,矫陈王命, 拜梁为楚王上柱国,日:“江东已定,急引兵西击秦。” 梁乃以八千人渡江而西。陈婴者,故东阳令史。东阳,今 安徽天长县。东阳少年杀其令,强立为长,以兵属项梁。
    项梁渡淮,黥布、蒲将军亦以兵属焉。凡六七万人。军下 邳。今江苏邳县。当是时,秦嘉已立景驹为楚王,军彭城 东,彭城,今江苏铜山县。欲距项梁。梁击嘉,嘉死,军 降,景驹走死梁地。项梁已并秦嘉军,军胡陵,引兵入薛 。今山东滕县东南。闻陈王定死,召诸别将会薛计事。时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